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大闹还能挽回吗,已经分手还能挽回吗

或许,“影灵”这两个字,在不知不觉中,早已经刻入了他的骨子中,融入了他的血脉中。

“宗主,您怎么了?!”

这时跟林羽一起的奎木狼好奇的望了林羽一眼,纳闷问道。

“没怎么!”

林羽摇了摇头,接着抬头望向前方,调整了下情绪,朗声道,“我们回家!”

随后他便跟奎木狼等人分道扬镳,自己开车朝着小区赶去。

不过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纵然现在已经近凌晨一点,他们小区门口外面还是围了一大帮人,虽然比前天白天的时候少一些,但起码还有一百多号人。

跟先前喊得话一样,这帮人也是不停地叫嚷着要求林羽滚出京、城。

门口处,物业和警方的人都一个劲儿的劝阻着人群,让他们先回去,不要在这里扰民。

但是一帮人无动于衷,换着班的大喊大叫,似乎是刻意制造噪音。

林羽看到这一幕眉头紧蹙,怒火中烧,他本以为这些人在这里闹个一两天便散了,没成想还不依不饶了,大晚上的还跑过来闹事,扰得他的家人和附近的邻居全都无法休息!分手后大闹还能挽回吗

“你真是个傻瓜。”有修士马上反驳,“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楚黎今天要是不把龙鳞交出去,且不说赵家跟甄王府两家。所有知道楚黎身怀宝物的修士,都会明里暗里的抢夺他手中的龙鳞。在这种情况下,还怎么有空间和时间去成为一个渡劫期的修士。天底之下,哪还有他的容身之处。”

“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用宝物换取一辈子无忧,啥子才会去拒绝。”

有经验丰富的老修士摇了摇头:“甄步开出的条件确实很丰厚,只是两家背景相差太大,恐怕……”

只是不管甄步、赵毅或者山下的修士说什么话,楚黎的心中早就有了决定。

滚滚的血气简直逆天,裴君临甚至想都不敢想。

但是此时裴君临却唯有保持冷静,因为他知道那样的幻想根本不切实际,偌大一个星球一样庞大的生物,根本不是自己的意志可以控制的。

很可能这颗星球生物在沉睡的时候不会轻易苏醒过来,一旦遭遇外部的攻击,就会自主的反击,直接将对方的神识震散。

“接下来这些事情不用我教你了吧,只要将你的神识脱离躯体,彻底占据这个最为关键的地方,闹分手怎么挽回那么你将会成为神一样的存在。”炎龙的声音可以透过茫茫的无限空间传递到裴君临的心底里,着实有些恐怖。

“炎龙大哥,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将来我一旦有了成就,一定不会忘记你的。”裴君临装作十分兴奋的样子,他盘坐在地上从眉心飞出了一团光亮。

从光亮之中,走出了一个明白色的小人。这个小人正是裴君临的样子,他的五官精致无比,和裴君临本尊一模一样,但是看起来更加的英俊。

这个光亮之中走出的小人,正是裴君临的真灵。没有任何犹豫,裴君临直接朝着那一部分脑域之中走去,一副要想占据这些神经通路的样子

“为什么这样说?”对江华军所说的理论,让李善淮微微发恼,语气还是平和。

“书记,目前怀仁镇和其他几个乡镇的收益确实有了,但这是市场的真实反应吗?”江华军说,“实际上不是如此,因为一开始市场的反应,不过是一些人好奇而已,并非消费者就接受这样的产品。怎么挽回一个女人

再说,养殖产品的加工不是新畦食品一家,可从类同的产品看出,这些养殖最终还是要靠走量。

养殖的获利说到底都是微利量大,才有利润空间的,这是规律。国内众多养殖场和国外的养殖业,都是如此。

可以说,农户养殖在几千到几万之间,除去成本,当真没有什么盈利可言。而如今,新畦食品收取的养殖成品,价位显然虚高,今后,能够确保他们还是这样的高价位?新畦食品如果亏损,最终吃大亏的,还是农户。”

“华军市长,据我所知,新畦食品公司在养殖产品的加工和销售上,业绩是实实在在的。农户也是有收益,才有如此的积极性。这一点,市里做过比较全面调查。

至于说刺梨果产品的市场认可度,新畦食品那边会对市场持续进行研究,确保产品得到市场接受,进而热销。”

他们脸上很快露出了鄙夷之色,虽说吴仙师说了认识这个年轻人,如何挽回一个曾经爱过你但他们根本不相信沈风所说的话。

这么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还帮吴仙师看过病?

现在更是夸下海口说可以包治百病?

吴仙师好歹打扮的道骨仙风,年龄也摆在那里,对于周围的人来说稍微有点信服力。

他们找吴仙师算卦也算是碰碰运气。

“年轻人,世界上最顶尖的医生,也不敢说包治百病的,你的医术难道是世界第一吗?”一个老头质问道。

沈风点了点头,说道:“我的医术在地球的确可以称得上是第一了。”

裴君临也终于明白这炎龙为什么要说服自己去送死了,到时候自己的意志完完全全被这星球的意志轰散,只留下一副身躯,就成了炎龙的夺舍之所。

彻底明白了前因后果之后,裴君临的心情反而放松了,闹分手很严重怎么挽回因为他完完全全看穿了炎龙的伎俩。

这个卑鄙的家伙,从一开始就打算夺舍自己,利用自己现在这副区壳。

就你甚至感觉自己有些可笑,一直称呼对方为大哥,还一度相信了严重,若不是及时悬崖勒马,灵光一现的话,说不定现在已经中了炎龙的圈套。

裴君临之后可以确定,这炎龙现在对自己并没有任何威胁,因为他的意识和身体完全被困在这个星球内部,并不能移动。

就此一走了之,这炎龙拿自己也没有任何办法,但是裴君临并不打算就此离开,因为炎龙手中的那半截蜡烛十分的厉害,裴君临很想得到。

直接攻击炎龙,就等于直接攻击这颗星球的核心,或者攻击这个庞大生物的心脏,一旦对方苏醒自己将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直接攻击炎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方案,分手后不能挽回的征兆稍有不慎就会让自己拖入万丈深渊之中。

继续往前走,裴君临在前方出现了一个类似于隧道一样的东西,只能容纳一个人通过,裴君临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朝着里面走去。

裴君临这个人就是不喜欢拖泥带水,一旦决定的事情,八匹马也拉不回,犹犹豫豫反而做不成事情。

所以尽管此时裴君临还没有想到应对之法,但也是硬着头皮朝里面走去,不知道走了多久,裴君临终于到达了一个空空的大房间里,这个大房间并不是规则的房间,四周全是猩红的血肉墙壁。

在这个房间内部,有一条淡蓝色犹如光芒一样的线条。这些线条组成了一个网络,就像是人类大脑的神经元一样。

裴君临并没有紧张,因为进入到这里,并没有遭遇到任何反击,就说明真的如同炎龙所说的那样,这个神秘的星球生物正陷入深沉的沉睡之中。

果不其然,裴君临观察了好一会儿就发现,这些神经元之间并没有太多的活动,一切传递的信息都显得很缓慢,这就从侧面说明,如何挽回一个死心的人这个庞大的星球生物真的在沉睡之中。

不可否认炎龙所说的一切都十分有诱惑性,如果真的能够把意识注入到这颗庞大的星球内部,彻底控制这个庞然大物,那么单单血肉的力量就可以成长到大帝级别的实力。

这说明什么?说明第一批养殖产品,新畦食品已经完全消化,并且给养殖户带来实实在在的利好,才会有这么多量暴增。

这些数据,面前这位一市之长,有没有了解到情况?按说,只要江华军真心去了解情况,都能够拿到数据的。

不知江华军是真无视长坪县所取得的成绩,还是他没查到长坪县这一年的变化。李善淮平静地看着对方,过一会,说,“华军市长,长坪县和横折县这两年的变化,还是众所瞩目的。”

“善淮书记,”江华军面色一正,继续说,“书记所说的情况,我是了解的。初看起来,这一年长坪县的十几个乡镇、横折县的十来个乡镇,变化确实明显。

地方的增收也是实实在在的,或许有些夸大,但不至于太夸张。这些都是事实,也是令两地兴奋不已的原因。

这让我更加担心和忧虑,这种看得到的成功和喜悦,会让更多的人看不到背后的风险,看不到存在的失败。

可以这样说,如今成功越大,潜在的失败就越多,损失也就越大。”

2021-12-08

2021-1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