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聊天很冷淡,分手后聊天忽冷忽热

“哎...因为这个变动有些剧烈,希望有人能提出一些更有建设性的意见,我好看看我的设想有没有什么漏洞。”

“这么多就没几个好的?”

“这还不错,没有废话,全是意见,大部分比较一般,但有两条还可以!”

“我看看...主要从就餐环境入手,不能拖帝展形象的后腿,将美食城按照知名快餐店的风格整修...”

“正好美食城的商家的约也快到期了,这想法可以。若不是考虑到员工,我都想直接将美食城关了,影响帝展形象!”

“哎,雨梦,和你相比,我还在追剧追星...”孙薇感慨。

“你不是还要拿学位么?”

“那学位...你还不是一样!不行,我也要向你学习!”孙薇态度坚定。分手后聊天很冷淡

“好呀,孙叔叔一定会感谢我。”宋雨梦笑道。

...

“唐鸢,让策划、楼面和运营的主管过来...对了,让郭静也来一下。”宋雨梦最终拍案,拿起座机,对助理说道。

白精灵刚一摆出攻击姿态,叶天立刻做出了反应,开始安抚这个小家伙,唯恐这个小家伙直接冲上地面,大肆进行杀戮。

那样的话,麻烦就大了,局面将变得不可收拾。

以白精灵在地下深处所展示出的攻击速度、以及可能具有的毒性,只需片刻功夫,沙罗拉教堂里的所有人都得下地狱,谁也别想逃出去!

好在白精灵并没有忘记叶天这个刚认的主人,它也不是农夫与蛇里的那条蛇。

在沁人心脾的灵力安抚下,小家伙转眼就平静了下来,重新伏在叶天的手背上,看上去依旧那么可爱,没有任何攻击性。

接下来,叶天在这个小家伙的三角形蛇头上轻轻抚摸了几下,然后指着脚下的那条密道说道:

“小家伙,你先回到地下深处去吧,统领你的那些小弟,守住这片地下世界,守着那些宗教圣物和那些璀璨夺目的金银财宝及古董文物。

没有我的允许,分手后还保持联系却不复合任何人闯入这条地下密道和这片地下世界,企图洗劫隐藏在地下深处的那些宝藏,你都不用客气,直接送他们下地狱。

“什么?!涛云星域那几场灭杀了无数黑杀卫、黑杀战将、影杀卫的大战,背后是。。。是这小子主使的?!”大殿内猛然响起金龙王敖鋽有些失态的大吼声。

别说是他金龙王了,在座另几大龙王无一不震惊失色,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发生在涛云星域的那几场惊天大战会跟面前的这个年青人扯上关系。

要知道,黑杀会主旗下的那些黑杀卫,每一个实力都不弱于他们在座的任何一个龙王,而就是如此强大的存在,居然就被人给连灭掉了两三个,这如何不让他们感到震惊失色呢?!

哚,哚,哚。。。

坐在自己的席位上,杜龙右手食指轻轻地敲击着面前的宴桌,跟前男友聊天他很冷淡目光炯炯有神地扫视着现场的八大龙王与五爪金龙皇!

从这些龙王的表现来看,他们对自己的认知极其有限,反观主座上的五爪金龙皇敖帧,虽然对自己有些认知,却也有不少疑惑!

很显然,这个五爪金龙皇敖帧应该跟自己师尊火洪一样,对于自己的许多秘密了解有限,只是知道涛云星域那几场大战跟自己有着脱不了的关系而已!

山本千没有说话,而是默默地退了下去,算是默认了桥本一志的说法,看来阳国的天要变了,这全都因为一个人,陈江!

“终于回来了,还是祖国的空气新鲜啊!”陈江踏下飞机,就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陈江储物空间中的炎黄鼎,也出现了细微的变化,器灵在途中就醒了一次,表达了自己欣喜的心情,看来回到祖国,炎黄之气确实浓郁了不少!

“欢迎凯旋!分手聊的很好慢慢冷淡”迎接陈江的是宋宏博和金战两人,看见陈江一下飞机,就立刻围了上去。

“你恢复得挺快啊!”陈江看了看生龙活虎的宋宏博说道。

“那可不,这也是托了大哥您的福啊,胡老给的回春丹太管用了,比回春堂的好用一百倍,本来我至少躺一个月,现在你看,几天就好了,大哥听说这特质的回春丹是您做的,您也太厉害了!”宋宏博说道。

“这也跟个人体质有关系,行了,现在怎么搞?”陈江问道。

“您说鼎吗?我带您去安全点的地方,阎陈在那边等着,我们把东西交给他就行了!”宋宏博说道。

“龙皇陛下!众位龙王陛下!不知突然召在下前来所为何事?!”屁股刚一坐定,杜龙立马忍不住将心底的疑惑给问了出来。分手还和前男朋友聊天

“呵呵!想不到你这小子居然也是个没有耐性的主!”敖帧熟稔地笑侃道,随后扫了眼在座的八大龙王这才继续开口道:“金龙!噢不,应该称呼你为杜龙才对吧?!你这小子不远亿万里从天阙星域赶来我们龙族的地盘,这一路下来没少干那惊天动地的大事呢!”

杜龙身体一震立即坐直了身体,脸上不由自主地流露出警惕戒备的神态,双目神光灼灼地扫视着大殿内的诸位龙王,却从诸龙王眼中看到了疑惑与不解,这让他也是满头雾水!

“小子!休要紧张,若本皇真要对你不利,就算你拥有通天彻地的实力,也休想逃出去!”主座之上,敖帧笑眯眯地摆了摆手道。

“杜龙。。。我怎么觉得这个名字如此耳熟?!”一旁的青龙王敖方疑惑地念叨着杜龙这个名字,似乎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听说过这个名字。

“难道是最近刚刚在天阙星域获得丹药大赛冠军的那个杜龙不成?前男友回信息态度冷淡!”绿龙王敖柶接口道,眼底还闪过一丝疑惑的神色。

黄宝喜临死前说,他家里的人口也不多,除了一个老婆外还有个二十岁的女儿十几岁的儿子,和一老父亲,全家就指望着家里的一点田地糊口度日,日子过得半生不熟的。

王长生答应了他,你去点龙碑,你家以后的事交给我,至少三代以内我能保他们平安和富贵。

对于王长生这种人来说,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收是收不回来的,他也可以选择反悔,但代价他挺难承受的,因为黄宝喜死后在天有灵是可以在冥冥之中感觉到家中的变故的,王长生真要是说了不做,一是对他来说有损阴德,再一个死后的黄宝喜也不会诅咒他。

唐昆发动了车子,指着车后面说道:“车里有红牛和矿泉水,还有一些酱牛肉熟食面包什么的,路上要是饿了我们就随便吃点,一千多公里的路也就晚上睡一觉,争取明天天黑前我干到岭西吧。”

王长生瞅了眼街边的小店,跟梁平平说道:“要不咱俩下去买点啤酒吧,在车上干巴巴的坐着也没什么意思,边喝边赶路呗,要不太寂寞了。”

“嗡”唐昆直接一脚踩下油门,分手后找他聊天好敷衍打着方向盘就上路了,咬牙说道:“你俩真有正事……”

帕萨特从长安城里出来后,就上了高速一路疾驰,中途除了加油和上厕所外,唐昆基本是没怎么停过,晚间找了个服务区睡了几个小时,隔天天不亮就接着赶路,他是有点急的,时间确实也有些紧,就想着赶紧在岭西办完王长生的私事以后他们就往关外的东北赶,那一路上就比较费时间了,走走停停的话大概得四天左右才能开到,毕竟司机就他一个车里坐着的是两位大爷,这么折腾的话唐昆也有些吃不消,因为到了关外后还有更费体力的事等着他,必须注重养精蓄锐。

日夜兼程的赶路,开了一千七百公里后,帕萨特也已经进了岭西境内,下了高速后王长生就让他在导航里输入了一个地名,这是当初黄宝喜临死之前留给他的家庭地址。

唯一的区别就是,他的右手手腕上多了一样东西,就是白精灵,那条剧毒无比的半透明小眼镜蛇。

再就是他的脑袋上和身上都已落满灰尘,而且衣服和装备上蹭了不少青苔,黑一块白一块的,看上去颇有些狼狈。

但是,他脸上的笑容却无比灿烂,眼神充满自信。

随着叶天的出现,祈祷屋里再次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以及激动不已的欢呼声。

转眼之间,这片掌声和欢呼声却戛然而止,就像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以及惊恐不已的尖叫声。

导致这个变化的,正是盘在叶天手腕上的那个小家伙,白精灵。

刚一来到自然光的环境里、又看到围在坑口边缘的那么多人、再加上突然响起的掌声和欢呼声,这小家伙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惊吓。

眼镜蛇受到惊吓的结果,自然就是进攻或防御,以保护自己。

白精灵第一时间就摆出了攻击姿态,迅速支起蛇头,快速吞吐着信子,并不停发出嘶嘶嘶的警告声,紧紧盯着坑口边缘的那些家伙,随时准备飞起攻击!

2021-10-18

2021-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