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刚分手的男朋友找我,梦见分手的男朋友找我复合

“什么东西什么证据?”

周小昆儿这时候也诧异的看着耆老。

自从从进入这小兖州,周小昆跟耆老两个可谓是寸步不离,当然除了他下去就方茹跟方志的时候。

这怎么耆老就有了方老三害死小志的证据呢?

不过话说回来,好像是在医院的时候,耆老就发现了小智死的蹊跷。

“其实一开始我还不不能确定,老太太说了小巫师的时候,我突然就明白了。”耆老走到周小昆身边,朗声说。

“小巫师?你居然也认识小巫师。”方老三很诧异。

“何止是认识!”耆老冷哼了一声。

“你应该问问他认不认识我!”

“你到底是谁?”

“算了,我是谁并不重要,小巫师这人醉心蛊术,一心养蛊,这点儿我没说错吧?而且这小巫师有手绝活,那便是教人养本命蛊!”

刚才方老三听见齐老说认识小巫师心中已然惊慌,当听到本命蛊这三个字的时候,他嗖的一下站了起来,完全不符刚才的冷静。梦见刚分手的男朋友找我

“你到底是谁?”他语气中已经有了颤声!

“其实从一开始见到方智的尸体,我便感觉有点不对劲,寻常人死亡哪有这种下场。当时我怀疑是中毒,但是我检查了一下,并没有在他身体里发现任何的毒素。”

“后来两件事儿让我确定了一些东西。一个是得方智死后,你们两个找我小师弟要东西。小师弟那会儿一定想的是一个什么物件儿。但是这物件儿不一定是死的,也可能是个活物,你说对不对?”

“最让我确定的事儿应该是小师弟说他救方智的时候,那方智小小年纪怎么能推得开落水的车门儿?他推不开,但他身体里边儿的东西推得开,蝼蚁尚且偷生,他体内的东西肯定也不想死!”

“再交代一句,我是一个医生,懂的东西比较多,小师弟当时忽略的东西,我发现了!所以你猜我这里边是什么?”

耆老从身从身上掏出一个小木盒,轻轻的拍在桌上。

方老三看的那盒子时脸上阴晴不定,但旁边的乔江已然崩溃!

“三爷这这个怎么办?三爷、三爷!”

这是纸很厚,男人越绝情越说明只有一张,通体发黄,部分位置还带着深深的褐色。

边缘许多地方,不知是不是因为年久的问题,被磨损风化得严重,都已经残缺不全。

陆阳铭一愣之后,明显有些失望。差点将血流干,居然只是得了这么一张纸。

轻轻展开,入眼全是梵纹。

字数不多,也只有上百字而已,但却是精辟简洁,直道直理。

其上的梵纹陆阳铭并不认识,因为这不是普通的梵纹,而是古梵纹。

古梵纹是上古之时,佛门的一种初始文字,其字不多,但是每一个字其中的含意那可是变化万千,哪怕是当代大德高僧对于这种古梵纹也没人敢说精通。

但有一丁点不注意,翻译出来的意思便会千差万别。

陆阳铭这种门外汉,自然更不可能明白了。

保护得如此严密,肯定不可能是废纸一张,极有可能是佛门密法,或者是某个事件的记录,不管怎么说肯定对于原主人很是重要。

他正准备将其收起,手上鲜血不知不觉中已然沾染到上面,并且被其吸收。

“啸!”

一声鸟鸣响起,梦到前男友是什么意思黑鸟立刻从陆阳铭的胸口飞出。

他一愣,随即大喜,黑鸟在空中盘旋飞舞了三圈之后,猛的一下俯冲而来,直扑陆阳铭。

“你让我从何说起呀!”

“就从我怎么带你去酒店说吧!”

瞧着许鸣昊一脸认真的样子,徐琳叹道,这家伙怎么这么可爱呢。算了就满足他一下吧。于是她咳嗽了一下说道:“本来我们还在探讨你的作风问题。对哦,你和岳橙是不是有什么呀!”

许鸣昊举起右手对天发誓道:“我若和岳辣椒有什么,天打。。。”

“不要!”徐琳立马捂住了他的嘴:“我可不要你受到任何伤害。”7问

许鸣昊的心莫名地跳动了一下,这还是我认识的徐琳么,这般小女人姿态,倒也迷人的紧啊。

“后来你突然头疼了,等我靠近你的时候,你立马抓住了我的手,然后一阵。。。狂吻。你说,我一个弱女子,怎么推得开你这样强壮的成年男子!”

“额。。。可能我太粗鲁了。”许鸣昊虽然不记得发生了什么,梦见刚刚分手的男友可这般禽兽行径,自己怎么做的出来呢!于是他赶紧为自己开脱了一下。

“后来你说带我去个地方。我还以为你要跟我一起吃个午饭,我就傻乎乎地答应了。哪知被你骗到了酒店!”徐琳说完还敲了下许鸣昊的脑袋:“你说你怎么这么坏!”

今个花万河他们能早回来,因为中秋节,虽然不能耽误秋收,但是过节怎么也能早些回来,所以花开也是早早就开始炒菜了,争取家里人回来就开饭。

太阳刚要下山,花万江他们就回来了。

花庆阳进了门就开始吸鼻子:“太香了吧,怎么感觉像是坐席那味?”

花开听见声音,走了出来:“香吧,都是我看菜谱学的,你们快换衣服洗脸,我还有一个汤就完了。”说完赶紧回厨房继续做饭。

花万江笑着感慨:“有个闺女真好啊,贴心。”

古兰燕道:“咱们俩这辈子是真的值得了,梦见女朋友找自己复合闺女贴心,儿子能干,我是满足了。”

花万江道:“我也满足,现在做梦都是好梦”

没一会这院子里说话声,嬉笑声,带着幸福和快乐传出了很远。

花开已经早就把碗筷都准备好了,这时候把做好的菜也都端上桌了。

花庆阳第一个换好衣服洗完脸跑进屋的,看着满桌子的菜惊叹之后又跑出去给爸妈汇报了。

“噗!”一口舌尖血喷去。

一是用疼痛刺激一自己好清醒一些,二来嘛,他全力将灵气凝结于舌尖之上。

舌尖血,至阳至刚,威猛无比,不仅是一切阴邪之物的克星,更具有强大的能量。

相传若人夜路遇到鬼打墙,以舌尖血喷之,邪物立散。

普通人的舌尖血都具有破邪的强大力量,更何况陆阳铭这种魂境后期的修行者呢。

其舌尖血的能量何何等强大,猛的一喷,全部洒在盒上。

下一秒,盒上的梵纹结界竟然起了变化。它们开始变得犹如活物一般,慢慢扭动,不断融化一般。梦见好几个男生

道道血色光芒不断延伸,仅是几息之间所有梵纹便全部被染红。

染上舌尖血之后,梵纹结界也开始停止了再吸血,陆阳铭长长松了一口气,赶紧收回了手立刻止血。

只感觉到双腿一软,要不是强撑着,他差点就瘫坐在地上了。

这些血色梵纹开始由一个结点,慢慢一点点腐化一般,迅速消散在空气之中十分神奇。

“成了!”

陆阳铭心中一喜,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

随着梵纹结界寸寸腐化消散,不到十分钟后,盒子已然完全没有了任何保护。

嚓嚓!

一声轻响,盒子自动打开了细细的一道小口子。

他赶紧伸手捧起盒子,果然结界没了。

盒中居然并没有任何佛门之力散发出来,这不禁让他一愣。

难道,这盒子是空的?

不对,若是空的,又何必用这么厉害的梵纹结界来封印呢。

心中疑惑了一下,立刻伸手打开盒子。

喀嚓!!!

盒子轻轻打开,由于许久未开的原因,盒子刚刚一摩擦便碎裂开来。

寸寸龟裂,如蜘蛛网般很快爬满了盒子全身。

哗啦……

最终还是没能撑住,梦见男友挽回我盒子化为粉末撒了一地,有东西微微落入他的手中。

“呼!”将手上的粉末吹掉,一卷纸出现在双手之中。

正是因为这样,严逸在开场之前给每人发了一块糖果,用来缓解一下他们心里的紧张情绪。

“严逸哥哥,要不然你再给我们讲一个故事吧,听了你的故事,我们就不会再紧张了。”

不过糖果分散下去了之后,这些个黏人的小妖精可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严逸,一个个缠着严逸的胳膊,想要让严逸给他们讲故事。

看着面前这一个个古灵精怪的小东西,严逸也是,实在拿他们没辙。

然后…很多人就走上了致富路!

沈林的父亲沈梦溪就这样。

从88年开始,先后在ZY县、大同南郊区购买经营过左云店湾镇红窑沟煤矿等7个煤矿的经营权…

然后发了!

再然后就是离婚,沈林跟了他母亲…

沈林一直跟着母亲住在北京,这次回大同是为了处理父亲的葬礼还有他的煤矿生意。

毕竟他是独子,享有继承权!

沈林对煤矿经营没啥想法,受母亲影响,一身的艺术细胞——母亲是歌舞团演员。

他从小学跳舞,发育之后,身材过于高大,干脆退团,在母亲的‘建议下’,去年考了中戏。

……

丧事办的很顺利…

毕竟沈家在大同也算小有名气,在家庭方面,沈梦溪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在做人方面,没的说!

别的不说,他们老家的小学,沈梦溪每年都会捐赠一批图书…

名声很好!

沈林一直跟他二叔有联系,在二叔沈星移的帮助下,七家煤矿的经营权作价七百万转手给了一位姓刘的大佬…

2021-12-08

2021-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