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说没有结果,男朋友说给不了我一个结局

“何先生,这是名都当地一家十分有名的特色酒楼,是名都当地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商人开的!”

带着林羽他们过来的年轻司机便引着林羽往楼上走去,一边冲林羽介绍道,“不管是当地人还是外地人来这里吃饭,都要提前两个小时过来排队,但是我们‘风先生’一个电话,他们这边就会准备出雅间!”

他说话的时候语气中隐隐带着一股自豪之意,因为出门在外,没有称呼胡擎风为堂主,所以称呼为“风先生”。

百人屠不屑的冷哼了一声,不以为意,不明白这种事有什么好炫耀的。

“何先生,您别以为这只是定个位置这么简单!”

年轻司机似乎捕捉到了百人屠脸上的不屑,冲林羽解释道,“这么久以来,能够得到我们‘风先生’这种待遇的,加上您,总共也只有三人而已!”

“行了,别废话了,像谁稀罕似得!”

百人屠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男朋友说没有结果要不是看在何先生的面子上,胡擎风就是跪地上求他,他也不会过来跟胡擎风一桌吃饭!

他语气中的讥讽意味很浓,显然是不相信年轻司机的话。

“是吗?那你继续打一个看看!”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接着胡擎风和干瘦老者从外面缓步走了进来。

冷峻男下意识的回身一看,在看到胡擎风的刹那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但是看到干瘦老者的时候,身子猛地一颤,满脸惊骇的说道,“司徒老先生?您……您怎么会在这?!”

很显然,冷峻男只认识干瘦老者,并不认识胡擎风。

“我怎么会在这?”

干瘦老者冷哼一声,说道,“风先生在这里宴请贵客,你说我怎么会在这!”

“风……风先生?!”

冷峻男吓得浑身打了个激灵,男友说我们已经不可能了满脸惊恐的望向一旁的胡擎风,下意识的弓了弓身子,颤声恭敬道,“您……您就是风先生?!”

“不错,我就是你不放在眼里的风先生!”

胡擎风望着冷峻男有些讥讽的冷笑了一声。

“小的该死,我……我不是故意冒犯先生的……”

林羽淡淡的笑了笑,眼中寒光一闪,暗想这娘俩儿还真的没完没了了!

林羽几人在包间里坐了一会儿,不多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哒哒”脚步声,接着雅间的门毫无征兆的被人“砰”的一声踹开,几个身着黑色夹克的男子径直走了进来,领头的一人看起来也就三十来岁,颧骨高凸,面色冷峻,冷冷的扫了林羽和叶清眉等人一眼,望着叶清眉沉声道,“你是叶清眉是吧?麻烦跟我们走一趟,还有一个叫何家荣的?也一起出来!”

冷峻男说话的时候,手已经伸进了夹克里面的裤腰处,跟他一起来的众人也把手伸进了夹克里面,男生对女生说没有结果毫无疑问,这帮人都是带着家伙来的,所以说话才有恃无恐。

百人屠眼睛一眯,眼中寒光爆射,作势要准备动手,但是此时年轻司机突然抢先站了起来,走上前打量冷峻男一眼,昂着头神色傲然的冲冷峻男说道,“你们是做什么的?知道这是谁的客人吗?这是‘风先生’的客人!识相的抓紧滚出去,我可以保证不告诉风先……”

谁知他话音未落,冷峻男突然砰的一脚把他踹在了地上,不屑的冷声说道,“现在什么阿猫阿狗也都认识‘风先生’了吗?!”

对于这种自称认识风先生的人,冷峻男见过不下百人,而且他动手之前特地打听过叶清眉和何家荣的底细,知道他们虽然在京城有一定的影响力,但是在名都根本什么人都不认识,所以他才会如此毫无顾忌的动手。

百人屠见年轻司机被踹翻在地,不止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忍不住嗤笑了一声,有些讥讽的冲年轻司机说道,“风先生的名头果然厉害,报了一声,换了一脚!”

本来他还想直接动手干掉这帮人的,但是现在见年轻司机如此出洋相,他反倒站在原地,一点都不急着出手了,男生说怕在一起没结果对他而言,看胡擎风手下的人出丑,就是看胡擎风出丑!

“你……你敢打风先生的人!”

年轻司机也压根没想到这个冷峻男如此不把风先生的名声放在眼里,指着冷峻男厉声道,“你等着,风先生一会儿就到,你看我到底认不认识风先生!”

说话间年轻司机已经掏出了手机,准备要打电话。

冷峻男猛地冲了一步,再次狠狠的踢了年轻司机一脚,自上而下睥睨着年轻司机冷声道,“告诉你,就是风先生在这里,老子也照打你不误!”

他之所以这么快将刘家连根拔起,只是因为怕等逍遥仙帝到此,会被不长眼睛的人惹怒。

可千算万算也没算到,刘家倒是彻底铲除了,可幻炎国这两个不知死活的皇子,竟然惹上了逍遥仙帝,这是存心想要让逍遥仙帝对灵水城反感啊!男友说我们不会有结果

6万生这两天只要一有时间,他便会想着讨好老祖的办法,现在虽说他也喊逍遥仙帝为老祖,但他清楚老祖心里面肯定还不是很认同他这个晚辈,他必须要得到老祖的认同啊!

可眼下幻炎国这两个该死的皇子,6万生真想要把他们给一掌拍死。

不过,转而,他冷静一想,眼下或许倒也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只要他好好在老祖面前表现,或许老祖一高兴,认同他这个后辈也说不一定。

想到此处。

6万生是越来越等不及了,想要立马往崔府快踏空而去。

一旁的冯良海和6光文并不知道玉牌内的传讯内容,他们看着突然愤怒无比,又突然疯癫无比的6万生,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

“6老头,你搞什么鬼?”冯良海疑惑的问道。

“别动,我跟你测一下温度。男友说我们没有结果”他的神色严肃,语气中带着些心疼,让艾心雅突然心底一软。

这是第几次被他照顾了?

正想着,耳边突然传来滴的一声,瞬间拉回了她的注意力。

“三十八度六。”看着体温表上显示的数字,尹亦寒眉头紧锁。

“这么高?”没想到自己居然是在发高烧,艾心雅闻言也有些意外。

见尹亦寒一脸紧张,顿时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学生一样,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他。

“那个……我……我下次注意……尽量不生病……”

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做出了保证,话音刚落,两个人都是微微一愣。

尹亦寒难得满脸无语的神色,没好气的伸手在面前的人脑袋上揉了一把。

“你是烧傻了吗?生病这种事是人为能控制的?”

艾心雅没有说话,也觉得自己刚才说的好像有点蠢。

“咳……”轻咳了一声,她这才快速的找借口道:“我这不是怕你照顾我,耽误你工作嘛……”

我带着他们出了玄天葫后,也很快问起了另外三位仙家的名字。

“这位是庆白君,乃是老夫的道友,至于身份,小友想必也没兴趣听那些老掉牙的陈年旧故了,一个男人说和你没结果且知道我等乃是同道便好,至于另外两位仙家,老夫虽然有过数度缘分,却也不好替他们说话,便让她们自荐身份吧。”帝青子伸手示意我看向了那三四十岁的男仙,那男仙仪表不俗,装扮简单却洒脱,颇有仙味。

两位帝青子不方便介绍的女仙都面无表情,但连帝青子都介绍自己了,她们也不好愣在那,其中那位二十多岁的女仙拱手接着说道:“大家都称我为壶丘仙子或者壶丘氏,小友有礼。”

“有礼。”我倒也随手一礼,虽然道劫作恶多端,总得有报应,但现在不好撕破脸。

“小友年岁断然没有我大,叫我桑月姑便是。”三十多岁的女子面无表情的说道,她一席黑衣,别看模样不错,名字也温和,但应该是非常厉害的魔道,手底下人命可不少。

“慧姨刚刚送来的,还是热的,你先趁热吃一点,不然胃里会不舒服。”

“嗯嗯。”艾心雅点头答应,睡了一上午,确实觉得肚子有些饿了。

慧姨的手艺极好,准备的菜也很清淡,都是平时艾心雅喜欢的几样。

甚至还贴心的做了一碗蔬菜粥,正一缕缕的冒着热气。

光是闻味道都觉得胃口大开,满意的点了点头,艾心雅立刻就要上手。

可还不能碰到,便看到一只修长的手指拿着勺子,已经送到了自己的嘴边。

大脑“嗡”的一下,艾心雅突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

“你……你喂我啊?”

“有什么问题吗?”尹亦寒一脸淡定,仿佛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一件事。

艾心雅却有些不知所措了。

之前他肩膀受伤的时候,自己都没有喂他吃过饭,现在他却……

愣了两秒,艾心雅这才胡乱的点头道:“没……没有问题……”

她一边说着,一边下意识的便直接一口吞掉了勺子里面的热粥。

2021-10-18

2021-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