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对象和好听的歌曲,适合公布对象的音乐

林经理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陈江要是再纠缠着这个话题说下去,就太不识抬举了。

陈江无奈起身,走之前,林经理把那个档案又推到了他面前。陈江拿起那包档案,埋着头,从林经理的办公室中走了出来。好巧不巧的,他在林经理办公室门口,碰到了他最不愿见到的人。

“好巧啊,又遇见你了。”王丹笑起来的样子非常甜美,陈江也不好给她耍脸色看,勉强在脸上挤出一个笑容。

“对了,这里是林经理的办公室吗?”王丹边说边透过门缝往里张望,陈江让开半个身子,帮她推开门:“就是这了,你找林经理有事?”

“也不算有事吧?提前过来见见我未来的领导。”说到这儿,王丹压低声音:“搞不巧啊,我们还会是同事呐。”

陈江拍了拍手中的档案袋,无奈摇了摇头。什么叫搞不巧,这事儿基本上已经板上钉钉了好吧?陈江没有多说什么,脸上始终挂着礼貌而又疏远的笑容。王丹也瞧出陈江不怎么待见他,干校两声,就与陈江错身而过,走进林经理办公室。

说到这里,他疑惑地看着施清海道:“总裁,你不关心下哪几只股票最近上涨趋势大吗?和对象和好听的歌曲广商银行经过了第三轮的融资,区幅可能……”

施清海打断了分析师的讲话:“不需要。”

“好的……”

施清海又看了眼电脑上的屏幕,道:“操盘手,白云机场,万行银行以及科润建材这三只股票给我分别投入一亿进去,满仓!”

“唰”的一声!三四名员工全部回过头来,震惊地看着施清海!

“总裁!”分析师还以为施清海刚才是听错了,急忙解释道:“总裁!我说的这三支股票是要回落的啊!”

施清海皱眉,冷声道:“我知道!”

操盘手此时也回过神来,支支吾吾道:“总裁,分别一个亿吗?这也太冒险了……”

施清海表情变得冷漠,语气冰冷:“我说的话,不想再说第二遍。如果你们不会做了,我可以解雇你们,找更加专业的股票团队来帮助我!”

“我现在需要你们做出行动,而不是像幼儿园的小孩子一样围着我一个劲的为什么!”

陈江不想这么快就把这份报表交上去,适合情侣听的歌2020这样的话,经理会顺着他的话头又交代给他别的事去做。眼看着这就快要到九点了,他还约好了老姜下班一起去喝两杯的。他久违的玩起这种无伤大雅的小心机,甚至为此而感到窃喜。

“报表明天再做也可以,叫你来是因为别的事。”

陈江罕见的在电话中听出林经理话里有几分苦恼的情绪,他心里愈加没底。

不会又有什么高难度任务要交给他吧?他的能力在组里公认的强,所谓能者多劳,经理时常将一些难题甩给他。他叹了口气,离开座位。老姜朝他投去一个同情的眼神,陈江则不客气的朝他比了个中指。

到了经理办公室门口,陈江敲了敲门。破天荒的林经理亲自过来给他开门,光是这等礼待,陈江就意识到这次任务有多严峻了。

林经理边说边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鼓鼓的档案袋,推到陈江手边。

“先看看吧,这是人事部的老刘给我的。”林经理用一种无可奈何的语气说道。

陈江犹豫了良久,这才硬着头皮抬起手打开档案袋,将里面装着的厚厚一叠A4纸拿了出来。

曹彬不敢不进来,坐下也是呵呵直笑,就说没事儿。

“你小子什么意思?和对象一起听歌听什么”

黎旭辉感觉他一定有事儿,站了起来:“你跟我过来,到旁边的办公室。”

曹彬立即站了起来,跟着黎旭辉出去。

三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看起来这个人,真的有什么事儿,不方便和外人说,会不会和村子里的怪事儿有关系啊?

就在三人猜测的时候,黎旭辉带着曹彬进来:“小尹,这小子还真有事儿,他不敢说,是来求你的!”

“哦?”

尹阳也是晕了:“你到底怎么了?求我什么事儿?”

“是这样的,我是担心她······抓我啊!”

曹彬看了看舒丹,胆怯的说:“昨天我见过她的,就是和那些人一起来的!”

“曹彬,你小子可给我弄清楚了,现在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儿,是全村的大事儿!”

黎旭辉冷喝一声:“这都几条人命了?不管是什么事情,你都要说个清楚,敢有一点儿隐瞒,我扒了你的皮!快说!”

“那我······就说了!”

她情不自禁地低下头:“施大哥,我,我不紧张,我只是怕给你丢脸。”

是的,她不怕丢人,她只是担心自己穿的这么简陋,给男朋友唱的甜甜的歌影响到了施清海。

“怎么会丢脸呢?你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我能约出来都开心得来不及了,怎么还会丢脸呢?”

施清海假装听不懂梁若雪的话语,奇怪地问道。

梁若雪羞红了脸颊,忙捂住自己的脸颊,深深低下头去:“对不起,我很不好意思……”

对她来说,施清海犹如黑暗的夜空里最璀璨耀眼的流星。

她很喜欢。

可是,她也知道,流星,只不过是一瞬间的。

虽然两人现在的距离只有短短的一米多,但是两人生活的距离,身份的距离却是咫尺天涯。

“没事,我只不过是上班无聊,上了一天班,都感觉没什么意思,过来看一下你。”

施清海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道:“现在,看见了你,我感觉生活变得有意思多了。”

“今天那个猥琐男是怎么回事?”施清海挑起话题问道。

“我是谁?我是他爷爷的奶奶,你说我是谁?”

罗刚眼睛还眯着:“冯一飞是怎么死的,我怎么知道?我老人家找个人,给你问一问吧!”

尹阳一听,这次还真不一样了,连忙说:“他在不在?我要找他!”

“不在!给对象唱歌应该唱什么”

罗刚摇头说:“你也找不到他,别人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我们的房子,不是一个啊!”

“那行了!”

尹阳彻底的失望了:“您老人家快走吧!”

这是什么地方啊?

一下子就弄来这么多鬼魂,而且还都不住在一起,这老太太,应该是冯一飞祖宗辈的,自己召他们来,还是先可祖宗辈的来啊!

罗刚桀桀怪笑一声,这才身子一晃,眼睛也很快恢复过来:“小阳,这次怎么样啊?”

“不行,这情况我从来没遇见过!”

尹阳非常无奈的摇了摇头:“但有个奇怪的地方,就是死者的鬼魂都不在家,他们是出不去村子的,又去了哪里呢?”

他起先以为经理这次给他的是什么难缠客户提出的需求,没想到,当头一页,却是一张入职报名表。他的目光先是落到照片那一栏上,一个长发披肩,面相清纯的少女闯进他的眼帘。

“这是?”

他边说边将目光移到姓名那一栏上,啪的一声,他将那摞A4纸拍到办公桌上,面容惊恐,如遭晴天霹雳。

“老总的宝贝闺女非要到技术部来任职,情侣听的歌我也没办法,咱组里人都什么脾气你也知道,交给他们,老总的宝贝闺女不得天天找老总告状啊?”

“不是不是,老总的闺女·····”迟疑了会儿,陈江再一次问道:“她真叫王丹?!”

“对,就叫王丹,怎么,你认识?”林经理又指了指那袋档案:“那里面有她近期的照片,你要是认识她,那再好不过了。”

陈江闻言,干净将老总闺女近期的照片从翻了出来。

红色短发,身材纤瘦,眼神灵动,嘻哈风格装扮,还有滑板!

这不正是他在公交车遇到的那人吗?

正这么想着,又有人来了!

一个非常干连的女人,身后跟着好几个助理!一路过来其他人都是给让开了道。

其他人不认识这个女人,夏长河跟夏北秋两个人恨不得上去给她一口。

罗清!

这个一手让夏氏集团破产,然后现在又想着要重新收购夏氏的女人!

虽然说这一切都是南宫问仙让她去做的,但是这两兄弟却是将所有的帐都记在了她的头上。适合和对象一起听的歌毕竟西南湾南宫问仙开着出租车横冲直撞所做的那些事情,真的是已经快将他们的胆子都吓破了!

继续跟苏秋白作对,实在是没有那个勇气了!

“小小吗?你不用担心伯父看病的花销,这些我全部都会处理的。”

罗清也是第一眼就看到了夏老爷子跟夏长河兄弟两个人,不过她却没有过去多说一句话,直接就笑着跟苏小小打起了招呼。对于她来说,这里最重要的就是苏小小,至于夏家……貌似现在已经完蛋了!

旁边的人本来都在好奇罗清到底是什么身份,现在听她开口第一句话,所有人都是被吓到了。尤其是苏小小貌似压根不认识她!

2021-12-09

2021-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