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回摩羯男,挽回摩羯男的必杀技

就在林辰的背影已经完全彻底消失在了中心广场之后,死神他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整个人都忍不住一屁股坐在了他身后的那个硬板上。

在看着林辰已经离开了之后,霸王龙他重重的捶打了一下地面,感觉非常的不甘心,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受过如此巨大的耻辱,而且一直以来在他心中如此神圣的死神,今天的所作所为却让他难以相信。

“死神大人为什么就算那个家伙是天王那又如何,曾经我们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对手都敢直接出手对付,可是难道就因为他是天王,我们就畏惧害怕了吗?”

转过身来看着曾经,一向在自己的面前恭敬无比的霸王龙,现如今此时此刻如此的疯狂,仿佛想要跟着两个人打一架一样,死神他沉默不语,随后叹息了一声抬头说道。

“天王说的不错,我现在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死神了,我已经很多年都没有上过战场,挽回摩羯男而这次为了得到天使草,我甚至自己都没有亲自出现,而是派你们10个前来,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是因为我现在怕死。”

无人机杀手一个人安静的坐在侧边,和其他的人之间距离差不多有两米以上,他此时此刻就仿佛是一个局外人一样,但是当亲耳听到的从死神口中说出的这句话后,他却非常的明白,死神为什么会这样做。

“华医生,如果让您医治我夫人,您会几成把握呢?”

一个“您”字足以表明上官文宣态度的转变。

上官华却似不曾察觉般,大声劝阻道:“爸,不要相信她,就算她不是江湖骗子,也只是个小小的实习医生,妈妈的身体这么重要,怎么能交给她呢?咱们华夏还有那么多国医圣手,黄医生不行,咱们再找一个就是了,千万不能冒险,把妈妈的生命交给她啊!”

上官锦也说道:“是啊父亲,我们不能病急乱投医,摩羯男彻底放弃的表现找几个国医圣手,还不是我们一个电话的事情?”

这个男人以前本该是属于她的,这份温柔也应该是属于她的。可是现在却属于了另外一个女人,她心里不怎么舒服。

宋夫人调整好情绪,对桑榆也能露出笑脸了,让她不要见外,“来到这里就当是自己的家一样。”

桑榆笑着说好。

宋局让女儿拿了一瓶酒,“陪我喝点?”

沈培川说,“我开车来的,下次我再陪你喝。”

“陪我爸喝点吧,我开车送你们回去。”宋雅馨给沈培川倒酒,故意压低身子在他耳边道,“我离婚了,他心里不高兴,就陪他喝一杯吧。”

她靠的沈培川太近,显得暧昧,沈培川撤开身子,说道,“那就喝点。”

宋雅馨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似乎沈培川的距离和疏远让她一时间有些不适应,或者是失望他对自己的冷淡感到不舒服。她很快就调整好情绪恢复自然,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笑看着桑榆,“你会喝吗?”

桑榆将她刚刚的举止都看在眼里,放在桌子下的手不由的握紧,如何挽回天蝎座男人很明显她在故意靠近沈培川,或许都是女人,能感觉到对方的用意。

既然是亲手辛苦炼制的丹药,总该知道里面都有什么药材吧。

可是黄医生又急又怒,却说不出一味配药。

上官年制止了黄医生的怒骂声,转而看向萧主任:“萧主任,华医生的情况你应该很清楚,不然也不会只带着她来给母亲看病,你不妨介绍一下!”

萧主任之前还觉得华韵说的太过玄乎,可是看到黄医生变得如此慌张失态,再看看上官家人的脸色变化,已经掂量清楚了。

但是岳院长亲自交待了,有些事情打死他都不能说,所以他也很纠结。

可是迎面就是上官文宣一道狠厉又冷冽的眼刀。

“呵!呵!”萧主任吓得两腿发软,工作没了可以再找,得罪了上官家可是会没命的。

“华医生虽然年轻,但是针法很妙,上次盛老夫人能够起死回生,就是她最先发现被判定死亡的盛老夫人还有一线生机,而且......而且还在我腾不出手的时候,摩羯男喜欢的四种女人替我进行施针,这才让盛老夫人起死回生的,实在是功不可没!”

萧主任尽量表达的委婉含蓄,上官文宣已听的很明白。

宋红颜娇柔一笑:

“金芝林也换了一个更大的门面,我把华烟雨调过来主持大局了。”

“我还把七十二金屋收购了下来,打造成我们在象国的落脚点。”

“半岛城邦销售一空。”

“十大药厂完成整合!”

“象国手尾正朝着我们的计划慢慢完成。”

“不过我今天来电话不是跟你汇报象国战绩的。”

宋红颜坐在一个白色露台的单人沙发上:“我是来跟你说慕容家族的事。”

恰好翻了几页资料的叶凡笑道:

“慕容无心是唐平凡小舅,也算是你亲戚,要求情?”

他刚才看到慕容家族跟唐门的那一层关系也很是意外。

不过他现在已能坦然面对,江湖事江湖了,慕容家族不招惹自己,自己也不会对他下手。

但如果慕容家族想要捅刀子,叶凡也不会念叨宋红颜的亲戚手下留情。

“求情?”

宋红颜绽放一个娇媚笑容:

“我是来打擂台的,挽回巨蟹座的最佳时间不是来斗嘴的!废话少说,一切都用实力来证明吧!”叶凡冷冷地回应道。

虽然没人看清楚叶凡此刻的表情,可是从那语气中,大部分人都听出了那种傲气。

似乎,他才是不想浪费时间的那个人,是魏人杰在浪费他的时间。

这样一来,气势完全反转了,众人甚至一瞬间忘却了叶凡的三十六档小星辰的标记,真的被他震慑到了。

魏人杰脸色大变,在这个擂台上,他才是主角!

为什么有一个臭小子,作为他的对手,不是瑟瑟发抖,而是如此硬气地回应他,这是他无法接受的。

作为这个赛场的主宰者,他就应该高高在上,而眼前的叶凡,该跪下来和他讲话,只有如此,他才可能手下留情。

之前,他想要让叶凡跪下认输,然后滚出去,可是现在,他似乎在改变着自己的想法,因为叶凡惹怒他了。

“可恶!”

魏人杰冷眼看着叶凡,气氛无比,他没想到自己的对手如此狂傲。

叶凡笑了笑:“不怪慕容家族唾弃。”

“如果那晚唐石耳一剑刺死唐三国,挽回摩羯男的禁忌估计你爹后面就不用耗费太大力气对付唐三国了。”

只是他又很快收住了话题,如果唐三国被刺死了,也就没有唐若雪。

自己当初流浪街头,也就不会有那袋叉烧包和小女孩的鼓励。

“那一晚,唐老夫人直接给了慕容无心一巴掌。”

在叶凡沉默中,宋红颜补充一句:

“唐三国上位失败,慕容无心也就被慕容家族踢回华西守护慕容祖业。”

“是的,慕容家族祖辈就是从华西挖矿牧羊起家。”

“后面壮大走出华西,以及有了唐门庇护,才成了繁华之地的豪族姑苏慕容。”

“我问过唐平凡,怎么没对慕容无心下手?”

“他说,一是血脉关系,慕容无心怎么说都是他舅舅,不便下手。”

“这句话我是完全不信的,血脉这玩意,对唐平凡来说不如五两黄金有价值。”

知父莫如女,如何挽回白羊男的心宋红颜对唐平凡心思也是能够了解的:

宋夫人转身走出去,宋雅馨叫住她,“妈,你干什么去?”

“我去给他们倒杯水。”宋夫人说。

“我去吧,你看着锅里的菜。”宋雅馨放下手里的铲子。

宋夫人觉得他们年轻有话说些,便走进来,接过女儿炒的辣子鸡丁,问道,“里面调料都放了吗?”

“嗯,都放了。”宋雅馨洗了手,拿出水杯倒了三杯新鲜果汁端出去,分别放在他们跟前,将空了的托盘放在桌子上,在桑榆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来,“你看着很年轻,应该比培川小吧?”

桑榆说,“嗯。”

“你在什么地上班?”宋雅馨从果盘里摘了一颗葡萄放在嘴里。

桑榆并未遮掩,也不觉得有什么,回答道,“大一。”

宋雅馨愣了一下,看着桑榆小,但是没想到还是大一的学生,她的目光投向沈培川,笑说,“你喜欢这么小的呀?以前还以为你不喜欢女的呢。”

沈培川讪讪扯出僵硬的笑,“我也是正常人。”

宋雅馨点头,“也是,你又不是没有七情六欲的和尚。”

2021-10-19

2021-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