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要问男朋友的问题,了解男朋友的必问问题

“那个变态?!”杜龙显得有些莫名其妙,根本就听不懂血皇话语当中的含义。

“混账!这小子到底是何身份来历?!”血皇转身朝库龙等人怒喝道。

直到此刻他方才想起要询问杜龙的身份来历,不再像刚开始那样将他当成随时会被自己碾压的蝼蚁,根本就连他的身份都不屑去问。

“启禀血皇陛下!”库龙慌忙回答道:“这小子名叫杜龙!乃是盘古世界须弥山释迦牟尼座下的亲传弟子是也!”

“释迦牟尼的亲传弟子?!不对啊!他的弟子又怎么会有这面玄天镜?!”血皇再次露出一副疑惑不解的神态。

可惜,现场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在嘟囔着什么,自然也就没有人能够开口替他解惑了。

也怪不得现场除了血皇对玄天镜有一定的了解以外,就连杜龙这个玄天镜的持有者也都不太清楚该法宝的真正来历。

此镜乃是成名于远古的那场灭世之战,当时的血皇还仅仅只是帝阶战力的存在,他也只是远远看到这面玄天镜大展雄威的画面。

“可以,很棒!”

“不错呀,结婚要问男朋友的问题跟专业的摄像师有的一拼了!”

“这可比我的助理拍的要好看多了,不行,等这次参加节目的时候,一定要帮我拍几张好看的照片,然后发微博!这样连修图都不需要修!”

三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围绕着白暄妍夸个不停,宋严盛似乎是有些吃醋,默默的站在了白暄妍的身边。

“可以了,现在,我们把其他的拍一拍,到时候我再剪辑一下,差不多也就可以了。”

郑墨眼看着要大功告成,松了口气。

“快一点,结束之后我们就能从这里出去,去找节目组的人好好的算一算账了!”

徐玫恬握紧了拳头,恶狠狠的说。

明明他们是来参加活动的,怎么到了最后他们还需要负责拍摄和剪辑呢?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五个人不是演员和艺人,而是节目组雇佣过来的后台工作人员。

“行,那你们准备一下,待会我把剩下几个没有拍的镜头给拍了,差不多也就可以了。”

“看见没?周倩倩,还有院长。”

“哪个是院长。”

“正在打的那个,问男友的十大犀利问题左边那个。周倩倩在旁边等着。”楠哥努着嘴说。

“哦。”

“槐序从哪出来。”

“厕所吧。”

“昂。”

楠哥一边等着一边看老师们打球。

院长球技还挺好,很快就把另一个老头打下去了,下一个上场的是周倩倩。

再之后,就是楠哥的3

米了。

最后是团体项目,还有老师和同学的比赛。

在团体项目进行的同时,喇叭开始念这次运动会各项目的名次,以及破纪录的情况。

周离习惯性的听着。

围观群众的班级荣誉感还蛮强的,当听到自己熟悉的名字时会有些激动。

直到连续三次听见19级4班李楠的名字。

跳高、15

米和3

米。

这一刻门户之见消失了,整个运动场都响起了喧哗声,大一新生高呼楠哥牛逼,大二大三的人在卧槽之余也忍不住询问李楠是谁。

“走!我请你吃饭!”楠哥难得在不耗用运气的情况下入账这么多,拷问男朋友的搞笑问题心情倍儿好。

“好。”

“把槐序叫着。”

周离看向了一边,顿了顿,点着头,然后对楠哥指了个方向:“他从那出来。”

楠哥扭头看去。

那是他们院的办公楼,楼前还有一些运动设施,有个乒乓球桌,几个老师在打乒乓球,楠哥眯着眼睛认真一看,咧嘴笑了——

阵阵金铁交击声中,那抹血色的身影随之爆涨,无论是身法速度还是攻击力也在爆涨,狠狠地冲破杜龙的防线,直奔他电射而至。

“滚开!!”

怒吼声中,杜龙就差没有手脚并用了,他终于深刻体会到敌人的攻击手段有多么狠辣了。

如此近距离下,他根本就没有机会动用类似玄天虫洞的攻击手段,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不断突破自己的手臂防御,一步步朝安全线内部冲杀进来。

‘血影袭杀!臭小子,你可以去死了!!’

一道犹如闷雷般的怒喝声在杜龙脑海中响彻,也将令他心中警兆顿生,知道自己所担心的状况终于还是出现了!

‘哼!想要我死?!你也得为之脱层皮才行!’

危急时刻,杜龙也忍不住向对方传音怒喝一声,就算是废话也希望能够多少干扰到对方。结婚前必问男朋友问题三观

‘哈哈!区区一具能量分身,你要跟我的能量分身同归于尽那是最好不过啦!’不曾想,血皇的回答却让杜龙暗暗为之叫苦不迭。

他差点忘了眼前这个根本就不是真人,自己若是与某位神尊大能的分身同归于尽,那还真是得不尝失呢!

“那也许是人家,就真的招了一个会计配合自己呢?或者说这一切其实也能表演,也可以作假,反正都有可能!”

余飞无奈的继续给夜下菜田解释,很多人被欺骗之后,在别人告诉她真相的

时候,她一般都会坚持自己没有被骗。

因为这是她的理智判断出来的最好的结果,要是承认了,那说明自己的损失就大了,所以她宁可继续沉浸在骗局里。

“你能证明吗?”

夜下菜田紧张的问道。

“我是你的顾客,我掏钱雇用你为我服务,我提醒你已经很不错了,你要是不信就算了,我证明这个干什么?”

余飞翻了个白眼,两个人不适合结婚表现夜下菜田似乎忘记了两个人的身份了。

这样一说,夜下菜田顿时感觉自己仿佛被泼了一盆凉水,她才反应过来,余飞只是她随机选择的一个顾客,余飞没有欺骗她的动机,余飞只可能是善意的提醒自己。

“先生,我该怎么办?我是不是注定要被他们一辈子控制了?我报警有用吗?”

连天青慧眼如炬,指出了三个许问当前最明显、也最易于解决的问题,详细地讲解给他听,还各自做了示范。

许问认真聆听,思考良久。

他告别师父,走出门,叫道,“球球。”

金色眼睛的黑猫出现在他面前。

下一刻,他周围的环境已经变了。

******

两天后,许问再次出现在连天青的面前。

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个新的杨木巧。

连天青抬起头,再次惊讶了。

“这两天新做出来的?有点厉害啊。”他的话都多了两句。

“……嗯。”许问顿了一下才回话。

对连天青来说是两天,但对于许问来说,究竟过了多久他自己也不知道。

在许宅停止的时间里,问男友的100个送命题许问反复不断地做着同样的工作。除了球球安静地蹲在旁边陪着,没人知道他重复了多少次。

连天青的眼力非常好,他指出的三点都非常关键。

许问就盯着这三点反复打磨。

当然了,如果哪位领导惧怕天星集团势力强大,认为他们有可能会耽误您的个人前程,如果您想要为天星集团打招呼,泄露我们这次的行踪,你也可以留下来。只要我们大家知道您是谁就可以了。

周书记,您看我的这个建议怎么样?”

柳浩天说完,很多人心中都开始暗骂起来,柳浩天的这招太损了,因为现场还真有人想要给天星集团打招呼,但是柳浩天这么一说,谁也不敢轻易的去把自己曝光出来了,哪怕别人都彼此知道彼此的底细,但是暗中知道是一回事儿,必问男朋友的几个问题当着所有人的面儿曝光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儿。

周炳华暗中为柳浩天竖起了大拇指,王巨才和这个柳浩天简直就是祸害二人组,尤其是柳浩天,这小子简直是祸害之王。

周炳华看时机成熟,立刻满脸严肃的说道:“柳浩天同志,我必须要用实际行动告诉你,在我们恒山县,没有谁是孬种,我们恒山县县委的各位领导,都是想要给老百姓做事儿的。现在,我带个头,先把手机交给柳浩天来保管。”

说完,周炳华直接拿出手机放在了放在了自己的桌面上。

赵国柱话说的非常漂亮,但是他的心中已经有了算计,话他可以说的漂亮,但是真正做事的时候,他不会给予王巨才太多的支持,因为这些企业当年可都是他直接拍板引进的,一旦这些企业撤走了,那么损失最大的是他赵国柱。

赵国柱的如意算盘打的的确不错,周炳华对于赵国柱的表态也十分满意。

随后其他人也纷纷表态支持周炳华的意见,毕竟,在场的各位都是恒山县的县委常委,在原则问题上,还是能够坚持立场的。

就在这个时候,柳浩天突然笑着说道:“周书记,各位领导,我相信大家待在咱们的会议室内,依然可以闻到空气里传来的那刺鼻的氨气味道,要知道,咱们县委距离化肥厂可是有三四公里的距离,这么远都可以闻到味道,那么距离化肥厂比较近的那些居民小区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大家应该心知肚明。

我认为,择日不如撞日,既然今天各位领导都有时间,不如再继续耽误各位领导一个小时的时间,由环保局牵头,各位领导压阵,我们一起先去恒山县化肥厂去实际的看一看,化肥厂的污染情况到底如何。当然了,为了保证咱们前去现场调研的信息不被泄露,麻烦各位领导交出你们的手机,大家彼此相互监督,在没有正式到达化肥厂之前,请大家不要以任何理由与外界进行通讯。

2021-10-07

2021-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