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暴脾气女人的星座,会耍小孩子脾气的星座女

“王洋,徐瑶,我会让你们有后悔的那天,不信的话,我们就走着瞧吧!”

这两句话,真不是计玄吹牛、或者只说说就算了的,他在那时,就已经想好了给刀疤男打电话的这个计划。

一旦王洋被刀疤男抓住,所有的钱,绝对会一点不剩的都吐出来。

而到时候,失去了一切的王洋,在知道了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惹怒计玄才发生的后,绝对会后悔莫及的。

其实,若王洋当初不把事情做那么绝、或今天不把话说的那么狠,也许计玄念在旧情上,也不会做到这种程度。

在王洋刚卷款跑路时,计玄曾无数次想过,这位“最好的兄弟”,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

他甚至担心,会不会是王洋遇到了什么麻烦、或急用钱,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会选择原谅王洋。

可今天,喜欢暴脾气女人的星座事情的真相摆在眼前,太过残酷,也太令计玄心寒,所以,他也决定不对薄情寡义的人留情!

既然你在背后插我一刀,那么我必会还你一剑!

这是计玄第一次能这么狠下心,却是没想到,要用在自己曾真心付出的人身上。

原本他们认为自己已经到达了极限,可是当他们吃过饭后,发现自己还能坚持,于是新的锻炼又开始了。

跟偷天学了两个小时后,偷天的秘书又教了他们一个小时的电脑,最后才允许他们睡觉。

午夜!

就在他们睡的最香的时候。

叮!

“所有人,十五分钟内训练场集合。”一道广播声传来。

听到广播声的时候,那些正在熟睡的龙组成员急忙爬了起来,十五分钟,只有十五分钟,他们现在身上可都是戴着负重的,能摧毁水瓶座的星座教官是最讨厌迟到的。

一旦他们迟到,就有可能被直接开除。

所以没有人敢不起。

虽然他们又困又累,但是他们也都必须起,他们可是龙组的高手啊,居然拿训练新兵的方式训练他们,这让他们非常不爽,不过他们也不敢说。

其实对于他们这些龙组的人来说,自大是他们最大的毛病。

他们一直认为自己头上顶着一个华夏最强特种部队的称号,所以他们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他们认为只要他们出手了,那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

王家人的表情和想法,也果然发生了变化。

东西是很贵,但如果便宜了很多的话,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抱着这样的念头,ICU的高昂价格所带来的冲击力,就没有那么强烈了。毕竟,王家人在手术前,其实已经知道将要面对的经济压力了。

只是那个时候,他们还存着走一步看一步的心。

现在,死亡的危机跨越了,钱的危机……

“你们可以再找找人。12星座男喜欢女生打扮”左慈典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如果家里的条件确实困难的话,我们医院也是能给减免一些费用的。具体减多少,我说的也不算,凌医生手里有一点权限,我们主任手里也有一点权限,看你们能找到哪里。院长当然权限就更大了。”

左慈典说的还是似有实无的东西。

费用减免在医院里,确实是存在的,但要想大量的减免,还是不太可能的事。当然,找熟人同样是件可能有用可能没用的事。

大部分的普通患者,如果能找得到有力人士,也就不会太在乎几万元的减免了。对于找不到的,要拿到减免就只能走程序了。

不过,这也确实是一条路子。

而且,一旦有了熟人居中介绍,病人家属也会讲道理一些。左慈典也不用特别说明,就给出一条路子让病人家属去走,不管对方走通了走不通,都只会感谢他的。

“我们也不认识人,您能不能……”提到找人,那自然是不能用蛮力的,在场的王家人的态度,也不自觉的就给放低了。

左慈典微笑:“我是你们的管床医生,到时候查房还能见到,发火具有杀伤力强星座你们先去看看病人好了……”

“那我先去看看我爸。”王钟的大儿子现在回过神来了,思路又到了病人的身体方面。

病人家属原本就是这样,像是神经质似的一阵一阵的想问题,解决问题。可以说,王家的家属,就属于平平常常的坏家属,可以算是经济适用家属,病小一点,宽裕一点的那时候就会变的好说话,乃至于谦卑,病重的时候,又可能被钱给撑坏了心。

左慈典以前见到的病人,其实以撒泼的居多,认认真真讲道理,用忽悠技巧就能忽悠住的病人和家属,已经算是好处理的了。

那种感觉,没有大仇得报的痛快感,反而是更深的心痛……

闭上眼睛,眼角流下一滴泪,不知不觉中,计玄睡着了,或许在梦里,他就不用面对如此残酷的现实……

第二天一早,刘军就敲响计玄的房门,他们该出发赴约了。

打车来到了陈总公司所在的高楼下,在这栋大厦里,中间有三层,都是陈总他们公司的。

不要觉得一家大公司,竟然只能在大厦里占三层,十二星座女脾气排行榜没有独栋的办公大楼,是不是稍显寒酸。

其实一点也不,因为这里可是沪上市,是寸土寸金的“魔都”!

别说陈总现在的公司才市值十几亿,就算是市值几十亿的公司,在这里都不一定能拥有一套独栋写字楼。

能够在一栋大厦里占三层,已经算是很好了,像是很多公司,可能一层里就有十几家。

乘上电梯,计玄和刘军直接来到二十一楼,接待他们的,是一位精干的男助理。

在一处会议室稍等了片刻,陈总就来了,刚进门,三人就熟络的寒暄一番。

周楠没想到王鸿运居然是这样的看法。

她下意识的忽略了,这番话和刚才的笑声格格不入,只是以为王鸿运看不清楚这个事情,就连忙提醒道:“我认为他如果抱着那些股份,恐怕只会拖累整个上市集团的股价,到了最后股票肯定会崩盘,出售股票,他至少可以抽身离开,也让整个方氏集团能够延续下去,心狠起来很可怕的星座而不是在他的手上毁灭啊!”

王鸿运听到了周楠的提醒,眼神下意识的一冷,说道:“方寒就是没卵子,才卖掉了股份,没有你说的那么好!”

说到了这里,王鸿运虽然感觉不应该,可是他仍旧觉得自己是对的,说道:“你这么帮他说话,是不是看他长得帅,看上他了?”

“你说什么?”

周楠被王鸿运的话,梗得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王鸿运居然还很得意的说道:“怎么,被我说中了吧?”

“你真的是不可理喻!”

周楠被气到了,她没想到王鸿运的眼中,自己居然是这样的人。

明明王鸿运和张玉卿走得那么近,她一再的警告他,原谅的他,可是他仍旧一副自己没错,勾勾搭搭的模样,现在又这样的看待她。

心中不由得暗暗提升了一丝警惕。

其他人连连点头,表示也要离开了,沉吟了三秒,方寒说道:“你们先走,十二星座谁最多人追我还要在这里多待一会儿。”

舍友们都很惊讶,不过他们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

回到了广武。

王鸿运和舍友聊了几句,就以送周楠的借口,和大家一起分开了。

跟着周楠到了女生宿舍楼下。

两人边走边聊,不由自主的聊到了方寒,周楠也似无意的说道:“我感觉方寒这个人变了,与以往印象中的那个人,变化得很大。”

点了点头,王鸿运满脸认同的说道:“他的确变了,变得更麻木不仁了。”

周楠也没有想到,方寒在王鸿运的心目中,居然是这样的一个评价。

这个评价对周楠来说根本没有什么作用。

周楠只能够继续问道:“我听说他家里出事了,是吗?”

本来以为会听到王鸿运难过的话,没想到周楠却意外的听到了王鸿运忍禁不住的笑声,说道:“没错,他家上市的武馆也没了,我还以为他会抱着那个上市集团的股份,跟着上市集团一起同甘共苦,没想到他居然被其他股东逼迫一下,就傻傻的将所有的股票都交出来,真的是太令人失望了。”

“真的?”

姜仁叹声说道:“看样子今晚我的成功率又得降低点了!”

“骗你的!”

我随口说道:“你面相没有什么不好的征兆,和你在一起呆着,我应该也不会有多大的问题才是!不过,这正是不对劲的地方……”

今晚的鸿门宴,按理说应该很凶险才对,姜仁面相上却没有丝毫的不祥征兆,我也没有感受到什么危机感,情况有点不对头啊!

事出反常必有妖!

“现在走还来得及吗?”我问了一句。

姜仁瞥了我一眼,推开车门下车,说道:“你怕了?”

我无奈跟着下车,说道:“不是怕,主要是担心你今晚会栽在这里!”

“这个就不用你担心了,你觉得我现在活着能比死了舒服多少?”

姜仁长舒一口气,微笑道:“死了也算是解脱了,下辈子千万别托生在这样的家族中了,活的太累了!”

不等我回应,姜仁直接拽着我朝着度假山庄门口走去。

2021-10-18

2021-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