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重病,男友重病主动提分手

余飞从头至尾都没有露面,站在远处看到事情处理完了,然后才来到了后山,开车随后来到了镇上。

当余飞来到警局的时候,一个警员进去将正在做笔录的韩世杰叫了出来。

“余飞,果然没错,那个婆娘真他妈不要脸,明明是嫉妒人家梅媛馨的美貌,而且知道自家男人的德行,这是想要讹点钱,让人家一个大美女给他们家背锅。”

韩世杰走出来,手里还拿着笔录内容,孙家婆娘别看在村里那么凶悍,被手铐铐住,关进审讯室,随便吓唬几句,什么都交代了。

“还有他家的男人,性骚扰女性,至少得拘留几天吧?”

余飞点点头,说话的时候递过去一根烟。

“当然了,这个婆娘判的比他家的男人还要重,梅媛馨状告的罪名多,最重要的是她往梅媛馨家里丢砖头石块,男朋友重病造成了财产损失,还有故意伤人的嫌疑,起码得关几个月,还得赔钱。”

韩世杰不知道余飞和梅媛馨的关系,不过审问的之后,知道梅媛馨是个丧夫的女人,所以不便探究两人的关系,说话的时候也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虽然他知道这三念罪大恶极,死不足惜。但看到这样的画面,还是有些不舒服。

于是她起身来到了杨天身边,犹豫了一下,道:“好像也够惨了,要不……就到此为止吧。”

杨天看了一眼善良的叶紫灵,点了点头,道:“好吧,那就暂时先放过他这一次。”

他来到三念身旁,又一次拿出银针,在不能动弹的三念的身上落了数针。

这次落针比刚刚还复杂不少,落针的数量是刚刚的三倍有余。

但杨天落完、收针之后,三念的确感觉身上的瘙痒如潮水一般褪去,终于是喘了几口气。

他瘫软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看向杨天的目光,女友生病提分手已然充满了恐惧,像是在看一位狰狞至极的恶魔。

杨天将银针收回针包里,淡然地看着三念道:“这一次,是结束了,但别以为一切就这么结束了,这仅仅是个开始而已。”

杨天走到一旁,在一个桌子上找来纸和笔,写了个号码,放在了三念的身边,道:“如果你悔过了,就联系媒体,一条不落地坦白自己的罪行,让所有人看到你丑恶的面目。然后,再打这个电话,一切就会真得结束。记住,你只有一次机会!如果你还没有做到我说的事,就打这个电话,那你就再也不会有机会了。”

仿佛眼前的自己跟一个空气一样。

杨顶天的心里不禁充满了苦涩。

不过他并不怪杨风。

因为他确实不配为人父!

“阁下,你是谁?”

“这是我们跟杨家的恩怨,还请你给我们一个面子,立刻离开!日后,我们两家必要报答!”

看到杨风突然进来。

而且手下三千龙卫,杀机冲天!

宁雷霆跟云东阳二人,都一脸的警惕。

他们都看得出来,杨风的实力很强。男朋友生了重病

杨风身后的三千龙卫,也不容小视!

本来他们对付杨顶天,就已经非常吃力,准备逃走了。

现在突然又来了一个杨风。

韩世杰一愣,就知道余飞这是啥意思了,这个时候才问梅媛馨,明摆着就是打算带上一起了,韩世杰主动给了余飞一个台阶。

“恩,行。”

余飞开心的答应了,这个韩世杰之前看不出来,现在他才发现,这货绝对是混官场的料,做事周到圆滑,脑袋清晰,说话到位,但是也讲原则,这种人只要给他机会,绝对可以爬上很高的位置。

韩世杰很快换完衣服出来了,顺便将已经做完笔录的梅媛馨也带了出来。

“梅嫂,没事了,我们一起吃个饭,一会我顺带送你回去。”

虽然韩世杰看的明白,男朋友绝症要分手但是大家不说破,余飞装作关心同村人的样子说道。

“恩。”

梅媛馨知道今天这一切都是余飞在背后主导,为了自己,他还是做了很多努力的,现在余飞就是自己的男人,就是自己的依靠,所以梅媛馨听到余飞说的话,乖巧的答应了一声,走过去站在了他的边上。

“走,上闫明那里吃去。”

余飞笑着挥挥手,三人一起离开了警局。

乔瑜:“哈哈哈”

她又陪着小k看了一会儿电视,看他困了,就让容十一抱着他回房,然后自己进了主卧。

等进去,看到已经躺在床上睡着的容泽,她才反应过来。

他们离婚后好像已经分房了,所以,容泽走错房间了?

乔瑜愣在原地许久,才走到容泽身边,蹲在床头看他的睡颜。

卷翘的睫毛,比她还红的嘴唇,皮肤也很白,五官也特别的好看。

乔瑜抱怨:“妖孽……啊!”

乔瑜后退一步,坐在了地上,因为容泽……睁眼了!

容泽见状,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他手伸到乔瑜面前。

乔瑜莫名羞愤,狠狠打了一下他的手,才自己站起来了。

因为打得太重,女人患重病坚决分手她手都疼了。

刚要强势的宣布这房间是她的,让容泽回他的房间,容泽已经坐起身,将她的捧到面前,吹了吹。

“你要打人,何苦这么用力,没得伤了自己。”他的声音带着丝沙哑,有毫不掩饰的温柔。

梅媛馨站在韩世杰的身后,捂嘴偷笑了起来,她原本长的美,这欲遮还掩的笑容,顿时将村里无数成年男性,迷的眼珠子都转不动了。

这一刻梅媛馨的美,和孙家婆娘的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大家竟然都忍不住同情起来梅媛馨,这么一个大美人,一个人孤苦无依,还被人这样欺负,大家看孙家婆娘的神色都充满了厌恶。

“我告诉你,你再敢这样,我就立马以妨碍公务罪将你逮捕!”

韩世杰指着好不容易爬起来的孙家婆娘,大声说道。

“警察,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就是个妖精,她就是靠那张脸骗男人,你不要相信她!”孙家婆娘还想争取一下,男朋友生了重病不愿意见我指着梅媛馨狠狠说道。

其实她心里更多还是对梅媛馨美貌的嫉妒,村里男人平时都懒得多看她一眼,但是见到了梅媛馨,一个个恨不得将眼珠子挖下来让梅媛馨带回去看个够。

“现在请你立刻跟我回去一趟,否则我我们就要强制执行了!”

韩世杰懒得和这个女人废话了,这种女人简直不可理喻,和这种人说话就是浪费生命,自己还有点权利,大不了强制抓回去。

正埋头工作的乔瑜,被这个消息炸得抬起头来。

空调的冷气让她手臂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此时已经是夏初,容氏对员工很好,至少这电费是不用省的。

之前还觉得这空调吹着极舒服,如今却觉得有些冷。

她面无表情的打开电脑,搜索了容泽和江语的名字。

果不其然,是头条新闻。

她没有看那些娱乐八卦怎么写的,只点开那张照片。

照片上的江语半个身子露在车外,男友癌症你会离开吗容泽半弯着身子贴近车子。

这个拍摄角度找的很好,看起来就像两个人在亲吻一样。

乔瑜看了许久,她知道自己心里并不相信容泽和江语有什么,可是身体升起的阵阵寒意,是她没办法阻止的。

“哟,我还以为乔策划是不关注这些八卦的,没想到也会关注呀。”许久没有蹦哒的王朱丽在路过乔瑜工位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她的电脑。

乔瑜关掉网页,转过椅子,抬头看着王朱丽:“怎么,手上的活做完了?要不我再给你安排一些?”

明明是仰头的姿势,偏偏她面无表情,看着自有一股威势。

王朱丽想开口反驳,但是想着最近公司关于乔瑜和总裁身边的李特助之间关系的传闻,只冷哼一声,回到工位上不说话了。

双沟村村干、向军和杨再新成为主要的情况讲解员,让包寨镇、河岔乡的人都明白具体如何操作开荒工作。

山上很热,米米虽说带了遮阳伞,戴了大墨镜,让她变得更有魅力之外,暴晒还是比较难受的,她同乡镇和村里的人不同。

这里种植基地面积不小,开荒留下的刺梨老树目前暂时留着,等新苗木长大之后,结果实后,再看自然生长的刺梨结果情况,能用就留,不能用到时候重新栽植。

整个柳河市的野地都有刺梨生长,不过野生产力不高,虫害又多,使得果子质量下降,不一定符合深加工所用。人力栽培之后,肥分、杀虫跟上来,或许会有不一样的情况。

一些省份、地区早就有收刺梨果做药材、泡酒或直接卖干果给消费者泡茶喝,虽然还不普及,主要是口感上有所差距。

深加工之后,肯定会考虑到这些情况,再有就是将刺梨果与米粉、小麦面粉等配合做成糕点,既不损坏刺梨果的有效成分,对于口感也大为改善。

实地看种植基地的情况,给到来的人有深刻的印象。从山上下来,大家情绪一直很高,在村部坪院坐着聊项目的事,都还在讨论回到乡镇、村里该如何做工作,也有展望三五年后,这一片山地将会是什么景象,给人们带来多大的变化与富足。

2021-10-18

2021-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