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唱给男朋友的歌,10首送给男朋友的歌曲

上古势力又如何?阵法大师又如何?尊者境的修为又如何?

没有比过,谁也不知道孰强孰弱,况且真若是比实力的话,只要不是尊者境太深的境界,裴君临也并不畏惧。

一旦等他淬炼最后的肝胆两个身体零部件,那么修为就会瞬间晋升精血合一的境界,到了这个境界后,裴君临想要精血合一真的是太容易了!

以精血合一的修为,大战尊者境,别人或许不行,但裴君临却非常有底气的可以一战!

“刚才我在看明天拍卖会的资料,突然一只蝙蝠从窗外扑向我,我吓得急忙跳下沙发躲闪。”

唐若雪闷哼一声解释:“结果不小心扭倒了,好痛。”

“蝙蝠?”

叶凡环视四周一眼:“没见到啊,你是不是看错了,而且房间怎么会有蝙蝠呢?”

唐若雪手指一点洞开的窗口:

“它又跑出去了,牙尖嘴利,全身通红,吓死人了。”

叶凡起身跑到窗边扫视一番,没见到蝙蝠影子,他寻思唐若雪怕是幻觉,接着就把窗户关上了:

“没事了,分手后唱给男朋友的歌窗户关上了,不会有东西进来。”

他跑回唐若雪身边:“别动,我来看看伤势,免得二度扭伤。”

唐若雪放弃挣扎起来。

叶凡挪开女人的手,看着唐若雪红肿的小脚,就伸手过去按着几个穴位消肿。

女人的腿,或多或少能挑出些缺憾来。

过长而不直,过直而肤色不匀,肤色均匀却有小伤疤……

闲聊一番后,叶无九突然冒出一句:“公司让剑锋打理就足够。”

韩剑锋一笑:“叔,你们要做甩手掌柜?”

“也不是甩手掌柜。”

叶无九看着叶凡笑道:“主要是经历昨晚一事,你妈多少受到惊吓,留在家里对她情绪不太好。”

“我准备带她去沿海一带走一走,看看大海,让她可以不用想着昨晚的事情。”

他补充一句:“再说了,这些年,她太操劳太劳累了,是时候享受享受了。唱给男朋友的歌00后”

“应该的,阿姨勤劳一辈子,是时候享福了。”

没等叶凡说话,韩剑锋一拍桌子:“叔叔,你跟阿姨尽管去旅游,公司我会打理好的。”

“你们放心,我现在已经完全熟悉业务,也知道怎么配制凉茶。”

韩剑锋一口答应了下来:“你们散散心,玩腻了再回来帮忙。”

叶凡想了想后点头:“好,爹,你们去转一转,公司的事韩总会处理。”

“不过你们要带上富贵他们几个。”

叶凡心里一阵温暖:“爸,今晚真是对不起,连累二老受罪了。”

“不怪你,有些东西是命。”

叶无九笑容温润摇摇头:“而且爹也有责任,总觉得忍一忍,事情就过去了。”

“现在才知道,一味忍让等于任人宰割啊。”

他脸上多了一抹落寞:“做人啊,有时候还是要露一露獠牙。”

“爹,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让人伤害你们。”

叶凡感觉叶无九有点不一样,但哪里变了又一时说不出:“我会派人好好保护你们。”

“好了,女生唱给男生表白的歌不说这些了,走,进屋子,吃早餐。”

叶无九把叶凡从尸体面前拉开:“再不吃就冷了。”

十五分钟后,叶无九把睡不着的刘富贵也叫出来吃早餐。

没有多久,韩剑峰也夹着公文包赶赴过来。

于是诺大圆桌很快坐满人,散去昨晚惊险后谈笑风生起来。

“叶凡,太婆公司已经上了正规,配制也有人操作。”

他好像什么时候望过一眼。

“好了没有啊?”

唐若雪看着心不在焉的叶凡开口:“你医术没那么差啊,这次怎么摸那么久?你就是吃我豆腐。”

叶凡回过神来,笑着松开了手:

“我这是给你顶级治疗,马上恢复行走的按摩,自然要久一点。”

他把女人抱了起来:“不把你一次性治好,你明天怎么参加拍卖会?”

“呀,真的好了啊?”

唐若雪发现疼痛消失了大半,脚踝重新掌控力量,惊讶地娇呼一声。

叶凡把她抱起来放在沙发上笑道:

“那当然,我怎么说也是金芝林坐馆的,区区一个扭伤手到擒来。”

他还拿来女人的衣物和拖鞋给她穿上,唱给男朋友的甜甜的歌免得春光乍泄的唐若雪着凉。

“自大。”

唐若雪哼了一声,随后又望向被踢坏的房门,心里多了一抹甜蜜。

自己只是不小心摔倒尖叫了一声,叶凡就第一时间踹门冲进来,可见他对自己是紧张的。

他提出一个要求:“没有人在你们身边保护,我是不放心你们出去的。”

“这个……行,只是苦了富贵,要照顾我们两把老骨头。”

叶无九笑着一拍刘富贵的肩膀:“辛苦你了,富贵。”

刘富贵一脸感激:“叔叔,阿姨,昨晚没保护好你们,太对不起你了,谢谢你们还给我机会。”

他心里知道,这是叶凡和叶无九对他的安抚,让他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起来。

“别这样想。”

叶凡也笑着一按刘富贵的手臂:

“昨晚敌人很强大,你能表现成那样已经很不错了。”

几人闲聊一番后就各自散开,刘富贵回房间休息,叶无九上去照顾沈碧琴,韩剑锋赶回公司打理事务。

叶凡则走到门口呼吸新鲜空气。

“叮——”

就在叶凡伸伸懒腰时,怀中手机响了起来。

叶凡扫过号码一眼,唱给男朋友的甜蜜的歌戴起耳塞接听:“沈少,事情办的怎么样?”

“凡哥,对不起。”

正如萧沉鱼所说,薛无名他们几乎都是一招致命。

叶凡虽然不是法医,但也能想象薛无名被杀的场景,完全毫无对抗能力。

这些乌衣巷杀手,几乎没怎么流血。

这蒙面人还真是厉害啊。

叶凡感慨之余也流露着感激,如不是他及时出手,父母这次怕要出事。

“天气这么凉,尸体这么晦气,有什么好看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凡的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快进屋子吃早餐。”

叶凡扭头望去,正见叶无九从后面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两个大袋子。

袋子装着几十个包子、小米粥、油条和豆浆等餐点。

“爹,你什么时候起来的?还去外面买了早餐?”

叶凡忙快步迎接了过去:“现在这么危险,让男友感动到哭的歌曲你怎么还一个人出去啊?”

他这时也才发现,天色已经亮了,梅花表指向六点半了,自己一忙就是几个小时。

“缓过那股劲就睡不着了。”

不过云使也告诉他了。

没用的。

法则光弩攻击人没问题。

攻击这样的阵法是没用的。

这就麻烦了。

虽然现在云仙宗的人,大部分都被他们杀死了,但云仙宗里面,至少还有几十万的后备人员,而且云仙宗的宗主和那些高层,大部分还都活着。

他们都是大麻烦的。

云仙宗之中。

宗主靠在那里休息着。

他已经将云仙宗压箱底的东西都派出去了。

所以他认为。

自己只需要等好消息就行了。

“伊斯说他是。”艾伦回答,“虽然的确是有一点不对劲。”

“只有‘一点’吗?!”菲利咆哮。

“说起来,他又做错了什么呢?唱给男朋友的歌表白”艾伦苦笑着回答,“他杀了该杀的人,他找到了你们,他救了你……只是有些事,他并没有按照我们所熟悉和能够认同的方式去做,他失去了他的热情和善良,愤怒和喜悦……就像他所有应有的感情都被什么东西吞噬掉了,剩下的只有最简单的对与错的判断和如何用最直接的方式达成目标的计算,这让他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个**纵的傀儡——是不是?”

“……这还不够糟吗?!”菲利继续咆哮。

“是很糟。”艾伦叹气,“但这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解决的问题。菲利……你得先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菲利一时间有点懵——然后整个人猛然间被强烈的恐惧紧紧摄住,“埃德和小国王……”

“弗里德里克毫发无伤,但几乎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艾伦说,“埃德……我们根本没有找到埃德。”

2021-10-19

2021-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