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说我们不会有结果,男友说我们不合适

苏二二小脸一红,娇媚地白了杨天一眼,然后转回头来,对着姐姐道:“咱们继续下吧。”

苏一一嘟了嘟小嘴,道:“这还差不多。”

两人又下了几步棋。

没有杨天帮助的苏二二,很快就不知道怎么下了。

于是,苏二二又忍不住回过头,问杨天道:“这样下,对不对啊?点头yes摇头no。”

杨天还的确没说话。

他摇了摇头。

“这样下呢?”苏二二又问道。

杨天又摇了摇头。

“这样?”苏二二问道。

杨天点了点头。

“那就这里啦!”苏二二笑嘻嘻地落子。

苏一一却是顿时满头黑线,狠狠地白了妹妹一眼,男人说我们不会有结果道:“喂,说好的不求助杨天呢?你是鱼的记忆吗?”

苏二二却是调皮一笑,道:“这个……我让他不说话,他的确没说话啊。这不算耍赖吧?”

“哪有这样的?”苏一一翻着白眼道,“再这样我不下了哦!”

苍天,你何其不公?

命运,你又何其残忍?

他闭上了眼睛,一点一点的沉入悲伤的海洋,聚恶体内挣扎的血影,他们曾都是活脱脱的生命。

他们也有自己的爱情,他们也有自己向往的生活,他们对未来也是充满美好的憧憬。

只是如今,拥有力量的人,将他人的生命视若蝼蚁,生冷的剥夺了他们活下去的机会,仅以满足自己那缥缈的力量追求。

姜天成觉得自己的心逐渐变得冰冷,又变的热情似火,在这忽冷忽热中,他的脑海也开始翻腾。

待他冷静下来,睁开双眼时,看到的这个美好的世界。

终于,男生说没结果什么意思攥紧了自己的拳头,又发现自己内心的火焰熊熊燃烧了起来。

用手轻轻抚摸后背,感受着那只凤型的纹身。

他决定了,为了守护眼前的美好,怎么也不能这么沉沦下去。

拿出手机,驱散内心的胆怯,鼓足勇气拨出号码。

“清,这段时间,过的还好吗?”

“这个家伙很危险,我估计他暂时应该不会出现了,否则他脸上的伤他也没办法解释,再说国家又不傻,他想杀我们的动作那么明显,现在国家肯定在调查他。”夏天倒是不担心他最近出来,因为夏天十分清楚,自己的那一拳有多重,而且使用那么告诉的血遁,不可能没有副作用。

“恩,我也是这么猜的。”叶婉晴点了点头。

“这些我并不关心,我最关心的是现在江海市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夏天一脸严肃的看向叶婉晴,对于他来说江海市才是他最关心的。

“江海市现在可是很有意思的,有人在江湖中放出风说,你手上藏有一件至宝,而你就在江海市,他说我们不会有结果的所以最近江海市来了很多莫名其妙的人,有富商,有投资者,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人。”叶婉晴说道这里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对了,还有一个裤子里藏刀的生意人,不过已经被处里的人给拿下了。”

“裤子里藏刀的生意人!!!”夏天微微一愣,这也太雷人了吧,那些人就算是想要带武器进入江海市也不应该直接藏在腿里吧,直接走个黑市不就好了。

最主要他感觉包子轩对郑佳佳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把女儿当作一个朋友看待。看来真的像儿子所说,包子轩在美国必定有女人,而且还不会少。如果真的这样那让女儿死心也好,毕竟以郑佳佳的性格和能力很难驾驭包子轩。

有了决断的郑裕同说道:“那我就不和包生客气,这次过来只是想要多购买一些包霍董矿业公司股份,男朋友说怕没有结果不知包生能否割爱。”

包子轩:“别人不行,你郑生说话我肯定满足。不知道郑生想要购买多少股份,我心中也有个数。”

郑裕同:“4%,包生作为这家公司最大股东;这些股份应该没有问题吧!”

其实郑裕同昨天趁着包子轩等人在霍英东家里开会的时候连夜拜访了沈弼和浦伟士。汇丰方面已经说的很明白,只要是用来购买包霍董矿业公司股份的贷款,他们一定会批准。这是英国政府给他们的命令,这关乎国家战略问题。

其实英国人想要尽可能多的拿到这家公司股份,可是现在全部都掌握在4家华人富豪手中。包子轩不缺钱,根本打不了注意。霍英东接触不上,至少在英国人眼里这是华夏的铁杆。董浩云和RB人合作很多,几乎没有和英国银行合作。剩下包育刚还是做过香江首富的男人,也是无从下手。

这样的关系,只能说是天性使然。

彭清本就是清冷的性子,男朋友说对我已经腻了若不是遇到姜天成,她可能还会把自己的内心藏在恒古的冰山之巅。

而姜天成,对待情感,可谓榆木脑子,朽木不可雕也。

虽然心中对那个姑娘朝思暮想,却也不会拿起电话诉说情谊。

面前的两女越聊越投机,大有相见恨晚、惺惺相惜之感。

只差找个桃园,摆上贡品和禅香,再配上一首《这一拜》,就成亲姐妹了。

浑然不顾迷失在情感世界的老哥哥。

吃罢饭,两女相约去逛街,姜天成偷偷的给妹妹转了两万,自己一个人去了基地。

近两月不见,看到这群熟悉的面孔,还真有点亲切。

幻离扔下初月,就屁颠屁颠跑过来求抱抱。

把小丫头抱在怀里,铁六穿着一件宽大又舒适的大红袍走了进来,腰部拧的就像《英雄》里的梁朝伟。

后面,跟着带着耳机,跟着音乐旋律不停摇头的阿横。

阿横气焰滔天,周身的火焰比起两个月前更显凶猛。

对面,姜天成插兜直立,双目森然。

“哈哈!男人说跟你不会有结果姜天成,受死!”

阿横嚎叫着凝聚出最强的力量,若狂风暴雨、火龙出世般向姜天成扑了过去。

“啪!”

“额~”

一记手刀打在阿横的脖颈旁,小伙子两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原来的味道!

窗外的离初月淡淡道,“阿横哥哥确实有很大的进步,但是姜天成,更是深不可测。”

“是啊!”

铁六想起那天彭清带姜天成来时,他还是个呆萌无知的菜鸟。

现如今,却成了S级的顶级战士。

更可怕的是,这小子的战斗能力和体内的异能能量,竟也不断快速成长。

问题是,没怎么见他训练过!

望着场中有些尴尬的姜天成,他觉得自己仿佛站在深渊之前,窥视那深不见底、阴森可怖的黑暗深处。

看到包子轩过来,米高-嘉道理赶紧走过来说道:“包生,上次的事情真的很抱歉,不过请您放心,我已经加强了酒店的安保管理,保证以后绝对万无一失。”

包子轩:“你只要给包船王解释清楚就可以,毕竟是他组的局。”

米高-嘉道理听到包子轩说完心里非常不好受,6年的男朋友说我们没结果他早就给包育刚道过歉。不过这件事情让包船王颜面扫地,确切来说是包育刚这次的失误让很多人都不敢和他见面和谈判。尤其是一些外国客户,他们可是非常注重隐私。好在包霍董矿业公司的事情有很多人要求他,要不然就是江湖地位再高、财富再多很多人和你合作都不一定能够百分百放心,毕竟这是商业谈判中非常大的一次失误。

还好这次只是谈一些没有违规的话题,要不然真的够双包喝一壶的。毕竟商业谈判中很多都不可能完全没有问题,有的时候难免会用一些不是很妥当的方法。没有曝光什么事情都没有,如果曝光就是法律治不了你,但是道德层面也不会好受。

米高-嘉道理当然懂得这个道理,所以第一时间就去找包船王赔礼道歉。不过这件事情太大,包育刚现在也没有原谅。今天看到包子轩过来,当然把他看成救命稻草。不过包子轩可不会卖这个面子,毕竟他也是受害者。

杨天却是紧紧地抱着她绵软的娇躯,笑吟吟道:“就不放。”

苏一一挣扎了一小会儿,倒也就放弃了。

软软地靠在杨天怀里,小脸更红了,可爱极了。

“这下开心了吧,姐姐?”苏二二调侃道,“来吧,继续下棋吧?”

“才没有开心呢,”苏一一傲娇道,却是乖乖地继续和妹妹下起了棋来。

温馨而甜蜜的画面,实在让人不忍打破,想要一直沉浸在其中。

然而,没过多久,一道手机铃声便打破了这份宁静的温馨。

“铃铃铃铃铃……”

杨天一听便知道是自己的手机,拿出来一看……是赵秋实。

赵秋实给他打电话倒是并不奇怪。

杨天身为仁乐医院中医分院的院长,却一直不在天海市,当了个甩手掌柜。

仁乐医院的很多重要事情,都是赵秋实传达给他,让他知道或是做决定的。

所以两人之间来往挺多的,经常打电话,并不生疏。

2021-10-18

2021-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