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中的人幼稚,恋爱中的男生很幼稚

这是什么情况!

“我当然知道,难道还有什么我不能知道的事情吗?”韩三千笑着说道,韩天养回来的时间,和他预估的差不多,所以当他看到施菁的表情时,就猜到了是这件事情。

施菁回了回神,既然韩三千知道韩天养没有死,那么他肯定也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忍不住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件事情嘛。”韩三千皱着眉头,说道:“很复杂,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以后有时间了,再慢慢告诉你吧,先回去看看爷爷。”

施菁没有继续追问,她虽然是韩三千的母亲,但是绝不会逼迫韩三千做任何事情,她不想像南宫千秋那般压迫韩三千。

“等我换个衣服。”施菁说道。

韩三千伸了个懒腰,关掉了电视,总算是逃过吃饭时和施菁探讨剧情这件事情了,不得不说,韩天养回来得挺是时机的。恋爱中的人幼稚

而这时的韩家。

南宫千秋和韩君都回到了家里。

当韩君看到韩天养的时候,就如同看到了鬼一般,惊声尖叫,并且躲在南宫千秋身后。

【刘雅愤怒值+99!获得额外现金奖励99万!】

……

耳边不断响起系统的提示音。

李安险些咧嘴大笑。

赚翻了赚翻了!

“两位,不好意思,刚才我们哥几个去方便了,没看到有人闹事,不好意思哈。”

保安队长憨厚的说道。

旁边的保安朝李安挑起大拇哥:

“安大歌神,我是你的粉丝,刚才你的话我都听见了,说的真好,现在还分什么男女,只分好人坏人,耽误客人吃饭,我们就要赶出去。”

“别这样夸我,我会骄傲的。”

李安摆摆手,

餐厅内哄堂大笑,一扫之前的剑拔弩张,充满了欢快的气氛。

一场闹剧草草收场。思想很幼稚

苏桃终于心满意足地吃到了日料。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两人满足的靠在沙发上,苏桃嘴角还挂着酱油,活像个刚刚吃饱的小花猫。

“真好吃啊,没想到鱼肉生吃竟然都这么好吃。”

“打女人怎么了?”

李安忽然开口:“你是不是歧视女人?是不是瞧不起女人?都21世纪了怎么还有你这种大男子主义啊?”

张骏玮顿时懵了,诧异地指着自己问道:“我?大男子主义?”

“这里还有第二个大男子主义吗?”

李安撇嘴说道:“现在男女平等,讲究的就是个平权,你张嘴就是男人不打女人,不就是瞧不起女人吗?”

“你自然而然的把自己代入到了强者的角色,把女人当成需要保护的弱者,张口男人闭口女人,你这么男权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

李安火力全开,舌灿莲花。自己思想特别幼稚

“我,这,……”

张骏玮张了张嘴,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废物!”刘雅冷哼一声。

就在这时。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沉重急促的脚步声。

回头看。

店员带着老板和一群保安冲了进来。

为首的保安身高一米八,膀大腰圆,胳膊比刘雅的大腿还粗。

苏杭有名的疯狗……竟然不顾形象的嚎啕大哭!

夏天将手枪揣进兜里,缓缓俯身,在他耳边轻轻道,“事实上,即便你不找我麻烦,我也不会放过你,因为我欠金少一个人情,现在我和他两清了,如果你要报复,我随时候着。”

他当然不会杀人,那样岂不是白白便宜了金傲荣。

既然对方能利用石正祥,他同样也可以。

说罢之后,他转身走向赵秋水,“我们走。”

“啊?哦,好……”

赵秋水一激灵,赶忙应声,只是神色之间充斥着浓郁的复杂之色。

奔驰很快疾驰而去,而那四五个青年也赶忙抢过来将石正祥搀扶起,极其狼狈的上车,一溜烟跑了。人不能太幼稚

因此,当金傲荣的商务车出来之后,只看到了诡异的一幕。

既没有夏天也没有石正祥,只有那些看热闹的家伙们,犹如石化了一般呆呆站着。

嗯?

金傲荣脸色微变,“怎么回事?人呢!”

……

而供销社老房子的装修,也正式收尾。

水电等基础设施,那是全都弄好了。

王建怕刘星催他,也送来第一批十个玻璃柜,摆放在大厅中,那是亮眼的很。

乃心如知道做生意要趁早,所以早早就跟刘星要了一个好的位置,并且第一时间去黑市进了一批日用品来。

本以为要百货商店开业那天才会有生意。

谁料到这日用品还没有拿出来摆放到玻璃柜中。

就被看热闹的村民抢购一空了。

这让乃心如多少有些猝不及防。

但她知道,之所以会这样。

除了她卖的日用品价格便宜外,更加重要的是集市上随着供销社的倒闭,再也没有卖日用品的了。

也就是说,她现在是在开独行。

陈红也嗅到了其中的商机,所以在跟刘星说了一声后。

第二天就将要卖的服装全都运到了供销社内。

不!现在应该叫百货商店了。觉得自己很幼稚

因为供销社牌匾都换了,换上了百货商店。

赵彪默默的拿起了砌刀,按照刘星的样板堤坝砌了起来。

但砌着砌着,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因为他根本就砌不出梯形的水渠堤坝来。

站在一旁的刘星看着直摇头:“叔,砌墙不是你这样的,你的通线拉直,还得注意砌砖的手法。”

“我来吧!”赵建中连忙走到了赵彪的身边:“这个梯形墙大哥之前教过我,你得会丢砖。”

“比如你这个砖,就砌错了。”赵建中当着刘星的面前指点了起来。

赵彪虽然有些不情愿,但碍于刘星在场,只得虚心的听着。

其他泥瓦匠也连忙凑过来学习梯形墙的堆砌手法。

刘星见赵彪学的很快,当下也没有在水渠中停留,而是背着双手离开了,来到了陈红的面前:“走吧!咱们回去在好好合计一下,这水渠堤坝的两旁是不是得栽一些常青树。”

“没有这个必要吧?”陈红不赞同刘星的说法。

毕竟现在修建水渠堤坝的资金都很有限了,如何避免自己太幼稚在去栽树,这笔开销她可没法往上报。

“那我们不聊这个,换个话题。”李安也没想这次就问出什么。

话锋一转,他又问道:“那贵司在商业演出上改编并且演唱了我的歌曲,为什么没有付钱啊?我至今没有收到任何一笔版权费用。”

应月杰松了口气,只要不是和那张照片有关,她都能从容回答。

“节目组向我们提供了版权,所以我们不需要支付版权费。”

“节目组凭什么向你们提供版权啊?他们有版权吗?”李安眉头一拧,意识到这件事远比自己想的麻烦。

钱不钱的倒是小事,主要是属于自己的权利被人给夺走了。

“无可奉告!”洪士忠冷哼一声。

李安也不追问,反正法律方面的事情都交给迟强处理。

想了一下,他决定直接下一注猛药,震死这对狗男女。

“对了,我刚刚收到一条粉丝私信,太天真了怎么办他们发给我一条视频。”

说完,李安又把手机递到了应月杰的面前。

又来?

应月杰心情忐忑,小心低头看了眼,顿时露出惊恐的表情。

“嘎吱。”

一辆奔驰停在锦绣花园别墅小区外面。

“谢了。”

夏天道了声谢,开门下车,就在准备关门时,他似想起了什么,弯腰探头进来,“这件事也许会连累你,如果那个石正祥找你麻烦的话,你可以告诉我。”

“他不敢把我怎么样。”

赵秋水将一缕发丝挽至而后,面色担忧,“反倒是你要小心,我敢保证,石正祥一定会报复你的,他的背景很深。”

“那就让他来吧。”

夏天轻飘飘吐出一句话,却是说不出的自信,随即点点头,转身向里面走去。

望着他的背影,赵秋水的神色之间带着些许复杂,眼中更是充斥着异样。

“真是一个神秘的男人啊。”

她呢喃低语一声,那张并不算特别的脸蛋上浮现一抹自嘲,缓缓启动车子,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

另一边,夏天徒步走向13号别墅。

“咻。”

2021-10-07

2021-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