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给不了未来,男生说给不了你未来

“没事。”苏晚晚和善的笑了笑,“不用放在心上。”转而手上拿起一件挂在架子上的睡衣看向店员,“这个可以给我拿一个最小号吗?”

店员愣了一下,似是没想到苏晚晚会突然转换话题,她拿着衣服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朝着仓库走去。

【我的天呐,晚晚真的太温柔了吧!】

【我不管我们晚晚就是小仙女!】

【刚刚那些说我们晚晚脾气不好一定会为难店员的喷子呢?出来啊!】

没一会儿,店员就拿着衣服走了出来,苏晚晚接过,将它递给林心。

“给我的?”林心一脸疑惑地看着苏晚晚。

“嗯,你去试试。”

“好。”说完,林心就乖乖的走向了试衣间。

刚刚去拿衣服的店员也反应过来苏晚晚是在安抚她的情绪,所以才让她做些别的事,顿时心中对苏晚晚的喜爱之情又多了一些。

她站在柜台后面,看着底下的纸和笔,给自己暗暗打了个气,走了出去。

“你……你好,可以给我签个名吗?我喜欢你很久了。男朋友给不了未来”

“我乃是龙宫三太子敖天是也!奉我父皇之命,特来赤峰宫拜贺贵宫的建宫大典!”三太子倒也不摆什么架子,直接亮明身份!

“原来是龙宫三太子殿下驾临,失敬失敬!快快打开大门,让三太子率领的使者团入内!”负责守卫赤峰宫东大门的化神阶统领不敢怠慢,慌忙命人打开东大门。

便见新建不久的东大门缓缓开启,露出一个可供人员出入的能量幕,这种能量幕很是玄妙,正好与那护宫大阵能量罩交织,平时关闭时任何人不得入内,一旦开启,人员器物随意出入,海水却会被分隔在外,无法寸进!

三太子等人自然不会客气,开始井然有序地穿过能量幕,进入赤峰宫护宫大阵之内!

“三太子殿下!这些天不断有宾客前来,男朋友说我不好在下就不亲自送您入内了,请您跟着这支小队进赤峰宫吧!”那位负责驻守东大门的化神阶统领立即客气地安排了精干小队,让他们带领龙宫使者团进入赤峰宫核心区域!

“有劳了!”三太子倒也不介意,这些都是惯例。

就好比有人到访龙宫一样,通常都会安排专门带路的小队人马,守卫大门的主将是不可能轻易擅离职守的!

女孩儿聚在一起,特别是年轻的女孩儿,对衣服珠宝首饰总是十分的喜爱,所以,两人的跟拍摄像师就跟在她们的后面,在不同的女装店里穿梭。

屏幕后的网友们看到这一幕对两个摄像师产生了无线的同情。

【哈哈哈哈摄像大哥肯定没想到一天要过去了没想到晚上出去逛街了。】

【心心子摄像的表情好生无可恋啊!】

【晚晚的摄像也一样哈哈哈!】

就在二人从三楼的最后一家女装店出来以后,两个摄像师觉得大概曙光就在前方,林心和苏晚晚二人应该不会再继续逛下去了的时候,林心不知道对苏晚晚说了些什么,两人掉头朝着来时的方向走了回去。

看到这一幕,两名摄像师不由得对视了一眼,在看到对方脸上挂着相同的苦笑之后,男朋友开始不主动找你认命的扛起摄像机跟了上去。

结果到地方,两人的脚就再也抬不动了。

因为苏晚晚和林心二人,来到了刚刚路过的内衣店。

似是知道两个摄像师在想什么,苏晚晚回头看了一眼他们,在林心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话,走了过去。

“是的,这一看就是把宝刀啊!”白云梦说道“只是这么一把宝刀为什么会被放在这个洞里?”

“不知道!”程可儿的脑袋像拨浪鼓似地摇了摇,“云梦姐,你说阮卡会不会是借着这次访问的机会,来这里寻宝啊!”

“有可能!”白云梦点了点头“不过我觉得不是借着访问的机会,而是拿访问当幌子,专门来这里找这个匕首的!”

“对!没错!”程可儿听后连忙双眼放光,“云梦姐我真佩服你,你从一开始就看出问题来了,没想到他们还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好啦不要拍马屁啦!男朋友说我们没有未来”白云梦笑道,“你看他们又在干什么?”

阮卡他们在洞穴门口,仿佛并没有要走的意思。

而是在四处寻找着什么,不多时,仿佛是没有结果,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云梦姐,他们走了,我们怎么办啊!”

程可儿问道,不知不觉间,她竟然将决策权交给了白云梦!

“其实我们之所以藏在这里,也只是满足好奇心而已,反正他们做什么也不关我们的事!而且天也快黑了,我们也快点回去吧!”

花了也就二三十分钟的时间,当着吴冰的面,彭向明一边弹琴定音,一边速度飞快地把《天竺少女》写了出来。

然而,姑娘不识谱。

彭向明愣了好一阵子才问,“你们学戏,没有谱子吗?”

姑娘摇头,说:“我小时候学昆曲,《牡丹亭》是有谱子的,但老师说,那是后来人又做的谱,算是复原,但老师们也不教认谱,都是先打基本功,当一个男人不主动找你然后按戏教,所以我们说起来,不是说你会不会唱,我们都说谁谁谁会几出戏。”

“那你会几出戏?”

姑娘想了想,有点不好意思,犹豫半天,说:“算是……五六出吧!但是能达到……老师肯定觉得还差着功夫,但我自己觉得我可以试试登台的,也就一两出。像《牡丹亭》里的很多场,我都学过呀,都会唱的,现在也没忘,但肯定登不了台,跟老师们没法比。对了,我还喜欢《金山战鼓》。最近几年改学京戏,我觉得我的《穆桂英挂帅》还不错,但是……还是没过加试……”

说着说着,就又提到伤心事,姑娘低下了头。

不过没关系,工作室次卧里的床已经按照租房时的要求被中介公司给搬走保存了,现在里面放了一张办公桌和一架钢琴。

为了做好隔音不扰民,这屋里还铺了厚厚的地毯。

七八万的琴,不是三角琴,但其实音质也还可以啦,主要是三角琴太大,就算真买来了也没地方可摆。

彭向明倒是挺想买一架斯坦威来着,但稍微好一点的,就得大几十上百万,连二手的也便宜不了多少,女朋友说我给不了她未来现在的他,买起来是真的吃力,就只好先随便对付一架普通的——不过这会子拿来震慑一下小姑娘,还是够了的。

钢琴弹起来,那手速,那流畅程度,果然立刻就让姑娘星星眼了,简直比此前吹过的所有牛都管用,“哇!你还会弹钢琴啊!”

“多新鲜!大师级!”

说话间,高难度就上了,他手速飞快,琴音跃动,煞是好听!

认真讲,恢复了这两个月之后,他的钢琴技巧的确已经是越发纯熟了。

这回姑娘少见的没有说彭向明在吹牛,很认真地听他炫完了一大段,眼里犹自带着小星星,“你好厉害呀,弹得好快!”

彭向明一下子差点儿被憋死——姑娘,这不单纯是快慢的问题呀,我这音准、节奏、韵律,都很牛逼的好不好?

不过无所谓了……

他坐直了,看着姑娘,说:“所以,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不是骗子!”

姑娘噗嗤一声笑出来,边笑边点头,“嗯。你不是骗子!……哎呀,开玩笑嘛,我当然知道你不是骗子啊!”

“啊呀,你还主动跟我开玩笑了,有进步嘛!但是……”彭向明站起身来,男朋友说给不了我什么走过去,双手抓住她肩膀,逼近了,看得姑娘既是不好意思,又是好奇,目光有些闪烁,他却认真地说:“我写歌,你唱歌,行吗?”

姑娘眼睛转了一转,点点头,“好呀!”

但是还没等彭向明高兴起来,她又忽然问:“你真会写歌啊?”

…………

“呶!写好了!”

“这就写好了?”

“对呀!”

“原来……这样就叫写歌呀!”

“只有我这样!看看,好好看看!”

弄得这么轰轰烈烈,就为了来玩两天?鬼才信呢!

但没办法,怀疑是怀疑,也不敢说出来。

谁让你干不过人家呢?就只能看人家脸色,听人家摆布!

。。。。。。。。。

。。。。。。。。。

“原来是这么回事!大姐,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听了白云梦的叙述之后。

江天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没想一块玉佩竟然能弄出这么多事来。

“你也没问我啊!”白云梦白了他一眼说道“而且这件事确实有些诡异,我怕说出来你们害怕!”

“额!也是哈!”江天逸尴尬的笑了笑“照你这么说,你在那个洞穴中看到的壁画,和这块玉佩上的画一样?”

“只能说是有一部分一样,其他的这个玉佩上没有!毕竟墙壁要比这个玉佩大很多嘛!”

“我知道了大姐!”江天逸点了点头,“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快点去赚钱吧!”

“嗯~好吧!那我走了!”

2021-10-19

2021-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