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得癌症,前男友告诉我他得癌症了

可是这么高的悬崖,又怎么能上的来。

众人起身就要往后走。

“那就这样不管了?”王沐彤

“我也留下来!”楚雪昭站了出来,

陈小天救了她一命,在他为难的时候怎么能离开呢。

“你们把团团带回去吧”王沐彤看着机长说道。

机长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然后伸手要拉团团。

团团把手缩了回去,摇了摇头。

“不行,我要留下来等爸爸。”

“团团听话。”王沐彤摇了摇头。

“你们确定不回去?虽然不知道这里会不会碰上兽潮,但是留下来并不安全。”

“既然你们执意要留下来,给你留点食物,如果要回来的话,一定要赶在天黑之前回来。”机长再三嘱托道。

………

陈小天看着高耸入云的悬崖皱了皱眉。

“这么高的悬崖怎么可能爬的上去?”

“算了,还是先找点东西。”陈小天决定先找到食物,有了食物就可以寻找出路。

“还能是什么?前任得癌症估计是Lin的设计吧?”

“有的时候觉得上帝真不公平,给了Lin完美的身材和脸蛋,还给了她那么惊人的设计天赋。”

“谁说不是?羡慕嫉妒啊。”

“不过Lin这个也太高产了吧?她一个月前才刚刚办完了时装周的秀,这一个月里她又出了新系列了?这让我们这些老设计师怎么活?”

“我估计是爱情的力量,”安妮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加入了话题:“我听说Lin这次是带着她男朋友一起回去的,估计是见家长了,感情稳定了灵感就有了。”

“这么小就见家长了?也太快了吧?”

沿着她的思路一想,这确实也就合理了,悠然湖是悠然仙谷的发源地,就是骆氏一族作为蛟龙,也是在这个大湖中诞生的,这里到处是龙魂就不奇怪了,奇怪的是,为何龙魂会成为阵法的一部分,在这里巡逻而已。

“那它们到底在守护什么?你可知道么?”我连忙问起来,不过我看龙玥也不知道这情况。

“以前不是这样的,癌症病人生气会怎么样听说大阵是数百年前母亲给封印在这里后才形成的。”龙玥解释起来,我点头沉默不语,看来一定是守护着什么重要的东西,或者有什么秘密正在进行吧?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湖底一处看起来巨大无比的遗址那里,这里到处都是巨石堆砌起来的水底宫殿,我看了一眼,其规模,至少是一个县城,乃至城市级别的!虽然有许多地方因为沉入湖底而塌方,亦或者毁灭,但痕迹也算清晰。

“这里……莫非以前是个城市?”我好奇的问道。

“是呀,这里恐怕才是悠然仙谷的真正所在,悠然古城!”龙玥说道。

“悠然古城!?”我愣了下,但很快就想到或许也未必是沉入水底的亚特兰蒂斯,有可能它本来就是一座水中的城市,毕竟骆永丹说这里是起源,很可能大家以前就住在这里,但随着悠然仙谷作为门派后的逐渐大众化,广收门徒而渐渐搬迁入悠然山,这里才逐渐荒废,加上有龙魂存在,所以就更是没有妖怪在这里活动了。

“好久没有听到这么好听的二胡了,刷一个嘉年华!”

“二哥,我听着你拉二胡的声音,想起了家乡山下,那一个好久都没有去打理过,前任得癌症了 该去看吗恐怕已经长满荒草,母亲那个小土包,瞬间泪目了!”

“二哥,我想到了一别多年的初恋,至今都没有再碰过面的初恋,也不知道她现在过的好不好,心里有些伤感了!”

“二哥,这二胡拉的,让我想起了四十多年前,大雪纷飞,我和兄弟几个一起勾肩搭背去录像厅看电影的夜晚,……只可惜大家如今都各奔东西,杳无音信了!”

“主播牛逼,到达了大音希声的境界,虽然他现在不拉二胡了,可二胡悠扬,沉郁的旋律依旧在我脑海之中回荡,挥之不去!”

……

谢道清拉完一曲之后,静静的坐在院子外,陷入了沉默当中。

陈娇娇坐在屋中,双手托腮,靠在桌上,静静的望着谢道清,没去打扰他。

……

四合院屋中,老者朗声一笑,赞叹道:

“这小伙子,很不错,拉的二胡能引起人的共鸣,很有带入感呀!”

“这也是他每晚只能对赌五局的缘故。”

“不是他不想一直赢下去,而是精气神不允许,再多赌两局,估计就要吐血了。”

叶凡一语戳破司徒空的想法:“所以你就不要想着走这些歪门邪道了。得知前任男友得了癌症晚期”

司徒空闻言也是额头渗汗:“明白,明白。”

“叶少,你说九爷被沈小雕操控……”

司徒空话锋一转:“接下来他们会怎么对赌呢?”

“二十一点,我猜测……”

叶凡转身拿了一瓶苏打水喝着:

“如果九爷的牌不好,不超过十五点,他就不会再叫牌一搏,任由沈小雕大概率压过自己。”

“如果九爷的牌好,比如十九点,二十点,九爷就会继续叫牌,超过二十一点自爆。”

“很简单的玩法,却能制造巨大的效果。”

“在我们眼里,九爷和刀仔是绝对可以信任的。”

“也就因为这份信任,让我们只盯着沈小雕有没有出千,却忽视了九爷他们的‘里应外合’。”

但就在我们追赶不灭的时候,天空忽然晦暗了下来,有种诡异的力量正在周围弥漫,这让我不禁心中生出一丝不详,包括李破晓也皱起了眉。

“看来又有大事发生了,这次不知道是谁……”

我正说着,李破晓却打断了我的话:“是皓希仙子得到了什么东西!我这边的徒孙来了消息,远远看到她默念咒语,然后沟通了天地,诡异的力量就灌入了她的身体!癌症生气一次有影响吗”

我愣了下,连忙说道:“不好,她获得了天道之源!若是她这样的存在拿到此物上了证道天,实力必然难以想象。”

李破晓双目中半眯下来,随后认真的说道:“这是好事。”

“什么?好事?”我瞪目结舌。

“你不是和她有一腿么?她拿到了和你拿到有什么区别?”李破晓欠揍的说道。

“一边去,她与我三观对不上,若是有朝一日与她意见相左,与她大打出手一点都不奇怪。”我凝眉说道。

“还有你不对付的女子?”李破晓沉凝一会,说道:“定是你对她做的不够好,此事需得多下功夫,毕竟以她的身份,也算得上是这证道天中罕有那几位了,你该改改不能吃亏的习惯,让人家有个好印象……”

“别轻举妄动!”

叶凡轻轻挥手制止司徒空开口:

“一,我们没有证据证明沈小雕催眠九爷他们,监控也不见沈小雕他们出千。”

“二,九爷他们都是我们的人,他们自爆输掉赌局,顶多说九爷他们不厚道,指证不了沈小雕半分。”

“沈小雕跟九爷他们平时肯定也没有往来,长期郁闷生气会得癌症所以利益输送一事也摆不上台。”

“什么证据都没有,你怎么讨公道?”

“你带人下去拿住沈小雕只会让人觉得我们输不起。”

嗖嗖,

地面上传来奇怪的声音,像是蛇摩擦肚皮的声音。

一条条灰绿色的藤蔓犹如小蛇一样的在地上攒动。

而陈小天完全没有注意到,还在盲目的四处寻找可以吃的果子。

突然!异变突起。

刚才还不动的藤蔓突然动了起来,一条一条的扑向陈小天,顺着陈小天的身子窜了上去,把陈小天捆成一个大肉粽子。

”我去!”

这是植物成精了?

紧接着藤蔓把陈小天拖向藤蔓的根部,一个像笑脸一样的大花。

那张笑脸花瓣突然张开了个大嘴,所有花瓣都舒展开,露出了一圈尖锐的牙齿。

这他妈是个巨型的食人花!

而藤蔓缠着陈小天就要往花瓣嘴里送,看着那尽在咫尺的大嘴巴。

陈小天拼命的挣扎,他可不想让植物把自己给吃了,死在这个没人知道的地方。经常生气会得癌症吗

陈小天整个身子被控的死死的,而藤蔓也是疯狂的勒紧。

陈小天的衣服也被勒破了,皮肤也被摩擦的出血了。

一滴血在不经意间的落在了口袋里的玉简上,玉简诡异的将血吸收了。

“完了。”陈小天已经闻到了花瓣传来的酸臭味。

“看来今天要命丧于此了!”陈小天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眼前的景象忽然一黑,陈小天一愣,周围的绿洲都已经消失。

“风雷决”

冥冥之中的忽然有一个洪钟大吕出来。

一个白色的光影忽然出现在陈小天的面前。

是一个穿着白色道袍的老者,气宇之间和白玄倒有些相似。

“前辈这是什么地方?”陈小天看到老头问道。

“这是我玉简的空间内。”雷尊者笑道。

“玉简?就是我捡的那个灰不溜秋的东西。”陈小天忽然想到了什么。

老者一听气的胡子都吹起来了。

“灰不溜秋?那可是上等的玉料做的,水火不侵。”

“好吧。”陈小天尴尬的吐了吐舌头。

2021-10-18

2021-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