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说给不了我未来,男人说害怕给不了未来

哪怕是听到消息,豹爷也以为是小事,毕竟这里是天堂酒吧,这里有他豹爷!

“是,是任天他们!不光是任天,还有赵总家的,还有刘老大家的那几个小崽子都在这闹腾!”

“嗯?”

豹爷这会有点不淡定了,这几个人平常都是跟贺河交好的,怎么今天在这闹腾上了?

他调取了监控看了下,刚好看见那几个大少正在打外地的那个游客。

豹爷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这几个人下手很重,这看起来不光是针对那外地游客啊!?

“豹爷,怎么办,让保安过去吗,要是不管的话,我们这口碑就不太好了。”

“先等会,说不定是那个人惹到了这几个小祖宗呢。”

外面,任少他们把那游客打的头破血流,然后打了一个酒嗝。

“看,看看,看你妈个比,知道我是谁吗,再看把你们眼睛都抠出来!”

任天指着周围的人吼了一嗓子。

“任少,大家都认识你,不过你今天是不是喝多了啊,这可是天堂酒吧,男朋友说给不了我未来你这好像忘了这是什么地方?”

将凹陷地带周围的野草清理干净,赵新宇又捡来大量的枯枝,在他十件枯枝的时候,黑风、金痕、金羽抓回来四只山鸡、两只野兔。

将山鸡、野兔烧烤吃掉,第一次在山林中宿营的赵新宇也没有睡意,往火堆中添加了一些枯枝,赵新宇抬眼看向周围,漆黑的也、高地下面的丛林沙沙作响,抬手抚摸了一下趴在身边的黑风,赵新宇的心头一动。

他想到了影视剧中,那些能够飞天遁地古武高手,这如果自己有他们那么厉害,在这样的山林中,根本不惧怕什么野兽。

想到这些,他突然想想到了爷爷留下来的那一部鸿蒙真经,儿时自己体弱,爷爷教授过自己健身的方法,而方法就似乎来自于鸿蒙真经。

“该不会是。。。。。。。”

他马上将空间中的鸿蒙真经拿出来,随手翻开了第一页,只是看了几眼,那种熟悉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

深吸口气,赵新宇第一次正式去看书上的内容,男朋友说给不了我什么随即愣在哪里,他发现,爷爷当初教授自己的都是其中的一片段一片段,而只需要将真经中记载没有修炼过的地方串联起来,就是完整的鸿蒙真经。

看到钱,服务员脸上明显露出了笑意,赶紧领着韩三千去了靠窗的位置。

“这里吃饭很贵的。”坐在位置上之后,苏迎夏小声的对韩三千说道。

韩三千淡淡一笑,说道:“对我来说,钱就是个数字而已。”

苏迎夏瘪了瘪嘴,这家伙说话总是这么大的口气,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这时候,一个小男孩突然走了过来,一脸趾高气昂的表情。

“苏迎夏,没想到你竟然也来这里吃饭,苏家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钱了?”

“陈阳。”苏迎夏诧异道:“你怎么在这里。”

名叫陈阳的男孩不屑的看了一眼韩三千,然后继续说道:“你难道不知道我家里多有钱吗,我经常到这里吃饭,而且我家,是这里的VIP客户,看你的样子,是第一次来吧。”

苏迎夏知道陈阳家里的条件好,他在班级里,男朋友说看不到未来要分手经常炫耀,而且他每天上学放学,都有专车司机接送,很多人都会对他产生羡慕。

不过苏迎夏是个很奇怪的人,她从不羡慕别人拥有的东西,所以陈阳的炫耀在她面前,从不会引起她的关注。

柳康盛听了,却是有些不甘心,咬了咬牙,道:“我……我这只是在为我那死去的孩子报仇!此仇不报,我哪怕在梦里都不安心!”

“报仇?”杨天瞥了柳康盛一眼,道,“是叶紫灵杀了你儿子?”

“我查过的,我家百川近些天来就只和这叶紫灵发生过矛盾。现在百川死了,就算不是叶紫灵亲手杀的,也和她脱不了干系!”柳康盛振振有词道。

“所以你有证据?”杨天冷哼道。

“证据……我才不需要什么证据!那小妮子害死了我儿子,我就要让她偿命!宁可所杀一百,也绝不能放过一个!”柳康盛一脸狠毒地道。

然而下一秒……

他忽然升了起来。

双脚离开了地面。

因为……杨天已经捏着他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道:“你杀紫灵,不需要证据。那我杀你,貌似也不需要什么理由了吧?表白男生说给不了未来

这一刻……在场几人都惊了。

柳康盛根本没想到,这个小子,居然敢在柳家,当着柳老爷子的面,对他这个柳家人动手?

“苏迎夏,这是你朋友吗,不介绍一下?”陈阳对苏迎夏问道。

“我叫韩三千。”韩三千主动说道。

“你跟她,是什么关系?”陈阳继续问道。

见这家伙有点盘问的意思,韩三千警惕了起来,这小家伙,该不会是对苏迎夏有什么想法吧,不然的话,怎么会关心这种事情呢?

换做其他事情,韩三千绝不会放在心上。

但是和苏迎夏有关,哪怕陈阳只是有一丁点的想法,韩三千都要将他扼杀在摇篮里。

“这个,跟你没有关系吧。”韩三千淡淡道。

但因为戴着口罩,看不清容貌,所以不算太让人注意。

她就这样悄悄地走出了教室,走出了过道,来到楼梯口。

她没有下楼,而是往楼上走,男朋友说怕给不了我未来来到了顶楼,打开了顶楼平台的门,走到了天台上。

来到天台一侧的栏杆旁,她呼了口气,缓缓摘下口罩,露出一张娇俏明媚的脸蛋来。

水灵灵的眸子,吹弹可破的肌肤,精致如艺术品般的五官,以及眉眼间少女独有的活泼娇媚——她的美貌,比起梁梦瑶,可也丝毫不逊色。

可此刻,她的小脸上却带着几分落寞与哀怨,微微撅着小嘴,自言自语地嘟囔道:“臭男人果然就是臭男人,就算是杨老师也不能免俗。

以前听人说男孩子得到了女孩子的身体就不会再珍惜了,我还不信。

现在看来,倒是真的。

唉……”“是么?

我怎么不这么觉得?”

一道带着笑意的声音骤然响起,从后方传来,打破了天台的宁静。

下一秒,一双手从后方伸来,从她纤腰两侧穿过,一下子搂住了她,将她搂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对!任少放心,我今天也带人了。给不了的幸福”

“我也是!”

任少听见众人这么说,脸上才假意说了下,那怎么好意思。

“不过小酒的拳王在这,倒是真的不怕了。”

这小酒的拳王在c市那可是赫赫有名,从被小酒带到c市之后,一直霸占着地下拳场的头号杀手的位置,三年期间,连赢一百场,任天听许多大人物都说这拳王天赋极高,是个好苗子。

有这种人在这,难道还怕周小昆身边的那瘦高个?

一想到周小昆跟秦刀,任天气的就牙痒痒。

“任少,任少,出事了!”

包间门被推开,进来一个小四眼。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有屁快放。”

“贺河,贺小爷回来了!”

“什么?”

“不是吧?”。

刚才还在想着要在这闹事的众人立马就慌了起来,虽然他们还没开始闹事,男朋友开始不主动找你但似乎是有这个想法都不可以。

任天其实心中也咯噔一下,但他知道要是自己这时候怂了,那以后估计在也没机会把这群人心给笼络住。

这种会更刺激的心态,真得会有。

如果说这是变态的心思的话……那男人变态点有什么错?

杨天嘴角翘起一抹坏笑,忽然搂紧怀里的娇躯,低下头,吻住了她柔嫩的嘴唇。

少女猝不及防,连反抗都来不及,就被杨天给吻得死死得,根本无法脱逃。

事实上她也不可能脱逃,内心正盼望着呢。

战争往往不是一个原因造成的,背后都有各自复杂的原因,战场也不是简简单单只是一个大战。

只是为了方便用了统称而已。

就像封神一战,前后经历的怕是数万之久,而且早就有了预谋与苗头。

后世记载的,往往是将武王伐纣和姜太虚那个时期来代表封神一战。

但那其实已经是封神一战的末期或者叫做尾声了。

而大洪水一战其实同样时间跨度很长,如今很难考证到底经历了多少万年,而广寒宫破灭,月球上的冰山破裂,坠落下来,造成大洪水的时候。

那个时期其实已经算是大洪水一战的末期和尾声了。

王家便是在大洪水一战时期来的葬仙星。

而那样一个外来势力,之所以能够在葬仙星扎根,靠的便是王家那位老祖。

封神一战王家之所以能够独善其身,归根结底,也是因为王家的老祖!

毕竟有能够在大洪水一战时期,带领王家扎根地球的人,已经足以见其可怕了。

2021-10-18

2021-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