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达深爱一个人的歌曲,表示一辈子深爱的短句

班得瑞兄弟这哥俩已经吵了一个礼拜了,今天见着伊莲娜-霍莱,可算是找到倾诉的对象和拉帮结派的靠山。

俩人抢着向霍莱表达各自对大自然音乐的构想和理解,诉说自己在创作过程中遇到的种种问题,以及付出的各种努力。

他俩的目的是相同的,博萨希望霍莱站在他一边,支持把安妮的名字加入到班得瑞首张专辑两首歌里。施瓦茨的目的正好相反,希望霍莱帮忙劝阻博萨胡来。

陈文听着想乐,他是知道未来历史的,博萨一定会成功地把安妮的名字给弄进那两首著名歌曲。

天寒地冻,房

间里暖气也没有,为了增加热量,陈文咬着牙把死难吃的黏糊糊的汤和面包吃掉,那香肠更是有一股的怪味,弄得陈文差点当场呕掉。

霍莱听着班得瑞兄弟俩的诉说,不时地笑嘻嘻看着陈文吃“美食”,她假借认真听讲,早已停止了进食。

天已经全黑了,霍莱惦记着找个酒店入住,洗个热水澡,便向两兄弟提议:“你们赌一局吧!”

“放屁!”

“知道本公子是第一副掌门,还敢向本公子要贡献度,表达深爱一个人的歌曲你不怕本公子以后给你穿小鞋?”

林十二直言威胁。

天道宫门规严谨,贡献度是为门派立功,上缴法宝,药材,天才地宝等获得。

柳道元阴狠,暗中杀戮抢夺,多年下来也就凑了百万贡献度了。

“呃!”

闻言,道天阳很是尴尬。

这话,也太过直接了一点。

“赶紧的,别啰嗦!”

“本公子力量太强,所吸收的纯阳之气不足以支撑长时间的战斗.....本公子这次,可是有重任在身。”

林十二冷艳的一摆手。

“副掌门,这的确不合规矩!”

“这样,在下私自做主,给副掌门三千纯阳丹!”道天阳郁闷不已,只得硬着头皮答应。

“一亿!”

“你要不干的话,当心本公子拆了你的破殿,亲自取!”林十二冷艳一笑,气势立刻爆发了出来。

说完,博萨哼起了小曲,前前后后哼了七八段。

陈文前世在酒吧业打工20多年,对音乐的积累太深厚了,表白歌曲大全10首歌一听就听出来了,博萨嘴里的旋律是《仙境》专辑当中《风的变化》和《日光》的旋律片段。

虽然不是完整版,但已经足以显现出博萨的才华了。陈文知道,将来博萨会把这些片段创意拿给那些作曲家,由他们在这些片段的基础上,将这两首名曲给创作出来。

陈文觉得,不需要自己瞎帮忙盗歌,博萨和施瓦茨也能够完成班得瑞的第一张专辑。

至于时间,陈文知道这事是很玄妙的。

在前世,第一版《仙境》将于1993年发行,正是通过博萨自己成立的那家A/VC唱片公司发行的,专辑里只有7首还是8首曲子,陈文记不得了。

但陈文记得,到了1998年,博萨会通过湾湾金革唱片重新发行《仙境》,一共收录了14首曲子。陈文和广大音乐迷购买的正版和盗版CD,大众熟悉的班得瑞第一张专辑,其实是这一版。

从这个时间演变可以看出,班得瑞早期作品的推出速度是非常缓慢的。从1991到1998年,博萨和施瓦茨的创作之路相当艰难,特别想念一个人的歌曲平均一年只有两首曲子完工。

他毫无惧色地咧开嘴,给了冰龙一个诡异的笑容。

一块岩石沉重地砸到了冰龙的背上。它咆哮着回头,寻找那卑鄙的偷袭者,但它原本以为是石块的那团东西滚落到一边,冲它发出了毫无理智的嘶吼。

冰龙在惊讶中松开了前爪。它从未见过如此扭曲的造物,像是把无数团血肉堆砌在一个高大的人类骨架上。暗红色的肌肉纠结成团,裸露在破损不堪的肌肤之外,关节处有颜色暗沉的金属链条随着那“东西”的动作时隐时现,发出刺耳的摩擦声。而它僵硬肿胀的脸凝固了身为人类时的最后一个表情――痛苦,恐惧,和愤怒。

冰龙认出了那张脸。

它在它扑来时不由自主地后退,胸口被结结实实地撞上。那东西有着惊人的力量,肌肉坚硬如岩石,并没有太多腐臭的气息,表达爱意的歌曲送女生动作也远比它曾见过的骷髅骑士灵活。一击成功之后,它再次高高跃起,冲向冰龙的脖子。

冰龙直起半身把它拍向地面,迟疑着未用全力。那足以让普通人类粉身碎骨,却没有对它造成太大的伤害,它在地上翻滚了几下,如野兽般四肢着地,仰起头冲他嘶嘶地叫着,失去眼皮的双眼空洞无物。

“喂,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识好歹啊,我们想跟你把关系拉近一下难道还不好吗?”两位美女被秦风气的很有些不满。

“拉近关系?啥关系?我们现在不就已经是朋友了吗?”秦风不解的眨了眨眼:‘再说了,你们来了,我们经常接触,关系自然不拉近了啊?’

“你就只想和我们做朋友?没点别的想法?”两位美女看着秦风继续问道。

“是啊,不然还能干啥?拜兄妹啊?我可不信那一套。”秦风摆手道。

“你……你真是个笨蛋,你就不想泡我们吗?”两女气呼呼的道。

“泡你们?不想啊,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虽然你们的身子是挺好看的,人也长的漂亮,胸也大,腰也细,爱一个人的句子 情话皮肤也好,但我就是欣赏一下,不会乱想的。”秦风坚定的道。

“你……你这个混蛋,你真对我们一点那种想法也没有?”两女这下更气了。

“呃……你们这么生气干嘛,我真没有,你们放心吧,就算是你们来了,我也不会沾你们便宜的,因为我是一个好人。”秦风保证道。

博萨说:“加上安妮的名字,才显得更有人间味道。”

施瓦茨说:“我们说好的,创作天籁音乐,你怎么忽然间又想回人间啊!好啊,回人间是吧,我们去搞摇滚,去搞酒吧DJ音乐,那才叫人间!”

博萨说:“你说的那些地方,不叫人间,那是世俗,是地域,是妖孽横行的地方。”

施瓦茨开喷:“你少跟我抠字眼,我不同意你加安妮到歌名里。你要是再这样一意孤行,你我兄弟就没得做了!”

博萨说:“可是我爱安妮,表达深爱一人很深的歌曲答应了她啊!”

施瓦茨骂道:“我就知道你踏马有私心!”

下午这哥俩吵到这里,霍莱的电话打过来了,带着陈文来访问。

伊莲娜-霍莱是法国流行乐坛当代的代表人物,没有之一,她本身的音乐原创能力也是有一点的,班得瑞兄弟俩对她十分推崇,否则博萨这种隐居阿尔卑斯山里的富N代也不会答应见她。

再加上霍莱是个长相漂亮,而且很有亲和力的女孩子,更是对了班得瑞兄弟的脾气。

它一边对自己的举动恼怒不已一边冒险飞向更靠近内陆的地方,寻找更大的聚居地,终于在接近某个山谷时找到了活着的野蛮人。

野蛮人是凶蛮强悍的种族。但此刻,那些面对一条龙也不会轻易退缩的人,无论男女老幼,都像绵羊般顺服地跟在一个裹着灰袍的身影后,缓慢前行。这奇怪的景象让它无法视而不见。

它想了好一会儿也没能想出落在附近又不被发现的方法,十首超甜表白情歌周围太过空旷,没有任何足够一条龙隐藏身体的地方,它从天空落下时的影子不可能逃过人们的目光。

它索性就直接降落在了那个灰袍男人的面前。

男人停下脚步,抬头看着他,苍白平凡的面孔流露一丝惊讶,却并没有恐惧。

“一条龙,不属于诸神的伟大造物,我听说过你的存在。”他向他弯腰致意,声音意外地柔和低沉。而他身后随之停下的野蛮人却没有一个抬头看那伟大的造物一眼。

“您想要什么,冰龙?如果是食物,您可以从这些人里挑选你喜欢的,我猜您并不需要全部带走?当然,那也没关系,我无意因此而与您有任何冲突。”那男人彬彬有礼,待它比它成为冰龙之后遇见的任何人都要平静自然,轻描淡写的语句里透出的阴森与残忍却让它非常的――不舒服。

不过此时两人看向秦风的眼神中闪着阴阴的光芒,让秦风很有些不喜。

当然,秦风是不可能表现出来的,看清两人之后,很是客气的打了个招呼:“两位大哥好,谢谢你们今天晚上的支持。”

“呵呵,秦先生不用这么客气。”两人客气笑笑。

接着话锋一转:“想来秦先生现在也应该知道我们跟紫霞和白晶晶的关系了吧?”

“知道一点,我刚刚跟紫霞和白晶晶小姐聊天的时候,问了一下,她们说你们是朋友。”秦风淡然的道。

“嗯!你还算有点聪明,知道就好,那以后你怎么做也应该很清楚了吧?”两人继续道。

“不是太清楚,两位先生,你们能不能具体说说?”秦风笑笑,心里对这两个货着实有些厌恶了。

他从一开始对两人就挺客气的,可是这两玩意倒好,给他说话仿佛眼睛瞎了一样,永远是用鼻孔看他。

说话的语气更像是把他当成了奴隶,这不扯淡吗?

他知道白晶晶和紫霞的背景深厚,也知道这两人肯定差不多。

2021-10-19

2021-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