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生说怕伤到你,一个已婚男说怕伤害我

以前觉得他太闷,不懂浪漫,也很没情趣,结过一次婚以后,才发觉,这样的男人更可靠。比起那些会甜言蜜语的男人,这样的性格,更能让人踏实。

宋夫人问她都不后悔吗?怎么不后悔?

她很后悔,以前觉得是缺点的东西,现在都成了优点。

“有空带着女朋友经常来,对了,你女朋友叫什么?”宋雅馨笑着问。

沈培川看了一眼桑榆,说道,“桑榆。”

桑榆什么话也不说,很安静的坐着。

“大家都上桌吧,饭菜都准备好了。”宋夫人站在餐厅门口,笑着说。

宋局首先站起来说道,“好了,边吃边聊吧。”

大家都从沙发上站起来往餐厅走,沈培川扶了一下桑榆的腰,怕她在陌生的环境里不自在,所以很照顾她的感受。

桑榆仰头看他,唇角微微的勾起一丝微笑。

他虽然很沉闷,一个男生说怕伤到你但是偶尔一丝体贴会让人很暖心,也很安心。

宋雅馨看了一眼就默默收回视线。

“别嫌我笨。”沈培川站了起来,真有我去帮忙的架势,宋雅馨连忙摆手,“开玩笑的,还当真了。“

“你们坐着吧。”说完她转身进了厨房。

宋夫人站在一旁,看了桑榆两眼,心里闷的慌,转身进了厨房,本想撮合沈培川和自己的女儿在一起的,他却带来一个小女朋友,心里自然是痛快不起来。

她看着女儿还在切菜,过来夺了她手里的菜刀,“你去外面陪客人吧,这里我一个人行了。”

“外面也没外人,有爸在呢。”宋雅馨没理解母亲的用意。

也不是没理解,而是她心里也意外沈培川会呆女孩来,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

母亲站在一旁,叹气,“当初你爸让你嫁给沈培川,你偏不,你看看人家现在,已经是副局了,这几年身边也没有出现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

“妈。”宋雅馨不想听母亲唠叨,男生说怕耽误你的心理“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别再说了行吗?”

世上又没有后悔的药,就算后悔有什么用?

“哎。”宋夫人又叹了一口气,过来帮女儿,“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有的女朋友。”

此生看着林辰忽然一下子走到了自己的面前,也是有些意料之外,因为他并不知道林辰到底想做什么,他觉得他也没有什么做的不好的事情,从刚才到现在,他的姿态可以说是平生最低。

林辰凑到了死神的耳边。

“说实话,我还是比较欣赏曾经那个在雇佣兵战场上叱咤风云的死神,而不是现在这个已经有了自己的势力组织,有了大笔的财产之后,却又在乎自己身家性命的那个人。”

再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之后,林辰仔细的观察着死神,现在那一脸阴沉的表情,微微的笑了一笑,露出了一个笑脸,随后一部收了回来,站在死神的面前。

“你不是想要得到天使草,还派出了这么多手下来吗?没错,我就是抢走你天使草的那个人,一个男生说怕拖累你而且不仅如此。”

干掉四个顶级杀手,这种夸张至极的战果,听他说出来,仿佛不值一提。

“我还将你手底下的4个杀手干掉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4个杀手的其中之一,有一个肌肉非常健硕的女人,她应该就是霸王龙的夫人对吧?他是第1个死在我手中的。”

“杀!”

他飞身而起,对着叶凡不断地释放剑气。

“嗖,嗖,嗖!”

无尽的剑气朝着叶凡袭来,如同无数的冰凌,一旦中招,似乎就会把对手的身体撕裂。

“哼,废招!”

可是,叶凡只是冷笑,全身一股无形气罩开启。

大荒神火的威能爆发,那些冰霜剑气,在烈焰的燃烧中,彻底消散,化为了水蒸气。

“该死!无极星辰变!”

终于,魏人杰开启了星河圣体,催动三百六十颗星辰之力,爆发出了毁灭天地之威。

轰隆隆!

叶凡完全无视了魏人杰,婚外情男人说怕伤害你把他当做空气。

几分钟后,下注的活动完毕了。

“现在比试开始!”

随着主持人的一句话,比赛正式开始了。

“臭小子,现在吓到连看我的勇气,都没有了吗?”

虽然魏人杰很清楚,叶凡站在那边很轻松,似乎根本就无视他的吼叫。

可是,他还是要这么喊出来,面对这种的小星辰修士,他绝对不能没了气势,否则,就算是赢了,也不会得到众人的赞赏。

“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马上跪伏在地,给我道歉,认输,然后滚着走下战场,否则,我这次就不会只是赢你那么简单了,明白吗?”

魏人杰直接明着威胁叶凡。

“哎呀,没想到这武曲星魏人杰,就是一个只会讲大话的废物啊。我本来以为这边的角斗场会给我一点刺激感呢,看来,我是高估这边的修士了。”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叶凡这不仅仅是嘲讽了魏人杰,居然是直接挑衅了全场的斗士。

这个男人以前本该是属于她的,这份温柔也应该是属于她的。男生说害怕伤害我可是现在却属于了另外一个女人,她心里不怎么舒服。

宋夫人调整好情绪,对桑榆也能露出笑脸了,让她不要见外,“来到这里就当是自己的家一样。”

桑榆笑着说好。

宋局让女儿拿了一瓶酒,“陪我喝点?”

沈培川说,“我开车来的,下次我再陪你喝。”

“陪我爸喝点吧,我开车送你们回去。”宋雅馨给沈培川倒酒,故意压低身子在他耳边道,“我离婚了,他心里不高兴,就陪他喝一杯吧。”

她靠的沈培川太近,显得暧昧,沈培川撤开身子,说道,“那就喝点。”

宋雅馨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似乎沈培川的距离和疏远让她一时间有些不适应,或者是失望他对自己的冷淡感到不舒服。她很快就调整好情绪恢复自然,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笑看着桑榆,“你会喝吗?”

桑榆将她刚刚的举止都看在眼里,男生不想伤害一个女生放在桌子下的手不由的握紧,很明显她在故意靠近沈培川,或许都是女人,能感觉到对方的用意。

沈培川自然听出她这话里的意思,表情有些不自然,觉得她这话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今天我高兴,让培川来家里吃饭。你说些什么玩意儿?你的心情不好,不要带给别人,不饿就先不吃,去屋里呆一会儿。”宋局沉声呵斥女儿,“尽在饭桌上说些扫兴的话。”

“爸我是你女儿吧?你怎么赶我呢?”宋雅馨咬唇,“算了,我不吃了。”

说完她站起身,看着大家,“不好意思啊,我心情不大好,说话带情绪你们不要在意。”

宋红颜娇柔一笑:

“金芝林也换了一个更大的门面,我把华烟雨调过来主持大局了。”

“我还把七十二金屋收购了下来,男人说我不想伤害你打造成我们在象国的落脚点。”

“半岛城邦销售一空。”

“十大药厂完成整合!”

“象国手尾正朝着我们的计划慢慢完成。”

“不过我今天来电话不是跟你汇报象国战绩的。”

宋红颜坐在一个白色露台的单人沙发上:“我是来跟你说慕容家族的事。”

恰好翻了几页资料的叶凡笑道:

“慕容无心是唐平凡小舅,也算是你亲戚,要求情?”

他刚才看到慕容家族跟唐门的那一层关系也很是意外。

不过他现在已能坦然面对,江湖事江湖了,慕容家族不招惹自己,自己也不会对他下手。

但如果慕容家族想要捅刀子,叶凡也不会念叨宋红颜的亲戚手下留情。

“求情?”

宋红颜绽放一个娇媚笑容:

“我是来打擂台的,不是来斗嘴的!废话少说,一切都用实力来证明吧!”叶凡冷冷地回应道。

虽然没人看清楚叶凡此刻的表情,可是从那语气中,大部分人都听出了那种傲气。

似乎,他才是不想浪费时间的那个人,是魏人杰在浪费他的时间。

这样一来,气势完全反转了,众人甚至一瞬间忘却了叶凡的三十六档小星辰的标记,真的被他震慑到了。

魏人杰脸色大变,在这个擂台上,他才是主角!

为什么有一个臭小子,作为他的对手,不是瑟瑟发抖,而是如此硬气地回应他,这是他无法接受的。

作为这个赛场的主宰者,他就应该高高在上,而眼前的叶凡,该跪下来和他讲话,只有如此,他才可能手下留情。

之前,他想要让叶凡跪下认输,然后滚出去,可是现在,他似乎在改变着自己的想法,因为叶凡惹怒他了。

“可恶!”

魏人杰冷眼看着叶凡,气氛无比,他没想到自己的对手如此狂傲。

2021-10-18

2021-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