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告诉你和你没有结果,男人不联系你要淡定

“甭管那些是不是你们悬挂的,但我们现在就看到你们悬挂了,在校园内随意悬挂横幅,而且还是这种充满了辱骂和人身攻击的条幅,行为非常恶劣,若是我将这事报到学生处,你们每人最少也得挨个处分!”

“不过看你们是初犯,给你们个将功补过的机会,等会你们将树上这些条幅都摘下来,小惩大诫一下,这事就算了,我也不给你们报学生处了,怎么样?”

郑信轻咳了两声后,然后恢复了严肃脸,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些条幅不是我们挂的,为什么要我们摘,你们为什么不去找悬挂这些条幅的人来摘!”

“对不起,我们找不到人。”

“学校里不是有监控吗?!”

“对不起,监控坏了!”

“我……”

冯琳差点没被郑信的话气死,现在她哪里还不明白,这帮保安分明就是和林谦串通一气的,甚至说的直接些,这些保安也是跟着林谦一起玩她们的。

“摘还是不摘?”

“摘就趁着天还亮摘,不摘咱们现在就去学生处,你们自己选。”

闻言。男人告诉你和你没有结果

刘启苍、乔东策和程鸣松彻底热血沸腾了起来,心脏跳动的率不断加快着,不约而同的一个劲喊道:“感谢主人、感谢主人、感谢主人……”

沈风摆了摆手让他们安静,刚刚只消耗了一枚仙风果,他准备将还有一枚仙风果也炼制成千寿丹。

在看到沈风的动作之后,刘启苍等人随即闭上了嘴巴,继续在一旁观摩自己的主人炼药。

他们心里面是越来越接受这个身份了,甚至有些暗自兴奋,自己能够有炼药造诣如此牛掰的主人。

郑信生硬的说完,然后自顾自的给自己又点了一颗烟,美滋滋的抽了起来。

“摘……”

“我们摘!”

这几个字,冯琳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

尽管她心里千不甘万不愿,但是她仍旧得认栽。

处分是万万不能要的,若是到了毕业的时候,处分没能消掉,那她可是拿不到毕业证的。

“这位大哥,林谦究竟给了你们多少钱,让你们这么帮他?你说个数,我也能给,不就是钱嘛,十万够不够?”

郑信等人听到威特的话,面色都悄然间沉了下来。

他们是底层的小人物,他们是缺钱,但是他们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尊严。男生说我也无话可说

今天他们肯帮林谦做事,和林谦平时接连不断的小恩小惠有关,和林谦的身份地位有关,在林谦身上他们确实得到了不少好处,但林谦在和他们相处的时候,林谦从未有过趾高气昂的时候,在林谦的身上,他们可以得到体面的尊重。

见谁都是笑呵呵的叫哥,性子温和,这也是众多保安都很喜欢和林谦相处的原因。

从昨晚到今天,对方连个面都没露,就将他们这群人搞得心力交瘁,仅是几个学生加上几个保安,就能让她们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

“哎……”

看着仍旧在不停踹树的威特,她不由得长叹了一声,然后对着身边的其余人招了招手,开始没精打采的架梯子摘条幅。

傍晚时分,正是人流量最多的时候。

许多学生出校门或是回宿舍,主干路都是他们必经的道路。

来往的学生看着不停上上下下摘条幅的冯琳等人,皆是指指点点,议论个不停。

“冯琳可太惨了,被林谦从昨晚一直玩到了现在,对媳妇无话可说怎么办看她那木讷的模样,显然是被林谦玩惨了!”

“她活该,谁让她赖皮在先,恶心林谦在后,最后还那么维护她那个张口闭口黄皮猴子的男朋友的,活该!”

“以前总听说林谦和学校高层有点关系,现在看来这可绝对不是有点关系那么简单,在学校里搞了这么大的动静,校方那面竟然一点声音都没有,真牛逼!”

安妮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犹豫了片刻,冷声道,“就没有别的选择了吗?你就不能再退让一步吗?!”

“我已经很仁慈了!”

伍兹声音陡然一沉,郑重道,“你也知道,我对待自己的敌人,向来是赶尽杀绝,这次,我能够放何家荣一马,而且提出这么简单的条件,全都是因为你!”

安妮紧抿着嘴唇,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她父亲说的确实是实情,向来行事果断拒绝的父亲此时能够做出这么大的让步,确实已经不容易!

“好,我跟他商量商量……”

安妮犹豫片刻,男人无性是不是没感情了最后还是无奈的答应了下来,接着直接挂断了电话,抬起头深呼吸一口气,鼓了鼓勇气,这才转身朝着林羽走了过去,轻声喊道,“何……”

望着空荡荡的医馆门头出神的林羽这才微微一怔,转头望向了安妮,咧嘴一笑,说道,“你还没走呢,那走吧,我跟你一起回去!”

说着林羽转头喊了厉振生一声,招呼厉振生上车。

厉振生有些恋恋不舍,林羽又喊了他一声,他这才医馆的大门锁上,转身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朝着路边的车子走去。

一股粘稠的蜂蜜在嘴巴里四处流动了起来,余飞大口的嚼了起来,野生蜂蜜的清香味,带着植物本身的一丝味道,然后便是满口的甜味。

余飞吃的十分的满意,站在一边等待的小灰,当丈夫对妻子无话可说了瞪大了眼睛看着余飞的嘴巴,嘴角的哈喇子都流了下来,几只慌乱的小蜜蜂,飞过去落在了小灰的身上,开始叮咬小灰都没感觉。

美食的诱惑力之大可见一斑,余飞吃的有多香甜,小灰的哈喇子流的就有多少。

“哟,忘了你了!”

余飞吃了几口,看到小灰那逼样,将剩下的直接扔给了小灰。

小灰毫不嫌弃的张嘴一口咬住,可是柔软的蜂片,直接被咬下来的一块,剩下的掉再去落在草地上。

小灰吃肉的血盆大口,使劲的吧嗒吧嗒的嚼了起来,这货竟然也吃的一脸的享受,爱吃糖的狼,恐怕这是第一个。

余飞又拽出来一个蜂片,拿在手里满意的吃了起来,这种纯天然的食物,简直不要太美味了。

蜂蜜里面蕴含着百花的香味,当夫妻无话可说的时候尤其是野生的蜂蜜,不会给里面添加乱七八糟的东西,这味道在外面是绝对吃不到。

“不要骚-情,这次你再踩,老子就抓住你咱们一起被蛰个过瘾!”

余飞斜眼看着小灰说道,这货太坑爹了,害自己狂奔了两次,简直是太丢人了。

小灰听完余飞的威胁,立马耷拉着脑袋了,报复计划刚刚在心里出现就夭折了。

“反正都是被追,地窝蜂价值不大,没有什么密,也占不到便宜,你得选对了目标,蜜蜂的蜂窝捅万虽然也得付出代价,但是有密可以吃!”

余飞开始教导小灰,做事既然付出代价,一定要获得回报,要是可以吃一口密再被追着蛰,那就算是一笔不亏的买卖了。

余飞这样一说,小灰又来劲了,说实话这山林里,各种植物多,所以蜜蜂也不少。

小灰不知道怎么寻找蜜蜂蜂巢,要是全靠运气那就太难了,余飞却有的是办法。

蜜蜂也会在蜂巢一定反而范围内采蜜,所以蜜蜂的路线无非就是两种,一种是离开蜂巢采蜜,一种是采完了带回去酿蜂蜜。男人对女人无话可说为什么

所以只需要观察从周围飞过的蜜蜂,是否的带着采好了的密,要是带着,就一路跟着走。

“有抢位置的来了。”楠哥咧嘴笑了,“还好咱们来得早,已经把这个角占了。”

“嗯。”

来占位置的人比学生会先到,他们明显分成好几拨,有些桌子前边已然钉上了海报,写着社团名字。在最后一百多米距离的时候,他们几乎是互相赛跑,都想要抢占这个路口转角处,甚至跑得气喘吁吁地。但到了之后才发现这里居然已经有人占了。

“我去!帐篷都还没安,这么早就来占位置了,哪个社团的?”

“我占左边!”

“那我们占右边!”

“不行!我们占右边!我们先到!”

“你说什么?路灯太暗了,我听不见!”

“讲不讲理?”

一群学生已然闹开了,但听语气似乎都带有玩笑成分,像是互相都认识,至少也该有个面熟吧?

而借着灯光,周离也看清了他们的社团。

都是大社。

想来那些小社也都咸鱼,没有抢占位置的打算。

楠哥拉着周离的手混杂在他们之中,却是加快了脚步:“快点快点,抢饭抢饭……”

周离有些无语。

晚上十点。

小超市都已经关门了,学生们大多都回了寝室,路上显得空旷而冷清,只有路灯洒下昏暗的光。

周离将一张桌子搬到了路边。

楠哥和槐序也在。

社团招新的点位有点杂乱,但主要集中在这条路上。此外食堂、运动场和几个生活区门口还会设几个,基本是给那些人数多的大社作额外点位的。

概率社自然一个点位就够了。

至于最好的位置……

自然是在路口!

无论新生们从哪个方向过来,是去吃饭还是上课,或者回寝室,都会从这个三岔路口经过的。

周离记得去年这个位置是属于街舞社的,旁边则是自行车协会和篮球协会。

都是大社。

他们早早的将桌子摆在路口的尖角处,然后槐序坐在桌子上晃悠着腿,楠哥无聊的来回踱步、用脚去蹭地砖缝隙间生长出来的一棵小草,周离则倚靠桌子站着。

2021-10-19

2021-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