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女朋友之间想法不一样,女朋友说各有各的想法

“对不起,江导,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任凭小果怎么说,江导依旧冷着一张脸。

“小果,你在娱乐圈待的时间也不短了,应该知道江导的为人,说出去的话断然没有收回的道理,你还是趁现在收拾一下东西走吧。”

楚风在一旁说道,他很心疼小果的经历,在娱乐圈混迹多年,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戏份重一点的角色,自然是想好好表现的,可是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不仅没有得到江导赏识,反而失去了这次的机会。

小果面如死灰,这次是她自己,弄丢了这次的机会。怨不得别人,可是,小果不甘心!“江导,这不是我自己想出来的,这是霍冉冉教给我的,她说青木身边的侍女必然对裴希恨之入骨,加上动作会很好,包括打苏芸芸的那一巴掌,也是霍冉冉让我这么做的!”

既然霍冉冉想要害自己,或者说是利用自己,那不如鱼死网破好了!这样也能显示出来自己不是好欺负的!

“你这个人真是心肠歹毒,你都打了苏芸芸了,还想把这件事情栽赃到冉冉的头上!”要知道,外界对于霍冉冉的评价多半是温柔平和,怎么可能像小果说的那样歹毒?

“我们先去整理一下,与女朋友之间想法不一样稍后马上回来。”

说完,贺桃就带着苏芸芸去了换衣间。

如果苏芸芸猜的不错,小果一个戏份少的可怜的演员,是不可能主动改戏的,最有可能的就是霍冉冉让小果这么干的,或者说,是霍冉冉诱导小果这么做的。

“你知不知道,你的这张脸要是毁了,你就别想在娱乐圈里混下去了。”贺桃对苏芸芸难得的严肃。

“我不信你躲不开小果的巴掌!”

苏芸芸摸摸鼻子,难得的没有辩解,实际上,辩解也是没有用的。

“你去洗漱吧!”贺桃深吸一口气,一直以来,苏芸芸表现得太好了,不像是一个刚入行的新人,倒像是在娱乐圈待久了的前辈,以至于,贺桃都忘了提醒苏芸芸一下,在娱乐圈,这种事情不少见,与其说贺桃是在埋怨苏芸芸不懂得保护自己,倒不如说是埋怨自己没有保护好苏芸芸。

“江导,对不起,我以为这样做会更能体现出人物的性格,所以,所以我就自作主张加了一些片段。”

小果一边鞠躬致歉一边准备开拍。女朋友说观念不一样怎么办

“赶紧的,不要耽误进度!”江导素来严厉,就算面对这种不可避免的情况也是板着一张脸。

“一个山下的小妖而已,竟敢威胁到主子的地位,我家主子心软,但是我可不是好相与的!”

之前苏芸芸也是跟小果对过戏的,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给苏芸芸的感觉有点不一样,但是这次是正式开拍,容不得苏芸芸停下思考。

“我当是谁呢,就连你家青木见了我态度都要恭恭敬敬的,你算什么东西?敢在我面前大呼小叫!”身体的肌肉反应总是最为直接的,这场戏已经苏芸芸脑海里演示过千遍万遍了,各种细节早就铭记在心,心中还没想好,身体就已经给出了反应。

“放肆!”

苏芸芸愣了,这是剧本中没有的,一旁的江导也是皱起了眉头,一个侍女而已,就算性情直接,也是绝对不敢做出有违主子心意的事情的,女朋友说我们不一样这句“放肆!”不应该是一个侍女说出来的。小果窜戏了。

这还不算什么,这场戏的场景是在河边,为了应景,片场周围也全都布满了水。小果一个巴掌,直接把苏芸芸拍到了水里。

“小果,你来一下。”还没开始,那名跟苏芸芸要对手戏的女演员就被霍冉冉叫走了。

“冉冉姐,有什么事吗?马上就开拍了。”

“就是因为马上要开拍了,所以我才叫你过来的。”霍冉冉这么一说,立马勾起了小果的好奇心。

“我是这样想的,你既然是青木身边贴身的侍女,想必是对裴希恨之入骨的,所以我觉得,你如果在戏中加上动作会更好。”

“当然,这只是我对你的一点指点,我自己拍的戏也不多,只是希望能对你有一些帮助。”那小果显然是不相信,但是霍冉冉又说了后面的话,这就使她前面说的话有了可信度。

“冉冉姐,你入行比我早,是我前辈,你能指导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女朋友说我们想法不一样那冉冉姐觉得,我应该加上什么动作?”

“你应该……”

“那个演青木侍女的演员呢?马上就开拍了,人呢?”片场中,所有人都准备好了,就等着那个女演员了。

“来了导演,今天上午吃坏肚子了,刚刚去了趟厕所,实在不好意思啊。”

这个对于他来说,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大事情。

之后,他还得靠陆阳铭帮助请神移脉呢。

又坐了片刻之后,他便离开了荷露斋,本来赵月升要让人送他的,但被拒绝了,自己打车多方便,何必麻烦人家呢。

回去之后,陆阳铭直接坐到了工作台忙活起来。

他一工作起来,便会特别专注,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凌晨,直到闹钟响起来这才回过神,该休息喽。

关上门上床睡觉,看了看小黑,仍然闭着眼睛在睡觉,摸了摸它。

“小家伙,你究竟是个啥,呵呵。”

笑说了一句之后,便闭上眼睛睡去。女朋友问我内心的想法

第二天一早,洗漱完下楼刚打开门,便看到徐刚站在门前。

“大师,早啊。”

“你来得可真早,辛苦了,快进来坐吧。”

“时间不早了,我送您去驾校报名吧。”徐刚催促起来。

这是昨天二人在电话里说好的,陆阳铭才回过神来,还有这事,他皱头微微皱了皱。

谢静文在旁边提醒了一句:“虽说轩宝斋这次是放开了火力,但还是要请两位师傅帮忙掌眼,八千万不是一个小数目,那几乎是我爸的全部心血,可容不得任何的闪失,我刚刚就听说黄世明栽了个头,花了两千万买来的青花大罐最后缩水到了五十万!”

“所以这次还请两位师傅,暂时放下彼此之间的过节,有什么恩怨了结等仙家桥回来再说,不能让别人看轩宝斋的笑话!”

“好!”曹东来憋着一口气说道:“沈秋!女友说我们价值观不一样这次仙家桥我就不跟你计较那么多,等回来之后斗眼的事儿如期举行!我可不跟你手下留情!”

沈秋微微一笑:“那我就先谢谢曹师傅了……”

之后谢静文又补充了些事宜,大致意思就是说仙家桥之行,由她负责带队,每一次收货都要拿到台面上三个人一起查看鉴定,确认没问题才能出款收货。

“大掌柜!大小姐!我想求一个卦!”

等谢静文交代完,曹东来走出来说道:“按照我师祖王千石的规矩,每次出门收货都要求一个卦,然后根据这个卦的卦象来决定收货的动向……”

“卡!”江导大步走过来。

“你是谁推荐的演员!你以为自己是谁啊,这剧本是你想改就改的吗?!”现场人人都能看的出来,江导生气了,而且这气还不小。

“你没事吧?”楚风走过来,手中拿着一个浴巾,披在了苏芸芸的身上。这个时候苏芸芸才想起来,这是这部剧的男一号,是如今当红的男演员。之前一直都没有跟男一号对戏,差点忘了还有这号人物呢!

“没事,谢谢楚老师了。”苏芸芸狼狈极了,女生说哪里不一样怎么回片场周围的水并不是纯净的水,而是为了自然,从臭水沟里直接运过来的泥和水,现在苏芸芸全身上下都是臭泥巴,而且她的左边脸也是高高肿起。

“楚风,你先带芸芸过去收拾一下,今天暂停拍戏!”江导瞥了一眼,示意楚风带苏芸芸过去。

“这是怎么回事?!”贺桃刚走进来,看到这一幕也是满脸惊讶。

“芸芸,你这是掉臭水沟啦?你的脸怎么还肿了?”演员的脸对演员尤其的重要,尤其是苏芸芸,一张脸长得极其有辨识度,将来就算不做演员了,凭苏芸芸的身材和脸蛋,去做什么都很吃香。可是,现在苏芸芸的一边脸肿了。

裴君临发现这头大黑驴,唯一的爱好就是出风头,无论是之前的自拍还是现在被众人景仰,都能让他兴奋。

用一句比较专业的话来说,这就是表演型的人格,喜欢那种鲜花铺路,万人景仰,万世瞩目的感觉。

“呵呵,不单是你们裴老大的问题,我可以轻易解决,就连你身上的问题我也可以帮你。”大黑驴伸手指了指叶天星背后的穷奇天君虚影。

似乎是被大黑驴说中了心事,叶天星眼神猛然一亮,带着颤抖的声音看着大黑驴说道:“驴哥你说的是真的吗?我最近感觉这穷奇天君的元神,有些是不受掌控的迹象,甚至有的时候会对我进行反噬。”

“瞧不起谁呢?这点小问题我解决不了吗?小问题而已。”大黑驴直接打了一个响指。

一旁的李天培也站了起来,激动的看着大黑驴说道:“驴哥,我和叶天星也是同样的问题,金翅大鹏的元神似乎有些不受我的掌控。”

“简单!遇到我,你们两个以后可以睡一个安心觉了。”大黑驴满不在乎的挥挥手。

2021-12-09

2021-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