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人说不能给你未来,男人说给不了你未来

突然,云百纳的手机响了。

云百纳此时不想接电话,因为他还在等着看林辰害怕的脸!

然而,这个铃声是他父亲云天蓝的特殊铃声,爸爸永远不会在他快乐的时候给他打电话,所以他只能微笑着快速拿起手机。

“喂,爸爸?”

电话那头响起了云天蓝的声音,带着一丝急促而焦虑的愤怒:“我问你,你现在在海洋西餐厅吗!”

云百纳大吃一惊,奇怪地说:“是的,你怎么知道?餐厅告诉你了吗?别担心,爸爸,我自己能处理好这件小事!”

这不就是一个座位吗?即使这个座位很珍贵而且价格很高,作为云家的儿子,酒店股东之一的儿子,餐厅必须给他这个面子。

“搞定了?如果你能搞定,我还会打电话给你?”

云天蓝几乎要大喊大叫,听起来很可怕。

贺小安看了眼冯仁淼远去的背影后便又拿起香囊闻了起来。一个男人说不能给你未来

晚上,洗完澡的贺小安,突然想起了白天拿到的那个香囊,便从衣服口袋里取了出来,放在枕头边。

她发现自己对这种月桂香竟然丝毫没有抵抗力。

很快贺小安便在月桂香味中,沉沉的睡着了。

当时间一过十二点的时候,贺小安枕边的香囊竟然微微的动了一下,接着不一会,一条粉色的蠕虫从香囊里爬了出来,然后四下观察了会后毫不犹豫的直接爬到了贺小安的怀里。

正在熟睡的贺小安突然眉头一皱,接着很快又恢复的平静继续熟睡着,而她怀里的蠕虫此时却已经消失不见。

红玫瑰宾馆内,白发苗人凤像是突然感应到了什么,邪魅一笑,然后起身就到洗手间去洗澡了,而床头柜上摆放着一张类似人.皮面具的东西,多少有一点诡异。

新的一天,贺小安如往常一样去到了店里,看着店里人来人往的景象,发现自己似乎也没那么的想王大龙了,也许时间真的是抚平伤痕的良药。

叶颜咬着嘴唇,看着小李,他的头仍然跪在地上,额头已经是红色的,然后看着许董说:

“许董,我们先预订了这个座位,男人说没往长远打算根据餐厅规定,我们应该在这里吃饭,你一定要无视规定吗?”

许董笑着看着向叶颜:“餐厅确实有这个规定,但是这个规定是针对普通客人的,像云少这样的贵宾自然有特权,叶小姐,为了给对方面子,请离开一会儿。”

“……”

“对不起,我不能配合你的要求,你们是一家餐馆,你可以随意改变规则,但我是一个消费者,我也有我自己的权益要保护。”

“如果你再坚持赶我走,那我只能打电话到相关部门投诉你们的餐厅!”

当周围的客人看到叶颜勇敢地面对整个餐厅时,他们都向她投以赞赏的目光。

林辰也用深邃的目光看着叶颜,尽管他没有上前帮叶颜说一句话,还是悄悄地发了一条短信。

不,他不想站出来,只是,人是不同的。

叶颜不同,她的经历使她不愿在这种情况下退缩,只承受别人的保护。

“你真是,把她送集中点多好,好歹先交点朋友啊。”高峰看着视频,顺便对边上的张芒摇头,“所以你还是说得那么狠,给不了的幸福其实实际还是在帮她先声夺人。你把她扔营门口,回头剪出来,妥妥的抓眼球。”

“她这性子还交朋友,不被那些女孩子吃了才怪。”张芒抬头看了一眼,皱皱眉头,“竟然坐在那儿就不动了,她在干嘛?”

“就是静心的人才能读书,很多老人都是坐在那儿,问她们在干嘛,他们说在念书。把以前念过的书,自己坐在那儿,在脑子里默读,特别了不起。”高峰看着叶澜的样子,特别像自己见过坐在医院病房里不许费脑子的老人,他们安静的坐在夕阳里,默读着自己刻印在脑子里的书,对他们来说,读书已经是他们刻在骨子里的事了。

“那来参加什么女团?脑壳坏掉了。”张芒恨恨的说道。

“外婆舞台艺术六十周年,要不我们公司接过来办吧。当一个男人不主动找你你看澜澜之前提过这些没?突然跑来说想上大学有一技之长,就让外婆教她京剧?外婆不教,她就来节目让人看她是会京剧的。所以我猜,昨天应该京剧院的人说了什么,澜澜才突然这么干了。她就是知道老太太不容易,才想替老太太出头,我们也帮点忙,好歹也尽点心?”高峰忙说道。

余飞想了想立马做出了决定,王兴的价值已经挖掘的差不多了,大家合作很愉快,余飞打算履行自己的诺言。

“好的!我这就发账号给你!”

王兴激动的急忙找出来一个银行卡。

余飞看到他这操作,顺手将银行卡抢过来,将账号发给了梅媛馨,告诉她先打二百万进去。

梅媛馨的效率很高,几分钟以后二百万就到账了,王兴接到了短信提示之后,这下是真的完全相信余飞了,要是余飞打算卸磨杀驴,完全

没必要多此一举,现在就可以弄死自己。已婚男说给不了我未来

“咱们走吧!”

余飞对麻老道招呼一声,就打算去白家的后山狩猎了。

“等一下!我要是要走,他们两个肯定没法带,可是我也下不了手,这或许会影响你的行动!”

王兴在余飞要离开的时候,忽然开口说道。

余飞转头惊讶的看了一眼王兴,之前王兴还要求自己放过他老婆和小舅子,这两人虽然也是白家人,可是无足轻重,以后大战的时候杀也来得及。

王兴激动的对余飞说道。

“这你不早说!”

余飞翻了个白眼,这种一个人居住的落单之人,才是最好下手的人,王兴要是早说出来,自己早就先去后山猎杀那些人了。

“这不是刚想起来吗!你之前一副必杀三长老的样子,我还以为你有必须先杀他的理由。”

王兴委屈的说道。

“你对那边熟悉吗?”

余飞想了想问道,觉得现在得趁着白家人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多杀几个人,否则人家反应过来,自己离开都是问题了。

“不熟悉,那边才是白家真正的直系生活的区域,男朋友开始不主动找你我们这种外姓人,哪怕是多忠诚都被防备着不让随便过去。”

王兴摇摇头。

不过王兴想到余飞可以潜入一个长老宗师的家中,在门口有人的情况下悄无声息的杀掉这个人,那去后山,只要小心一点,恐怕比前面要容易一些。

“那你就在家里把你家这两个宝贝看好了,要是发现情况不对可以考虑先跑路,但是不要给我们惹到麻烦,你自己知道该怎么做。发一个账号给我,钱我让人打给你,后面要是我有收获,都算你一分功劳!”

麻老道的理由很充分,这次说服了余飞。

然后两个人走上了大路,反正周围也没啥人,没必要在树林里踩着树叶,提心吊胆的走。

到了茅屋附近,余飞示意麻老道不用管,自己去处理。

因为余飞之前就发现了,男朋友说给不了我未来这茅屋里面的伪宗师是个装逼货,搞的仿佛多清心寡欲的要修炼一般,其实在里面呼呼大睡呢!

而且这里的白家人,是真的没有感受到死亡的威胁,所以戒心非常的小。

余飞悄悄走到茅屋门口,对方还在打呼噜。

余飞推开门走进去,对方还在打呼噜。

余飞将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对方还在打呼噜。

麻老道走进来关上门,点燃了蜡烛,对方还在打呼噜。

啪……

麻老道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去照着脸就是一个耳光,扇的十分响亮。

那人被打蒙了,睁开眼睛准备骂人的时候,首先看到了一柄钢刀,就在自己的面前,然后看到了冷笑的余飞和麻老道。

“你们要干什么?不要杀我,你们的要求我全都答应!”

折腾一番,已近黄昏,宋红颜看了一眼夕阳,神情黯然也离开了黄金岛。

一个小时后,宋红颜回到了海岛。

她坐入前来接送的车子往腾龙别墅驶去。

一路上,两边景致不断后退,就如宋红颜当初跟叶凡相识的画面。

“谁能救救我女儿?”

“我来!”

这是中海车祸现场的初识。

“你昨晚喝醉了,然后就把我欺负了,你说怎么办?”

“我……我负责……”

这是叶凡离婚后,两人在金山公寓的暧昧。

“叶凡,明日一战,九死一生,我愿意给你留个根。”

“我叶凡怎能为了私欲伤害颜姐姐你?”

这是叶凡跟宫本但马守决战前夕的身心相托。

“她不愿意——”

这是阳国婚礼现场的叶凡一声怒吼。

“动我红颜者,死!”

这是狼国漫天红色灯笼中叶凡霸道宣告。

2021-10-19

2021-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