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说跟我看不到未来,女友说看不到未来

叶凡心里一阵温暖:“爸,今晚真是对不起,连累二老受罪了。”

“不怪你,有些东西是命。”

叶无九笑容温润摇摇头:“而且爹也有责任,总觉得忍一忍,事情就过去了。”

“现在才知道,一味忍让等于任人宰割啊。”

他脸上多了一抹落寞:“做人啊,有时候还是要露一露獠牙。”

“爹,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让人伤害你们。”

叶凡感觉叶无九有点不一样,但哪里变了又一时说不出:“我会派人好好保护你们。”

“好了,不说这些了,走,进屋子,吃早餐。”

叶无九把叶凡从尸体面前拉开:“再不吃就冷了。”

十五分钟后,叶无九把睡不着的刘富贵也叫出来吃早餐。

没有多久,韩剑峰也夹着公文包赶赴过来。

于是诺大圆桌很快坐满人,女友说跟我看不到未来散去昨晚惊险后谈笑风生起来。

“叶凡,太婆公司已经上了正规,配制也有人操作。”

“伊斯说他是。”艾伦回答,“虽然的确是有一点不对劲。”

“只有‘一点’吗?!”菲利咆哮。

“说起来,他又做错了什么呢?”艾伦苦笑着回答,“他杀了该杀的人,他找到了你们,他救了你……只是有些事,他并没有按照我们所熟悉和能够认同的方式去做,他失去了他的热情和善良,愤怒和喜悦……就像他所有应有的感情都被什么东西吞噬掉了,剩下的只有最简单的对与错的判断和如何用最直接的方式达成目标的计算,这让他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个**纵的傀儡——是不是?”

“……这还不够糟吗?!”菲利继续咆哮。

“是很糟。”艾伦叹气,“但这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解决的问题。女朋友突然说看不到未来菲利……你得先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菲利一时间有点懵——然后整个人猛然间被强烈的恐惧紧紧摄住,“埃德和小国王……”

“弗里德里克毫发无伤,但几乎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艾伦说,“埃德……我们根本没有找到埃德。”

不过云使也告诉他了。

没用的。

法则光弩攻击人没问题。

攻击这样的阵法是没用的。

这就麻烦了。

虽然现在云仙宗的人,大部分都被他们杀死了,但云仙宗里面,至少还有几十万的后备人员,而且云仙宗的宗主和那些高层,大部分还都活着。

他们都是大麻烦的。

云仙宗之中。

宗主靠在那里休息着。

他已经将云仙宗压箱底的东西都派出去了。跟女朋友看不到未来怎么办

所以他认为。

自己只需要等好消息就行了。

“无论如何,这不重要。”斯科特说。

菲利气得笑了出来。

“好啊。”他说,“那么,圣者大人,你觉得什么才能称得上‘重要’呢?”

斯科特再次皱眉——他脸上的肌肉似乎已经只能做出这样简单的表情,以至于他眼中掠过的迷茫和黯然,菲利都觉得只是自己的想象。

“等等。”他说。

圣骑士难以置信地看着他突然转身离开,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你他.妈.到底什么毛病?!”

他试图把小白从他身上推下去,追过去把应有的表情从那张令人厌恶的死人脸上揍出来,小白却似乎觉得他是在跟它玩闹,大大的脚掌甩过来,不轻不重地拍在他脸上。

在他怒气冲天又无可奈何地跟白豹扭成一团时,如何委婉的拒绝相亲对象有人推开了门。

“……你看起来精神不错。”艾伦说。

“……你看见那家伙了吗?!”菲利一边躲避着白豹粗糙的舌头一边迫不及待地控诉,“那是什么鬼样子!那到底还是不是斯科特?!”

哗啦啦!!

热烈的掌声连成一片,在座的数百位强者集体鼓掌,表示对九宫真人的热烈欢迎,毕竟对方不仅仅是一位尊者境强者,同时还是来自上古文明时代的阵法大家,这一系列的荣耀都足以值得这些掌声。

“裴君临,有人和你抢饭碗了!”

雷鸣般的掌声中,裴君临的脑海中忽然传来一道戏虐的声音,传音的竟然是袁飞。

裴君临好笑道:“有人抢饭碗那才证明这个职业吃香啊!竞争才能促使人进步,否则,我一个人独孤求败,岂不是太无聊了一些?”

“裴君临何在?!”

突然,正在这时,裴君临听到了袁横直接喊他的名字,为啥女友说看不到希望马上站起身喊了声:“到!”

一瞬间,裴君临就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数百道强者的目光聚焦在他一个人的身上。

领导席位上,袁横打量着裴君临,一双包含日月星辰的眸子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

“听闻你是我现代文明中最年轻同时也是最具有天赋的阵法大师,这一次攻破泰山的任务,我就交予你和九宫真人了!”

“港城政府明天会拿出十块地出来拍卖,缓解一千万港城市民的福利压力。”

“其中一块临海的地很有开发价值,它叫望海峰,位置优越,环境清幽,还正对日出的东方。”

“钱家欣觉得有利可图,但资金不足,就拉着我一起合作,她六,我四。”

“我们弄了一个地产公司,准备明天把这块地拍下来,然后开发出一个高端楼盘。”

“名字我们都想好了,叫日出东方,看山看海看日出,多有诗情画意……”

“它起拍价十个亿,她说跟我在一起看不到未来开发成本五十个亿,潜力值两百亿。”

“如果最终拍卖在五十亿内的话,项目完成可以赚个一百亿,我能分个四十亿,也算是一块肥肉。”

“这也是钱家欣热情款待我,我也尽力维持关系的一个要因。”

谈起工作,唐若雪变得兴奋起来,滔滔不绝跟叶凡谈论开来。

叶凡一边按摩着女人的脚踝,一边感慨这女人还真是工作狂。

随后他又微微皱眉,这望海峰怎么有点熟悉?

撤退!

云仙宗的人开始大撤退。

就这样。

他们不断的追。

对方不断的跑。

在五个光日后。

云仙宗的队伍,只剩下了不到五万人。

但八位真仙到了。

八位真仙一出场,就是八道范围性的法则攻击打了出来,大片的死亡出现,同时他们也都是使用大扩音符喊道:“我们是云仙宗的八位真仙,敢和我们抗衡的,必死无疑,真仙一下,皆为刍狗。”

气势!

八大真仙也是拥有非常可怕的气势。

他们八个人站在那里,就仿佛是一道巨大的屏障一样,让前冲的队伍士气瞬间下落。

“云仙二使都能被杀,女朋友说看不见未来八大真仙算得了什么,几千万人,上亿人一起发动远程攻击,砸死他们。”夏天也是同样适用大扩音符喊道。

杀!

夏天的话,让所有人全都是反应过来了。

云仙二使都能被杀,这八位真仙算得了什么。

但唐若雪这双腿,叶凡感受到的只有来自生理的强势冲击。

如雪白的藕断一般,又绝不臃肿。

叶凡感觉自己呼吸出来的都是热气。

“你是揩油,还是治疗啊?”

唐若雪能够感受到叶凡气息,止不住给了他一个白眼:

“摸了那么久,一点效果都没有?”

她难得娇嗔的样子让叶凡微微恍惚。

“马上,马上就好了,刚才在酝酿。”

叶凡打了一个哈哈,没有银针的他,干脆一转生死石修复。

片刻之后,唐若雪的足踝红肿渐渐消退,重新变得红润诱人。

不过叶凡没有马上松手,依然牢牢握在掌心,同时用另一只手捡起资料。

“今天又坐飞机又邮轮冲突,折腾一天你洗完澡不好好休息,还看什么公司文件啊?”

他把掉落的文件捡起来递给女人。

“你以为我来港城就纯粹作证啊?”

唐若雪看着叶凡嘟囔一句:“我还有一个项目要跟进。”

他好像什么时候望过一眼。

“好了没有啊?”

唐若雪看着心不在焉的叶凡开口:“你医术没那么差啊,这次怎么摸那么久?你就是吃我豆腐。”

叶凡回过神来,笑着松开了手:

“我这是给你顶级治疗,马上恢复行走的按摩,自然要久一点。”

他把女人抱了起来:“不把你一次性治好,你明天怎么参加拍卖会?”

“呀,真的好了啊?”

唐若雪发现疼痛消失了大半,脚踝重新掌控力量,惊讶地娇呼一声。

叶凡把她抱起来放在沙发上笑道:

“那当然,我怎么说也是金芝林坐馆的,区区一个扭伤手到擒来。”

他还拿来女人的衣物和拖鞋给她穿上,免得春光乍泄的唐若雪着凉。

“自大。”

唐若雪哼了一声,随后又望向被踢坏的房门,心里多了一抹甜蜜。

自己只是不小心摔倒尖叫了一声,叶凡就第一时间踹门冲进来,可见他对自己是紧张的。

2021-10-19

2021-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