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说自己得了肺癌,骗女朋友自己得了癌症

一股难以形容的恐慌开始在周围蔓延。

“怪,怪物……”

“跑跑啊!”

张远带来的这些手下已经被吓疯了,一个个拼了命的朝雅间外面逃去。

很快,整个酒店到处都响起了充满惊恐的尖叫声。

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也开始慢慢扩散开来。

……

此时,凤求凰深处,最为豪华尊贵的鹊桥会雅间,几个一身黑色西服的保镖正守在门口,身上肌肉鼓起,两边太阳穴暴突,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练家子的。

雅间里面,空间极为宽敞,装修奢华,几万块钱一平米的地毯,十几万的古董花瓶,金丝楠木制成的桌椅。

一个不过二十岁出头的青年坐在主位上,两边各有一个千娇百媚的美女作陪,男朋友说自己得了肺癌身后站着几名和外面一般无二的保镖。

“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这么吵?”青年眉头一皱,略带不满的出声问道。

一群老前辈围着我讨论起来,后面在邹之文的故意引导下,探讨到了接下去四方道门何去何从的事情。

“理事会的汪天该一撸到底了,这家伙以前由付青云强烈推荐上位的,在这个位置上把持了两届了,怎么能再让他继续当下去?”邹之文作为北方道门目前的代理老大,汪天和他有利益上的冲突,发难就很正常了。

一群道人看汪天给我一招打败,都不敢吱声了,由着邹之文借题发挥。

“赵莹,我们之间的事情回头再说,现在我有些其他事情要处理。”

“王……”

“砰!”

赵莹刚准备开口,王强便一个手刀将其劈晕了过去。

“女人就是麻烦,一个个都听不懂话。”

王强撇了撇嘴,将赵莹在椅子上放好,这才朝张远看了过去。

“现在该解决一下我们之间的问题了,结婚一年老公得癌症说实话我并不怎么在乎这个女人,等她签完字,她身上会发生什么都和我没关系”

“可你不该妄图通过她来刺激我,至少在她签完字之前,名义上还是我的女人。”

“你知道上一个敢这么刺激我的人,最后怎么样了吗?”

王强一步一步朝张远走了过去,脸上带着几分笑意,语气却越发冰冷。

“你…你…你想干什么?”

张远只觉得全身寒毛炸起,整个人都如坠冰窖。

王强的笑容此时在他眼中,无异于恶魔的微笑。

“当然是……”

“听说你们结婚三年,你连她的床都没爬上去过,今天要不要哥哥替你尝尝……”

“咔……”

张远的话还没说完,骨骼错位的声音百年已经传了过来。

他那只朝赵莹衣服里探去的手,此时正被王强死死握住,手腕处的骨骼明显已经被捏碎了。

“我的手,啊啊啊啊……”

杀猪般的惨叫从张远口中发出。

“你……”

赵莹微微一愣。

“签字吧!”

王强一甩手将张远扔到一边,淡淡的说道。

“远哥,远哥你怎么了?”

张远带来的一众手下听到这边的动静,老公得癌症老婆怎么办从外面冲了进来。

“弄死他,给老子弄死他!”

“老子今天非但要你,还要当着你这个废物的面,轮了你老婆。”

张远神色扭曲,发出歇斯底里的怒吼。

“是吗?”

王强眼睛微眯,一丝丝血光开始在眼底翻涌。

“也罢,我的事情就说到这里了,各位,你们这次的任务我觉得现在有些复杂了。”李云假装收起情绪,对武藏蓝信郑重道。

“嗯……的确,现在已经惊动了炎黄守护了,如果继续潜伏的话,很有可能还没等到秘境开启,我们就会被发现了,到时候身死是小,没有完成首相大人交办的差使是大……”武藏蓝信皱眉道。

这时候,有一名队员期待地看向李云:“李雷君,你有什么好主意么?”

好捧哏!

李云赞赏地看向他,如果自己贸然提建议,还真显得有些突兀,结果有这个人给自己捧哏,自己提意见就太顺理成章了!

“咳咳……”李云干咳了两声,女朋友为什么经常骗我说道:“我倒是觉得,我们可以提前行动,提前埋伏在秘境入口附近的无人小岛上。”

“李雷君,为什么要我们去无人岛?那岂不是反倒暴露了?”武藏蓝信不明白。

“武藏大人,还有各位,你们都陷入了一个误区。”李云十分郑重的样子,让大家心脏一抖。

陷入误区?

“紫……紫苏?

那……那是谁啊?”

李天书一脸茫然。

“没事,你不知道没关系,你儿子知道。”

杨天道。

然后杨天看向了一旁的李梦龙,道:“李梦龙,你还记得你先前在街上碰到的那个美貌姑娘不?”

李梦龙听到这话,自然是立马联想起了什么,微微一怔。

但他也不是傻子,当然不会承认,立马摇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承认也没关系,反正我知道就行了,”杨天道,“而且我也知道,男朋友得癌症要分手你后来派人去,杀了她父母。

你派的人,甚至还丧心病狂到把她的母亲给奸污了。

做坏事做到这种地步,已经可以说是丧失人性了吧。”

李梦龙有些僵硬,但还是执拗摇头,“我没做过!你……你不要诬赖我!”

“是吗?

那好,那就当我诬赖你吧!我还就偏要诬赖你了!”

杨天笑吟吟道。

说完,他忽然抬起手,打了个响指。

“啪”一声脆响。

一瞬间,李梦龙的左腿膝盖处像是直接被巨大的铁锤砸了一下似的。

关节处的骨头和血肉直接爆裂开来,血一下子将整条左腿的裤子给染红了。

“嘭”李梦龙忽然抬起拳头,砸在床板上,砸出一声巨响。

“可恶!那小子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明明就差一点点了,”李梦龙咬牙切齿。

是的,直到现在,身在大佬,他依旧心心念念着小公主,因为没有成功玩弄到小公主而感到极为懊恼。男朋友得癌症怎么安慰

就像一个家教极差、三观不正的顽劣孩童一样,哪怕做坏事未遂、被人抓到,受到了惩罚,第一个想到的也不是忏悔、自责,而是为没有成功做成坏事而感到懊恼。

这种人,大概才是无药可救。

飞云伯听到这话,看了儿子一眼,也是一阵僵硬。

他叹了口气,道:“梦龙啊,别想了,事已至此,小公主已经与你无缘了。

还是想想该怎么活下去吧。

咱可是犯了欺君之罪啊。”

李梦龙微微一怔,低下头,想了想,有些阴冷地哼了一声,道:“没事的,父亲,那国王,我一看就知道,肯定是个愚善之人。

就算我们欺骗了他,他应该也不会直接杀掉我们,最多做些触发罢了。”

话音未落,昆仑剑嗖地从一位召唤师身边掠过!

紧接着飞旋而回,骗女生说自己得了癌噗地将这位召唤师斩成两断,再次飞回魔法师手中。

眼见昆仑剑飞回手中,魔法师下意识的接住了昆仑剑,惊疑地瞧向河底的冰层!

从昆仑剑飞出斩杀一位召唤师,再飞回魔法师手中,就好像是魔法师打算强占宝物,趁两位召唤师不备突下杀手!

这种情形,就连魔法师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如何解释,疑惑之间突然想到唯一的可能,惊道“糟了,那小子的神魂没有被冻住!”

想到这里,魔法师一把扔掉了昆仑剑!

可是,昆仑剑并未掉在地上,剑尖一摆指向前方,再次响起破空之声,嗖地飞射另一位召唤师,就好像魔法师再起杀手,准备屠杀仅存的一位召唤师。

“我跟你拼了!”眼见昆仑剑飞射自己,仅存的召唤师怒吼一声,向旁边躲闪的同时,手中的法器晃动的更加剧烈,三道幽灵从几个方向同时扑向魔法师!

魔法师同样低喝起来,手中的木条闪出一道道月牙状的弧光,将三道幽灵逼退,惊道“道友住手,河底那小子的神魂没有冻住,这把宝剑是被他指挥的......”

李梦龙和李天书一下子面白如纸,如同死灰。

“你!”

李梦龙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而李天书,僵硬了数秒之后,倒是表现出了极强的求生欲。

他表情一改,站起身来,来到铁栅栏面前,一脸乞求地看着杨天,道:“呃……那个……这位圣人,求求您了,别把这件事禀报上去啊,您就放我们一条生路吧。

现在小公主也是您的,驸马之位也是您的,您何必跟我们这两个小人物过不去呢?”

杨天听到这话,笑了笑,看着李天书,道:“你说的,也有道理。

现在你们都比我揭穿了,驸马和驸马父亲都当不上了,就算不被赐死,估计爵位也要被剥夺,对我好像是没什么威胁了。

对付你们,好像也是有点降低我的格调。

所以,我好像不该再对付你们了。”

李天书闻言,心中顿时一喜听这意思,杨天难道是要放过他们了?

如果杨天都同意放过他们,那国王肯定也不会多加追究吧?

2021-10-18

2021-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