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会不会用绝症来考验,男友得绝症要跟我分手

张娅瞬间炸裂!

录音播放:【年薪500万哦~遇到姐姐是你的幸运...】

还有江辰斩钉截铁的那句【我拒绝!】

瞬间!

张娅和舔狗小轩的脸色就绿了!

特别是小轩心态已崩,他感觉头顶一片青青大草原,耳朵里回荡着:

“爱是一道光,绿到你发慌!”

小轩的脸上青白变色,从激动到震惊最后到愤怒,最后到认清现实:

“我...我绿了?”

“姐,你骗我!你为什么骗我!为什么有了我,你还要去找别的男人?难道是我不够好吗?”

小轩歇斯底里的咆哮!

“小轩,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啊!”

张娅慌了,她现在觉得这个小轩真的很不错,对自己那是百依百顺啊!

“我不听我不听!”

小轩勃然大怒:“你骗我!证据都摆在那里,你还想骗我!你一年才给我100万,那个帅哥他是比我帅,可是你竟然给人500万!你太让我失望了!女朋友会不会用绝症来考验”

“这两碗面如果你请客,那就没有问题。”沈约看着桌面上散发香气的豚骨面,发现自己有点儿饿了。

藤原纪香嫣然一笑。

安井议员那面传来粗重的喘息声音,“你错了,还有丘昌也知道内情!”

沈约振作了精神,就听素攀道:“丘昌多半已经遭遇了不测,他一直没有和我联系!”

“那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是不是落在了警察的手上?他如果落在警察的手上,会不会说出我的事情?”安井议员嘶声吼叫。他最愤怒的不是妻子被杀了,而是自己的秘密有可能被泄漏。

“不会,不会,绝对不会!”素攀肯定道。

沈约皱了下眉头,感觉素攀倒是真的自信,他为何会这么自信?

叫卖声,叫喊声,或喜或悲的交谈声,交织着,

“……嘿,我家那混小子哪是个安分的人啊,整天就是瞎折腾,现在又自己跑出来开了个小铺子……”

“都开铺子了?还是你家孩子长进,不像我家孩子,不长进,得了绝症和女友分手都在现在公司待了这么久了,才勉勉强强当上个经理。”

“你儿子那也不错啊……”

三个老太太并排着,从廉歌身侧,其中两人兴致勃勃,剩下一人沉默着。

“……爸爸,我想吃雪糕……”

“这……你妈说了让你少吃点这些东西。”

“爸爸……”

“……那你可别像上次一样,你妈一问你就招了。”

“嗯!爸爸,我们去这里吧,这里就有个超市……”

一个小女孩扯了她父亲的手,从廉歌身侧跑过。

……

“……妈,对不起。”

“……傻孩子,说什么呢,你哪有对不起妈。”

街道旁,一位年轻人蹲在公交牌前,和他母亲打着电话,

但是当看到对方居然引动黑水,要直接从火山口捞宝,顿时惊醒了过来。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天神山要是爆发,就算是九变大能都得死在这。

虽然等待喷发,只能获得一件宝贝,主动捞取才能有更大的收获。男孩重病不告诉女友

但不是谁都具备那个手段,万一触动了天神山火脉,全都要跟着倒霉。

“普通的水,自然是无法与火相融,但经过我的黑水真法,引来的太乙黑水,就算是上古火脉,也一样可以融合!”

然而,被叫做宫野的男子,浑然不在意周围的提议。

他催发黑手,化作巨大的手掌,目光凝视着火山口内滚动的岩浆,照着下方狠狠捞取。

哗啦啦!

一股蘑菇云状的黑云,腾空而起,化作黑色的水滴漫天洒落。

“宫野,你他娘的作死啊!”

“好恶心!”

“快收起你那臭水沟子里弄来的太乙黑水吧。”

它就像是一条窄窄的密室过道一样,只是为了让人们走进下一个秘境的过渡品。

施清海不禁有着这么一种异样的感觉,之所以这一次的路程这么短了,是因为秘境的主人是个路痴,担心弄太多又给迷路了。

不时有人回过头来看一眼大蛇,女朋友得了乳腺癌要分手吗因为这个走廊过道只能容纳双人,而这么一条巨大的蛇很明显是过不去的。

“嘶撕!”

只见那大蛇冷冷一哼,突然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只与普通蛇类大小一样的尖吻蝮,要不是它极具人性化的竖瞳还盯着众人,恐怕真的会有人认为这只不过是一条寻常的蛇类。

施清海心里吐槽一声,原来这大蛇还可以自由伸缩,那一只变得这么大的意义何在,装逼吗?

这一条走廊过道并不长,等到最后的大蛇踏上过道之后,最前面的李在孝以及金竹熙已经快到对面了。

对面同样书一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门,只不过与刚才的那暗金色大门不一样,这扇门有把手。

李在孝松了口气,虽然这个走廊看上去有些诡异,总感觉走不真切,但是他们确实是塔在了在一块地上,并且很快就要过去了。

“千年寒铁,卧槽,发达了!”

山洞中爆发一阵惊涛骇浪般的呼喊声,更是将所有人都吸引了过去,排着队进入山洞。

宫苏琵琶看到后,心中一动,俊美的面容浮现出了惊怒之色。女友得了癌症我该怎么办

真的有人发现了天神山的秘密!

不好,这件事必须要通知各位师兄。

想到这,宫苏琵琶随手将先天灵宝插·入地面,灵气狂涌而至,钻入琵琶之中。

紧接着,灵韵跳动的曲调声响起,荡漾的波纹,扩散开来。

所过之处,如云海的灵气,都翻滚开来,几个想要趁机靠近的神武者,都被轰飞了出去。

至此,在无侥幸可言。

所有人都在向山洞走去。

此时,天神山顶·端!

巨大的火山口,宛如天坑内,烈焰翻滚,高温荡漾的涟漪,扭曲了虚空。

边沿地带,所有角度方向,都站着一道身影。

时而,一道火光喷发而出,被人直接夺走。

韩天生气喘如牛,怒不可遏。

那个废物,要不是因为天启四门的翌老,女友患癌症该分手吗哪有资格把他逼到这种地步。

韩天生不甘心,非常不甘心。

但是他却不得不接受事实,不得不接受韩家因韩三千而动摇的情况。

如果他在云城撒野的事情被韩三千知道了,即便是有韩天养帮忙,韩三千肯定也不会放过他。

韩天生深吸了一口气,放下手对施菁说道:“记住你自己的身份,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垃圾。”

“谢您抬举,我会永世不忘。”施菁说道。

永世不忘这四个字让韩天生心里咯噔一下,这个女人表面上和普通女人无异,但是她的这番话,却充斥着一股威胁的意味。

“好,好,好,真是好。”韩天生目光如炬的看着施菁,连说了四个好字,如果不是韩啸在场拦着他,他连杀了施菁的心都有了。

两人离开之后,苏迎夏才在强压之下喘过气来。

面对韩天生,苏迎夏感受到一股极强的压迫,让她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

“……那我也不买了。”妻子只是说了句,便继续忙活了起来。

“……那买吧……就给我随便买件就行。”

“成。”

“老板,再给我来五串烤排骨……”

“好嘞……”

……

“姐,男生癌症能找女朋友吗你就不能走慢点吗?”

“谁让你一天天不锻炼,现在还嫌我走得快了是吧。”

“咱又不赶时间,对吧,”

“还不赶时间呢,看看都几点了……”

“反正我走不到了,姐你看着办吧。”

“怎么你还想让我背你怎么着,现在我可背不动你……赶紧给我走,不然我就要踢人了。”

“……姐,亲姐,你还真踢啊。”

两个十几岁的姐弟,追打着,从廉歌旁侧快速跑过,身影和话音快速消失在远处。

……

“啪……嗒。”

一个年轻女人,手里捏着手机,脚底踩着双拖鞋,低着头,沉默着,

素攀那面道:“安井先生,我也很意外。我接手生意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

有桌子晃动的声音,随即有玻璃碎裂的声音……

安井起身碰到了桌子,撞碎了酒瓶,抓住了素攀的衣领,怒叱道:“这就是你给我的回答?!”

“不然呢?”素攀倒是很平静的语气。

“咚”的大响。

安井已将素攀推到木板墙上,双眼带有些红意——不因伤心,而是愤怒。

“你信誓旦旦的保证绝没有问题!”安井咬牙道:“可现在呢?这件事已经传遍了曼谷,你知道他们怎么说我吗?”

素攀被安井按住,却不如面对沈约那般惊慌。沈约像个狠人,而安井眼下看起来不过是个酒鬼。

“安井议员不用考虑那帮无聊的人在说什么。贵夫人找金丁来帮议员改命提升大好前途的内情,除了你和我两个人,谁都不知道的。”素攀轻松道。

沈约看了藤原纪香一眼,藤原纪香淡淡说了一句,“现在有四个人知道了。”突然问道:“沈君,这个录音,你可以送我一份吗?”

2021-12-08

2021-1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