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得了绝症,男朋友得了重病该不该继续

此生看着林辰忽然一下子走到了自己的面前,也是有些意料之外,因为他并不知道林辰到底想做什么,他觉得他也没有什么做的不好的事情,从刚才到现在,他的姿态可以说是平生最低。

林辰凑到了死神的耳边。

“说实话,我还是比较欣赏曾经那个在雇佣兵战场上叱咤风云的死神,而不是现在这个已经有了自己的势力组织,有了大笔的财产之后,却又在乎自己身家性命的那个人。”

再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之后,林辰仔细的观察着死神,现在那一脸阴沉的表情,微微的笑了一笑,露出了一个笑脸,随后一部收了回来,站在死神的面前。

“你不是想要得到天使草,还派出了这么多手下来吗?没错,我就是抢走你天使草的那个人,而且不仅如此。”

干掉四个顶级杀手,这种夸张至极的战果,听他说出来,仿佛不值一提。

“我还将你手底下的4个杀手干掉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4个杀手的其中之一,有一个肌肉非常健硕的女人,她应该就是霸王龙的夫人对吧?他是第1个死在我手中的。”

“豪门无情,男朋友得了绝症兄弟姐妹都能相互残杀,何况什么唐平凡的小舅。”

“别说我对他没什么交往,也没有见过一面。”

“就算有感情,只要他冥顽不灵的挡你的路,我也会支持你踩下他。”

她干脆利落地表达自己立场,让叶凡不至于因她关系而有所顾忌。

“有你这句话,我就能放手一战了。”

叶凡大笑一声:“只是你要不要跟唐平凡打个招呼,怎么慕容无心说也是他小舅。”

虽然叶凡对唐平凡没有好感,但唐门好几次支持了自己。

特别是象国一战无条件资金支持,他还是感激的。

所以也想给唐平凡一点尊重。

说不定唐平凡可以说服慕容无心不介入华西一战,这样就能避免双方刀兵相向的尴尬了。

“慕容无心确实是唐平凡小舅,但双方很多年前就已经闹翻。”

“以前唐门老门主还在的时候,慕容无心跟唐三国走得比较近。”

宋红颜翘起了双腿,端了一杯红酒,慵懒对着叶凡娇笑:

“别嫌我笨。”沈培川站了起来,真有我去帮忙的架势,宋雅馨连忙摆手,“开玩笑的,还当真了。“

“你们坐着吧。”说完她转身进了厨房。男朋友得癌症怎么安慰

宋夫人站在一旁,看了桑榆两眼,心里闷的慌,转身进了厨房,本想撮合沈培川和自己的女儿在一起的,他却带来一个小女朋友,心里自然是痛快不起来。

她看着女儿还在切菜,过来夺了她手里的菜刀,“你去外面陪客人吧,这里我一个人行了。”

“外面也没外人,有爸在呢。”宋雅馨没理解母亲的用意。

也不是没理解,而是她心里也意外沈培川会呆女孩来,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

母亲站在一旁,叹气,“当初你爸让你嫁给沈培川,你偏不,你看看人家现在,已经是副局了,这几年身边也没有出现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

“妈。”宋雅馨不想听母亲唠叨,“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别再说了行吗?”

世上又没有后悔的药,就算后悔有什么用?

“哎。”宋夫人又叹了一口气,过来帮女儿,“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有的女朋友。”

所以既不想得罪黄医生,更不敢得罪上官家。

更何况上官家是什么背景,如果男朋友得了绝症什么条件?

华和医院的实习生若是得罪了他们,那么整个华和医院都会受到牵连。

本来看到华韵能说出家中如此隐秘之事,上官文宣心里已有几分相信华韵的话,很想让她再说一些讯息,如果都能印证,他倒是愿意让这位女孩试一试。

可是看到萧主任都这么说,对华韵建立起的信任,又荡然全无了。

想来不过是一个想出风头的年轻人而已。

于是疲倦的挥挥手:“萧主任,华医生,你们先回吧,这里交给黄医生就行了!”

一个是享有国医圣手盛誉的黄医生。

一个是出口过于玄乎,连科室主任都不认可的实习医生。

换做是谁,都会选择前者。

连上官华都附言:“你们快点出去,不要打扰我妈妈看病!”

黄医生满脸得意:“谢先生赏识,先生先生果然慧眼识人!”紧接着甩给华韵一记嘲讽的白眼:“华和医院真有意思,什么神经病都能在这里当医生吗?男友重病主动提分手

以前觉得他太闷,不懂浪漫,也很没情趣,结过一次婚以后,才发觉,这样的男人更可靠。比起那些会甜言蜜语的男人,这样的性格,更能让人踏实。

宋夫人问她都不后悔吗?怎么不后悔?

她很后悔,以前觉得是缺点的东西,现在都成了优点。

“有空带着女朋友经常来,对了,你女朋友叫什么?”宋雅馨笑着问。

沈培川看了一眼桑榆,说道,“桑榆。”

桑榆什么话也不说,很安静的坐着。

“大家都上桌吧,饭菜都准备好了。”宋夫人站在餐厅门口,笑着说。

宋局首先站起来说道,“好了,边吃边聊吧。”

大家都从沙发上站起来往餐厅走,沈培川扶了一下桑榆的腰,怕她在陌生的环境里不自在,男友得了癌症要分手所以很照顾她的感受。

桑榆仰头看他,唇角微微的勾起一丝微笑。

他虽然很沉闷,但是偶尔一丝体贴会让人很暖心,也很安心。

宋雅馨看了一眼就默默收回视线。

“孙老伯的电话,他今天的巨大的灰机!”苏志海拿起电话对王小思晃了—下说道。

“哼哼……”王小思看着苏志海冷哼—声直截了当把脑袋转过去了。

苏志海拿着电话,不知道自已究竟是应当接不接,如果自已不接,电话那端地孙姓老头儿会怎么想?并且宅子的顺利移交又该当怎么是好?

在电话响到最后—刻,苏志海—眯上双眼最后摁动了接听按钮。

“苏志海啊,你前来了么?我—个小时候的飞机!我要在跟你交待—些屋中的事儿。”高保真环绕立体声听筒里边儿传过来孙姓老头儿十分熟谙的声音。男朋友得了重病怎么办

对孙姓老头儿来说,裕和雄伟的大楼的这—套房子便是他和伴侶就看见最后的记忆,老头儿不容有丝的损害,所以心里边儿—直—直—直都还是难以放下,想要亲自跟苏志海面对面儿交待好要特别注意的几个明显的问题。

“我……我正在从公司上路,在跑过来的途中。”苏志海稍微踟蹰,本欲说自已依然尚在人民医院,但是终究还是告诉了孙姓老头儿自已正在跑过来。

“唐老夫人也就是慕容氏,唐平凡的妈……嗯,我奶奶。”

“她看唐三国势力如日冲天,越来越越压下儿子唐平凡,就恶向胆边生想要除掉唐三国。”

“有一次,老门主宴请家人和外戚一起赏月吃饭。”

“唐老夫人就唆使唐石耳在赏月的时候学李白舞剑。”

“意思就是要他找机会‘一不小心’刺死唐三国这个强大竞争者。”

“唐石耳向来拥护唐平凡,毫不犹豫答应,吃饭的时候趁着酒意说舞剑。”

“老门主允许。”

“唐石耳于是拿着一把染毒的利剑翩翩起舞,男友患癌症狠心分手时不时往唐三国的身上刺过去。”

“慕容无心看出不对劲,喊着一人舞剑太孤独,两人对抗才有意思。”

“因此慕容无心也扛了一把剑,把唐石耳刺向唐三国的毒剑全部挡掉。”

“慕容无心救了唐三国一条命,但却成了慕容家族唾弃的背叛者。”

宋红颜幽幽一叹,看似轻描淡写,却能让人想到当年的暗波汹涌。

以前死神在雇佣兵战场,只有他孤身一人,不管做什么,从来都不会畏惧死亡。

可是现在的死神却完全不一样了,正如之前林辰临走的时候说的那么一句话,现在死神家大业大,身后更是有让整个世界瑟瑟发抖的恶魔组织一声号令,恐怕整个世界所有的那些组织都要畏惧。

死神如果倒下了,那么整个恶魔组织将会分崩离析,到时候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恐怕不用想也明白,群龙无首了之后。

他们这些表面上看上去相亲相爱,跟随着死神打出名气的顶级杀手,绝对会因此而争夺不休,到时候一旦让外界的敌对势力得到的消息,恐怕最后难免会走向灭亡的后果。

看着死神并没有回答自己,而是这样径直走上了飞机,而死神身后的那十几个雇佣兵,还是尽职地跟随在身后。

霸王龙失望的神色不加掩饰,他恨,恨自己追随多年的死神不闻不问,恨自己的实力太弱小,没有办法帮助心爱的妻子报仇雪恨。

“唉……”

想到这里,霸王龙抬头望了望天,随后低下头颅,自嘲一笑,随后叹息一声,朝着广场另一边的出口走了出去。

2021-12-08

2021-1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