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回前任没有话题,挽回前任聊什么话题

“还要调查?!”

楚老爷子听到这话瞬间怒不可遏,瞪着袁赫和水东伟厉声骂道,“我孙子正躺在里面昏迷不醒呢,这还要调查吗?!你们两个眼珠子都瞎了吗?!”

袁赫和水东伟被楚老爷子的威严气势压迫的头都不敢抬,额头上冷汗涔涔。

面对眼前的楚老爷子,他们根本不敢有丝毫造次,方才对着楚锡联和张佑安所说的话,此时也一个字都不敢往外说,生怕火上浇油,让楚老爷子怒上加怒。

张佑安看到袁赫和水东伟两人惶恐畏怯的模样,心头得意不已,暗自佩服楚锡联这一步棋走的高,盛怒之下的楚老爷子果然震慑力十足,不愧是跺一跺脚,整个京中都要震三颤的人物!

不过可惜,他们家老爷子已经不在了,否则,气势上也绝不比他楚家老爷子低多少!

“事实摆在眼前,挽回前任没有话题两位再睁眼说瞎话维护何家荣,那就是在赤裸裸的侮辱我们楚家了!”

楚锡联冷声道,“说说吧,这件事你们到底想怎么解决,何家荣要怎么处理?!”

“我用翻译查过,他做的的叫‘狮子的头’,怎么样,是不是很有意思!”

同事在一旁说道。

“或许你可以回家试试,做给孩子们尝尝,没准他们会喜欢,对了,你还记得劳拉吗?”

露西微微一笑道。

“哦,你是说法务部那个骨瘦如柴的女孩吗?当然记得!”

麦琪点点头。

“她现在就在华夏,前些时候和我视频,我简直不敢相信,她会变得那么丰满,我问她原因,她只说了一句话。”

露西顿了顿。

“说了什么?”

麦琪很配合地问道。

“华夏的美食太好吃了!”

露西眼里似乎也露出了几分神往之色。找前任聊天怎么开场

米其林的是好吃,但是太贵了,华夏的美食,据说好吃而且不贵!

麦琪是半信半疑,不过看这个视频,的确挺诱人。

操作起来,似乎也不是很麻烦。

好吧,回去试一试,反正就算失败,也就几磅猪肉而已!

凌然,换衣服,进手术室。”

刚进急诊科的大楼,就能看到略显繁忙的科室景象,凌然也立即被叫住了。

凌然迅速放下东西,问值班护士:“什么情况?”

“高速公路车祸,病人在途了,比较严重,已经派人去接机了。”值班护士熬了一夜,眼睛红红的看着凌然。

“接机?”

“直升机救援。”值班护士特意解释道:“金汇通航在云华有一架直升飞机,有的保险公司和银行就卖直升机救援,遇险了可以打电话,用直升机送到咱们医院或者省立,咱们两三个月能遇到一次吧。”

“原来如此。”

“自己打电话很贵的,要几万块钱一个小时。和前任复合没话题”

“哦。”

“好像要三万块吧。一个小时。”

“哦。”

“凌医生,加油!”值班护士没有能说的话题了,举起小胳膊挥舞了一下。

“谢谢。”凌然呼了一口气。刚上班就参与抢救,有种没热身就上场踢比赛的感觉,心下免不了各种疑虑。

一又四分之三英里的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这虽然是育马者杯距离最长的一项赛事,被称为马拉松赛,但在这些飞驰如电的纯血赛马蹄下,不过是眨眼就能跑完的距离。

很快,比赛就进入了冲刺阶段。

在如雷的掌声之中,嘴里喷着白气、率先冲过终点线的赛马,既不是大卫看好的忧郁王子、也不是叶天看好的红魔鬼!

率先冲线,拿下今年育马者杯马拉松赛冠军的,是一匹后发制人的栗色赛马,名叫阿拉巴马之星。

顾名思义,这匹纯血赛马显然来自阿拉巴马州。

这是一匹成名的赛马,跟前任可聊的20个话题以耐力见长,拿下马拉松赛冠军并不意外!

今天的第一项比赛结束,冠军决出!

“啪啪啪“

雷鸣般的掌声再度响起,非常之热烈,瞬间就淹没了整个基恩兰赛马场。

叶天他们也一样,都为这场比赛的胜利者送上了掌声。

等掌声稍落,叶天立刻对贝蒂说道:

“亲爱的,咱们去赛场入口那里吧,去迎接绝影那个可爱的小家伙,并给那个小家伙打打气,好让它一鸣惊人”

“好的,亲爱的,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绝影那个小家伙驰骋赛场了,它奔跑起来一定无比迷人、所向披靡!”

“行啊,爷爷,五千做红木的,二万做金丝楠的,回头我跟他们联系下,让他们来定。”

夏杰点了点头。

“杰哥,老爷子做的什么东西这么贵啊,居然要这么多钱?”

旁边的宋小东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哦,鲁班锁,算是工艺品了吧!”

夏杰解释道。

“这工艺品现在这么值钱?挽回前任怎么说

宋小东又升起了拜师的念头。

“那当然,你当我爷爷大半辈子练就的手艺,是闹着玩的吗?”

夏杰颇为自豪地说道。

如今爷爷的视频,连那些歪果仁看了都喊我的上帝,喊鲁班大师呢!

啊……大半辈子!

两名住院医互看一眼,都没说什么。

几分钟后,挂着输液袋的病人,被几个人一起推了进来,伴随着快速的念叨声:“病人尚有意识,瞳孔反射正常,脊柱、腹部、四肢受创出血,怀疑有腹内出血……”

“实验室查血、做X线,超声,把CT机也推过来……”赵乐意有条不紊的安排,接着又催道:“其他科的人来了没?来了就进来,这个样子没法转诊了,让他们就在这里做。”

车祸病人是急诊最常见也最复杂的一类。

人口近千万的云华市,平均每天要发生五起车祸,死亡1人,受伤五人。

如此高的频率,导致云华医院几乎两三天就会收到至少一名车祸患者,这些病人的伤情有轻有重,轻的抹些碘酒就放回家了,重的则要多部门共同诊疗。找前任聊天开头怎么说

云华医院的急诊科很强,但也没能力做开胸手术,普外玩到十二指肠,一旦涉及到肝胆胰脾就不会自己做了,骨科做的相对多一些,能独立做成二级手术,以及少数的三级手术,但那主要是为了抢病人留账单,此时患者伤势严重,以至于要同时呼唤几个科室来,那就顾不上算细账了。

转眼之间,这十二匹毛色各异的纯血赛马,就从叶天他们眼前的这段赛道飞驰而过,蹄声如雷、迅如闪电,令人震撼。

当这些纯血赛马从大家眼前经过之时,大卫兴奋不已地大声问道:

“斯蒂文,在这十二匹纯血赛马里,你看好那匹赛马能最终夺冠?我比较看好领先的那匹黑色赛马,忧郁王子“

叶天转头看了看这家伙,然后又看了看飞驰而过的那些纯血赛马,怎么和前任找话题然后微笑着朗声说道:

“大卫,我跟你的看法不一样,这毕竟是马拉松赛,一开始就冲在最前面的赛马,未必能一直守住优势,坚持到最后。

相比而言,我更看好那匹排在第三位的枣红色赛马,红魔鬼,它跟前两匹赛马错开了位置,在稍微偏外一点的位置奔跑。

这样一来,它就能排除前两匹赛马的干扰,能让骑师更好地判断情况进行应对,也能利用自己的位置,压制后面的赛马。

当然,最终还是要看赛马的实力,对于这些纯血赛马,我也不是很了解,所以不好预测,很难说那匹赛马会最终夺冠!“

“对,打了我们家的人,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

“一命换一命,云玺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必须让那小子赔命!”

“就是云玺没事,也得让他蹲几年大牢,连我们楚家的人都敢打,简直是不知死活!”

……

一旁楚家的一众亲友也跟着连声附和,大嚷着要严惩林羽。

袁赫和水东伟两人神情为难的互相看了一眼,知道这件事要是不处理林羽,是过不去了。

袁赫抬头望了眼楚老爷子,小心问道,“那老爷子的意思是……”

他知道问楚家其他人的意思都没有用,归根结底还是要看楚老爷子的意思。

“我的意思?这还用看我的意思吗?你们公事公办就是了!”

楚老爷子冷哼道,“现在你们的人违规伤人,嚣张跋扈,你们不知道怎么处理吗?!”

袁赫闻声双眼一亮,急忙道,“啊,既然老爷子让我们按照内部的规定处理,那我们依律先停……”

“起码也要先将他革职,逐出军机处!”

2021-10-18

2021-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