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女人面相,强势的女人谈话特点

“你来为自己复仇吗?”他低声问道。

萨克西斯笑着摇头。

“那条小龙没有告诉过你吗?”他说,“杀了我的不是精灵,是巨龙……没错,我的父亲死于精灵之手,可说实话,一条会爱上精灵的斑叶龙,也的确蠢得该死。所以你瞧,我并不是来为谁复仇的——我只是个身不由己的囚徒。”

“……身不由己?”斐瑞冷冷地开口,“他们根本困不住你。”

“也对。”萨克西斯微笑着摊手,“所以我其实该感谢你们?这座塔修得不错,那时的精灵远比现在强大……如果没有你们的‘诱捕’,作为一个本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邪恶的灵魂,想进入这里的确得费点工夫。”

他的嘲弄毫不掩饰。斐瑞的脸色有些难看,却也无言以对。

“所以你到底想要什么?”埃德只能问下去,努力想着要如何对付一条活了……死了几千年的巨龙:“这里有什么是你……”

他的脸色变了变,下意识地看向那三个依旧木立如雕塑般的精灵。

“……你吞噬了他们的灵魂?”他问。

“谢谢。”田欣瑜激动的接过了礼物,强势女人面相兴许是因为太过激动的关系,以至于手还有点抖。

“林总送的礼物肯定不同凡响,欣瑜,拆开给大家看看!”一旁的经理笑着说道。

“可,可以么?”田欣瑜看着林知命问道。

“当然可以!”林知命点了点头。

田欣瑜小心翼翼的将盒子上的包装拆开,之后又把盒子的盖子打开。

当盖子打开的时候,一把刀子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把刀总长度大概在三十公分左右,刀把是木制的,通体棕红色,刀身呈流线型,上面还有一条条的竖条纹。

田欣瑜抓着刀柄,将刀拿了出来。

“好漂亮的刀啊!”有人忍不住发出了赞叹声。

周围的人也纷纷跟着点头,这把刀实在太好看了,整体的感觉无比协调,就好像是一件艺术品一样。

“喜欢么?”林知命问道。

田欣瑜认真的点了点头,这把刀拿在手中的感觉非常好,非常趁手。

老太太闻声,再望了望院子里,再缓缓转过头,望着那之前送殡的方向,脾气大暴躁的女人命运

“……进屋吧……”

沉默着,望了望,老太太再缓缓转回身,点了点头。

“……那我们扶您……妈,你小心点脚下……”

中年女人说着,伸手搀扶住了自己母亲,又转回头,看向了廉歌,

“……小伙子,你也进屋里坐吧,外边这越来越冷了。”

看了眼这中年女人,和被搀扶着的老太太,廉歌点了点头,再站起了身,蹲着茶杯,同着这一家子往着屋里走了去。

……

“……妈,我扶你进屋吧。”

中年女人搀扶着老太太走进了堂屋,看了看堂屋里几堆纸钱灰,和之前支撑木板留下来的架子,再转回头,对着自己母亲说道。

“……就在这儿吧。”

同样望着那之前设立的灵堂,老太太出声说着。

“……那……我去收拾下。”

中年女人犹豫了下,扶着老太太在中年男人拿进来的座椅上,再坐了下来。

“……不收拾了……”

老太太坐了下来,缓缓摇了摇头,有些浑浊的目光望着自己的儿子,女儿,

“……妈晚上想吃点你们包得汤圆,能不能给妈煮点……”

“……妈,你想吃汤圆啊,那我这就去和面。个性强势的女人面相”

“喜欢就收起来吧,以后做菜就能用这把刀了,就锋利度来说,他还是蛮不错的。”林知命说道。

“嗯!”田欣瑜点了点头,又看了这把刀一眼。

就在这时,她看到了刀把上两个小巧的字。

天宫。

天宫?

田欣瑜愣了一下,随即指着那两个字问道,“林总,天宫,是什么?”

“就是这个刀的一个总称。”林知命说道。

“天宫?!”一旁的经理惊骇的看向田欣瑜指的位置说道,“这把刀,是天宫刀?!”

“你知道?”林知命惊讶的问道。

“林总,我本人是冷兵器爱好者,对冷兵器有所了解,田主厨,这刀能给我看看么?”经理问道。

田欣瑜点了点头,把刀递给了经理。

经理拿过刀仔细的看了一遍,随后整张脸一下就红了。

“我的天,这竟然是天宫三十二短刀之首的流夜!太疯狂了,林总,这太疯狂了!”经理激动的说道。

“……那妈,我去给你拿张毯子出来,您盖一下吧……柜子里有毛毯吗?”

中年女人出声说着,便转身准备朝屋里走去,

“……有床薄毯子,女人脾气大性格太强势你爸怕冷不怕热……到冬天的时候,就得多盖床被子,我又有些怕热,就买了床小毯子,睡得时候,他就盖在他那边的被子上……”

老太太转动着有些浑浊的视线,望着堂屋里,望着靠近着院边这侧,拉着窗帘的卧室,出声说着,

“……等到晚上的时候,也给他烧下去吧。”

“……好,妈……我去拿吧。”

中年女人听着自己母亲的话,不禁顿住了脚。

中年男人出声应了声,叫住了中年女人,往着屋里走了进去。

老太太望着自己儿子,再缓缓转回了头,沉默下来。

……

喝着茶水,望着这院子里,没转过头,也没多说什么,廉歌静静听着。

正当空的太阳往西斜着,往着地面,院子里挥洒着阳光,似乎又被带着寒意的风吹散了些,落在院子里没有太多暖意,

想要选出灵界第五王,那就必须其他的灵界四王都承认对方的存在才可以。

“神主大人,外面有众神坟墓的人求见。”

“让他进来。”百翅神主也听说了,这个第五王是守墓人选出来的,而且还有龙神和大帝的点头。

现在守墓人派人过来了,面相强势的女生那他自然是想要听听,守墓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也要一个说法。

否则,他绝对不会承认灵界第五王的存在。

“参见百翅神主!!”众神坟墓的人微微一笑。

“废话少说,他让你带什么话了,尽管说。”百翅神主冷冷的说道。

“神主大人息怒,这次我带来了古仙洞府的消息,您想不想听呢?”众神坟墓的人问道。

“古仙洞府!!”百翅神主的眼前一亮。

“那灵界第五王的事情...”

“先说说这个夏军的底细!!!”百翅神主说道。

“夏军,是夏天的跟班。”

“夏天!!”百翅神主的面色彻底的冷了下来:“不行,绝对不行,他一个夏天的跟班,凭什么配当灵界第五王?”

砰!

一瞬间,那些圣玉里面的力量就全都被牵引出来了。

啵!

一道无形的力量向着四周扩散而去,夏天也是直接使用自己的力量将所有人挡在了身后。

熟悉!

这个力量夏天实在是太熟悉了,之前在外面的时候,他就碰到过这种力量了,只不过当时他是在外面,强势的女人缺点是什么所以一直都在猜测这是什么情况。

可是现在他终于明白了。

原来这一切都是他父亲弄出来的。

轰!

夏天等人向后退了一步,不过都没有什么大碍,所有的力量全都被夏天挡住了。

咔咔!

裂纹!

那两个连金刀都破不开的雕像就这么出现了裂纹,最后粉碎。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夏天真的是感慨万千啊。

相生相克!

这就是真正的相生相克啊。

雕像几乎是无法破开的,夏天各种强悍的能力一起对雕像出手,都无法给雕像造成任何的伤害,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雕像的厉害之处。

埃德脑子里乱糟糟的,浑身一阵阵地发冷。

“有点失望,是吗?”萨克西斯看着他,似乎仍能轻易看透他的灵魂,“这个种族并没有你所憧憬的那么美好,连那位你视之为友的银叶王,也不过是想趁机把力量控制在自己手中……而他明知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你不觉得自己蠢得有点可笑吗,埃德?你心急如焚地来到这里,女人性格强势的原因竭尽全力想要救你的朋友,全然不顾自己会遇到怎样的危险……可作为一个人类,你——连同你那条没长脑子的冰龙,对他们而言,从来都只是个工具。”

他轻缓的声音里透着讽刺,却也似乎带着一丝惋惜与怜悯:“离开这里吧,埃德,法阵已经启动,你无法改变结局……你曾帮助我获得自由,我也愿意给你这一线生机——如果你跑得够快的话,或许还能逃离被法阵波及的危险。”

2021-10-19

2021-1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