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对方拉黑说明,还没离婚就把我拉黑了

若不然,今天能不能活着回去,还得打个问号。

姜天成想象中第一天让对方放弃习武的计划失败了。

那个捂着肚子跑完之后在墙壁干呕的少年,在他眼里似乎变得也没那么贼眉鼠眼,好像还有些可爱!

蓝叶一阵心疼,毕竟是自家弟弟。

虽说那小子的体力完全不像个男人,但那股倔强的脾气,还挺爷们!

训练结束,姜天成适时的叮嘱两句,“多休息,吃好点,别省。”

顿了一下,满面笑容道,“明早继续!”

赵浩虚浮的骑着电动车离开了,姜天成抬头望了一眼已经有些酷热难耐的天空,向两个姑娘笑道,“走,请你们吃饭。”

姜漫泽“啊”了一声,有些负气,“为什么不叫上赵浩一起?”

“呵!”

人家的表姐还在这里,我能说怕他对你有想法吗?

思索几秒,他叹气回道,“你难道不知道他现在需要的是休息吗?让他回家吃饭,乖乖休息,这是为他好。跟着我们,哪有休息时间,明天还怎么练?”

那边的声音依然清冷,离婚后对方拉黑说明但他可以听出有些音调的颤抖中带着一丝火热,“还行。你呢?”

“我?大体还行,只是偶尔会想你过的怎么样?”

手机中传来“噗嗤”的笑声,想是彭清被自己逗笑了。

“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主动给我打电话呢!”

“我其实在等你的电话。”

“我是女生!”

“...”

一阵沉默后,姜天成问道,“什么时候回来?”

“今天下午,千影外出谈业务,一直到现在都没回来!”

电话那头的李千珝急声道,“我给她打电话也打不通,便给客户那边打电话询问,客户告诉我她下午不到六点就走了,而且她的车我也找到了,一直停在明辛街上!”

听到这话,林羽心头咯噔一颤,突然涌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莫非,这个杀手从李千影这里下手了?!

“李大哥,你先别着急,兴许千影只是手机没电了呢,前夫为什么对前妻绝情你没派人出去找找她吗?!”

林羽沉声说道。

“我已经派人出去找了!”

电话那头的李千珝急切道,“我本来也以为她是手机没电了,或者跟朋友出去吃饭了,但奇怪的是,就在刚刚,公司园区门口处突然来了一个快递员,问我妹妹是不是找不到了,还告诉我,唯一能找到我妹妹的人是你!”

“是我?!”

林羽陡然一惊,接着背后一寒,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陡然间反应过来,他猜得没错,那个杀手果然找上了李千影!

“这个家伙很危险,我估计他暂时应该不会出现了,否则他脸上的伤他也没办法解释,再说国家又不傻,他想杀我们的动作那么明显,现在国家肯定在调查他。”夏天倒是不担心他最近出来,因为夏天十分清楚,离婚后拉黑对方全家自己的那一拳有多重,而且使用那么告诉的血遁,不可能没有副作用。

“恩,我也是这么猜的。”叶婉晴点了点头。

“这些我并不关心,我最关心的是现在江海市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夏天一脸严肃的看向叶婉晴,对于他来说江海市才是他最关心的。

“江海市现在可是很有意思的,有人在江湖中放出风说,你手上藏有一件至宝,而你就在江海市,所以最近江海市来了很多莫名其妙的人,有富商,有投资者,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人。”叶婉晴说道这里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对了,还有一个裤子里藏刀的生意人,不过已经被处里的人给拿下了。”

“裤子里藏刀的生意人!!!”夏天微微一愣,这也太雷人了吧,那些人就算是想要带武器进入江海市也不应该直接藏在腿里吧,离婚后被拉黑是啥意思直接走个黑市不就好了。

他们现在只能一点点引诱几个人用包霍董矿业公司股权抵押贷款,然后再出现不可抗力因素后收归到银行。现在知道包霍董公司为了拉拢更多盟友居然向华人富豪出让股份,那么他们怎噩么能够错过。

汇丰就成为了这次贷款的主力,只要是关于包霍董矿业公司的事情可以说一路绿灯。

包子轩道:“这个当然没有问题,不过郑生最近两年之内企业不会分红。并且不能够把股份卖给外国人,如果你不想要我可以按照市价回购。希望您有个心里准备,并且4%股份是一笔不小的金额。”

郑裕同听到两年内不分红有些气愤,不过一想这毕竟不是珠宝和房地产企业。短期内盈利不会很高,都说投资工业是要慢慢回本,看来传言是真的。毕竟前期投入太大,产能还得不到全部释放。

汇丰银行答应他可以提供一笔5年的贷款,所以这些事情根本不怕。现在看来还是要搏一下,郑裕同体现出了鲨胆同的气质说道:“这些都没有问题,只要大家的条件一样就可以,不过4%股份包生想要多少钱。”

包子轩:“40亿港币,男人生气拉黑多久能好或者可以拿一不分周大福或是新世界股票进行冲抵。”

听到包子轩想要一部分自己公司的股票,郑裕同想了一会就答应了。毕竟能够让包首富看上的企业一些股民也会追捧,这是一个双赢的事情。

林羽心头怦怦直跳,额头上一时间也是冷汗直流,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杀手竟然会从李千影这里动手!

他只担心着这个杀手会拿他家人开刀了,竟然忽略了身边的朋友!

“家荣,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电话那头的李千珝惊慌问道。

“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我现在就过去!”

林羽稳了稳心绪,急声道,“对了,李大哥,那个快递员你扣住了吗?!”

说话的同时,他已经起身抓过自己的外套,开始穿鞋。

“扣住了,我没让他走!”

电话那头的李千珝急忙道。

“好,你等我一会儿,我们见面再说!”

林羽说着便挂断了电话,穿好衣服作势要出门,但是即将开门的刹那,他身子一顿,突然想到了一点。

这一切会不会那个杀手故意设置的调虎离山之计?!

将他引开之后,然后再对他的家人出手!老婆拉黑我意味着什么

想到这里,林羽嗡鸣作响的大脑瞬间冷静了下来。

心情愉悦。

不过,在看到表弟那笨拙可怜的表情时,她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保持了十分钟的淑女气质在刹那间被破坏殆尽,只剩下满腹的笑意。

姜漫泽也笑了起来,为了照顾赵浩的自尊,她安慰道,“万事开头难~哈哈~赵浩,~加油~哈哈...”

满腹幽怨的望了面前人一眼,赵浩偷偷的将目光撇向一脸无奈的便宜师父,就像个受了气的小媳妇,想辩驳两句,却不知从何处开口。

“休息一会,接着练!小子,这只是开始,更艰苦的训练还在后面。”姜天成板着脸说完,“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

第一天的测试结果,差强人意,令人气馁。

不过赵浩依然咬着牙做完了训练项目。

虽然他最后累的像条狗趴在跑道外侧,浑身湿漉漉的好像刚从水里打捞出来,站起身时,地面上留下了一滩人形水渍。

好在,他坚持下来了。

也多亏了前段时间冷渊对他进行了十几天训练。

杨天却是紧紧地抱着她绵软的娇躯,女生拉黑你代表着什么笑吟吟道:“就不放。”

苏一一挣扎了一小会儿,倒也就放弃了。

软软地靠在杨天怀里,小脸更红了,可爱极了。

“这下开心了吧,姐姐?”苏二二调侃道,“来吧,继续下棋吧?”

“才没有开心呢,”苏一一傲娇道,却是乖乖地继续和妹妹下起了棋来。

温馨而甜蜜的画面,实在让人不忍打破,想要一直沉浸在其中。

然而,没过多久,一道手机铃声便打破了这份宁静的温馨。

“铃铃铃铃铃……”

杨天一听便知道是自己的手机,拿出来一看……是赵秋实。

赵秋实给他打电话倒是并不奇怪。

杨天身为仁乐医院中医分院的院长,却一直不在天海市,当了个甩手掌柜。

仁乐医院的很多重要事情,都是赵秋实传达给他,让他知道或是做决定的。

所以两人之间来往挺多的,经常打电话,并不生疏。

“耍帅啊,你不觉得我背着它十分帅吗?而且这样别人也能知道我是一个刀客啊。”那个男子自豪的说道:“对了,诸葛王朗,你说的那个羽鹤真的那么厉害吗?他难道比我还聪明?”

“能比吗?”身穿西服的男子名叫诸葛王朗。

“我说也是,这根本就没法比,我承认我洪武的智慧比你差上那么一点点,但是那什么羽鹤跟我确实没法比,我比他聪明一百倍。”洪武一脸笑容的说道。

“别误会,我说的是你跟他没法比,他用脚趾头跟你比你也输定了。”诸葛王朗已经快要到达崩溃的边缘了。

2021-10-18

2021-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