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挽回水瓶男的心,水瓶男分手多久会后悔

“叶贤侄,你们先走吧,这里交给我了。”

李家主笑了笑,这种事虽然小,但也影响心情,之前他根本找不到献殷勤的机会,所以眼下他更不想放过了。

叶修倒是没觉得什么,转身向外走去。

周围都是人,他想过去,也很艰难。

无奈下,他只得站在人群的边缘地带,心想,实在不行就回去了。

“李森叔叔,你这是怎么了?”

玥玥刚和导演隔着十几个人解释了几句后,就走了回来,刚好看到两个助理带着保安,气势汹汹的。

等她看到面前的三个中年男人,和三个不论身材还是相貌都胜过她一筹的女人时,顿时心里一惊。

京都四大家族,如何挽回水瓶男的心只差叶家之主,就全都到齐了。

看来,今天真的有大事要发生啊。

“原来是玥玥啊,这两个是你的助理?也好我这个当叔叔的也不好下手太狠,不然打断她双腿双脚都是轻的,你来解决吧。”

李家主看到玥玥后,冷然一笑,领着女儿,便向一旁走去。

苟书寒便把QQ号码告诉给了他们,然后苟书寒准备回白石洲,他们准备回皇岗。

分别的时候,阿德妹妹露西突然开口说道:“回头我也加一下你QQ。”

大美女要加自己微信,苟书寒还是有点受宠若惊的,忙回答说:“好的,那就此别过了,我们下次再见。”

等苟书寒一身疲惫骑到白石洲的时候已晚上十一点多了。

苟书寒看着网吧门口,不知道林小娟这一天有没有联系自己,也不知道她会不会给自己QQ留言。

苟书寒赌气不打算上网,骑到了楼下扛起自行车回到租房,冲完凉,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于是又跑出去网吧,好在网吧过年还营业。

他开了一台机子,习惯性戴上耳机,水瓶男分手后最怕什么输入QQ账号密码登录了QQ。

林小娟的头像不停闪烁,信息提示咳嗽声密集。

苟书寒点开她的留言。

QQ别致的傻子是她的网名。

“你去哪里了,你要急死我吗?”

“快接电话,快回电话。”

然后苟书寒发了一个伤心的表情过去。

是的,苟书寒确实有点伤心。

只是他不光伤心手机丢了,还伤心林小娟妈妈的做法。

两人又聊了一会,苟书寒没有提及林总监,也没有提及林妈妈。

林小娟告诉苟书寒,她明天一早会用试纸测一下,是不是怀孕了。

苟书寒说:“好,应该很担心自己会怀孕吧?”

林小娟回答说:“不知道,感觉自己还没有做好准备。”

苟书寒心想,说实话我也没有做好心里准备,水瓶男越在意越不联系但是如果真的怀孕了,那就生下来,可是林妈妈会这么轻易让两个人走在一起吗?房子还没有买呢!

林小娟反问:“你呢?”

苟书寒想了一阵子,回答她:“一切顺其自然吧。”

聊到后面,苟书寒眼皮打架,他打出一行字。

“真的太累了,我回去睡觉了,浑身酸痛,明天我给你电话好不?”

林小娟发来信息:“好,那你记得明天要给我电话。”

苟书寒回复:“好,我去睡了,新年快乐。”

林小娟回复:“晚安,新年快乐!”

苟书寒没有像往常那样发一句“我想你”、“miss you”之类的,而是直接关了QQ。

他不知道,林小娟却发了一条信息过来。

说着转头对儿子儿媳道:“你们俩也把酒倒上。”

孙嵩一愣,邓洁连忙拿过酒壶酒杯,成功挽回水瓶男友的方法为孙嵩和自己倒酒。

马京武依然平静地说:“你们俩今天拿下了二柱子,这出双簧演得不错,喝了吧。”

俩人傻了,邓洁赔着小心地问道:“爹,你怎么知道的?”

马京武说:“这种点子只有王爷府的格格能想出来。”

邓洁惊得手上的酒杯直接掉在了地上。

这个惊讶的尺寸把握的很好。

司勤高娃也是一口饭噎在嗓子眼,想说什么说不出来,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邓洁,马京武却还是非常平静地端起面前的酒杯,一口喝下去。

慌了的邓洁急于想对马京武表示敬佩之情,但慌乱之中却词不达意道:“爹,你不是人!”

看看,这就是那文的作用了,这段剧情里,朱家被同村的韩老海一家折腾的够呛,家里的伙计也越来越不听话,跟着捣蛋,可以说是朱家在放牛沟最艰难的一段时间了,少了那文,整体的风格就只能一闷到底,多了这个人物,时不时的明快一下,也能让节奏缓一缓。

外面传来了热烈的鞭炮声。

网吧前台的电视机里传来了春节联欢晚会迎新年的钟声。挽回白羊座男生的狠招

新年到了!

网吧里人不多,目测也有二三十个,虽然不及平日,起码感觉自己并不孤单。

有人喊着狗年快乐,有人拿起电话给亲人问好、拜年。

苟书寒才想起,自己整整一个下午到现在也没有给老妈打电话,于是忙跑去前台用座机给老妈打了电话过去,电话那头鞭炮声阵阵。

苟妈妈说:“正在看电视呢!”

苟书寒问:“那奶奶呢,叫奶奶听电话。”

苟妈妈说:“你奶奶看着电视打瞌睡,脑壳都要碰地板了,喊她去睡了,下午小娟打电话了。”

苟书寒嗯嗯表示知道了。

苟妈妈问:“你们没吵架吧?”

苟书寒说:“怎么可能呢,妈你快去开财门吧,今年我本命年了,运势要旺!你早点休息,挽回水瓶座男友的禁忌别熬通宵了。”

又聊了几句然后挂了电话。

轰隆!

下一秒,这位紫薇谷长老化成了一滩血泥,躺在一个巨大的掌印深坑中。

接着银霜剑派的一位长老也试图逃遁,驾驭飞剑,破空而去。

叶天自然不留情,掌指轻轻一挥,插在养剑池中的日月神剑破空而去,化作一道惊天神虹,当空轻轻一绕,一颗人头就掉了下来。

“天人在上,我梅花门愿降。”梅花门的一位长老吓得面如土色,当即跪拜了下来。同时围在他身边的几位梅花门高手也尽数跪地求饶。

紧接着烈火宗,紫薇谷,……,所有外援而来的宗门,都跪地投降了,臣服在叶天的脚下。

最后,所有人的目光齐聚到了萧天舒的身上。

这位老者回来后嗑了不少大药,血气恢复了一些,脸色渐渐变得红润,身上破烂的衣衫也换了,不再是龙袍,而是一件普通的道袍,但是久居上位,依旧有一种霸气的威严流露出来。

萧天舒不是一个人,身后是整个天玄剑宗,过万弟子,数百长老,全都来到了场中。水瓶男绝情后这么挽回

“少年人,你要知道,隐门五域,我南域是最弱小的,连地仙都难出一位。其他四域实力都在我南域之上,便是第二弱小的北域,也有十多位地仙。而最强大的中域,更是有过百位地仙,甚至还可能有天仙存在。你行事这般肆无忌惮,难免会被其他几域嫉恨,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银霜剑派的一个长老也说道,劝诫叶天见好就收,不要太过分。

“哼!”

叶天一声冷哼,懒得和这些人废话。

轰隆!

他猛地一步踏出,踩得地面乱晃,一阵地动山摇。

滔天的黄金血气从他体内汹涌而出,滚滚如海啸,压迫得所有人胸口憋闷,喘不过气来,只觉周身的空气都凝固了,自己像是变成了蜜蜡中的一只蚊虫。

在这一刻,叶天丝毫不加掩饰,将黄金圣体的威势展开到极致,整个人似一轮金色的太阳般,金光万丈,耀眼得让人不能直视。

一些修为弱小的人,脸色惨白,身体一阵乱颤,似支撑不住,要栽倒下去。

轰隆,轰隆,轰隆!

走到近前,易青就看见有个人正坐在一盏照明灯下面,捧着剧本在看。

“姐!你来啦!?”

易青一眼就认出了对方,不是邓洁还是哪个。

邓洁听到有人说话,忙抬起头,见是易青也不禁笑了:“我都来了好些天了,听他们说你出去有事,怎么样?都处理完啦?”

“完事儿了!”

易青说着,到了跟前,邓洁身上套着戏装,斜襟白底红花的小袄,配上一条葱绿色的罗裙,活脱脱一个民国时期的农家小媳妇儿。

“红楼剧组那边怎么样?还顺利吗?”

邓洁拍了一天的戏,面带憔悴,听易青问起,笑着回道:“还行吧,前段时间王导一直在抢我的戏,拍的也差不多了,就让我先过来两个月。”

“没出事儿?”

易青挺好奇的,按理说不能够这么顺当啊,西游剧组都因为没钱停拍了好几个月了,红楼剧组还能一点事都没有。

按说王福林导演和杨婕导演一样,都不是个会为了省钱,就偷工减料的人啊!

2021-10-19

2021-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