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人说情何以堪,女人对你说情何以堪

就在叶天他们观察周围人群的同时,中央车站里来来往往的旅客和游客,也在观察着他们,或好奇、或惊惧,情绪颇为复杂。

跟纽约其他地方一样,这里几乎所有人都认识叶天。

通过各种新闻媒体、以及中央车站众多大屏幕上滚动播出的新闻和通缉令,绝大多数人已经知道今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纽约为何风声鹤唳!

此时再看到全副武装的叶天他们,中央车站里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一阵骚动。

“法克!斯蒂文这个疯狂的混蛋居然来了中央车站,而且全副武装、如临大敌一般,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那些被警方悬赏通缉的芝加哥蠢货,难不成已经逃窜到纽约中央车站了?如果真是那样,那就太糟糕了!“

“可不是吗!如果那些蠢货真在这里,又被斯蒂文那个混蛋碰上,必定是一场你死我活的厮杀,中央车站将会变成又一处战场!一个女人说情何以堪”

惊呼与议论的同时,很多人都意识到了危险、都有种心惊胆战的感觉!

面对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枪战,他们只能加快行走的脚步,或赶车回家、或离开中央车站,以求远离这是非之地、远离危险!

陈广胜眼神明显有些慌乱。

李二蛋脸上也是露出了灿烂的小笑容,“制服人员过来之后,肯定会把这投毒的人给找出来,还有你这死龟,肚子里面的石灰一检查就知道,东西可是你拿来的。”

“这…”

陈广胜没想到李二蛋丝毫不乱,竟然还敢直接选择报告制服人员。

难道李二蛋心里就不害怕,这真的是毒水吗?

李二蛋笑嘻嘻的道:“老王八,你在下毒的时候是不是想着,我也不敢确定这水里有没有毒,所以肯定不敢报警啊?”

“满肚子坏水,你要是稍微多学点东西,就知道地下水是无毒,情以何堪是什么意思通过这么多沙的泥土过滤,只会留下丰富的矿物质,这次你完蛋了,敢下毒,你才是那个想要害所有人的罪魁祸首。”

“你放屁!”陈广胜怒骂道:“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下的毒。”

李二蛋一脚踩在了那只死龟上面,抬起脚的时候,龟壳已经碎了。

用一支小木棍将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扒拉开,看到了石灰凝结的东西。

我们从仓库里淘到的那点东西,就别拿出来丢人现眼了,想必你也瞧不上眼,你们怎么全副武装、杀气腾腾的?难不成要跟什么人开战吗?“

加西亚解释了几句,言语中透出的羡慕,怎么也掩饰不住。

“我们来这里找几个芝加哥人渣,那些家伙下午试图洗劫我的装甲押运车队、洗劫属于哥们的那一半利马宝藏!

因为要押运利马宝藏去保险库,我们没有跟那些人渣多做纠缠,你让我情何以堪下一句只跟那些人渣打了一个照面,就离开了交火地带!

接下来,纽约警方就开始围剿那些人渣,可谁知让其中的四个人渣跑了,我们现在腾出手了,就加入了追捕行动!

那些人渣居然敢打哥们的主意,他们就要为此付出最惨痛的代价,想活着逃出纽约,哪有那么美的事!做梦去吧!“

叶天冷笑着低声说道,言语中透出一股杀气。

听到他这番话,看着他冷冽的眼神,加西亚和里德不禁都打了一个寒颤,暗自胆寒不已。

“哇哦!那真是一群蠢货,居然敢招惹你这疯狂的家伙,真是活腻味了!“

两人此时就站在右边四五米之外,手里各自拎着一个包,看上去准备进站、乘地铁返回布鲁克林。

或许是因为叶天曾经给他们造成的心理阴影、或许是因为叶天他们手中的突击步枪、以及身上携带的其他武器!

这两个家伙俱都一脸惊惧之色,双脚死死地扎在地上,再也不敢上前半步!

转过头来的叶天,迅速打量了一下这两个家伙,让我何以堪是什么意思然后堆起一脸灿烂的笑容,跟这两位老朋友打起了招呼。

“晚上好,加西亚、里德,好久不见,很高兴在这里遇见你们!“

“斯蒂文,晚上好,的确好久不见,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真是太巧了!

加西亚表情尴尬地打着招呼,在脸上生生挤出一丝笑容,却比哭都难看。

站在他旁边的里德也一样,冲叶天点头打了个招呼,笑的非常勉强。

打招呼的同时,这两个家伙都在暗自疯狂吐槽。

“高兴个屁啊?要不是因为你这可恶的混蛋,我们能成为仓储拍卖界的笑话吗?直到现在还不断被人取笑!“

韩三千面露尴尬,走前面这个,他确实是一种习惯。毕竟,轩辕也好,地球也罢,他都一直是走在前头那个最拉风的人。

“后山连绵起伏,我们进入后山的中部以后,便可能会开始遇到灵兽,到时候你千万记住,紧跟在我的身后,没有我的命令,不要乱来,知道吗?情何以堪是啥意思”

高阶的灵兽能力实在强大,就连秦霜也没有必胜的把握,每年也有不少弟子,入门之后,在抓灵兽的过程里被灵兽所杀死。

但如同成人礼一样,就算死再多,所有入门弟子都必须参加。

韩三千点点头,跟在秦霜身后,朝着后山深山里进发。

大约行了一个时辰,两人走进了茂密广泛的森林里,森林里虽然安静,但处处防佛都露着杀机,秦霜一句,我们到了,让韩三千整个人都严肃了起来。

韩三千一双眼睛如同鹰眼一般,快速的在周围寻找了起来。

秦霜翻了个白眼:“虽然到了,但不代表就有很多灵兽啊,你不用这么紧张。”

韩三千点点头,哦了一声,但警惕依然没有放松。

“村里的人谁没盖过房子,石灰凝结后是什么样子大家都看到过,这白石灰就在这里摆着,你这只老王八继续狡辩,我倒想听听,你还能说出什么话来。”

李二蛋将小木棍一扔,笑着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

陈广胜哼了一声,“一只乌龟能证明个啥,我们家盖房子那石灰还在院子里面堆着,说不定就是它误吃了。”

李二蛋笑嘻嘻的道:“你给这些菜苗打药,情不自禁的意思总得用工具吧,要不咱们现在上你家看看?你敢吗?”

陈广胜一咬牙,“这有啥不敢的,现在你就跟我去!”

李二蛋有些惊讶,他敢肯定这里的事情肯定是这老王八蛋干的。

可是这个王八蛋竟然这么有恃无恐,难道已经被它消除了祸害工具?

“你要是不敢去,你就是我孙子!”

陈广胜怒骂了一声,村里面那些人看他的目光早就已经变了,这件事情他肯定是解释不清了。

他的名声在村里算是彻底的毁了,这都怪这个小狗崽子,只要是能把人引到他家,李二蛋就死定了。

齐发财也是感觉不对劲,不过话都已经说这个份上了,加上又有这么多人在场,他也不觉得陈广胜能搞出什么大乱子。

“那咱们就去广胜家看看,要是找不出证据,咱们就直接报警。一个女人说她情何以堪

“好,咱们一起去,要是这老王八干的,非抽他两个巴掌不可。”

众人都是群情激奋,他们现在也是缓过神来了,觉得李二蛋根本就没有必要骗他们。

活都是大家一起干的,菜也是李二蛋教着种的,出事肯定第一个找李二蛋。

一路走到陈广胜家门口,就听到了里面吆喝的声音。

“咱们走一个,一会咱们就等着李二蛋那个小兔崽子被孤立之后,狠狠的收拾他。”

“必须的,敢打我们黑哥,肯定要弄死他。”

院子里面十几个壮汉,正是在那里推杯换盏。

外面的村民听到这话当时就怒了。

“好你个老王八,果然是你在搞鬼。”

张老三都已经陆续的准备动手了,他平时就有点小抠。

稍远点的位置,又有一头海豚从清澈的海水里蹿出来,摇摆着尾鳍飞向了空中,动作同样完美,同样令人目眩神迷!

与之前相同,这头海豚完美的鱼跃跳水动作,再次赢得了叶天的赞赏,也赢得了一声惊叹!

他在观察这些美丽的精灵,欣赏它们优美的水中舞蹈,这些长吻海豚也看到了站在船头、身穿白色衣服的这个家伙。

当它们看到陌生的叶天,非但没有受到惊扰,一哄而散,反而变得更加欢快了。

尤其一头体长刚刚超过一米的小海豚,表现尤为突出,或许它是第一次接触人类,或许它天生就是个充满好奇心的小家伙。

看到叶天之后,它先是吱吱叫着来了个完美的鱼跃跳水,赢得了叶天的赞赏与一声惊叹!

随后,它又一头扎入水中,从众多家族成员和兄弟姐妹的身下穿过,迅速向游艇侧面靠近过来。

当它再次从清澈的海水中一跃而出,凌空飞舞时,已经离游艇很近了,就在叶天的眼皮底下,看的非常真切!

飞在空中的小海豚甩动尾鳍摇摆身体,努力向前滑翔的同时,似乎也看了叶天一眼,它那小小的黑色眼睛里,充满了好奇!也无比纯净!

2021-10-19

2021-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