谈恋爱一直很被动怎么办,局面被动要怎么挽转

“你杀了公主,你杀了公主!”

“我说过已经结束,你为什么不听,为什么不听?”

她气得差一点都要扣动扳机,真恨不得乱枪把叶凡打死。

几个近卫军也是义愤填膺。

他们都是王室子侄,对明心公主感情不浅。

现在明心公主被叶凡一枪爆头,他们也是充满着杀机。

“你已经犯了一次错,没有劝好明心公主,让她对我开枪丢掉了性命。”

叶凡脸上没有半点波澜,只是掏出纸巾擦拭鱼肠剑:

“如果你再开枪攻击国主要召见的我,你这个队长今天就是不死也到头了。”

“我不当场杀掉你,国主也会撂掉你。”

他淡淡开口:“好自为之!”

“你——”

柳知心气得手腕发抖,好几次想要扣动扳机。

她从来没有这样被人威胁过。

但想到满地尸首以及皇无极指令,她又只能按捺住心底怒意。

“红发,谈恋爱一直很被动怎么办你他吗小心点,他不是那么好惹!”张然刚才就想用手里的喷子高定冈村,但这厮反应极快总是能够迅速拽着身旁的人为自己挡枪,是野人倒还好,就怕他拽着的是幸存者,这也让张然不能开枪!

红发没有将张然的劝告放在心上,他手里拿着木棒对准冈村的头便砸了下去,后者灵巧地躲过,一个懒驴打滚随后刀锋直接指向红发的腹部,幸亏红发的反应够快,避免了被开膛破肚的命运。

“呦西!继续!”看着说话磕磕巴巴的冈村,红发不敢再大意,他谨慎地面对冈村,却发现对方简直是刀术大师,轻松的将其玩弄在股掌之间,木棒已经被冈村的双刀斩断。

看着下一刀就要被杀死的红发,张然果断的选择了开枪,“亢!”

散弹枪巨大的杀伤力让所有人都散开,冈村即使战力超群也不敢去硬抗枪弹,他抓起一个尊卢人便挡在前面,这厮竟然要发起反冲锋!

红发此时也慌了,他从腰间拔出手枪,对准冈村就是一顿乱射,但他太过紧张,子弹全部打到了死的不能再死的尊卢人身上!

岑钧面色一寒,沉声道:“你面前的这位就是……”

卢绍靖摆摆手打断了他,感情里很被动会怎么样瞥眼望着万维运说道:“奥,千植堂,你是万士龄的儿子?!”

“不错!”万维运一听卢绍靖听过自己父亲,不由挺胸昂起了头,神情更加的傲然。

“听你的意思,你好像挺维护这几个人的,怎么,这件事与你也有关系?”卢绍靖气势威严的扫了他一眼。

万维运心里咯噔一下,急忙说道:“笑话,这件事与我有什么关系?!我就是个过路的,我之所以站出来,不过是看不惯你们欺负人而已!”

“是吗?他们偷取军需物资,还成了我们欺负人了?”

卢绍靖冷笑一声,冲岑钧说道:“给他看看你的证件!”

“是!”岑钧点头一应,立马掏出证件亮给了万维运,看到岑钧证件上“军需处”几个大字,万维运顿时面色一变,一时间哑口无言。

“怎么样,现在我们有资格审问他们了吧?”卢绍靖瞥了万维运一眼,随后沉脸冲红鼻头等人冷声问道:“说,你们的药膏是从哪里偷来的?关系中处于低位怎么办!如果说真话,我还可以视情节严重酌情开恩,但你们要是敢撒一句谎,你们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入口处,一样戒备森严,站着不少护卫。

叶凡随便扫了眼他们,犀利的眼神,淡然的气势,都让人明白这是高手中的高手。

皇无极还是很在意自己安全的。

柳知心带着叶凡走入进去,踏上阶梯,穿过石亭,过桥登廊。

通过第二重的院门,眼前再度豁然开阔。

尽端处是一座宏伟五开间的木构建筑。

一株高达十数丈的凤凰树立在庭院中心,开枝散叶的迎天高撑,像罗伞般把建筑物和庭院遮盖。

它与主建筑浑成一体,互相衬托成参差巍峨之状,构成一幅充满诗意的画面。

暖风拂过,树叶飘曳,叶凡顿时心旷神怡,聪明女人先主动后被动闭上眼睛,狠狠的吸了几口清新空气。

随后,他才跟着柳知心走上三十六根白玉台阶,站在一个牌匾写有‘君临天下’的大殿入口。

偌大的空间里,一人背门立在中间,身上没有任何首饰,体型像标枪般挺直。

他身穿一袭白色的服饰,屹然雄伟如山,苍白的头发干净有序,两手负后。

在这种情况下,王震毫无招架之力,只能像只虾米般佝偻着身躯,双手抱头,尽可能护住自己的要害部位。

尽管如此,在短短几分钟内,他还是被打断了十几根骨头,皮开肉绽、遍体鳞伤。

殷红的鲜血,染红了身上的衣服,遥遥望去,就像是个血人!

任谁也无法想象,在军营之中,竟会发生如此丧心病狂的恶行!

不远处,楚南像是被吓傻了似的,瞳孔涣散,目光呆滞,像是被石化了般,根本动弹不得。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打了个哆嗦,才回过神来,但脸上却写满了恐慌之色,无法抑制地尖叫道:

“啊啊啊!震哥!你们别打了!这是在犯罪!感情特别被动的女生”

楚南的惊声尖叫,一下子吸引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将他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的位置。

“唰!唰!唰!”

下一刻,无数道恶狠狠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到了他的身上。

楚南的脸色瞬间煞白,毫无血色,身子不受控住的战栗起来,仿佛被掏空了全身的力气。

“几十号人只是明面的。”

近卫军死死控制着悲痛喊出一声:

“三堂的人早夺取了上官家族的机甲营,武装了三百名刀枪不入的重火力将士。”

“他们里应外合杀死了城卫军和上官子侄。”

他凄然一叹:“除了宾客,其余人几乎都死了。”

“混蛋,混蛋!”

柳知心闻言全身一僵,随后反应过来勃然大怒:

“我说已经结束了,你怎么还一而再动手?”

“杀了上官狼和上官轻雪不够,把明心公主也杀了。”

“杀了明心公主还不罢休,又把城卫军他们也杀了。”

“你这个侩子手,我要毙掉你!”

她的枪口再度指向了叶凡。

听到机甲营被三堂精锐掌控,柳知心就知道他们屠杀城卫军没有水分。

因为机甲营是上官狼重金打造的王牌。为什么女生都是被动的

单单铠甲装备和强大火力,人均就超过千万。

三百人重火力攻击,城卫军根本扛不住。

红鼻头一听立马抬头指着万维运说道:“长官,是他!是他把药膏给我们,让我们过来污蔑回生堂的!”

“对,是他,是他指使的我们,这腿上的口子就是来之前他给我割的,还给我涂了一些不知名的药,我的腿就成这样了!让我躺着装晕!”

腿上男也立马伸手指向万维运。

“我们也是他指使的!”

其他几个拉横幅的男子也立马回身指认万维运。

围观的群众顿时一片哗然,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最后的主谋竟然是万维运。

“放屁!放屁!”

万维运面色惨白,满脸惊慌,跳着脚冲红鼻头等人怒声骂道:“你们这是污蔑!污蔑!”

“看来你也得跟我们走一趟了!”卢绍靖冷笑了一声。

“过来,蹲下!”岑钧立马拿枪指了万维运一把,为什么在感情中很被动示意他跟红鼻头等人一样蹲在地上。

“你是军需处什么人,你敢动我?!”

万维运见骗不过去了,索性撕破脸皮,望着卢绍靖冷声道:“你知道我父亲跟卢处长是什么关系吗?我父亲一个电话就能让你们俩从军需处除名!”

叶凡明白两姐妹说的不错,之前他们遇到的尊卢人后备队实力明显不强,但瑶和紫琪都一口咬定,作为部落里常年征战的高级战士,不会将鸡蛋丢在一个篮子里,肯定还会有其他人现身!

等了不久,果然有五个健壮的尊卢人朝着幸存者营地走去,五人散发出的气势已经比之前十个人的小队强得多。

“小心,他们是中级战士!”紫琪靠近叶凡,后者闻着她的体香,有些心猿意马,“你别发呆了!战场上发呆,你不怕死么?”

被紫琪一提醒,叶凡才立刻端正了眼神,“咳咳!我刚才也是在观察他们的行踪,我们怎么办?直接动手?”

“叶凡,你要注意观察,你看他们时刻都在戒备着周围,这些是作为战士的基本条件,如果想要保护雪姐姐和小箐姐姐在这座岛上生存的更久,你必须学习这些技能!”

瑶说得认真严肃,鬼面之下看不到她的深情,叶凡收紧了心神,认真地观察着那些尊卢中级战士的行动,他们有意识的利用石矛清扫草丛,生怕有任何遗漏的地方,幸亏瑶和紫琪的经验更加丰富,她们躲藏的地方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又能够攻击到对方,弹药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保存。

前面没有了,前往>>验孕方法

2021-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