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人强势的面相,强势女人的面相特征

在刚才,解玄提到,以封老鬼的尊严,换那些对于封小鬼来说很重要的东西之时,他毫无犹豫的跪了下去。

一条几乎已经走到尽头的命。

还能给封小鬼换来一些重要的东西。

他觉得,还是值得的。

只是,解玄的确不是那个,放下尊严,跪下磕头,就能够从他那里换来东西的人。

刚才,封老鬼心绪不定。

此时一想。

其实就算封老鬼一步步磕头过去,解玄也会想尽办法折磨封老鬼,而最后,是不会把东西交给封老鬼的。

要么毁掉。

要么,就一直拿着那些东西牵制封老鬼。

但我的话,回响在他的脑海中,他看着我的背影。

封老鬼突然感觉,安心了。

即便是死,也死而无憾,小鬼并不会孤单的留在这世上。

他在心里跟自己说。

“我原本还在担心,那一天要是来了,我去了,小鬼怎么办?现在看来,有小鬼的这个杨哥在,这个世界上,不管是谁,都欺负不了他。”

看到爸爸递到面前的点心,一个女人强势的面相冯若若顿时开心笑了起来。伸出小手,小心翼翼从爸爸手上接过点心,捧在手上的一刻,小姑娘顿时惊呼:“呀,爸爸好凉的,这个为什么会冰冰的?”

冯一帆伸手又从女儿手上接过去,然后放在案板上,用自己干净的刀给切开。

“你看看,因为爸爸在里面给若若包了冰淇淋,还有好多水果丁哦,爸爸知道若若这两天很热,所以今天专门给若若做了凉凉的点心。”

看到切开里面的冰淇淋、水果粒,冯若若顿时开心挥舞小手要吃。

“爸爸快点,快点,若若要吃呀。”

冯一帆找一个小碗,把切开的放进小碗里,并且给女儿弄了一个小勺子,一起递给了女儿去吃。

冯若若接过了小碗,先用小勺子把皮里的冰淇淋和水果粒挖出来吃。强势的女人谈话特点

冰冰凉的冰淇淋,搭配上了水果粒一起吃,小姑娘觉得非常舒畅。

“哇,呀呀呀,好凉,好凉快的。”

冯若若吃下去后,小身子摇晃了一下,像是在颤抖一样,小样子看着非常有趣,引得冯一帆乐呵呵笑起来。

冯一帆点头:“没错啊,这种时候,他需要有人支持。”

卢翠玲毫不客气扬手在儿子后脑勺拍打一巴掌。

“你个臭小子,别跟着一起去起哄好不好?本来小柏就不愿意回家呢,你这么去说,他哪里还能回得来?你这不是故意让你牛大娘伤心的吗?你小子还是别去了,免得真闹出事情来,你拍拍屁股走了,青松要给你收拾烂摊子。”

冯一帆听母亲这样说,继续笑着说:“能出什么事情啊?老妈,你能不能别那么紧张?我当初一个人不声不响跑了,女人太强势婚姻不幸福我不是也没有出事吗?如果没有我跑出去一趟,还不一定能有如今的成就。”

卢翠玲毫不客气说:“你有个屁的成就啊?你以为上了电视,网上有人吹捧你,那就算是成就了?”

冯一帆看着母亲一脸认真说:“那些只是开始,以后我肯定会有成就。”

卢翠玲则是继续说:“你还是先把苏记经营好吧,你如今获得的那些关注,都是些虚名,你并没有拿出能让所有人都信服的东西,是,你展露的那几手,确实有你独树一帜的能力体现,但是那些别人也可以做。”

听完了母亲说法,冯一帆觉得自己似乎不能去责备什么。

毕竟当初他就是一个人跑出去,虽然确实差点没把自己饿死在外面,但最终也确实获得了机会,取得了如今的成就。

认真思考一阵,冯一帆也只能说:“如果他真的确信自己有那个能力,倒是可以去试一试,这些年外出务工的年轻人很多,也不多他一个的,强势的女人缺点是什么他还年轻,出去闯荡几年再回来也行。”

卢翠玲叹了口气说:“我和你爸也是这么觉得,但是你牛大娘有些不放心。”

岳青松母亲牛大娘不放心,冯一帆倒也能够理解,毕竟岳义柏是家里的小儿子,父母总会偏爱一些小儿子,肯定不希望小儿子吃苦受罪。

冯一帆想了想问:“那青松是个什么意思?”

卢翠玲摊开手说:“青松能有什么意见啊?那个是他亲弟弟,他肯定也是希望弟弟可以出去尝试一下,哪怕是吃点苦头也没什么,但是他那么个大孝子,又不敢明着去支持弟弟。”

冯一帆听母亲这样一说,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这段时间,岳青松在家里的时间比较少。

袁心怡喜上眉梢,白送的东西她可不客气,抱着余飞的头,在余飞的脸上又是一阵亲。

余飞表面很淡定,强势女人的表现心里美滋滋,女人果然是喜欢收礼的动物。

“你稍等一下!”

袁心怡亲完之后,赶紧去办公室的角落,在一个箱子里面翻了好半天,终于找出来一把小巧的剪刀,拿着向余飞走来。

“哎!你要干什么!”

余飞看到那把剪刀,顿时后背发凉,急忙后退。

“你怕什么怕,不剪掉怎么行!”

袁心怡白了余飞一眼,脚步没有停下。

“姑奶奶,我犯了什么错你说出来,我改啊!”

余飞一边后退,一边求饶。

“咯咯咯……”

袁心怡忽然捧腹大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余飞觉得笑声有点恐怖,虽然袁心怡花枝乱颤的样子十分的美,尤其是那胸口也是一阵抖动,但他此刻可欣赏不来。

“我要剪人参上的树根,你想到哪里去了?”

袁心怡咬牙切齿的涨了一百万,看到余飞这幅爱钱如命的样子,女人脾气大性格太强势她恨得牙痒痒,这种高档滋补品,溢价十分严重,价格全凭个人喜好,还真的没个行情可以借鉴。

“看在你这么漂亮的份上,最多少五十万!”

余飞根本不在乎袁心怡的诅咒,贱贱的说到。

“你这个王八蛋,要气死老娘吗!七百万,爱卖就卖,不卖给老娘滚!”

袁心怡被余飞这吃一个糖打一个巴掌的说法,气的更甚了,想了半天,又加了一百万。

“都当娘了,不能这么小气,我再让一让,九百万行不行?”

余飞无耻的盯着袁心怡的胸口看了几眼,舔了舔嘴唇,无赖的说到。

“滚!”

袁心怡一把抓起沙发坐垫,对着余飞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余飞的无耻程度和底线,再次刷新。

“哎哟卧槽,别打人啊!我的伤口要崩开了!”

余飞急忙抱头鼠窜,袁心怡这火辣的性格,简直一点就着,实在让人有些吃不消。强势女人的性格缺陷

苏若曦点头:“嗯,确实很好吃,那若若是不是不能自己吃呢?要拿出去分享给大家吃,给爷爷奶奶、姥爷,还有要去给昊昊哥哥,和你的雯雯姐姐吃。”

听妈妈这样说,冯若若点头说:“好呀好呀,妈妈我们快点,拿去给大家一起吃。”

冯一帆在妻子说的时候,已经把剩下的给打包,装进了干净的保鲜盒。

“好啦,若若拿着,去给大家分了一起吃。”

冯若若把小碗里给吃完,把小碗先递给爸爸,然后从爸爸手上双手接过保鲜盒,笑嘻嘻说:“谢谢爸爸呀。”

接着小姑娘转身说:“好啦,妈妈我们走呀。”

看着女儿跟妈妈一起出去,去把点心分享给大家去吃,冯一帆迅速将厨房里的东西给清理一番。

在冯一帆打扫的时候,外面已经响起女儿笑声,还有母亲对小孙女的夸奖声。

没多久,宁诚也是来了,要准备继续下午的练习。

冯若若看到宁诚,没有忘记把点心捧出来给大哥哥去吃。

“大哥哥,这个是我爸爸做的点心呀,你也尝尝吧,这个天气热的时候吃,凉凉的很好吃。”

“你给我装!我让你给我装!买不买!买不买!……”

袁心怡在办公室里面,追着余飞一圈一圈的打,一副强买强卖的样子,一点都不和余飞客气。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八百万!你给钱我就卖,绝对不墨迹了!”

余飞一边抱着头逃窜一边求饶,这个姑奶奶真不是个好惹的主,自己第一次见到还能这样做生意的人。

“成交!”

没想到袁心怡立马停下了脚步,一脸得意的笑容,干脆利落的答应了下来。

余飞这才反应过来,袁心怡一开始欲擒故纵,后面又急追猛打,套路深的很,这么快自己的两百万就蒸发掉了!

“影后,咱们合张影可以吗?”

余飞五体投地的说到。

“滚!”

袁心怡俏生生的白了余飞以前,生意谈完了,也不坐余飞的大腿了,急忙跑回办公桌前,瞪大了眼睛欣赏起了灵芝和人参。

“年份和药效绝对顶呱呱!”

余飞急忙凑上来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2021-10-19

2021-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