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觉得太累了提分手,男朋友说太累了提出分手

之前的时候,克莱尔是没有办法看到系统137的,不,或者是说,克莱尔从来没有将这个系统137放在心上。

毕竟这个系统137,真的不是一个简单的小家伙啊,他可是穿越了好几个时空的系统。

超越平凡,与众不同!

能够带着人一起穿越的系统,怎么看,都不简单啊。

唐小涵有些激动,有些激动的想要知道,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你好,你就是唐小涵的系统吧。”克莱尔这一次好像看到了系统137.

系统137听到克莱尔说话,立刻就激动的跑到了克莱尔的面前。

“是的啊,是的啊,我就是他的系统,你是谁,为什么我对你,我感觉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呢,但是,为什么熟悉,我自己却又说不出来?”

系统137有些迷茫的看着克莱尔,不解的问道。

“那是因为,男生觉得太累了提分手我是这个世界系统的主神啊,很高兴认识你,系统137,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回来到这个世界,会来到这个时空,但是我很欢迎你,欢迎你的到来。”

透视眼!

他的双眼瞬间看在了地图之上。

目光在地图之上看了一圈。

“恩?”夏天的眉头一皱,这个地图的规则非常的乱,好像有很多条路,但是每一条路都是死路。

“你也看到了吧,这个地图绝对不会是假的,但是想要解开这个地图的秘密就非常的困难了。”白面书生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是困难,是我根本就没有头绪。”

“其实很简单。”夏天说道。

“简单?”白面书生一愣,他居然听夏天说简单。

这东西在他手上的时间可是不短了,可他是一点头绪也没有啊,但现在夏天居然说简单。

这显然是让他难以接受的。

“没错,很简单,只不过是计算起来非常的麻烦而已,这张地图说白了,男朋友说累了坚决分手就是一道计算题,不过计算题的过程有上亿步,所以就算是有人看出来了,想要计算开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夏天说道。

他说话好像没有丝毫的忌讳。

正常来说,就算是有人知道了秘密,也不会当着别人的面说出来。

张一谋这话说的心里格外憋屈,对着易青这么一个小年轻低三下四的,可他这十几二十年已经习惯了夹着尾巴做人,很快也就释然了。

他没见过易青,但是对这个名字不会陌生,京台的金牌编剧,、、都是人家的作品,还有就是京台去年的春节晚会。

论资历,他是拍马都赶不上人家。

易青闻言笑了,这话说的,希望他理解,可问题是,这不是理解就能行的。

“张导!我~~~~~~”

“还有完没完啊!男人主动分手会难过吗行不行的给句痛快话,听你们说话,我都觉得费劲!”

巩利突然就不耐烦了,手上的剧本被翻的哗啦啦的响,那个苹果也只剩下了一个核。

“领导!怎么的?还打算拿一把啊!?”

易青被巩利瞪着俩大眼珠子盯着,心里顿时生出一阵无奈,这女人,虎了吧唧的。

眼看着人家一个郎有情,一个妾有意,易青要是再不成人之美的话,他都要成棒打鸳鸯的反派角色了。

“行!你是我领导!”易青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风厥和姜雪衣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不断安慰长生,等待着姜守义到来,或许这位外院院长会有好办法吧......

九月初的一个傍晚,长生正郁闷的平躺在石床上,风厥和姜雪衣坐在旁边,陪着长生聊天!

忽然响起一阵敲门声,长生全身猛然一震,竖耳倾听门外的动静。

“长生可在?老夫姜守义......”

听到声音的一刹那,长生瞬间放松了下来,男朋友累了还能挽回吗暗暗紧握的双拳舒展开来,看来,长生心里对于公输野还有几分戒备之意!

“啊......我爸爸来了!”一听到声音,姜雪衣嗖地跳了起来,飞奔出去拉开了木门,瞧见姜守义淡笑的站在门前,大喜过望的扑进他怀里,埋怨道“你怎么现在才来?算了,还是先看一看长生的病症再说!”

说着话,姜雪衣拉着姜守义走进里屋,风厥站在床边恭敬地施礼,而长生作势要爬起来,却被姜守义轻轻按住。

“接到雪衣的书信,老夫本应该立即赶来的,但分院事务繁杂一时也走不开,还请你多多见谅!”姜守义淡笑着坐在长生旁边,伸出三指搭在长生手腕上,道“你先躺下来,老夫为你把脉!”

陈骁作为陈黎行走的心腹悍将,虽然论官职,根本无法跟林峰这个一城之主相提并论。

但是论高低尊卑,林峰这个涟水城的一把手,一段感情如果男生很累都要巴结讨好他。

“我此番打电话过来,不瞒你说,是想跟你们涟水城联手对付赵云逸。”

陈骁傲然一笑,似乎对林峰的吹捧非常受用:“你也知道,赵云逸那个毛头小子非常狂妄,几乎霸占了三大城所有的巨灵石。我们新野城和你们涟水城的寻宝队,如果各自为战,很难跟赵云逸争夺巨灵石。所以,我希望我们能够联手。事成之后,我们两大城所夺得的巨灵石,可以三七开。”

“三七开?”

闻声,林峰气得吹胡子瞪眼。

其实,对于陈骁同盟的提议,林峰是不反感的。

但是,这陈骁未免也太过分了,居然提出了三七开的分成方式,这未免也太没有将涟水城放在眼里了。

“陈堂主,你是在开玩笑吧?我们涟水城兵多将广,更有着周焕强堂主这样的大宗师中期强者坐镇,凭什么只能够分到三成?”

巩利见状,也知道刚才自己的行为实在是有点儿过了,男生付出太多真的会累傻呵呵的一笑,低着头又坐回去了。

“张导!这事儿我应了。”

“先别激动!”

眼见张一谋满脸激动的就要张嘴感谢,易青赶紧叫停。

“事情我是答应了,但是,人你现在肯定带不走,我这个戏,现在已经拍了三分之一了,巩利的戏份也拍了一半,你这个时候把人带走了,我这边怎么办?”

张一谋一愣,刚才光想着他的剧组了,都忘了人家这边,易青这话说的实在,根本就没法反驳,戏都拍了一半,总不能现在换人吧。

要是换人重拍的话,之前花的钱难道他赔?

卖了他也赔不起啊!

“易制片,您看~~~~~~~”

易青既然应了,肯定有解决的办法,张一谋现在也只能听着了,不管怎么样,事情已经解决了一半,就看什么时候才能把巩利带走了。

“这样吧,你那边再容我一个月,我和导演商量一下,重新调整拍摄计划,争取一个月的时间,把巩利的戏份拍完!”

一个月!?

张一谋面露难色,本来就天生一副苦相,这下更像个苦瓜了。

“易制片,一个月啊!?”

易青能答应已经非常难得了,男朋友提分手很累俩人之前没见过,更谈不上交情,人家愿意为了他调整拍摄计划,这可是天大的情分。

可一个月的时间,实在是难以让张一谋满意,要知道现在已经快到十月了,再耽搁一个月的话,他那片高粱地还能红多久啊!?

要知道,当初忽悠着那些老百姓种高粱的时候,他可是和人家承诺过,等到高粱收获的时候,全都归人家所有。

易青知道张一谋为难,但是这已经是他能做的最大让步了,他想要弥补巩利,让巩利的发展轨迹重新回到应有的轨道上去,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要牺牲剧组的利益。

“没错!一个月!张导要是能等,你就等,等不了的话,我也没办法了!”

“易制片,那什么,咱们再商量商量。”

“张导!这件事,没得商量,我是这个戏的制片人,我的为剧组负责!”

张一谋知道易青说的是实在话,可是一个月,他是真的等不了啊!

“二十天,我保证二十天拍完!”

巩利突然说道,摆了摆手,压住了要说话的张一谋。

但是,回到剧组之后,他又不甘心,戏也没法接着往下拍,眼看着剧组都要黄了,他最终该是鼓起勇气,把剧本寄给了梁伯龙,并且写了一封长信,求着梁伯龙转交给巩利。

这才有了今天这一幕。

巩利确实没和梁伯龙透露让张一谋来剧组的事,张一谋过来,完全是因为剧组已经停摆。

原来的女主角史珂已经被他告知可以提前走人了,走之前,不免和他大吵了一架。

张一谋辞了史珂,又等不来巩利的回音,百爪挠心之下,又舍不得这个戏就这么真的黄了,当然,更为主要的是,如果这个戏就这么烂尾的话,西影那边的领导估计不会饶了他。

不管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也好,还是破釜沉舟也罢,张一谋又去了趟京城,问明白了巩利在什么地方拍戏之后,直接杀了过来。

来到剧组之后,张一谋心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估计这趟来了也白来。

之前已经想过,不愧是有港资做靠山的剧组,为了一部戏,竟然能兴建一座专门配套的影城。

2021-10-18

2021-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