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强势对男生的影响,远离脾气暴躁的母亲

“不说了,是时候展示我真正的魅力了,你前岳父要是被我唤醒了,我可是要找你讨赏的哦?”

黎晚歌狐媚的朝男人笑了笑,不动声色间,便从男人的怀中挣脱,走进了病房。

“……”

慕承弦沉默的看着她妖娆的背影,如墨般的眉眼,渐渐舒展了些。

呵呵,或许自己的神经,真的太敏感了吧,她和那个杀人犯,完全就是两个人。

至少,他那个杀人犯前妻很尊重她的父亲,断然不会开出如此轻浮,乃至**的玩笑。

病房是医院最低等的规格,一间病房足足住了四个病人,男男女女混合。

父亲的病床,在最靠里面的一张,用一张帘子遮挡。

‘滴滴滴’,医疗仪器发出沉闷机械的声响。

父亲闭着双眼,一动不动的躺着,浑身插满了各种医疗管子,看起来很糟糕。

“……”

眼泪,母亲强势对男生的影响一下子就浸满了眼眶。

黎晚歌赶紧用手捂住嘴巴,生怕自己哭出来。

刘主任恍若不知。

他是总院的急诊科主任,对于同为省内前三的云医急诊中心的挤压,他比同院的心外主任看的真切的多。

更准确的描述,他是最真实的品尝到了云医急诊中心的挤压的。过去两年的招聘会,实习医生的倾向,进修医生的选择,最重要的是病人们的看法,以及医学界内部的各种排序,都昭示着一种刘主任不愿意品咂的味道。

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不愿意理会旁边的心外主任的想法。

何其“简单”,何其“单纯”,何其无趣。

“凌然那边也开始了。”一名参观室内的医生出言提醒了一句。

许多医生不约而同的调整了坐姿。

大家坐在这间参观室里,部分是为了看老外医生的手术,但更多的还是为了看凌然和霍从军的手术。只是因为后者所用的手术室,没有那么大的空间,才让大家聚集了过来。

毕竟,老外的手术终归是能看到的,凌然的手术也不算稀罕,唯独老霍的手术,真的可能是唯一的一场。

哐……

余飞一刀刺下去,妻子不尊重丈夫的表现竟然没有破防,手里的短刀顺着巨蟒的鳞甲滑了出去。

巨蟒虽然没有被一刀刺入身体,但是也感觉到了疼痛,它顿时大怒,转头一口向余飞咬了过来,身体也顺势缠绕过来。

要是被这个大家伙缠绕住,稍微用点力,一般人立马就会被挤成肉饼。

余飞急忙几个飞跃逃开,巨蟒竟然认准了余飞,快速追了上来。

“余哥,要逆着鳞甲突刺!”

刀疤大喊一声,这个家伙不知道活了多少年,那鳞甲真的不是一般的结实,可是杀鱼的人,都是逆着鱼鳞将鱼鳞向下刮,对付蛇这也是个思路。

但余飞早就被追的鸡飞狗跳了,哪还有能力出手,这个大家伙看起来笨重,但奈何人家长的大,一股一力降十会的感觉扑面而来。

巨蟒盯上了余飞,刀疤就找到了机会,冲到巨蟒身后,手里的短刀逆着鳞甲,狠狠的斜刺了上去。

可偏偏拜师的想法是他自己提出来的,如果现在出尔反尔位面不太好,而且张成的水平就是摆在那里,的确是自己望尘莫及的,母亲太强势对男孩子的影响他也不甘心就这么放弃了。

杨柳青的脸色猛地一沉,声音十分的冷静道:“还有比的选择么?”作为杨氏雕漆技艺传承者,他如果被外人知道在这里说话不算话,为了面子,背弃自己的话,到时候岂不是丢人了。

他好像陷入了巨大的挣扎,一直在左右摇摆着,张成和谭江边都没有想到这人的信念感居然这么强。

“好吧,既然我都开口了,那自然说道做到,也希望师父可以帮我在短期内提高技艺,倾囊相授啊!”

说着杨柳青十分直接的“噗通”一下子跪了下来,“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谭江边的嘴顿时惊讶的长大,张成也没想到这杨柳青居然会这么憨。

赶紧也跪了下来,毕竟杨柳青虚长他几岁,这不是在折煞他么!父亲早逝的女孩命不好

“师父!徒弟杨柳青给你磕头了。”

“别别别,我们现在事业才刚起步,我完全没有收徒的打算啊!”

所以他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的闭上了嘴,当然也肉眼可见张成那原本闪烁如星星的眼睛顿时有恢复了原本的平静。

答应了纪尚元六天后来取,张成便一副冷静的模样走到了仓库,他记得那里应该有一张简单的沙发,不知道谭江边是从哪里捡来的。

还没有来得及思考,直接倒头就睡了过去,要说这复刻文玩核桃,真的是一个辛苦的事。

他太久没有雕刻,所以几乎就是耗费了打量的体力和脑力,只觉得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与其说是睡过去,不如说是精神高度紧张,晕了过去!

等到张成在醒过来的时候,店里已经没有了上午那时候的喧嚣。

谭江边来来回回的跑了好几趟,就是想知道张成醒没醒,见到他终于做了起来,母亲强势对家庭的灾难赶紧开口:“成哥,你可算是醒了!那小子就赖在咱们这儿,死活不肯走!”

那小子?张成不知道是谁,在脑袋里飞速的死多,难道又是他的那个便宜姑父上门闹事了?

没想到一出门,就看到杨柳青正襟危坐,一脸紧张的等着他。

参观室前方一排的液晶屏闪烁了两下,紧接着,每间隔一个液晶屏,就有一个屏幕,切换成了2号手术室。

用的还都是云利的系统。

“9屏啊。”有用过该系统的医生,已是呵呵的笑了出来。

全方位无死角的录制手术过程,在设计之初有多受期待,在出现之后,就有多不受待见。

在全方位的进行手术录制之前,绝大多数的医生对自己的想象,都如同业余足球爱好者对自己的想象一样——我就算比不上职业选手,也不会差太多。

事实证明,如果你看惯了百万分之一的拔尖人才的表现,那再看自己的表现,多半是无法忍受的。

医生们虽然都是经过了大量训练之后,才有资格站上手术台的,但在现实的世界里,母亲太强势孩子的影响就算是小天才医生们,也只是得到了“够用”的培训罢了。

即使到了四五十岁,做了上千例的手术,许多小天才医生的动作,依旧只是堪堪达到标准,与最佳选择相去甚远,与好看更是毫不搭界。

在一场以小时计算的手术中,分解动作随便都有数百个,它们就像是职业足球中的许多动作一样,达到目的的动作可以千变万化,实用又好看的少之又少。大部分医生与职业运动员一样,许多技术和动作,在出道的时候没有,这一辈子都不会有了。

听见唐涵这么,杨氏心里面高兴了,这两她就要打听打听谁家的狗听话,叫唤得厉害,就准备去要一只去。

杨氏回店里了,白秘书已经委屈得不想再汪汪汪的叫了。

“看你这点出息,我是那种人么。母亲强势对儿女影响”唐涵见白秘书这样当即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当然不是当然不是,我就是...”白秘书很委屈。

“你也是时候要换一个身份了,吃完这顿饭,我就带着你和余经理上山去,你们也应该已经讨厌这副身体了吧,那就穿回人形好不好?”唐涵蹲坐下来,揪住白秘书毛茸茸的耳朵。

“真的?”原本委屈的趴在地上的白秘书立刻从地上弹跳了起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当然是真的,你待会过去告诉下余经理,我们吃完饭就去山上,这里人多眼杂,你们要是突然出现再这里也不好交待。”唐涵想的很周到,连去山上应该准备些什么东西都想到了。

“汪,现在就去现在就去,我已经受够了这个身体啦。”白秘书急不可耐。

黎景行痛苦的抱着头。

这些年,别说是黎家大少爷的傲骨了,就是一个普通男人的尊严,也被这残酷的现实,击得粉碎。

“对不起,老公,我不是嫌弃你不够努力,我是看不得你才华被埋没……”

徐徐抱住黎景行,后悔自己话说得太重了,她朝男人劝道:“你也说了,这些年是慕承弦刻意打压,才没公司敢聘用你的,如今他主动负担咱爸的医药费,代表着他有意愿和你握手言和,不如……不如你现在去和他谈谈,求他放我们一条生路,我们……”

“你住嘴!”

黎景行抬起头,用从未有过的凶狠语气,看着自己的老婆,冷冷道:“你让我去求一个害死我亲妹妹的恶魔,让我去求一个害得我父亲成植物人的禽兽,你把我当做什么了?”

“我……”

2021-10-18

2021-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