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后老吵架想离婚,新婚经常吵架正常吗

转眼间,便已经到了第九个九年时间,杜龙在这方小小洞穴之中居然耗费了七十几年时间,为的就是修炼感悟中级空间奥妙!

呼!

第七十八个年头的某一日,经年苦修的杜龙终于停歇下来,睁开眼睛的同时长长呼出一口浊气,眼中闪过一道炽烈的光芒!

“整整七十八年,终于将中级空间奥妙感悟接近圆满,只是最后这个圆满又该如何突破呢?!”目光炯炯地遥望着洞外不时闪现的空间裂隙,杜龙嘴里轻声念叨着。

这一次,沉寂了七十几年的戒灵灵儿并未开口说话,关于天地奥妙的感悟修炼,她最多只能提供一些修炼的方向,却并没有任何实践经验可以告诉杜龙,这方面永远是她们这类生命的短板!

“中级空间奥妙。。。”杜龙心底暗自演化着自己在七十八年来的修炼成果,轻声念叨着什么,目光却是落在洞穴外面不断闪现的空间裂隙!

唰,唰,唰。。。

原本枯寂的空间,因为不断闪现的空间裂隙,出现一阵阵犹如撕裂玉帛的轻响,那种空间被无法抗拒之力不断撕裂开来的异响,结婚后老吵架想离婚不断地在这方空间响彻!

笑眯眯地轻搂着爱女的细腰,杜龙宠溺地伸手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哈哈,让爹爹仔细瞧瞧看,这才几年不见,我的宝贝女儿又变漂亮啦!”

“爹爹!”杜莲儿面露小女儿的娇羞姿态,轻跺莲足娇声嗔道:“爹爹此次怎么闭关苦修了那么多年?!大娘与娘亲她们闲着无聊,全都跑去修炼去了呢!”

“呵呵!怪不得三座洞天世界内都没看到她们的身影,才怪爹爹长时间修炼怠慢了她们几个!”杜龙无奈摇头轻笑道。

“爹爹言重了,若非爹爹在外面拼命苦修闯荡,又岂有我们如此安宁悠然的生活?!是爹爹在外面拼杀多年辛苦了!”杜莲儿乖巧地替杜龙开脱道。

“哈哈!爹爹可是一家之主,外面的热血拼杀自然要一力承担下来啦!莲儿,近些年来一直闷在洞天世界当中,会不会觉得太无聊啦?!”打了个哈哈,杜龙开始关心起自己宝贝女儿的生活情况来了。婚后老是吵架想离婚了

“莲儿并不会感觉无聊,除了修炼以外,闲暇时还能在花仙灵族与火猿妖族在青琅洞天内新建的城镇中逛逛,还有香儿与青儿陪伴左右,日子过得非常舒心写意,爹爹在外界无需挂怀我等,只管注意保重身体即可!”杜莲儿再度乖巧应道。

这两个小女娃不是别人,一个是来自于花仙灵族的小公主花香儿,另一个则是来自于火猿妖族的小公主尕青!

当然,她们俩严格意义上并非皇族公主,只是部落族长掌上千金罢了!

这两个小公主身上都有着类似的经历,因为自己的调皮任性,导致黑杀会发现部族隐居的秘密据点,最终还差点累及族人遭难!

最疼爱花香儿的亲叔叔花无名因此陨落、尕青的娘亲因之使用火猿妖族秘法最终陨落,两个小女娃为此自责难过了多年,最近终于从失去至亲的痛苦当中走了出来,吵架后聪明女人的做法这里头少不了知书达礼的杜莲儿从中开导多年之功!

多年来,杜龙一直闭关苦修,杜莲儿除了修炼,闲暇之时便会跟这两个小女娃呆在一块,今天便是如此,看着两个重新恢复天真无邪的小妹妹,杜莲儿脸上流露出淡淡的微笑。

嗡!

金光一闪,便见一道身影突兀地出现在面前,杜莲儿愕然将目光从两个小女娃身上转移到来人身上,在看清他的模样后,一向淡雅如仙的她也不禁惊喜若狂地娇呼一声爹爹后,闪身飞扑进杜龙的怀抱中。

胜屠瑜仿佛灵魂归窍,惊得本能拱着手,一边行礼,一遍拜过来:“姑父,断无此事,老祖听闻是姑父的意见,还说这么做是对的,父亲这些年来压力甚大,不堪重负久已,他老人家早就劝过父亲了,只是姑父一直都不肯卸去重负,我们这些小的,又不敢去劝,生怕父亲他觉得我们要谋他的位置……唉,不过多亏了舅父,这才让父亲如今享上了清福,我们这些孩子们也深感欣慰,这段时间下来,也多亏了老祖和姑父,胜屠家也渐上正轨。”

“那就好,老祖如今已是证道境了吧?看来身体尚且硬朗得很,再活个万年都是最少的了,夫妻吵架经常提离婚怎么办不过你们胜屠家事情应该也最多,最麻烦,怎么你还学着其他三家,那么悠闲的还在我面前晃悠呀?”我表情故意暗了下来,有些责怪他的意思在里面,倒想要试试这小子是不是真给吓破胆了。

毕竟胜屠昊给我送去了天城环形圈其中一个小界面软禁疗养了,上次这小子已经吓得不轻了,这次就看他习惯了没。

胜屠瑜先是一惊,但很快就想到了说词,连忙说道:“姑父,小侄不敢辜负重托,虽然还未登基,不过却也不敢真的悠闲,这段时间来,除了忙碌政事,也多方听取了建议,众多臣子亦不敢怠慢,各家族近些天来同样也穿行于临时宫邸,从未有歇,也不敢有丝毫懈怠,所以姑父大可放心,甚至来见姑父,小子这礼物,也实在因为近些日子的操持,一时……一时没能精挑细选,结婚一年经常吵架想离婚比之其他,恐多有不如了。”

我暗道这小子,果然得了胜屠昊真传,这三言两语就把三仙皇也拉下了水,自己宝物不好,那是因为忙碌政事,无暇分神选宝了,那其他三位的宝物至于那么好,问题也就来了,那是因为政务不忙闲的?还是说把心思都用在了讨好我上面了?

无穷无尽的冷,而且四周有着无穷无尽的疼痛感。裴君临就像是被装入了一个冰冷的冰盒内,四周一切都是孤寂的人。

伴随着裴君临元神的复苏,他渐渐的可以用神识观察四周了,能看到自己去的时候,裴君临差点惊呼出来,因为原本的他现在已经变成一尊冰雕。

身体无法复苏,但是裴君临的意识已经开始萌芽了,他勉强可以指挥五大元神了。火德帝皇元神瞬间从裴君临身后飞出,纯阳烈火钟缭绕着今天的火焰,将裴君临笼罩住了。

幽冥真火更是散发出炙热的温度,天天吵架的婚姻我很累降将裴君临身躯渐渐融化。但是裴君临的身躯就像是万载不化的寒冰一样,无论多么炙热的火焰喷射在裴育你的身上,他始终没有一丝一毫要融化的迹象。

甚至那幽冥真火的温度,都无法让裴君临有丝毫的温热感觉。这一切都太可怕了,裴君临感觉自己这副身躯要想要解冻,几乎不可能。

裴君临神识偶然划过,那瓦罐的时候,不由得肃然,已经因为他看到瓦罐竟然已经和盖子合二为一了,现如今的瓦罐已经是一个完全体了。

“邓肯,你去精神科叫个人过来,给这个哈珀先生看看,他到底怎么回事。”

贝利医生看向亚当:“然后如果你有空,也可以一起来参与手术,这么长的肠子需要清理,我们需要足够的人手。”

“好的,贝利医生。”

亚当笑容更真诚了。

走廊上。

“马屁精!”

梅雷迪斯吐槽道。

“你这是在污蔑贝利医生的公正性吗?”

亚当挑眉道。

“当然不是……”

梅雷迪斯语塞。

她就在贝利医生手下干活,哪敢认下这种话。

“所以啊。新婚吵架都想离婚”

亚当笑道:“你那些纯属臆测,根本不存在的,赶紧去预约吧。”

说完,快步去精神科找人来看这个哈珀先生了。

留下梅雷迪斯在那咬牙。

病房内。

内心忽然生出了一种极为悲哀的感觉,因为裴君临现在已经明确的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死后原知万事空,但是裴君临现在却接触到了最神秘的死后世界,他看着四周茫茫,如同万古的长夜,内心也生出了一种苍茫的感觉。

这种混沌的黑暗,比当初裴君临在归墟之中遇到的更加恐怖。归墟之中尚且有混乱的法则,但是在茫茫如同万古的长夜里却什么都没有,没有空气,没有一切,所触摸的一切全部都是虚无。

“原来死后一切都是虚无。”裴君临喃喃自语,他的声音在四周回荡着。

这死后的世界一切都是虚无的,没有空气没有灵气,没有规则…………

能察觉到真正死亡来临的时候,裴君临不知道内心里产生了什么样的情绪,但是他更加困惑的是,明明死后就是一片虚无,为什么自己仍然能够思考呢。

从古到今,无数修炼者都没有洞悉一个秘密,就算是大帝级别的人物,也不知道死后到底是什么世界。

但是裴君临曾经记忆过佛门上面的一些经文,这些经文艰难晦涩,需要依靠个人的理解去感悟,但是这一刻裴君临就像是醍醐灌顶一样,忽然明白了一些经文上的字句。

2021-12-09

2021-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