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去挽回前男友,梦见挽回前男友他很绝情

这是大杀阵,冲霄血光本质上是血煞,对人的肉身具有可怕的毁灭力,如果叶天晚一秒,被冲霄血煞席卷到,至少会褪掉一层皮,甚至可能被重创。

漆黑的墙壁上,血色阵纹无尽,这一刻全浮现出来了。而被叶天劈出的那一道剑痕,奇迹般的消失了。

“少年,你既然来了,就把身子留下吧!你的完美宝躯,甚合吾意!”

大巫王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不再沙哑,不再低沉,而是洪亮无比,如同浩荡天音,传遍巫王小镇的每一个角落。

他现在只有一个脑袋,需要一个强大的身躯移植上去。如同是普通的身躯,根本不足以支撑他雄浑的法力。

此刻,他沐浴的血池在发光,血浪翻滚,近乎沸腾,四周的地面现出密密麻麻的血槽,血池中的血水通过血槽流到房屋四壁上,激发血煞阵纹,化作冲天血光。

锵!

血光冲霄,足有千丈来长,仿佛一把绝世犀利的血光巨剑,撕裂苍穹,斩裂虚空,突然对叶天横扫而去,速度快得惊人。

“当初在我们刚刚遭遇雪纹狮攻击的时候,星朗看到有一抹身影在他正前方闪过,我和你都在对付雪纹狮,所以才没有发现这道身影。”

“之前,梦见去挽回前男友星朗也忘了这件事情,不过,在这里遇见这小子之后,星朗觉得这小子和那道身影很像。”

“我和星朗有一个猜测,这雪纹狮是不是这小子引来的?”

“他或许是对地狱雪山比我们还熟悉,在暗中发现了我们获得的东西后,他用某种办法惊险的引出了,比他修为还强的雪纹狮。”

“凭借他的修为,他根本无法和我们正面对抗,引来的几头雪纹狮也无法将我们真正杀死,他只能先让我们欠他人情,之后再找机会从我们这里捞到好处,他毕竟只是一个散修,拥有的修炼资源绝对有限。”

莫镇雄和莫凝玉听到张岳松的传音之后,他们脸上的神色微微一变,虽说和沈风接触的时间很短,但他们觉得沈风不像这种人。

莫镇雄对着张星朗传音,道:“星朗,你确定没有看错?”

张星朗保证道:“莫爷爷,我绝对不会看错,我们之前遭遇的危险,有可能就是这小子一手安排的。”

大巫王出手了,整个小镇沸腾。

“大巫王必胜!”

“我王威武!梦见前男友回来找我和好”

“少年魔王必死!”

……

这里的镇民仿佛被洗脑了,对大巫王的崇拜到了一种狂热的地步。倒也不奇怪,因为血巫教本就是邪异教门,为世俗界所不容,所以藏身金三角。

场中,就见,冲霄血光横扫,血煞滔滔,如一把惊天巨剑横劈竖砍,速度快到惊人。

如果是一般的人在这里,多半要饮恨,但是想斩杀叶天,没有这么容易。

嗖!

叶天极速闪躲,脚踏浮光掠影步,一个纵跃就是百丈,原地留下一道残影。

轰!

残影被震碎,虚空中现出道道波痕,冲霄血光重新锁定,再一次对叶天劈了过来。

“少年,你逃不掉的,授首吧!”大巫王爆喝。

刷刷刷!

原本集结一处的冲霄血光突然分散开来,化作千丝万缕,每一丝每一缕都长达千丈,仿佛密集的镭射光束,四面八方无死角的横扫,虚空被撕碎,现出一道道漆黑的裂痕,便是一只苍蝇飞进去,也会被枝解。

邵东瑞心有余悸的望着远处的天空,道:“父亲,你说那位前辈能撑过去吗?梦见前任是他在想我吗”

闻言,邵宗元摇了摇头,不敢肯定道:“这次的天罚强的太过离谱,要看那位前辈的战力,到底有多强了!”

一旁的邵语兰等其余人,同样是紧张的望着天狼山的上方。

……

与此同时。

之前,降下的一道道天雷,以及璀璨的剑芒,吸引了不少正好在附近的强者。

由于这段时间千临城有交易大会,以及灵霄仙宫的第一老祖要招收关门弟子,这里又是通往千临城的主要路径之一,所以有不少前往千临城凑热闹的人。

只见有一些仙帝和圣者实力的修士,在往这边快速的踏空而来,感受到天狼山上空的恐怖威能之后,他们当然也不敢靠的太近。

至于圣者以下的修士,根本不敢过来一探究竟。

天狼山是神雷仙帝的地盘,这几乎是整个中界众所周知的事情。

如今看到天狼山内一次次形成骇人的动静,梦见挽回前男友周公解梦这些并不知道神雷仙帝已死的修士,他们误以为这一切是神雷仙帝弄出来的。

莫镇雄等人都感觉不出沈风具体的修为,他们只能够判断出沈风在灵玄境。

沈风没有解释太多,只是微微点头,算是承认了自己在灵玄境九层。

至高灵玄这种事情,实在不好详细解释,他可并不想引起这些人的震惊。

刚才在觉察到张岳松和张星朗对他的杀意之后,他始终在暗自注意着这两个家伙,以他如今的修为,想要战胜地玄境七层的修士,恐怕难度有些大。

也不知道张岳松的战力如何?

假若这老家伙的战力并不强,那么沈风或许在施展万阳变之后,可以和张岳松拼一拼。

他现在还没有正式施展过,这仙武变的第一变呢!

只要想到这种秘术,明月仙子没穿衣服的画面,就会在他脑中浮现,这还真是一笔躲不过去的债啊!

当沈风微微思索之际。

张岳松有了一个想法,他先用传音和张星朗沟通了一番,随后,他直接给莫镇雄和莫凝玉传音,道:“镇雄,梦见自己和前男友在一起我孙儿忽然想起一件事情。”

利用九口古钟淬炼身体,让钟声化为恐怖的鲲鹏,修为还抵达了至高灵玄,甚至现在应该已经是神雪宗有史以来的第一位男弟子了。

杜勇诚扬了扬手里的酒杯,非常客气的发出邀请,道:“沈兄弟,能否赏个脸,来和我们喝几杯酒?”

见到杜勇诚和杜惜芸这对兄妹,沈风才想起来,好像海月宗也是在扶天岛上的。

他没有立马答应杜勇诚客气的邀请,而是看向张星朗,道:“你继续说。”

张星朗和张岳松看到杜勇诚和杜惜芸兄妹之后,他们一眼认出了这对兄妹身上穿着海月宗内门弟子的衣衫,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

不是说只是一个无门无派的散修吗?做人不能这样无耻啊!

怎么转眼间,两名海月宗的内门弟子会对沈风如此客气?甚至是还邀请他到第三层去喝酒!

可是,面对这么一个顶天立地的少年魔王,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寄希望于大巫王,将他斩杀,还巫王小镇一片清静。

大巫王是他们的信仰,是他们心目中的至高神,上至九天,下至九幽,无远弗至,无所不能。梦见自己挽回前男友失败他们相信大巫王出手,少年魔王必死!

一声惊天雷鸣般的怒吼后,少年出手了。

锵!

一把巨剑发光,剑气冲霄,剑鸣动天,对着大巫王闭关的黑色屋舍力劈而下。

一道剑芒从剑体上激荡而出,纵横十丈长,近乎化作一把实质之剑,光华炽盛,金煞气息狂暴,虚空鸣颤,威势骇人。

这一刻,巫王小镇至少有数千人盯着这里,无不义愤填膺。

一个少年魔王竟然要来屠杀他们的神,他们无法容忍!

“少年,你过分了!”

“少年,跪下受死!”

“少年,你会为你的愚蠢付出代价!”

“大巫王,快出手啊,斩杀他!”

……

说到这里,计玄的内心又不可抑制难过起来,感情、亲情,这些都是最不好控制的情绪。

“我好想老妈再看看我……我好想和老妈再说说话……”

“我以后再也不会嫌老妈唠叨了……她说什么我都听着……”

“我只希望她好好的、只要她好好的,就比什么都强……呜呜呜……”

说着说着,梦见自己前男友计玄再次像个孩子一样的哭了起来。

一旁的计野,眼圈也红了,不过他转过脸去,不让儿子看到,然后控制着声音,说;

听完了这些,计玄看着容器里的母亲,早已是泣不成声。

他从未想过,这二十多年里,一直照顾自己的母亲,竟然时时刻刻都在承受着这样的“病情”。

当下一刻,计玄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恐惧,即使他已经长大了,可还是好害怕、好害怕失去母亲。

在计玄的生命里,母亲是他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守护的。

遥想儿时,母亲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关心、以及毫无保留的付出。

现在,曾经襁褓中的孩子长大了,想要回报母亲,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时,知道那种痛苦,有多深吗?

抽筋拔骨亦能忍,难视亲母落磨难!

计玄好想身在那容器里的,是自己,而不是母亲。

如果可以,此刻哪怕需要用他的命,去换母亲的健康,他都愿意。

只可惜,没有那种如果,计玄还是只能流着泪,眼睁睁看着容器里的母亲,随时处于危险、生死未卜。

心口一阵接一阵的绞痛,某一刻,突然两眼一黑,随后他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2021-10-18

2021-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