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强势女人的下场,女人性格太强势的婚姻

剑到中途就已力竭,只能顺势斜砍而下。帕纳色斯轻易避开了这一击,一脚踢在佩恩的手腕上。

长剑脱手而出,远远地落在法阵之外。

“如果你还想拖延时间等谁来救你,”帕纳色斯不屑地开口,“老老实实地跪在这里乞求我的仁慈或许更有用一些。”

“……仁慈?”佩恩揉着自己的手腕,淡淡地反问,“你有那种东西吗?”

视线的边缘是索米尔的尸体,再远一些是俄林……帕纳色斯眼角的肌肉控制不住地跳个不停。他希望自己也能保持一副平静无波的面孔,就像站在法阵之外冷眼旁观的海琳诺一样,可他已彻底沉入黑暗的灵魂里仍有什么在惶恐不安地跳动着,让他不得安宁。

“你又能比我好多少?”他咬牙切齿,“这里发生的一切,你敢说你什么也不知道?你把我带进这里,欺骗我,试探我……你所做的,你想要的,和我有何不同?!”

“我也可以问你同样的问题——你敢说你什么也不知道?”佩恩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我的确隐瞒了许多,也的确在试探你……但我原本以为,我们有机会共同对付真正的敌人。”

,一个强势女人的下场你大可以和他一起去。”

杨天听到这话,倒是微微欣喜,道:“这当然好啊。不过,我不认识这位老梁,他愿意带我去吗?”“没事没事,”老奶奶笑了笑,道,“你不认识我认识啊,我帮你跟他说下,他保准答应。而且老梁这人心地可好了,每次从城里进回来的东西,都卖给我们很低的价钱,几

乎只能赚点买食物和养马的钱。他不会不帮你的。”

“那好,那就多谢奶奶您了,”杨天笑道。“客气什么,”老奶奶笑道,“哦对了,如果你愿意明天跟老梁一起去飞云城的话,那今天你就别走了吧,先在我们村子住上一晚上。不嫌弃的话,干脆就住我那好了,自从

我儿子死了之后,我那破木屋里的茅草床就空了一个呢。”

杨天听到这话,也没有推辞,笑了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叨扰叨扰了。”

老奶奶笑着摆了摆手,“叨扰个啥哟,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先坐着休息会吧。我先去帮你跟老梁说一说明天的事情,对付强势女人的绝招然后,再把家里的小鸡仔抓一只来开个荤。”

她一早就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刚才还在自己的房间,通过监控看着这里。

她知道夏天的身份。

但这并不影响自己的某些打算。

想要掂量掂量这个霸主,看看是不是名副其实。

但她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狠辣,毫不留情将自己的手下击杀了。

该死!

蔡老板很愤怒。

非常愤怒!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立刻翻脸将这家伙千刀万剐。

真以为霸主有多了不起吗?

就连守护者联盟在这里都难有作为,他一个光杆霸主算什么东西。

可是想到盟主对夏天的重视,又不得不强忍下来。

她暗自呼出一口气,脸上重新绽放微笑。

哒哒哒。

继续前走。

嗯?

这样的表情落在众人眼中,都感到有些疑惑。

在他们的印象中,蔡老板可没有这么好说话,自己手下被杀,还能笑得出来,难道……

哗。

四周顿时一片哗然。

众人的目光变得更加敬畏了。

没想到青年竟然是这样的身份。

“原来是二少,果然一表人才。”

蔡老板在短暂的错愕之后,强势女人对家庭的危害妩媚脸颊上的笑容更加浓郁了。

只是——

她说出来的话,却让青年的脸色一沉。

“很抱歉,我还是不能陪喝酒,因为……不配,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

蔡老板舔了舔性感的嘴唇,不等对方询问,加快语速道,“因为我是人世间的人,知道人世间吗?世界九大霸主势力之一,我的主人就是人世间的杀神,二少,觉得有资格请我喝酒吗?”

话音刚落,全场皆寂。

不止那些外来势力的眼线愣住了。

即便常年混迹罪恶之城的本地人也呆住了。

人世间?

杀神?

老板娘背后的靠山竟然是九大霸主势力?

一直以来,虽然本地势力和人都知道蔡老板背景神秘,也暗中猜测对方极有可能是创世联盟的人。

可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自爆是人世间的人?

这……不可能吧?

众人都有些惊疑不定。

清风宗宗主非常客气热情,看他这模样,都想和林木烧黄纸拜把子。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如今天地灵气稀薄,大家唯一能依靠的,就是丹药。

因此对于炼丹师,没有谁不尊敬,女人强势的后果没有谁不想交好。

“不必如此客气,你们带了多少药材?”

林木开门见山,打算马上就开炉炼丹。

“百年药材一共五十炉丹药的份量,另外还有四十株灵药。”

老家伙回道,他同样有着自己的法器储物法宝,一阵光芒闪烁,眼前多了一大堆的玉盒。

每一个玉盒里面都放着一株药材,这样可以保持药材的新鲜度,就算是存放几年时间,依然可以拿出来移植。

“五十炉,也就两天的功夫,不过灵药……”

林木脑海里已经想起了一种种灵丹,关键他到目前为止,还从来没有炼制过灵丹,也不知道是成功,还是会失败。

“令宗主,五十炉药材,我可以保证给二百颗极品大培元丹,不过灵药,我不能保证能出丹几颗,也有可能会一颗都没有。”

如今蔡老板手下十多人被杀……他竟敢在这样的场合出言调戏。

这家伙的脑子被驴踢了了吧。

果然。

哪怕是蔡老板都是一愣,感到很不可思议。

她止住脚步,缓缓望去,依旧面带微笑。

“蔡老板,很抱歉。”

青年旁边的老者赶忙站起,“我们家少爷喝多了,强势的女人都没好下场多有冒犯,勿怪。”

“我没喝醉。”

青年当即打断,面带厉色狠狠瞪了一眼老者,“钱老,给我闭嘴。”

说罢之后,立刻又面带微笑看向蔡老板,“老板娘,鄙人李飞龙,来自暗楼。应该有资格请老板娘喝一杯吧。”

暗楼。

两个字。

大厅顿时安静下来。

不少的脸上全都流露出了震惊之色。

更多的人,看向青年的目光,全都闪现一抹惊惧。

暗楼。

那可是全世界都有名的三大杀手组织之一。

“你以为你是谁?”帕纳色斯冷笑,“你以为施舍的一点‘考验’就能换来真心和忠诚?我也是一族的首领,不是需要围着你摇尾乞怜的狗!”

“……你说得对。”片刻的沉默之后,佩恩承认,“是我一开始就没有把你当成值得尊敬的同伴,猜疑和试探换不来真心。可是……你有过‘真心’吗?”

帕纳色斯的瞳孔微微一缩。

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可他又为什么非得回答呢?

他再次举起长弓,对准了佩恩的双眼——他实在讨厌那双眼睛。

拉开弓弦时他却改变了方向,女人强势的家庭大多不幸转向法阵之外的海琳诺。

佩恩已经必死无疑。但在那之前,更不能放过的是算计他,利用他,妄图坐收渔利的家伙。

光之镰依旧在周围盘旋飞舞。虽然也没有伤害海琳诺,但它们显然已经脱离了海琳诺的控制,带着一种莫名的兴奋倏忽来去,却始终不曾进入法阵之中。

它们低低的嗡鸣似乎变换了曲调……但帕纳色斯听不懂,也没有耐心去听。无论它们到底是什么,只要他拥有了绝对的力量,就再也无所畏惧。

他虽然越来越激动,可惜林木却一点都不感兴趣,养活自己和身边的女人就已经不容易了,哪有这个能力再去养一个宗门。

“斩大哥,其实我外面还有其他的农产品基地,不过种值的不是农产品,而是药材。”

“至于这里的话,就让他这样发展吧。”

林木回道,他说的是苏盈盈那里的药材基地。

想到苏盈盈,他发现回来之后还没有去找一找这个绝世尤物,哪天抽空,必须得去安慰一下她。太强势的女人的表现

“原来如此,既然你已经有了安排,那我就不多说了。”

斩意不再劝说,不过依然有些心疼,觉得太奢侈。

如果换成他们拥有这样的灵地,都恨不得把自己种下去,怎么也不可能种西瓜黄瓜。

半晚,孔老匹夫的人总算是到了,一共三个老家伙,是清风宗的宗主和另外两位长老。

他们修为都在筑基境界,他们现在目光火热,内心激动,在确定了林木的身份之后,立即向着他抱拳一拜。

“拜见林木大师,我是清风宗宗主令胜旗,灵者界还有林木大师这样的丹师,真是灵者界的幸运。”

2021-10-18

2021-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