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说观念是什么意思,女孩说我们观念不同

祁东斯就像是做贼被当场抓到似的,脸上一阵尴尬和窘迫,他竟一时愣在了那里,手里紧握着手机,呆呆地望着纪霖渊。

纪霖渊带着惊讶走到了祁东斯的面前,从他手里拿过自己的手机,再次问道:“你干嘛拿我手机啊?”

“不……不是,刚刚电话响了,连续打了好几个,我就想帮你接一下。”祁东斯为自己不合理的行为进行解释。

纪霖渊打开手机屏幕显示,确实有好几个未接电话,祁东斯并没有说谎,于是她也没有怪罪的意思,只是冷着脸问道:“你怎么到我这里来了?”

祁东斯马上走出了纪霖渊的办公桌,回到了另一侧,对着纪霖渊郑重地说道:“我向你道歉,白天我的态度确实不太好,希望你别往心里去。”

纪霖渊眼里的光芒瞬间一亮,但很快趋于柔和,“不需要特地跑来向我道歉,反正也没多大点事。”纪霖渊说这句话的时候,女孩说观念是什么意思脸上带着一丝无奈的苦笑,她强迫自己装得很潇洒,装作不在乎。

这句话起到效果了,祁东斯听到纪霖渊撇着嘴一副委屈的样子,心里面更加过意不去了,但纪霖渊的表态,他也无法再说更多。

我来不及细想,抡起钢铲对着老鼠的脑袋瓜子丢去。

嗖……哐当……

钢铲紧贴着老鼠的后脑勺飞了过去,最后落在了地上,索性老鼠没有得逞,那颗红色的珠子重新落在了柜子上面。

老鼠一看形势不对,后腿一蹬,从木柜上越到地面,灰溜溜地逃跑了。

“哪里跑!”我迅速追了上去。

结果看到老鼠钻进了墙角的窟窿里,可疑的是窟窿外面堆放着一些细碎的骨头,还有一碗清水。

我愣住了,看这阵势,是有人在偷偷喂老鼠,别人说三观不同怎么回复怪不得长得这么肥大。

一吼之威,竟恐怖如斯!

伴随着巨吼,战神分身的速度暴涨,化为一道黑影,手持的巨斧更像是划破苍穹的闪电,席卷天地,迸发出极度霸道、狠戾、凶残、暴戾的气息。

斧刃上缠绕的无数怨魂,在这一刻飘飞而出,张牙舞爪地向着张凌霄扑去,试图撼动他的心神。

张凌霄竟生出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上穷碧落下黄泉,无论逃到哪儿,似乎都躲不过这一斧。

他颓然地闭上双眸,垂下双臂,利剑“哐当”一声落地,放弃了所有抵抗,等待着死神的来临。

堂堂张家家主,即将殒命于此。

“够了!”

突然,远处的叶凡开口。

得到这个命令后,战神分身突兀的停滞在半空中,就像是一列高速行驶的列车骤然停止,看上去突兀无比。

这一刻,斧刃距离张凌霄的额头,只剩下一根头发丝的距离。

叶凡再晚0001秒开口,张凌霄的脑袋就会被劈开,血溅当场。

一时间,张凌霄像是被石化了般,呆立在原地,根本不敢动弹,女生说三观不同怎么回答连挪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避免在这样窘迫的气氛下交谈,祁东斯忙开始了新的话题:“对了,听说你去我那边找过我?”

“有点事情。”

“什么事情?”

纪霖渊抬起握着手机的手,示意着说道:“刚刚的电话你也看到了,胡冰城打来电话给我。”

“对,他为什么要打电话给你?你们有什么业务往来吗?”祁东没等纪霖渊细说关于胡冰城的事,他便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其中的缘由。

纪霖渊摇摇头,向祁东斯透露了胡冰城这通电话的目的:“没有,我正要和你说这个事情,他打电话来,邀请我去一趟省城,和他一起商量关于合作的事情。”

祁东斯不解道:“他还想着合作的事情?”

“他说之前双方发生了一些矛盾和误会,他想要当面向我解释其中的原因,而且他说这次不仅是商业邀请,女朋友说观念不和也是一个私人邀请,他以私人名义邀请我去他那边赴约。”纪霖渊将胡冰城的意思清晰完整地转达给了祁东斯。

“你怎么说的?”

“我说我需要考虑。”

原本纪霖渊前去丛林部落找祁东斯,就是听从了刘辰的建议,去向祁东斯进行道歉,没想到祁东斯主动道了歉,她也跟着自我检讨起来:“其实……其实上午我也有不对的地方,说话带刺,我不该把莫名的气撒在你身上,我也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祁东斯对此感到意外,更多的是惊喜,他无比享受地说道:“我很喜欢我们之间,这样和和气气地聊天。”

祁东斯的话提醒了纪霖渊,她捋了下头发,低着头摆弄着茶几上的茶叶:“是吗?不过我是真的觉得,我没有权利阻止你跟其他女孩子交往,你为别人庆生也好,给别人买东西也好,我都不应该生气或者指责。”

“你有这个权利。”祁东斯脱口而出道。

纪霖渊抬起头望向了祁东斯,像是在寻找着什么,可惜没有等到:“那我该以什么身份呢?女孩子说观念不同我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反而会让别人质疑我。”

“这不算出格,其实你的身份……”

祁东斯点点头道:“好,既然如此,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

“你什么时候有空?”纪霖渊出于尊重,打算以祁东斯的时间为准。

祁东斯想着刘辰那边最近应该不太会有行动,酒吧这边也没太多需要自己操心的事,便说道:“我随时都有空,看你的时间。”

“好,那我们就明天去吧,早点把事情解决也好。”

“嗯。”

话说到此处,纪霖渊也没有之前那个心理状态了,她看祁东斯桌子上的茶杯快见底了,便主动拿去泡了一杯,然后自己在对面坐下来,等待着祁东斯开启新的话题。

两人面对着面,都等着对方先开启话题,祁东斯作为男生,不该让冷场的时间过长,女生说和她的想法不同便眨了眨眼,寻找着新的话题,这时他想到了这次找纪霖渊的目的,便不好意思地说道:“额,对了,今天上午,我……那次不太愉快的聊天,是我不好,可能是最近事情太多了,有点没控制住我的情绪,其实当时我跑出你们酒吧我就后悔了,但如果返回去的话,面子上又挂不住,所以我就……呵呵,希望你能理解。”

南宫千秋火冒三丈,直接把手机扔在地上摔得粉碎。

现在的她,只能寄希望于韩成,期望韩成能够说服韩三千。

不过当韩成来到地窖的时候,他看见了韩三千坐在铁笼上,而并非被关在铁笼里。

更是有一根钢筋被人硬生生掰弯的状态,韩成知道,韩三千之所以会在这里,是因为他愿意,而不是身不由己的被困!

在这种情况之下,已经充分说明了韩三千的态度,不管他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

“秃爷,你看……”

话刚出口,我打住了,还以为孙秃子就在跟前,不禁苦笑一下,转身将珠子放在了旁边的柜台上。

收拾完周铭的骨灰,观念不同是什么意思我愣是出了一身汗,转身来到洗手台梳洗一番。

就在我万神洗脸的时候,突然感到身后吹来一阵冷风。

我为之一振,但没有立即回头。

“谁?”我镇定的问,光天化日之下,我绝不相信能出鬼怪,红砖房的女鬼再厉害,她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然而,无人回应,我继续洗脸,等我忙完转过身,却发现身后竟然有一只大老鼠,长得跟兔子差不多,身上的毛散发着亮光,好像焗了油一般。

老鼠蹲在地上,前肢捡拾地上的碎骨,也不知道是周铭的骨头,还是其他人的,只听到它在嘎嘣嘎嘣的咀嚼着骨头,看上去一副享受的模样。

一瞬间,我想起了在徐半瞎门外那块乱坟岗子里遇到的鬼兔了,它不也以死人的尸骨为食吗?照这么下去,这老鼠早晚成精。

我抡起钢铲,踮着脚轻轻朝老鼠走去,老鼠正在全神贯注吃骨头,应该没有察觉到我。

比如。。嗯。。韩孝珠。

天知道这位前辈怎么会跟姜知昊关系那么好。。

郑秀晶还是有一丢丢的危机意识的。

很快,保姆车便是停在了公司楼下。

郑秀晶简单的跟姜知昊说了句“一会聊”之后,便是有些期待的下了保姆车。

结算日可是收钱的日子。

就算她不怎么缺钱,对金钱也没什么概念。。

收钱的爽快感,女孩还是很喜欢的。

所以,当负责fx的金室长在看到满脸笑容的郑秀晶之后,第一反应则是无奈的笑了笑。

“拍摄怎么样?”

因为是从出道开始就一直带着自己的室长,所以郑秀晶在对方面前也不会有太大压力。

女孩先是笑嘻嘻的跟这位长辈鞠躬问好,然后坐下。

“很顺利啊,就是下次能麻烦您提前跟我说一下吗。。我那时候还没睡醒呢。”

“九点半你还没睡醒吗,以前当练习生的时候可是六点就要起床呢。”

2021-10-19

2021-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