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问有女朋友怎么回,问你有对象吗幽默回答

当然,遥远之处,还有一个巨大的界面,那里金碧辉煌,楼阁多得数都数不清,看起来壮观无比,是我见过的最为豪华和鼎盛的建筑,一看就该是神皇居住的地方,那边到处是实力深不可测的守卫,估计连靠近都不可能。

而这一界的旁边,又有无数的衙门和许多的机要重地,那边也是不能去的,毕竟黑子已经嘱咐过了,如果去竺家,就不要去其他的府邸,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这位是刑律殿的神仙吧,要过往此处,请出示通行牌。”还没等我飞入中枢的巨大区域,就有两个神将突然出现,并靠近了我,还跟我索要通行牌。

我心中一惊,这两位什么时候出现的,我居然不知道,看来要想潜入这里,会十分费功夫。

“两位上神,我是去拜访竺家的。”我当即拿出了黑子那索来的通行牌和去拜访竺家的拜帖,让这两个神将检视,还别说,光是这简单的检查,就知道这片中枢区域不是谁都能够进来的,别人问有女朋友怎么回至少四五品的官员,估计都不好进去。

“哦?夏一天。”其中一个看完了我的身份牌和拜帖后说道。

林筱乐有一点,是非常清楚的。那就是她绝对不可能是杜晴容的女儿,否则的话,就算天底下的母亲再狠,也不可能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偏心到那种程度。

希望自己创立的那个律师团队,可以尽快的查出,六年前幕后的真相。

午夜十分。

从林筱乐的房间里,传来异样的叫喊声。可儿从迷迷糊糊中醒来,光着脚丫跑到林筱乐的卧室。

“妈咪……”

“救命……救救我的孩子……不要伤害他们……”

可儿把房间的床头灯打开,伸出小手,为林筱乐擦拭着额头上的冷汗。

“妈咪,你醒醒,你做恶梦了……”

“放开我的孩子,求你了……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只求你放了他们……不要……”林筱乐被自己做的那个可恶的梦给惊醒。

“妈咪……呜……”可儿吓得哭了起来。

林筱乐反应过来,目光落在床边的可儿,心疼的把她抱在怀里。

“妈咪你怎么了?呜,你别吓我……”

古龙俊愣了一下,女孩子问你是不是单身眼中却闪过了一抹恨意:“呵呵,父亲是要把天道石留给我的!我就知道,一定是你们用计逼他!”

“你这白痴,你爹是皇帝,谁能逼他吃?”我白了古龙俊一眼,把他问得也愣住了,而我继续看向了古龙植,道:“为什么古龙皇会吃下天道石?皇帝既然说留给儿子,岂会自己先服用?”

古龙植双目中露出一抹阴损,说道:“我孩儿资质优秀于古龙俊百倍,继承古龙家云龙神功的道体,本应该是天道石最好的仙人……但皇兄这般护短,竟留着天道石打算给自己儿子服用……我怎么能让他得逞!?”

“详细说说。”我倒抽一口冷气,而古龙俊一脸愤怒,只有古龙秀瞪目结舌愣在了那儿,估计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恶毒的二叔吧?

“我和运送天道石的使臣有旧……详细问过这天道石是否谁人都能服用……他告诉我,只有资质极好,道体脉络强大者服食,方可晋级天道境,若不然道体承受不住天道石的脉络扩张……必然会陷入疯狂,接着无法控制道体而暴毙……而我跟随皇兄多年……他当年不过仗着自己是顺位继承者才登上皇位,女生问为啥会单身回复就连晋级无极境的时候,都全靠药物强行灌体冲上去的……换句话说……道体根本承受不住……故而……就联合几个兄弟姐妹……诳他吃下天道石,一统正位。”古龙植冷冰冰的说道。

我瞅了一眼庆虚王爷打上自己封条的礼物,暗道这里面是什么就不关我的事了,反正也是代为转交好了,即便给打上刑律殿的标签,也好过自己空手上门。

一辆四品的交通道器和一把四品神枪,也算拟补了刑律殿之前的过失,这还算合理,我全都收了起来,然后说道:“那我这就去单刀赴会了,还有什么要说的没?”

“我能有啥好说的?这一路上来,你不都做得很好么,我相信你,组织也相信你,放心干吧!”黑子语重心长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轻哼一声,问有没有女朋友怎么回答就先送他们离开,然后和白如琪道别再说。

白如琪宿醉刚醒来,还有些迷迷糊糊的,我也就不好再跟她说什么,驾了翼蝠就带着礼物去往神庭中枢所在,也是所有三品以上官员居住的中心!

大概五天的快速飞行,我终于穿过了一大片的界面聚集之地,来到了一方看起来十分辽阔的地方。

这片区域洁净得可怕,周围除了蓝天,就是白云,远远看过去,偶尔有一两个神仙出没,还有一些漂浮着的界面,至于界面里面,则是能够看得到的建筑物,如果靠近了仔细去看,还能看到每一界的主殿上写着的牌子,诸如是‘李府’、‘牛府’之类的府邸。

“对不起。”林筱乐只觉得全身都是虚脱的,冷汗布满全身。“妈咪做恶梦了,没事了……可儿不要害怕。”

她本希望父亲可以托梦给她,告诉她关于股权书的事,可是她却梦到了,五年前在那个老旧小区里,女生主动问你有女朋友吗最为可怕的一天。

梦里林小婉突然出现,她的手中拿着匕首,拎着刚刚初生的婴儿,活生生的把他们杀死,手段极其残忍。

“妈咪,可儿不怕,可儿有妈咪在就不怕了。妈咪别哭,可儿陪着妈咪……”

“嗯。”林筱乐紧紧的抱着女儿,虽然心有余悸,可是她很清楚,那仅仅只是梦而已。儿子们都不在了,还好有可儿的陪伴。

好端端的,她怎么会无故做这样的梦啊?

这种梦不是只有在四年前,才会出现在她的脑子里吗?她已经很久都没有梦,关于那五个小家伙的事了。

老旧的小区,自从她当初离开那里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也不知道那里是否,还是和原来一样。

或许,她应该带可儿回那里一趟,说不定会在房子里,寻找到什么线索呢,毕竟当初父亲送给她的东西,全部都放在了那里。

早上吃过早餐后,林筱乐就带着可儿出门,坐出租车去那个老旧的小区。

“妈咪,我们要去哪里啊?今天是四号呢,明天我有一个活动要参加哟。你为什么还单身怎么回”可儿因为好奇,而忍不住询问林筱乐。同时她也在提醒林筱乐,明天她就得跟小妈咪走了。

向南皱了皱眉,忍不住开口说道,“你自己慢慢吃吧,我还得回去做事呢!”

说着,他还强调了一句,“把饭菜吃光喽,不许浪费啊!”

他刚转身要走,覃小天忽然抬起头来,张了张嘴,有些局促地说道:“老师,我,我有点事想跟你说。”

“吃饭就好好吃饭,等你吃好了再说。”

向南没理他,扔下一句话,就离开了食堂。

他认识覃小天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早知道他是个什么性子的人,从修复室里出来时就看出他有事了,但这事应该不是什么急事,否则的话,以覃小天的性子早就跳起来了。

回到了小修复室里,向南一边开始继续修复那件卧足杯,女生问为什么单身怎么回答一边等着覃小天找上门来说事,不过让他感到奇怪的是,一直到他开始准备给卧足杯进行作色仿釉时,这小子都还没有出现,按说这会儿,都已经到上班时间了,要来的话也应该来了。

向南想了想,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小子一遇到事情就容易把脑袋缩起来当鸵鸟,看来中午的时候,他是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想跟自己说一说的,结果被自己一说,现在又怂了。

他们每个人手中,都有一柄月牙型弯刀。

不等他继续观察,之前出手的人刚退回去,夏天刚避开,第二个人肩膀一晃,刹那间一抹刀光到了近前。

他的速度很快。

但夏天更快。

对方动的刹那,他便如流光一般闪了几闪,抢先一步到了对方身前。

扬起手臂,虚空猛然一划,两人刹那交错而过。

“喀嚓。”

时间仿佛静止一般。

这名中年口中发出‘喀喀’声响,眼中流露出不相信的表情。

旋即,带着茫然与骇然之色,不甘心的倒在地上。

快。

实在太快了。

两人交错如白驹过隙,又似电光火石。

这个中年便被刹那劈碎的喉骨。

剩下的三人齐齐变色,但并未惧怕,他们仿似商量好的一样,同时一抖手。

咻咻咻。

像是天女散花一般,十几把飞刀闪动着寒芒袭杀而来。

2021-10-07

2021-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