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福前任的歌,真心祝福前任的歌曲

也是幸好坚持每天和面做面条,才能够保证面条的供应充足,没有出现一个中午把面条给卖光的情况。

这一方面是因为苏记的伊府面,是先煮后进行油炸,所以面条是能够存放的。

另一方面,当然也是因为苏记每天中午营业时间有限,不至于出现把准备面条给卖光的情况。

饶是如此,有那么几天里,也是险些就出现了面条卖光断档的情况。

为了摆摊的时候,不会出现面条不够用的情况,冯一帆在休息两天里也是做了些面条。

而今天晚上的备货,冯一帆也是让徒弟林瑞峰从和面开始。

“和面现在对你应该不难,但是这个伊府面的难点,不在于和面上,而在于你需要掌握好鸡汤加入的量上,你一定要记住,用鸡汤代替水,但不能加入太多,否则可能会影响到面条劲道。”

冯一帆也是很认真教授林瑞峰,教给他面粉中加入多少鸡蛋,祝福前任的歌加入多少鸡汤。

这个配比,也算是冯一帆多年来自己摸索的经验。

真的要说起来,可能和苏记前一代人做面条配比都会有所区别。

去公关。

具体怎样公关,苗蕾没说,但陈文可以脑补出来。

分明是现实版的白老师。

陈文很心疼苗蕾,他悄悄决定管一管这个闲事。

像那个“贵人”那号人,全国、全世界有太多了,陈文肯定管不过来,但既然遇上了一个,那就收拾一个。

帮助了苗蕾,陶冶了自己,挺好。

行,常小海又来活了。

第三瓶四特酒喝完,每个人都喝掉了大半斤白酒。

陈文肯定没醉,但三个女孩都大起了舌头。

不知道哪个女孩提议的,方雅打开了录放机,喇叭里播放出节奏感很强的歌曲。

陈文乐了,又是他“原创”的。

老男孩乐队专辑《别让我一个人醉》。

就在方雅家的小客厅里,饭桌挪到墙根,三个人随着黄勤、阿辉他们演奏的动感旋律,唱给前任的歌曲有哪些扭动青春的身体,跳起了迪斯科。

音乐声吵醒了沙发上的江水花,苗蕾把她的同事拖起来,喊着一起跳舞。

在这个烤制过程中,冯一帆依旧带着徒弟着手准备其他东西。

比如鳝鱼也是需要提前烫杀,之后将鳝鱼脊背、鱼骨、腹部给分离开。

“你要记住,这鳝鱼也是浑身是宝,所以这个烫杀过程你一定要好好学,之后在做炒饭的时候,其实也可以来一个鳝丝炒饭,还有你还记得我教过你的,脐门煨面,可以充分利用鳝鱼。”

林瑞峰跟着冯一帆学了这两个多月,越是跟着师父学,他越是觉得仿佛永远都学不完,师父实在是有太多手艺可以学。

而且师父总会创造出一些新奇的搭配,关键是各种搭配起来一样的美味。

像是在做鳝丝面的时候,祝福前任找到幸福的歌因为冯一帆追求精品,所以通常都只用鳝背的肉,这样一来鳝鱼腹部就会被剩下来。

为了不浪费,冯一帆便在白煨脐门的基础上,做出了一道脐门煨面。

真的也算是一绝,没有多余的调味,就是单纯以来胡椒调味。

而其中最关键的除了脐门外,冯一帆孩子其中加入一点虾油,增添了整体的香味。

别人只知道向南很厉害,既是古书画修复专家,又在古陶瓷修复领域崭露头角,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天才。

可他们是眼睁睁地看着向南,从一个连配补都不会的门外汉,生生地成长到了如今连他们都自愧不如的境界的。

这特么真是没有天理啊!

老子辛辛苦苦在古陶瓷修复领域里,摸爬滚打了几十年,从一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大帅哥,变成了如今头顶着地中海、一笑就满脸皱纹的老头儿,也就堪堪被评为资深修复师。

这向南才学了两个多月的时间,这古陶瓷修复技术,分手后让对方心痛的话怎么就好像比我还要厉害了呢?

想不通,真的是想不通!

那几天之后,老戴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也开始天天埋头苦干起来了,也不知道是在生谁的气,还是想趁着退休前再努力一把,好拿个专家的称号,再发挥发挥余热。

小乔倒是没那么大反应,她本来就有点没心没肺,努力做好自己就行了。

苗蕾赶忙松开陈文的嘴,单手捂住自己的脸,小声嘟囔:“天!我喝多了!”

陈文哪能让气氛变尴尬呢。

放开苗蕾,单臂一伸,把江水花抱入怀里,弯腰,低头吻住三班班花的嘴。

江水花个子很小,可能都不到1米55,陈文除了低头,还多了一个他平时从没用到的弯腰动作。

被吻住的江水花,双拳奋力打坏人,试图挣脱怀抱,但在法式接吻博士生的进攻下,不到三十秒,江水花便投降

了,唱给忘不掉前任的歌给予的热情回应甚至超过了苗蕾。

气氛已经到位,陈文不再墨迹,一手一个,推着苗蕾和江水花走向卧室。

不忘回头看了方雅一眼。

方雅跟着三人,也走了进房。

……

支持正版,请来纵横中文网,作者有福利送给正版读者~~

……

硝烟散尽。

陈文下床,冒着寒冷,跑到客厅,拎着半瓶啤酒和他的战术腰包,再跑回卧室,钻进方雅的被窝。

从1992年开始,洪城毛巾厂和二厂已经发不出工资了,厂里拿积压库存冲抵工资,发给职工,大伙上街头摆摊卖毛巾。

哪卖得出去啊。

土到掉渣的设计和工艺,本地的毛巾只能贱价卖。工人们实际到手的收入,只相当于他们以前标准工资的两到三成。

师专毕业,刚刚转正的江水花成为她家的顶梁柱了。

江水花是74年的,她下面还有两个年的弟弟妹妹,一家人如今全指着她的360块月收入撑着。分手必听歌曲前十名

家里的经济状况惨得一匹,属于是洪城的底层人家,跟上戏Li冰冰家能有一拼。

江水花够惨了吧!

别急,苗蕾更惨,直接导致陈老师生气了。

苗蕾诉说自己惨事的时候,江水花已经醉得睡在沙发上了。方雅早就知道苗蕾的隐私,否则苗蕾今天也不可能借着半醉把事说出口。

苗蕾来自九江下面的县,巨穷的一个县,出身跟黄莺、王跃武差不多。

下面还有个妹妹。

这个也算是一种个人的理解了。

林瑞峰按照师父指点,加入鸡蛋鸡汤开始和面。

好在林瑞峰自己家是做早点的,他从小也是跟着父母学习过如何和面,所以他上手也是非常的顺利。

冯一帆教给徒弟说:“你记住了,揉面一定要努力,要揉的面团均匀,表面一定要非常光滑,不能有任何坑洼的地方。”

等面团揉揣足够光滑后,接下来便是用一根很大的擀面杖开始擀面皮。

“你一开始不能这样整个去擀面皮,你就把面给分开来,分成一个一个小团单独去擀和切。”

林瑞峰可是经常看师父做的,所以是知道师父每次都是用一根很长擀面杖,唱给前任释怀了的歌然后依次把整个面团给擀平。

而且冯一帆不但是擀得均匀平整,而且能够擀得非常薄。

之后再进行交替对折,最后再去切的时候,出来的面条也是粗细均匀。

冯一帆还是很清楚,徒弟不可能办到自己那样。

所以为了让徒弟在自己离开后,也能够把摊子干下去,不至于没有面条用,冯一帆也是给徒弟准备了面条机。

不过,杨再新还是要把房卖掉,不想欠李竹任何东西。到房里给张梅蕊电话,这时候临近下班,办理房子手续、与买主见面,时间安排都要先做好。

杨再新不可能为这房子到横折县多次,他在怀仁镇很忙,何况,不少人都盯着那边的矿藏、矿渣。

得知杨再新到了,张梅蕊笑嘻嘻地说,“怎么悄悄地进村?你该回来张牙舞爪一番,让那些人看看,悔死他们。”

“有必要吗,张姐,人各有活法,没必要计较那些事情。再说,如果不是到双沟村去驻村,说不定我这时候还在正府办。”

“你会想,现在在哪里?”张梅蕊得知杨再新在房间,又说,“好,你稍等一下,我很快来。对了,是到外面吃饭,还是叫外卖?”

“买家什么时候能够见面、交钱?”

“随时都可以,对方也催这件事。怕你后悔不卖,问我两三次了。”

听张梅蕊的语气,杨再新多少有些担心两人见面后,能不能说服她。心里即使坚持,不想再做对不起唐慧琪的事情,可面对张梅蕊时,还能不能做到?

2021-10-19

2021-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