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刚离婚那边都有新欢,离婚后马上找新欢

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你听到周围那些人在说什么吗?”精绝龙神讥讽的看着夏天:“正常来说,你这种小人物对我的挑战我是不会接受的,但你知道为什么我接受了吗?”

夏天没有回话。

因为他知道。

精绝龙神这是要装13的前兆。

自己就算是不想听,对方也会说出来。

“因为我的手指头痒了,我只需要动动手指就可以将你轻松毁灭了。”精绝龙神直接说道。

“手指痒?那就去挠墙根子好了。”夏天回道。

恩?

夏天一般不开口,他一开口,就可以让人听着生气啊。

精绝龙神原本装13装的好好的,结果夏天突然来了这么一句,直接打断了他的装13之气了。

“真的,我原本不想说什么,但我来这里是打架的,不是来听你吹牛13的,而所吹的牛13,都是我吹剩下的,我早就不玩的。”夏天说完之后向前走了一步,他根本就不管精绝龙神现在被气成什么样,就这样走到了精绝龙神的面前:“怎么?你不打了?”

场面无比震撼!

基诺同样不甘示弱,这边刚离婚那边都有新欢透顶幻化一头凶兽虚影,一股堪称恐怖的能量从他身体之内爆发出来。

恶狠狠的盯着林肖。

其余那近百邪恶联盟、暗黑教廷和血族的家伙们,表情也是瞬间狰狞。

准备按照贝瓦的吩咐,杀入水云间。

“子豪,带领兄弟,杀光他们!”

林肖冷冷开口,语气冷漠而残忍。

“好咧!”

早就在一旁按耐不住的卢子豪等众多战龙成员,毫不犹豫爆发体内封印力量。

身形一晃,挡在了那百余人的面前!

“找死!给我杀!”

贝瓦一声怒喝!

百名手下顿时发出滔天怒吼,脚踏大地,如同千军万马,朝着卢子豪等人碾压而来!

与此同时,早就做好准备的加索和基诺也动了。

两人一声怒吼,一左一右朝着林肖夹击而来。

速度快的几乎超出人的视觉极限。

自己信誓旦旦的告诉陈茜茜,自己要出门办事,大家心里都清楚,那就是给幕后黑手一个教训,现在却陷入了死局。

余飞走过去坐进车里,点起一根烟,眯眼看着窗外行色匆匆的行人,大脑开始迅速的运转。

人生百态在嘈杂的闹市看的最清楚,有为了几毛钱讨价还价的大妈,离婚后千万不要复婚还有为了多挣几毛钱卑躬屈膝的小商贩,有带着金链子却满脸忧愁的中年男人,又无忧无虑的小孩子,有意气风发的年轻人,有垂垂老矣的老大爷。

余飞打开驾驶位的窗户,吐出来的烟顺着气流,一点点融入空气,化作一道缓缓消逝的白色丝带。

忽然几个衣着反叛的年轻人进入了余飞的视线,这几个年轻人走起路来,那姿势都仿佛在说,我不是好人,不讲理不守法,看到我绕远点。

余飞眼前一亮,拍了一把额头,自己怎么就这么老实呢,有句古话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别人都能想歪点子,自己凭什么就要老老实实的和对方将道理讲法律,人家根本不鸟自己。

而歪点子最多的人,应该就是这些混迹于社会底层,却觉得自己高高在上的社会人,自己手里,刚好有一张王牌,那就是刘老大这个合水县第一社会人。

“终于来了啊。”精绝龙神缓缓的站起身来。

夏天也是从外面走到了擂台之上:“一年之前我说过,今天要亲手击败你。”

“我记得!”精绝龙神点了点头。

“我在这里要击败你,并不是为了报仇,也不是为了向别人表明我有多强,前妻有新欢还值得挽回吗而是要告诉你:莫欺少年穷!”夏天大喝一声。

他的话所有人全都听的清清楚楚。

莫欺少年穷。

这句话很多人都听说过,但并不是什么时候,什么人说出来都有效果的,现在夏天在这种情况下说出这句话,就一下子震慑了现场很多人的内心,如果他接下来还可以赢这场比赛的话,那这句话就变得更加的厉害了。

哼!

精绝龙神轻蔑的哼了一声:“蝼蚁,你怎会明白强者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你又怎会知道巅峰俯视下面的样子?”

“我不知道吗?”夏天的嘴角微微一扬。

他怎么会不明白呢,他曾经当过多少次的巅峰王者?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从高出俯视下面寂静是什么样子了。

哪怕日本的那些五叶或者六叶的樱花武士看到,恐怕也会吓傻。

这分明要比他们的瞬移术更要迅猛!

“咔嚓!”

一声清脆响声突然从加索的喉咙处响起。

头顶堪称恐怖的能量旋风也在瞬间消散。前夫离婚后马上就有新欢

林肖就用这样简单粗暴的方式,直接捏断了他的脖子。

周围杀声震天!

卢子豪等人受到林肖的鼓舞,每一个都像是打了鸡血一般。

强大无比的封印力量被他们彻底发挥出来。

近百人的邪恶队伍,惨叫连连,竟然无一人能够突破他们十二人!

“接下来,该你了!”

“我说过,你们今天都得死在这里!”

林肖再次转身,冷漠无比看着对面的血族亲王贝瓦。

尽管他心里清楚,杀掉一个血族亲王意味着什么。

但是此刻,他杀意已决!

“混蛋!混蛋!混蛋!”

前面地上横躺着暗黑教廷加索红衣圣教主和邪恶联盟基诺的尸体。

“是啊,这一点我也必须承认。”青子竹说道。

他虽然也有属于自己的傲气。

但他也不得不承认,夏天的表现比他好的太多了。

“你来这里刚开始的目的是为了探听情报吧,后面看到南北教之后,你才想着调查南北教,而我来这里,刚开始是为了打听百花仙子的消息,因为这关系到对我很重要的一件事情,不过后来知道这里特别危险之后,我也就没想过这个了,离婚了对方找了新欢而是想要活下去。”怀柔看了一眼青子竹:“我们两个的目的都很明确了,那夏天呢?你觉得他是为了什么来到这里的?”

“他之前不也是听到百花仙子的消息才来到这里的吗?”青子竹问道。

“如果单纯是为了打探消息的话,你会这么玩命吗?难道你没发现,他比我们更在乎上面有什么吗?”怀柔问道。

恩!

青子竹眉头一皱:“你想表达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单纯的好奇,他这个人,到底有多少强。”怀柔说道。

“然后呢?”青子竹问道。

虽然他信任青子竹和怀柔,但底牌还是要留一些的。

“那我们上去的时候,他们岂不是会做好准备了?”青子竹觉得这是一个大麻烦啊。

“不管他们知不知道,他们都会做好准备,根据我从那三个人的口中了解到,现在上面那一层已经完全是他们的人占领了,人数比我们了解到的还多,最主要的是,他们的高手都在,而且这次南北教不是贸然行动,女人有新欢多久会后悔而是有备而来,据说他们为了谋划这次的事情,已经筹备了几万年了。”夏天说道。

“几万年,不可能的,几万年前,还没有百花仙子呢。”怀柔摇了摇头。

“没错,几万年前,还没有百花仙子呢,所以我猜测,他们这次对百花仙子出手,是有人发现了他们的意图,发现他们这里布置的非常好,才与他们合作的,而不是他们主观意识上想要对付百花仙子的。”夏天说道。

恩?

青子竹睁开了自己的双眼:“也就是说:这里可能会发生双重事件,第一件事,就是百花仙子;第二件事,就是南北教的阴谋。”

这多尴尬啊。

杨天僵了一下,道:“原来如此,那真怪不得你们,是我误会你们了,对不住。你们都幸苦了。但是这次事态紧急,我和菲儿,得赶紧赶回王都了。所以,得拜托你们再去一趟淮心城,可以不?夫妻离婚丈夫很快有新欢”

三人听到这话,都毫不犹豫地应声:“大人尽管吩咐!”

……

杨天将河洛城发生的这些事(情qíng)、粮仓里的克扣粮食、清源林的问题解决、以及一系列的事(情qíng),都跟这位宫廷驿使说了一遍。

这驿使(身shēn)为专业的传令人员,理解能力、记忆能力显然都是比较好的,很快就领会并记住了杨天所说的所有内容,在另外两个侍卫的陪同下前往淮心城传递命令去了。

而杨天呢,则是抱着小公主,开始走直线往王都赶。

一路上。

“杨天哥哥,父王……不会有事吧?”小公主担忧道。

“不会的,你的父亲是英明智慧的国君,肯定有办法解决问题的。而且,吉人自有天相,”杨天安慰道。

2021-10-19

2021-1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