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决定家庭气氛,女人决定家庭的兴旺

内心忽然生出了一种极为悲哀的感觉,因为裴君临现在已经明确的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死后原知万事空,但是裴君临现在却接触到了最神秘的死后世界,他看着四周茫茫,如同万古的长夜,内心也生出了一种苍茫的感觉。

这种混沌的黑暗,比当初裴君临在归墟之中遇到的更加恐怖。归墟之中尚且有混乱的法则,但是在茫茫如同万古的长夜里却什么都没有,没有空气,没有一切,所触摸的一切全部都是虚无。

“原来死后一切都是虚无。”裴君临喃喃自语,他的声音在四周回荡着。

这死后的世界一切都是虚无的,没有空气没有灵气,没有规则…………

能察觉到真正死亡来临的时候,裴君临不知道内心里产生了什么样的情绪,但是他更加困惑的是,明明死后就是一片虚无,为什么自己仍然能够思考呢。

从古到今,无数修炼者都没有洞悉一个秘密,就算是大帝级别的人物,也不知道死后到底是什么世界。

但是裴君临曾经记忆过佛门上面的一些经文,这些经文艰难晦涩,女人决定家庭气氛需要依靠个人的理解去感悟,但是这一刻裴君临就像是醍醐灌顶一样,忽然明白了一些经文上的字句。

不过就在这恐怖的一瞬间,那岁月符文猛然挣脱神秘的大手,再次一道光罩笼罩住了裴君临。

在那噬魂兽张开大嘴即将即将吞噬裴君临的一瞬间,这岁月符文开辟了一道空间之光,将裴君临笼罩起来。

噬魂兽发出了愤怒的吼叫声,但是却不敢接近裴君临,看着被一道光束笼罩的裴君临,噬魂兽虽然不甘心,但仍然转头离开了。

裴君临抬头,那神秘的大手正在和岁月符文暗中较劲,但是这岁月符文却如一团烛火一样,虽然在狂风之中来回摇摆并不会熄灭。

它散发出一团柔和的光芒,为裴君临指引前路。

而那神秘的大手眼看无法阻止岁月符文,最终只能悻悻的退了回去。这次裴君临没有犹豫,他不在像之前那样慢吞吞的赶路了,而是开始疯狂的跑路,而且速度越来越快,风驰电掣,耳边只能传来呼呼的风声。

跑的速度越来越快,到了最快的时候,裴君临甚至能够看到光芒和自己的速度,家里干净财气越旺几乎形成了相对速度。

“死后的人真的能够跑这么快吗?没有肉身的束缚……”裴君临内心竟然升起了一种自由自在的感觉。

(庄乐说)啊,郭总我说,其实等到你杀死刘凡的时候,你就可以接着执行你的计划了。

(郭峰说)好的,庄总,那么你给我说,他是个什么东西。

(庄乐说)怎么了,你搞不定他吗?,他就是个傻子。

(郭峰说)你确定吗,庄总。

(庄乐说)我确定,他在我们学校是最傻的,况且他之前还是我们的邻居。

(郭峰说)那,庄总,你确定他是人类,嗯,实不相瞒刚才我派去的,3个伙计全被这个刘凡给治服了。

然后庄乐开始拍桌子。

【庄乐说】什么!难道他之前的傻里傻气,的样子都是装的吗。

(郭峰说)我一会儿会亲自去动手,我们俩一起去会会他。

(庄乐说)好的。

(郭峰说)那我们走吧,去会会他。

之后郭峰和庄乐一起去了画鹰厂里,就这样他们到了厂里的仓库上。

(刘凡说)嘿!庄乐哥哥,你看,女人在家庭中的重要性我上班了。

“哈哈,莲儿果然是爹爹最最贴心的小棉袄呢!”杜龙老怀开慰地大笑应道。

“香儿(青儿)见过杜龙叔叔!”早就停止嬉闹的两个小女娃这才寻隙开口见礼道,杜龙松开宝贝女儿,笑眯眯地上前将两个粉妆玉琢的小女娃同时抱了起来,略显惊讶道:“咦?!几年未见,咱们香儿与青儿的个头怎么也不见长高多少呀?!还是两个小女娃子呢?!”

两个小女娃被他这声惊咦给弄得玉面羞红,尕青腆着脸娇嗔道:“杜龙叔叔。。。您又将我们跟人族孩子相提并论啦?!”

杜龙愣了愣神这才恍然大悟道:“哈哈!也是也是,妖族孩子成长速度相对较缓慢些,看叔叔这记忆,居然把这茬给忘记了!”

花园内,杜龙就这样陪三个小女孩闲聊着,面对平易近人丝毫没有半点架子的他,花香儿与尕青很容易就跟他打成一团,丝毫没有将他当成这几个洞天世界的主人,自己两个部族的救命恩人!

随后,女人说定海神针什么意思杜龙又跟杜莲儿交待一番,告诉她自己此次出去又要闭关较长一段时间,让她转告秦火凤诸女后,这才与三女告辞而去,闪身便回到那个小洞穴内闭关苦修去了!

似乎感受到裴君临的生命里已经付复苏了,那瓦罐儿竟然再次慢慢悬浮了起来,散发出一股迷蒙的光芒,将裴君临笼罩住了,那瓦罐的盖子自动打开,一滴淡蓝色的液体被倾倒出来。

当那天道之血滴在裴君临眉心的时候,瞬间就被裴君临吸收了,很快他身体上淡蓝色的坚冰慢慢的退化,裴君临终于从那种寒冷的感觉之中被解脱出来了。

一滴天道之血轻松的解救了裴君临,裴君临看着自己柔软的身体,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想起之前在那虚无之中遇到的黑暗大手,裴君临不寒而栗,那就是死后的秘密。

不知道为什么,裴君临每每想起这种秘密想要说出来的时候,一个女人决定一个家庭总感觉无法开口。只是刚刚想起,要把这件事情告诉金爷的念头,那个念头立即就无声无息的洇灭。

裴君临有一种通体发寒的感觉,因为他感觉冥冥之中有一只大手,在隐藏死后世界的秘密。

近在咫尺的裴君临都无法感知到两者之间争斗的波动,因为这里是虚无,一切都是虚无的,没有风没有空气,所以裴君临根本感觉不到。

两者之间爆发了强烈的对抗,但是很快裴君临就发现那岁月符文一点点被镇压下来,渐渐支撑不住。

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刻,一截干枯的大手,似乎从天边浮现过来,瞬间朝着那黑暗大手攻击过去。

裴君临麻木的看着这一切心中并没有任何恐惧,因为在这虚无的世界里,裴君临的一切感觉似乎都由不得自己了。

不过就当他看到这些干枯大手的时候,裴君临内心忽然闪过了一道亮光,因为这只干枯的大手他太熟悉了,时常从地狱之门伸出来。

干枯的大树和那黑暗大手战在了一起互不相让,女人是家庭的风水而就在这一瞬间那岁月符文猛然散发出一股炙热的光芒,将裴君临包裹住。

裴君临不再沉默,一跃而起,他的周身散发出朦胧的光芒,披星赶月,一眨眼就冲过了那道地狱门户。

冲出来的一瞬间,一切都结束了,裴君临感觉自己就像是掉进了一团沸水之中,紧接着就是刺骨的寒冷。

胜屠瑜仿佛灵魂归窍,惊得本能拱着手,一边行礼,一遍拜过来:“姑父,断无此事,老祖听闻是姑父的意见,还说这么做是对的,父亲这些年来压力甚大,不堪重负久已,他老人家早就劝过父亲了,只是姑父一直都不肯卸去重负,我们这些小的,又不敢去劝,生怕父亲他觉得我们要谋他的位置……唉,不过多亏了舅父,这才让父亲如今享上了清福,我们这些孩子们也深感欣慰,这段时间下来,也多亏了老祖和姑父,胜屠家也渐上正轨。”

“那就好,老祖如今已是证道境了吧?看来身体尚且硬朗得很,再活个万年都是最少的了,不过你们胜屠家事情应该也最多,最麻烦,怎么你还学着其他三家,那么悠闲的还在我面前晃悠呀?”我表情故意暗了下来,女人 家庭兴旺的关键有些责怪他的意思在里面,倒想要试试这小子是不是真给吓破胆了。

毕竟胜屠昊给我送去了天城环形圈其中一个小界面软禁疗养了,上次这小子已经吓得不轻了,这次就看他习惯了没。

胜屠瑜先是一惊,但很快就想到了说词,连忙说道:“姑父,小侄不敢辜负重托,虽然还未登基,不过却也不敢真的悠闲,这段时间来,除了忙碌政事,也多方听取了建议,众多臣子亦不敢怠慢,各家族近些天来同样也穿行于临时宫邸,从未有歇,也不敢有丝毫懈怠,所以姑父大可放心,甚至来见姑父,小子这礼物,也实在因为近些日子的操持,一时……一时没能精挑细选,比之其他,恐多有不如了。”

我暗道这小子,果然得了胜屠昊真传,这三言两语就把三仙皇也拉下了水,自己宝物不好,那是因为忙碌政事,无暇分神选宝了,那其他三位的宝物至于那么好,问题也就来了,那是因为政务不忙闲的?还是说把心思都用在了讨好我上面了?

2021-10-19

2021-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