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生病提出分手,生病就提分手的

“爷爷,爸爸这次可能是忘了,下次他一定给你留着。”

“是啊,是啊,爷爷,爸爸早上跟大黄上山,可能是累糊涂了。”

秦卫也跟着说了一句。

秦山看着两娃儿哀求的样子,直接笑了出来。

“哈哈……好娃儿,你们真是太懂事了,比你爹可强多了。”

“来来,咱不理他,爷爷给你们去弄好吃的。”

秦风看着老爹说变脸就变脸,脑门也是一阵黑线直冒。

隔代亲,不外如是。

这怎么有了娃儿们,他就像不是亲生的一样呢?

“爹,你先回去做饭吧,我和东子先去买点东西,一会也过去吃啊。”

“哼!吃吃吃,你现在想起老子来了。”

秦山没好气的说了一句,然后抱起几个娃儿就走。

“爷爷,爷爷,我们能不能先跟爸爸去买东西啊。”

“是啊,爷爷,爸爸说要给我们买手机呢。”

“一会我们再过去吃行不行啊……”

什么事情?男友生病提出分手

就是找出暗害柳月如的真正凶手,解除她的危机!

等做完这件事情之后,林风打算和柳月如好好谈一次心,如果她真的对自己没有任何感情,林风会主动解除这段婚姻关系!

虽然心里还抱有一丝幻想,但是作为一个男人,不能连最后的尊严都丢掉啊!

……

玛莎拉蒂G

a

Cab

io在公路上飞快的疾驰,林风将车速飙到了200码以上,尽情地发泄着心中的郁闷。

不知过了多久,林风的头脑也逐渐冷静了下来,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早上5点多钟了,再过一个小时天就亮了,现在去哪呢?回家吗?

林风内心一动,然后便驾驶着玛莎拉蒂G

a

Cab

io朝着市第一人民医院赶了过去。

反正自己也睡不着觉,回家也没事干,不如去看看苏媚,只要再磨蹭一段时间,就可以顺便接她下班了。生患重病要离开男朋友吗

“不可能也是可能了,事实就在眼前,此子的天赋我们不得不承认,绝对不在神族人之下!”

“唉,说句实在的,此人能够用二重仙尊境界,对上虎魁巅峰仙帝,你们认为他只是不在神族人之下吗?我看此人的天赋,已然和他的气运挂钩,你们应该明白我在说什么。”

“这!”

众人心惊,一旦天赋和气运挂钩,那么就会超越极限,而进入冥冥无法预测之境,这本该只有神族人,才能够做到的事情,但在叶凡身上,似乎已经出现了征兆。

诸多神族战士,已经开始对这场战斗出现了怀疑,虎魁是否真的可以战胜叶凡,这已经变得不那么确定了,因为两人的伤势互换,如此强烈,而虎魁身体上的创伤恢复能力在下降。

战斗中的人因为热血澎湃而没有察觉,但是外人一眼看出,如此下去,虎魁会陷入劣势。

“荒龙爆!”

叶凡再次爆发出绝杀神通,虎魁身形无法抵抗,后退连连。

“噗!”

终于,虎神金身都开始乏力,虎魁一口鲜血喷溅而出。

30分钟之后,玛莎拉蒂G

a

Cab

io就驶入了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停车场,男友重病主动提分手林风关好车门,然后抬脚就朝着住院部走了过去。

住院部,四病区,心胸外科。

一身护士服的苏媚,正趴在护士站的服务台上打瞌睡,昨天和同事们逛了一天的街,紧接着就来医院上夜班,熬到了现在,肯定很累啊!

安静的走廊里突然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但是瞌睡中的苏媚却毫无察觉。

“嘭!”

一声闷响传来,瞌睡中的苏媚猛然一惊,只见她瞬间抬起了脑袋,并睁开朦胧的睡眼看向了面前之人。

“呀!护士长,你怎么来了?”苏媚惊讶地问道。

“哼!上班时间居然打瞌睡,苏媚,你还想不想继续工作了?”脸色阴沉的杜娟,用冰冷的眼神看向了苏媚。

“护士长,对不起,我实在是太累了……”苏媚自知理亏,只能小声地解释了起来。

“不用跟我解释!明天写一份检讨送到我这里来,如果写不好,那就重写一份,男朋友得重病主动分手直到我满意为止!”杜娟不问青红皂白,直接对苏媚做出了相应的惩罚。

“我听了啊,但我还是喜欢这首歌,诶你说万木到底是谁啊?”

余永志平时除了宅在家里玩游戏,另一个爱好就是“网抑云”,他很喜欢凌晨的时候在网上听歌,然后在评论区里和“病友”们一起发一些悲伤而压抑的文字。

昨晚看完节目之后,余永志回家便兴致勃勃地登录了天云音乐,果然看到了这一期《我们恋爱吧》里的四首歌已经上线。

其中林瑶《亲亲》已然飞速冲上了新歌榜榜首,杨嘉欣的《洋葱》和程天林的《心如刀割》分别排在第三和第四。

林瑶是人气超高的新晋天后,她的新歌自带光环,空降到第一也不奇怪。

杨嘉欣作为前任天后,人气同样不低,再加上《洋葱》这首歌确实足够“治愈”,短时内冲到前三也正常。

至于程天林,新歌榜第四已经是他歌手生涯中最好的成绩,接连出了两首歌,并且在大火综艺里有出彩表现的他,走红的趋势已然不可阻挡。

但这三个人其实都不是最受人瞩目的,从歌曲的热度来说,昨晚的节目中获益最大的是另一首歌——

“抱我去尿尿……”

秦风听的一阵轻笑,男朋友绝症要分手不过就在这会系统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恭喜宿主,娃儿们对你的安全感达到百分之三十。”

“再接再厉,要等到百分之九十才能完成任务。”

秦风听的一喜,没想到试验了一次,安全度就提高了这么多。

“啊!”

叶凡咬牙站起身来,两人的战斗越加恐怖,激烈。

“叶凡!”

虎魁怒然喊出叶凡的名字。

“哈哈哈,如何,虎魁主宰,这就是神族之力吗,我看也不怎么厉害啊!”

叶凡大笑着回应。

“你!”

正是说道虎魁的软肋,叶凡明显是在嘲讽虎魁不行。

“杀!”

虎魁利用最后的能量,继续搏杀。

叶凡知道,虎魁已经在崩溃的边缘,此刻只要拖延时间,虎魁必败。

“功德金莲!”

召唤一百零八功德金莲,佛皇神光再现。

在叶凡的背后,出现佛皇圣影,十相修罗。

“杀!”

虎魁不顾圣影护持,冲杀而来。

“佛光普照!”

叶凡引动佛皇圣光,对着虎魁一照。

“滋滋滋!”

圣影瞬间迷住虎魁双眼,生病了不想连累男朋友让他目不能视。

啊!

白衣老者终于忍受不住了,他的嘴里发出了惨叫。

无论是谁被人用这种手段折磨,精神都会出现崩溃的,白衣老者能够坚持到现在,那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夏天看向白衣老者。

“师傅!”刀疤焦急的喊道,说完他就要冲上了。

嗖!

他的身体直接向夏天这里杀来。

砰!

在半空之中一道身影直接将他劫了下来:“不要去打扰他们。”

无邪出手了。

“可恶,你给我滚开。”刀疤双眼冒火的看着无邪。

“想让我滚开,恐怕你没那个本事吧。”无邪十分不屑的说道,他有百分之百的信心拦下刀疤。

“你不敢杀我,否则你一定会后悔的。”白衣老者大声喊道。

“是吗?忘了告诉你了,我畜生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别说你一个什么狗屁的雪域迷城了,就算是五大顶级实力的人惹怒了我,我也一样照杀不误。男朋友在我生病的时候分手”夏天语气冰冷的看着白衣老者。

就连屋里进了人都没有察觉。

宗启封有意要锻炼宗言晨的耐心和细心,也不急着催促,静静地等着他发现棋局的破绽。

宗景灏和林辛言自觉的放轻脚步,没有打扰他们,而是从门旁沿着墙壁往里面走,里面靠着窗户的角落里,宗言曦就蹲在那儿,地上趴着一只大型的萨摩耶犬,它一身雪白的毛,没有一根杂毛,像是雪球一样,白白的一团。

宗言曦用手抚摸着它的脑袋,好像很喜欢它,嘴里还念念有词,“你怎么这么可爱?”

林辛言蹲下摸摸女儿的头发,“很喜欢这只狗吗?”

宗言曦仰头,看到是林辛言惊喜的扑进她的怀里,“妈咪。”

亲热地紧紧搂着她的脖子,“你怎么来了?”

林辛言顺顺女儿的头发,“想你了,就来了。”

宗言晨的下巴抵着她的肩膀,扭头看向宗景灏,“爸爸,你和妈咪和好了吗?”

“我们什么时候不好了?”

他将女儿从林辛言的怀里抱出来,捏她的脸蛋儿,“我和你妈咪只是暂时的分开,并不是吵架生气分开,懂吗?”

2021-10-19

2021-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