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男朋友从异地回来了,梦见异地男朋友回来了

冯若若看到光溜溜的鹅和鸭,小姑娘看着两个都差不多,好奇问:“爸爸,这个就是你晚上给我和溪溪、霏霏吃的吗?”

看到女儿指着的是鸭子,冯一帆笑着说:“这个不是,若若你们晚上吃的是鹅,而这个是鸭子,这个的个头比较小,你看到没有?那边个头比较大的才是鹅,是若若你们晚上吃的。”

听了爸爸的回答,小姑娘又问:“爸爸,晚上我们吃的不是这个颜色啊,这个怎么会变成晚上我们吃的那种颜色呀?”

冯一帆微笑着向女儿解释:“这个呢,放在这里出出风,然后放在烤炉里去烤一下,烤好了就变成你们晚上吃的样子啦。”

小姑娘听了惊呼一声:“哇,爸爸好厉害,能把这个白白的变成那个红红的呢。”

听到女儿的惊呼,冯一帆笑得更开心,认真跟女儿解释:“其实那个是正常烤过之后应该有的颜色,不过烤的时候也需要注意火候,不可以烤得太狠,烤得太狠了,就会变成黑色啦,就不能吃了。”

冯若若马上笑嘻嘻说:“所以爸爸很厉害呀,梦男朋友从异地回来了都不会烤成黑色的。”

而上路的孙璐则是完全按照陈江的吩咐,龟在塔下,死倒是没死,问题是被诺手压了快60刀,等级领先了3级……

然后,才二十分钟不到,基地就直接被推平了……

退出游戏后,孙璐和李天文完全进入自闭模式……

李天文最后的战绩是0-11,可谓是被花式吊打……

“这……这游戏这么难吗?”李天文完全傻了。不应该啊,在玩之前他已经熟读了英雄技能,而且游戏规则他也知道,为何会被打成这个样子?

陈江哈哈笑道:”这里面还是有很多技巧的。你现在总算知道这个游戏为什么会有职业比赛了吧。就跟篮球一样,熟悉规则和会打篮球是两个概念。“

李天文摇了摇头,焦急道:”我还不信我驾驭不了这款游戏,你快教我点技巧!“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复仇了!

接下来,陈江让孙璐和石勇两个先玩,他开始给李天文普及一些游戏常识,诸如等级,兵线,野区资源,对线技巧之类的东西。

其实陈江平时经常看比赛和直播,游戏知识他倒是很丰富。无奈自己是个手残党,梦见男友回来了很严肃而且他在游戏里也容易上头。

妈妈这么一连窜质问,真的是把冯若若给吓到了。

小姑娘在爸爸的怀里,虽然是搂着爸爸的脖子,但看到妈妈生气的样子,还是感到非常害怕,接着便忍不住要哭出来。

冯一帆看到妻子发火,也是赶紧好言相劝:“好了,好了,你别生这么大的气,若若已经知道错了。”

冯若若伸出小手,从爸爸的怀里转移到妈妈怀里,搂住妈妈的脖子,小姑娘忍不住哭出来,抽泣着在妈妈耳边说:“妈妈对不起,若若知道错了,若若以后一定好好听话,不会再跑啦。”

冯一帆伸手轻轻拍了拍女儿后背,轻声说:“没关系的,以后还是可以跑,但是我们以后一定要小心一些,好不好?”

苏若曦也意识到自己好像说得有些太过,神情很快变得柔和,语气也变得温和起来。梦见男朋友要回来了

“好啦,妈妈不生气了,若若以后还可以跑,但是以后跑的时候,一定要慢一点,还有一定要注意脚下的路,不可以一边跑步一边东张西望。”

小姑娘在妈妈的怀里点点小脑袋,轻声地应了一声:“嗯嗯,知道。”

这是一对小夫妻,男的叫肖青枫,女的叫郭郁青。

现在的情形,似乎是小两口闹矛盾,其实这里面,有另外的原因。

这小两口成婚三年了,从来没同过床,因为,肖青枫是个傻子,他的智力,只有七岁。

郭郁青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为什么嫁给一个傻子呢?

这里面有原因。

肖家和郭家,是世交,肖青枫的爸爸肖亮和郭郁青的爸爸郭义是同门师兄弟,后来一起当了警察。

一次出警时,郭义遇险,肖亮舍身相救,结果肖亮不幸遇难,郭义却活了下来。

肖亮妻子悲痛过度,没多久也死了,郭义就把肖青枫接到家里,当成自己的儿子养着。

肖青枫七岁的时候,梦见朋友从远方回来了冬天南江结冰,肖青枫带六岁的郭郁青到江边玩滑冰,不想郭郁青掉进冰窟窿里,肖青枫跳下去,把郭郁青救上来,他自己却脱力爬不上来了。

后来虽然给救上来,却烧了七天七夜,虽然活了下来,脑子却出了点问题,成了傻子,从此只有七岁的智力。

顾茜茜听到肖青枫的叫声,出声道:“怎么了嘛,青青,你别欺负小枫。”

“我没欺负他。”郭郁青叫:“他赖我房里不出去。”

顾茜茜就问:“小枫,天晚了,你回房睡啊,别吵着青青,她明天还要上班呢。”

肖青枫道:“我要跟她睡。”

“不行。”郭郁青尖叫。

“我就要。”肖青枫倔犟。

“我揍你。”郭郁青威胁。

“郭郁青。”

楼下,突然传来郭义的一声怒吼:“夫妇同床,天经地义,你要翻天吗?”

给郭义一吼,郭郁青顿时就一脸委屈,她翻身往床上一倒,扯过小熊抱枕抱在怀里,背对着肖青枫。

有了岳父支持,肖青枫得意了,趁机爬上床。梦见男朋友回来了

郭郁青轻声威胁:“老实点,敢碰我,揍你。”

肖青枫倒是没有去碰她,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他呆滞的眼神,这会儿却闪烁着光芒,甚至有些诡异。

苏锦荣抬起头说:“好啦,若若知道,我们,先回家。”

妈妈抱着女儿,爸爸则推着轮椅上的姥爷,奶奶跟在妈妈的身后,一家人就这样一起进了家门。

进了餐馆,冯若若从妈妈的怀里下来,然后转身跑到推姥爷进门爸爸身边。

“爸爸,你和小林叔叔已经把明天摆摊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看到女儿小脸上满是期待,冯一帆自然明白,女儿这么问实际上是想要去看一看,爸爸和小林叔叔到底准备了些什么东西?

他微笑着对女儿说:“准备好啦,若若要跟姥爷一起去看看吗?做梦梦到异地男朋友”

冯若若马上点头:“好呀好呀,若若和姥爷一起去看。”

卢翠玲这个时候笑着说:“若若,你是不是应该改口,你叫沈卿洛是沈姐姐,就不能叫小林叔叔了。”

冯若若听了奶奶这么说,奇怪看向奶奶问:“为什么不能叫小林叔叔呀?”

卢翠玲先是笑了笑,可接着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该怎么跟小孙女解释?

倒是冯一帆笑着说:“好啦,若若想要怎么叫,那就怎么叫,小孩子叫法随意的,而且男的叫叔叔,女的叫姐姐,应该算是现在通用的叫法吧?”

但天蓬再彻底燃烧了。

“生杀大权尽在手,睥睨万物我唯尊!”

生杀予夺!

浩瀚星河在震动,神力再次爆发,宛如星辰炸开,宛如恒星孕育。

无量的神华漫天而又璀璨夺目。

“回光返照而已,真以为你能够翻天?”广目冷笑一声。

的确,残念都快要消散了,即便爆发,但没有力量,一切依旧只是空谈,热血也需要支撑!

“能借我吗?”天蓬忽然蓦地回头,看向了洛尘。

天蓬这是执念,要了却心愿。

他能够借来生机,提升自己的气机,梦见男朋友说回来让自己短暂的恢复一点点。

但唯一能够借给他的只有洛尘,因为只有洛尘会生杀予夺!

“借你一世,又何妨?”洛尘摊开双手,朝着自己的心脏猛地一抓。

这一抓,从洛尘胸口出掏出了一团火焰。

“谢谢,谢谢你肯帮我,帮我正名!”天蓬一招手,那团火焰极速飞射,落入了天蓬的眉心。

然后奶奶也是亲了小孙女一口:“嗯,若若乖啦。”

没多久,苏若曦推着苏锦荣也回来了。

虽然之前相距有些远,但是因为街上没有人,所以苏若曦也清楚看到了刚才一幕,看到女儿要摔跤也是让她很是惊恐。

好在女儿最终没有摔跤,苏若曦此时推着父亲走上前,看着女儿板着脸说:“冯若若,是不是差点摔跤?妈妈都跟你说过不要跑的。”

这一刻的苏若曦是真的生气了,刚才女儿差点摔跤的情景,真的是让她很害怕。

现在女儿没有摔跤,赖在爸爸的怀里,苏若曦还是要教训一下女儿。

看到妈妈生气的样子,冯若若赶紧跟妈妈道歉:“对不起妈妈,若若下次不敢啦,妈妈不要生气呀。”

苏若曦没有那么快平静下来,依旧是板着脸说:“知道错了就可以吗?这次要不是爸爸及时出现,你就摔跤了,你摔跤了之后,明天爸爸、妈妈、奶奶和姥爷都要照顾你,那爸爸明天还怎么去摆摊呢?

所以你是不是不应该那样跑?慢慢走回家是不是很安全?以后你还敢不敢一个人这样跑啦?”

2021-10-19

2021-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