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性格太强势暴躁,当一个男人说你太强势

王经州被带回了局里继续审讯,面对铁证如山的证据,他把自己收受许家辉巨额贿赂的事实一五一十全部交代了出来,同时为了争取从轻发落,主动交代了其他几起受贿,涉案金额高达三百万!

但是当被问及是否涉嫌杀害许家辉的时候,他非常明确地否认了。

“我犯的都是贪污受贿罪,我把我能交代的都交代了,我从没有杀过人,许家辉这件事与我无关。”

“是吗?有谁可以证明?”

“我当时一个人在家,那天晚上我吃完晚饭19点多就回到家里了,门口的保安可以作证。”王经州回忆着当晚的情形,“对了,我家有摄像头,你们可以去调取监控录像,我从19点多回到家之后就一直在家。”

杨子明马上命人赶往王经州家里调取录像,经查证当晚王经州确实一直都待在家里看电视,女人性格太强势暴躁没有离开过。

安东辉创作的副本分明处于危急关头,他不去处理副本的事,反而跑过来这里絮絮叨叨说些话语。

他这么做,是想要呵护自己这个幼苗成长起来!

虽然安东辉口口声声说,他不是在拜托陈铭什么事情。

但陈铭怎么可能不知道,安东辉这是将他的梦想拜托给了自己!

一直以来,华国的副本市场,都被国外副本所侵占!

华国副本创造师所创作的副本,根本无法进入国际市场!

如同帝国争霸副本那样,不管你创作的副本多么优秀!

那些境外势力,他们总是能够找到让你下架,抵制你的理由!

每一个华国副本创造师,都想要让自己创作的副本走向国家市场,让自己成为一个世界级副本创造师!

此时此刻,安东辉看起来是在关心陈铭,实际上,他将自己的梦想嘱咐给了陈铭!

同一天之内,两位前辈将沉甸甸的责任和梦想交给陈铭!

老实说,自己媳妇太强势脾气太急陈铭很不喜欢这样一种安排。

作为一个没有自主意识,只有本能的野怪,这个鬼祟自然将目标放到了麦凡的身上。

前面那群大汉都没有被鬼祟放在眼中,它一个尖哮,伸出骨爪就朝着麦凡抓来。

这时候的麦凡哪敢大意啊,他将禅杖在胸前一横,对着这鬼祟的所在大吼一声:“南无飒哆喃!”

卡槽中的辩机的卡片就被放了出来。

因为在这个游戏中的特殊性,他的卡片属性只有自己才能看到,那些个外人,包括玩家风云客在内,在这个时候,都只看到了麦凡在喊出了这一句口诀了之后,他的周边金光大作,一道若隐若现的僧影在他的面前升腾。

而这道影子与麦凡融合到一处了之后,麦凡念出来的这五个字的佛语,强势的女人适合哪种男人竟如同光晕一般,朝着那鬼祟荡去。

这第一波的光波很淡,只穿入了鬼祟那团黑雾之中,就消散不见了。

就在大家以为这光晕并没有什么效果的时候,这鬼祟却发出了一声十分尖利的惨叫!

‘啊啊~~~’

麦凡眼瞅着这5级野怪的血条,噌的一下,竟然掉了足足十分之一……

见松下忠次这一副模样,夏杰笑了笑,挥挥手道。

“你继续啊,怎么不继续了?”

听到夏杰揶揄的话语,脸色苍白的松下忠次咬了咬牙。

正所谓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此刻他心里也清楚明白,就算继续下去又能如何?这份技术无论他怎么拼劲全力也赢不了啊!

“苦索!”

松下忠次现在的心里后悔无比,并且不断地吐槽着夏杰。

你明明已经是大师级了,为什么还不显山不露水呢?为什么还要搞什么直播呢?

你现在不是应该住豪宅,开豪车,享受人生吗?

要是早知道如此,他根本不会托大来挑战呢。

松岛一夫见松下忠次额头都开始滴汗的样子,女人太强势婚姻不幸福也是幸灾乐祸地说口道。

“喂,松下忠次,听到卡密桑麻的话了吗?继续啊,怎么不继续了?”

“你不是要比试么,现在卡密桑麻已经做好了,就差你了,赶紧快点,别浪费大家时间!”

“我刚刚看了一下山村小杰桑的油管频道,苏果一,实在是太厉害了,没想到山村小杰桑这么厉害,会的东西好多啊!还养了一头大熊猫呢!”

“长得这么帅,还会这么多技艺,还有这么可爱的宠物,我真的是彻底柠檬化了,完全就是漫画里的主角设定嘛!”

松下忠次在挨了松岛一夫一顿训之后,也是灰溜溜如丧家之犬般逃走了。

但这次比试的后续发酵,却远远没有就此停下来。

……

神奈川县,松岛家。

松岛晴子看到卡密桑麻赢得了比试,还是这种碾压式的胜利,她心里的那一口恶气,也是彻底出掉了。

只见松岛晴子兴奋的攥紧了自己的小粉拳,在半空中胡乱挥舞着,不断的欢呼出声。

“太好了!老婆脾气差过得太累了赢了!卡密桑麻果然好厉害啊!”

这时候,她的手机弹出了一条消息,是她的好闺蜜石美彩子发来的。

“晴子,我今天看了全程的直播,你的卡密桑麻赢得可真是太漂亮了,现在你解气了吧,我给你说啊,这件事已经被顶到了论坛首页,你的卡密桑麻在日本可是彻底火了……”

在这条消息的最后,石美彩子还附上了一个网站的链接。

松下忠次深深看了夏杰一眼,想到之前自己定下的赌约,眼神中充满了怨毒与不甘。

只见他的手微微颤抖,最终举起手,张了张嘴说道。

“我……我认输……”

松岛一夫把手贴在了耳朵上,故意装作出没听到的样子,又问了一遍。

“你说什么?我没听到!再说一遍!”

松下忠次羞愤地看着松岛一夫,小声碎了一口:“狐假虎威的东西。”

随后,松下忠次一咬牙,用更大的声音说道。

“我说我认输!听清楚了吧!”

虽然松下忠次已经举起了白旗,不过松岛一夫却是不肯轻易的放过他,依旧咄咄逼人地追问道。

“既然输了,那比试之前说好的赌约,希望你也别忘了,现在华夏和日本两个国家的众多网友都在看着呢。女朋友太强势脾气很差

松下忠次满脸涨红地看着松岛一夫,张了张嘴,但根本说不出话来。

他很清楚,真将作品送到华夏和日本的陶瓷大师哪儿,那他在这个行业就成了个彻头彻尾的笑话了,面子和里子就彻底丢光了。

林俏瑶离开后,安东辉笑了笑,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苍老了。

“你应该知道了,你为什么会被境外势力盯上吧?”

“嗯。”

见到陈铭点头,安东辉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

他长长叹了口气,“我们国家啊,从建国到现在,每一步都走得极其艰难!”

“我努力了一辈子,本以为自己有些才华,便能够突破国外的围堵,我本以为拿出好作品,便能无视一些东西的限制!”

“事实证明,我大错特错,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小子,你们这些年轻一辈,应当努力啊!”

见到陈铭的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安东辉面露苦笑,“你不要紧张,我不是拜托你什么事情。”

“有些事情,仅凭一个人的努力是没有用的。”

“你很有天赋,很有才华!”

“但我必须告诉你,你的未来必定会布满荆棘!老婆脾气暴躁易怒强势”

“你会遭遇无穷无尽的阻碍,之所以会发生这样一件事,不是因为你不够优秀,而是有人故意想要拦下我们的脚步!”

哎呦我去,辩机卡也不过是D级的人物卡,怎么对付同为五级的鬼祟之时,竟然会有如此的效果?

麦凡还没来得及细想呢,那五个字的第二个字的光晕就已经传到了鬼祟的面前,这一层的光晕比前面那一圈更加浓厚一些,足足穿进了鬼祟身体的中段,这才崩散不见的,而这一次……

“啊啊啊!!”鬼祟的血条直接掉到了55%,接近了半血的状态。

这,这野怪竟然这么容易?

容易到在旁边观战的风云客以及那些江湖人惊讶的下巴壳都要掉到脚背上了。

他们左右瞧瞧,真是人不可貌相,这小和尚通体的金光,这已经是得道境界的初段了啊。

佛,道,儒,对付这种鬼、祟、妖都有着先天的优势,无论是特长还是术法方面,前三门对后三门都有克制的专长。

因为麦凡的表现,让这群江湖人士看到了活命的曙光。

正所谓趁你病要你命,这个时候就应该群起而攻之,迅速消灭这隐患了啊。

“嗷嗷啊!小和尚,不是,大师,好厉害!让我们帮大师掠阵!别让这个鬼物跑了!”

2021-10-19

2021-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