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个男人身上看不到希望,看不到希望的男人

于是他放下电话,开车来到了大壮之前提及的住所。

这是一座平民建筑的普通房屋,低矮的房屋虽然破旧,但是却处处透露着生活的气息。

李文浩在一个拐角的地方,找到了大壮的住所,房子不大但却收拾的很干净。

大老远的李文浩就听到一阵叫嚷声,寻声望去,只见大壮的门前围绕着一群凶神恶煞的人。

“妈的,今天都几号了,再不还钱,老子一把火把你这房子给烧了。”

为首的男子满脸的横肉,手持一把匕首抵在大壮的脖子。

此刻的大壮很狼狈,他满脸淤青跪在地上,而一只破旧的手机也已经被摔得稀碎。

难怪他没有接电话,原来是遇到了麻烦。

“熊哥,你再给我半个月时间,半个月后我一定把钱凑齐给您。”

大壮对着为首的那人几近哀求道。

“妈的,你以为我是开慈善机构的啊!”

”就这么点钱,你一拖再拖!”

“今天下午之前,必须把钱筹齐还我,否则的话,没你好果子吃!”

而这出现的这一位女子,从一个男人身上看不到希望正是古心月。

“妖女?”

“谁是妖女?”

“人家只是一个弱弱的小女子。”

“你别用剑指着人家,人家害怕。”

古心月,悬浮在半空之中,目光冷冷的盯着玲珑。

但是玲珑,对此却并未显露出任何惧色。

反而是向后退了一步,双手环抱。

表现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玲珑的这么一副样子,就这么一瞬间。

在这烟云阁之中,立刻出现了对她的拥护者。

只看见,塔楼之内,飞出了四五位天空境修炼者,齐聚在玲珑的身边。

他们一出现,便前去搀扶玲珑。

如此近距离,自然看见了玲珑的容颜。

看着如此绝美天姿,这四五位天空境修炼者,突然产生了要为玲珑,誓死捍卫的想法。

其他的人,看见有人率先飞了上去。

一个个的都懊恼不已,被人截图先登了。

郑秀晶也是顺着林允儿的视线挪了过去,然后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怎么可能欧尼,姜知昊xi跟我可是足足差了13岁啊。”

“13岁怎么了,据我所知你应该不是很在意年龄的那种吧,你跟你欧尼一样是属于纯看脸的。”

林允儿哼唧一声,男人穷不可怕 最怕懒她可太了解郑秀妍郑秀晶两姐妹了。

这俩人妥妥的颜狗,看到帅哥都有些走不动路的那种。

郑秀晶还好,尤其是女孩的姐姐郑秀妍。。

一个郑秀妍,一个黄美英,简直是她们队里的花痴二人组。

姜知昊的外形绝对是相当不错的那种,甚至如果说姜知昊是个艺人,估计都会有人相信。

而且性格也很温和,平时的聊天中,对方也很有礼貌。。

这样一想。。

“诶?好像也蛮符合我的理想型条件的啊!”

林允儿一拍桌子,好家伙,原来自己身边有这么个优质男人吗?

不过她跟姜知昊年纪差的也不小,足足有着十岁呢。

“你是杨家弃少?杨风!”

老者不可思议的看着杨风问道。

杨风眯了眯眼睛,淡淡道:“你应该是宁家的人吧?”

“你知道老夫?”

老者一脸震惊。

本来他对杨风的实力,已经极其骇然了。

没想到,杨风居然还知道自己的身份?

没错!

这黑衣老者就是,男人穷并不可怕宁雷霆派出来杀了杨风的冯老!

冯老一路南下。

到达东海之后,立刻调查杨风。

在得之知道杨风已经入赘叶家,居住在云顶别墅后。

冯老就隐藏在了前往云顶别墅的必经之路。

只等杨风路过。

他就可以一击必杀!

但让冯老没想到的是。

杨风的警惕性非常高。

他自认为自己隐藏的很好,但结果还是被杨风发现了。

等他不得不出手的时候。

居然被杨风一拳轰飞了出去。

“你的脸怎么了?”王正一转头,吓了一跳。

我自然知道自己的脸怎么了,一定是施法过度导致的气血不足,如今惨白的吓人。“攻他下盘,快。”

“你挺住。”王正在斩飞陈二狗的铁链后,顺势踢向他的左腿。

我忍着浑身剧痛,调转真阳之气凝于右拳,三个健步就冲到了陈二狗跟前,扬起拳头砸中他的后脑,将火雷符贴了上去。

“后退。一个穷怕的男人能要吗”我大喊道。

王正伸手敏捷,几个转身就落到了十步外。

我见他已经退到安全距离,不在犹豫,咬破指头,口中念道:“玄青冥行,谷道闽灵。无华绝地,空降神云。力造千业,功坚在心。天雷九宵,部众听令。驱魔辟邪,佑我门庭。急急如律令。”

咒语完毕。

陈二狗变异的僵尸身上,忽然燃起熊熊大火,随后是一道闪电劈下,他的躯体在顷刻间化为灰烬。

一团黑气在离开陈二狗身体的瞬间,被我拍入了一道追魂符。

“魂一!”莫陌从地上见陈二狗化为灰烬,终于松了口气,从地上爬起向我扑来。

“魂一,救我。”她哭喊着。

我刚要施法祭出追魂符,却听到莫陌的惨叫,心道不妙,正要靠近莫陌,对一个男人看不到希望陈二狗突然从一旁扑了过来。

我躲闪不急,被他咬了一口。

一缕黑气顺着他的口腔进入我的伤口,疼的我浑身抽搐,这种疼痛是我这辈子都未曾经历过的。

就在我还手无力,运气将其震开时,苏雅萍陡然大喊。“小心。”

我抬头一看,陈二狗原本正常的嘴脸变成一张血盆大口,露出的獠牙足有寸把长。

心中震惊,这是尸变。

控尸之人的道行绝对在我之上,刚才幸好苏雅萍提醒才让我逃过一劫,我尚未缓过神来,陈二狗再次咆啸着扑向了我。

莫陌早已吓的面无人色,瘫坐在地上瑟瑟发抖。

我无法分心去照顾她,急催真阳之气,剑指迸出,口中念诵驱鬼降魔的咒语。我边念边躲,直到咒语念毕,眼前出现一张雷符。没钱的男人太可怕了

尽管爷爷教了我许多降妖除魔的办法,但我从未使用过,能在危及时刻祭出雷符已经是超常发挥。

急转直下的变化,让陈可欣微微一愣,心跌谷底。

“我不会同意的,哪怕我身败名裂。”

陈可欣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直接拒绝道。

“哈哈哈,只怕是由不得你了,你是我们陈家培养出来的。我们在你身上花费了大量的心血,你说不干就不干?”

“不要忘记,我们可是有言在先,合约上清清楚楚的写着,有着公关这一项义务,你不会忘记了吧?”

看到陈可欣的神情不断变化,陈强知道这小娘们儿动摇了。

于是他继续补充道:“其实跟了海公子比跟我好,毕竟海氏那可是首屈一指的龙头企业,你跟了他星途必定坦荡。”

“相反,如果你违背约定违反合约,那么你将赔偿我们陈家一千万的违约金。这点你自己想清楚。”

陈强说完这句话,扫了一眼陈可欣拉开门走了出去。

陈强走后,陈可欣感觉浑身泛起一股无力感,她瘫软在墙角,一个男人可怕的不是穷任凭泪水模糊双眼。

看到李文浩竟一拳震烈了花岗岩桌面,青莲的眼角不觉抽动了下。

几乎每天傍晚都去三号宿舍那边守株待兔,这天也是如此。

张光宇紧张地问:“顾哥,沈雪容有男朋友?或者说有意中人?”

“不是有没有男朋友的问题。沈雪容眼光很高,如果不是她喜欢的,宁愿单着也不会草率地和人处朋友。我劝你把眼光放到其他班级。”前世,张光宇苦恋沈雪容四年,连手都没牵到,最后差点搞成自闭。

张光宇一愣,诧异地问:“其他班的女生没我班漂亮。”

“兄弟,漂亮是用来欣赏的,不一定适合做女友,更不适合做老婆。而且,漂亮的女生从小就被男生捧在手心,一个个骄傲得很。”

“可是,其他班的女生我也不认识。”

“这简单,有机会我给你介绍一个。”

张光宇从床上跳起来,笑嘻嘻地问:“顾哥,肚子饿不饿?我柜子里还有两个苹果。”

“还不快去洗?”

张光宇下床,在书橱中拿出两个苹果,一溜小跑地去清洗。

等他回到宿舍,顾平接过苹果皮也不削就啃了起来。

2021-12-08

2021-1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