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病住院男朋友没有陪,男朋友对我不好

“呃,那敢情好,等你来了我们当面说吧!”孙姓老头儿安慰的说道。

“恩恩,好的!”苏志海点头答允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自已现在宝安医院,物理距离裕和雄伟的大楼虽说没从公司到雄伟的大楼那么远,然而依旧要坐将近半个钟头的公共汽车,自已现在上路,刚刚好可以逐渐的追上和孙姓老头儿的顺利移交。

站在—边儿的王小思听见苏志海说要赶去的那瞬,内心深处立刻—寒,甚至于可以听见自已十分的伤心的声音。

王小思泪珠子立刻哗啦啦啦~而下,她对苏志海转眼觉得无助,分明点头答允好要陪伴着自已,不复去想公司内部的事儿。

可是时间还没有过1小时,苏志海而又拿起电话,甚至于还有了离开的征兆。

哪个—点事也没有?王小思这几日为好生生的陪苏志海就经过—番抉择之后选择放弃了2个亲笔签字儿,生病住院男朋友没有陪可是自已为他辛苦的付岀的这些他知道么?

自已为他熬通宵保卫,跑上快速的奔下的抓药打伙食,忍住—直—直—直安安静静的待在这样的—个紧窄的空间,这些他知道么?难道自已辛苦的付岀的这些全徒劳无获么?

宋雅馨不说话,锅里的油热了她把切好的生姜放在锅里,用小火煸出香味,然后放花椒香叶,最后将剁好的鸡肉倒进锅里。

刺啦一声,材料的香味一下就出来了。

“沈培川有今天,都是你爸提拔的。”宋夫人越想越不痛快,“那个女孩看起来太年轻了,和沈培川一点都不相配。”

“哎,妈呀,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宋雅馨无奈的看着母亲,“培川一木头疙瘩,能找到女友,我们应该高兴的,你看你,怎么像不高兴样子?”

“本来是你坐在他身边的,你都不后悔吗?”宋夫人觉得女儿跟没心没肺的一样。

当初眼瞎选错了人,现在看到沈培川有女朋友了,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后悔有什么用?已经错过了。”宋雅馨扁扁嘴,“您就别说了行吗?”

宋夫人很快也想开了,“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男朋友生病了怎么关心但是两条腿的人遍地都是,而且你还年轻,又没有孩子,想要找个好的,也不难,又不是只有沈培川一个人了。”

宋雅馨抿唇不语。

她摇了摇头,“我不会喝酒。”说完又笑着对沈培川说,“你也少喝点,下午你还要送我回学校呢。”

“我可以送你的。”沈培川还没说话,宋雅馨就接过了她的话。

桑榆笑着说,“不用麻烦了,其实是我时间不多,是想培川他陪陪我。”

她就看不了宋雅馨有意无意的接近沈培川,还故意当着她的面和沈培川搞暧昧,肯定是没安好心。

如果今天来的真的是沈培川的女朋友肯定会误会的。

好在她并不是真正的沈培川女朋友,能够清醒的作为一个旁观者的心态去看这件事。

才能真正的了解,这并不是沈培川的错,而且这个女人在故意接近,故意要让人误会。

如果真的是祝福沈培川,应该是知道他有女朋友的情况下而保持距离,不是有意的接近。

宋局爽朗的笑了一声,“那今天不喝了,男朋友生病住院改天你们的喜酒,我再多喝点。”

宋雅馨将酒瓶放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有很多男女朋友谈着谈着恋爱就分手了,有些是性格不合,有些是习惯不同,还有些是年龄差距,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知道会怎么样。”

“杀!”

他飞身而起,对着叶凡不断地释放剑气。

“嗖,嗖,嗖!”

无尽的剑气朝着叶凡袭来,如同无数的冰凌,一旦中招,似乎就会把对手的身体撕裂。

“哼,废招!”

可是,叶凡只是冷笑,全身一股无形气罩开启。

大荒神火的威能爆发,那些冰霜剑气,在烈焰的燃烧中,彻底消散,化为了水蒸气。

“该死!无极星辰变!”

终于,魏人杰开启了星河圣体,催动三百六十颗星辰之力,生病了男朋友不关心爆发出了毁灭天地之威。

轰隆隆!

沈培川自然听出她这话里的意思,表情有些不自然,觉得她这话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今天我高兴,让培川来家里吃饭。你说些什么玩意儿?你的心情不好,不要带给别人,不饿就先不吃,去屋里呆一会儿。”宋局沉声呵斥女儿,“尽在饭桌上说些扫兴的话。”

“爸我是你女儿吧?你怎么赶我呢?”宋雅馨咬唇,“算了,我不吃了。”

说完她站起身,看着大家,“不好意思啊,我心情不大好,说话带情绪你们不要在意。”

这个男人以前本该是属于她的,这份温柔也应该是属于她的。可是现在却属于了另外一个女人,她心里不怎么舒服。

宋夫人调整好情绪,对桑榆也能露出笑脸了,让她不要见外,“来到这里就当是自己的家一样。”

桑榆笑着说好。

宋局让女儿拿了一瓶酒,“陪我喝点?男朋友生病住院买什么”

沈培川说,“我开车来的,下次我再陪你喝。”

“陪我爸喝点吧,我开车送你们回去。”宋雅馨给沈培川倒酒,故意压低身子在他耳边道,“我离婚了,他心里不高兴,就陪他喝一杯吧。”

她靠的沈培川太近,显得暧昧,沈培川撤开身子,说道,“那就喝点。”

宋雅馨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似乎沈培川的距离和疏远让她一时间有些不适应,或者是失望他对自己的冷淡感到不舒服。她很快就调整好情绪恢复自然,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笑看着桑榆,“你会喝吗?”

桑榆将她刚刚的举止都看在眼里,放在桌子下的手不由的握紧,很明显她在故意靠近沈培川,或许都是女人,能感觉到对方的用意。

宋红颜娇柔一笑:

“金芝林也换了一个更大的门面,我把华烟雨调过来主持大局了。”

“我还把七十二金屋收购了下来,打造成我们在象国的落脚点。”

“半岛城邦销售一空。”

“十大药厂完成整合!”

“象国手尾正朝着我们的计划慢慢完成。朋友生病住院了怎么安慰”

“不过我今天来电话不是跟你汇报象国战绩的。”

宋红颜坐在一个白色露台的单人沙发上:“我是来跟你说慕容家族的事。”

恰好翻了几页资料的叶凡笑道:

“慕容无心是唐平凡小舅,也算是你亲戚,要求情?”

他刚才看到慕容家族跟唐门的那一层关系也很是意外。

不过他现在已能坦然面对,江湖事江湖了,慕容家族不招惹自己,自己也不会对他下手。

但如果慕容家族想要捅刀子,叶凡也不会念叨宋红颜的亲戚手下留情。

“求情?”

宋红颜绽放一个娇媚笑容:

华韵依旧淡然,语气却很坚定:“夫人中的是邪毒,体内气息流转不畅,气血淤堵至极,此时如果服用天才地宝炼制的丹药,岂不是如同给病情添柴加火,朋友生病住院了送点什么好让病情更加严重吗?更何况,黄医生的丹药得来的手段不正当,本来就附有猛烈的邪毒,夫人服用后,邪毒之气上更添猛烈的邪毒,岂不是立刻就会要了性命?”

此话一出,黄医生直接气得跳脚,指着华韵狂骂:“污蔑,你这是赤果果的污蔑!”

“这丹药本来不属于你,是你谋害了别人性命,强行盗取的!”华韵的声音不大,话语却很清晰。

上官文宣不禁蹙眉,他立刻想起,七八个月前与黄医生一同出差的陈医生忽然突发急症死亡,那可是一个只有五十多岁的年轻国手,身体一直十分康健,怎么就突然离世了呢?

黄医生气得脸都变形,十分失态的想去推搡着华韵:“滚出去,江湖骗子!滚滚滚!”

华韵怎么会让他碰到自己,身形不动,黄医生在两步之外,已无法再靠近。

“那黄医生不妨说说,这丹药里都用了哪些天才地宝?”

叶凡点点头:“放心,我有分寸,其实我心里还是希望他出手的,不然都不会意思拿掉慕容家族。”

“不愧是我的男人,越来越有野心和魄力了。”

宋红颜幽幽一笑,接着伸伸懒腰:

“好了,不跟你说了,我要去洗牛奶澡了,可惜你不在,不然咱们可以一起洗。”

“不过没关系,拍婚纱照那个晚上,我们可以泡一晚。”

她调戏一句:“我还会在身上藏个礼物让你找一找……”

叶凡脸颊一烫笑道:“圣诞很快就会到了……”

挂掉电话,叶凡没有再翻看资料,而是消化宋红颜的电话内容。

随后,他陷入了沉思,寻思一挑三该怎么走。

2021-12-09

2021-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