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如何挽回,情感如何去挽回

“哈哈,那就算是死,我也要带个陪葬的!”欧阳寻的身体突然开始变红,血色的气体从全身的毛孔喷涌而出,一瞬间就变成了“血人”。他的速度突然变得极快,直接扑向站立在一旁的顾小白。

这一幕来得太突然,顾小白只来得及用气流护住自己,却没有躲过欧阳寻的动作,他张开双手直接抱住了自己的身体,滚烫的蒸汽让顾小白一阵龇牙咧嘴。

细微的气流声响起,一道道手指粗细的气流穿过欧阳寻的身体,但他不为所动,只是拼尽全力抱住顾小白。

不一会儿,他已经浑身孔洞了,但身体上散发的蒸汽已经将顾小白烫了个半死,但他就是一声不吭,强忍着疼痛将面前的人打成了马蜂窝。

终于,欧阳寻的身体冷却了下来,他无力地倒在了地上,但还有一息尚存。

独孤留香冲了过来,一脚踩在他的脖子上,欧阳寻就这样彻底失去了最后一口气,情感如何挽回眼睛瞪得像鸡蛋一样,周身红肿着缓缓死去。

顾小白同样不好受,正面的皮肤基本都已经被烫得脱落了下来,就连脸都变得焦黑,他大口喘着气,身体有些颤抖。

独孤留香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顾小白,眼神里包含了不知名的意味。

“你想干嘛?”顾小白声音嘶哑地问道。

“我在想,我要不要省下这两千万?”独孤留香邪魅一笑,表情渗人。

“那你大可以试试,如果你也想变成马蜂窝的话。”顾小白竟然笑了,但焦黑的脸上看不出笑的痕迹。

独孤留香就这样静静地看着顾小白,最后还是转身走了,对他来说,自己的两个目标已经完成了一个,剩下的只要找到那神秘的武器就好。

顾小白抬起胳膊,好在手表还完好,他确定了方向,便扶着树木继续前进。

先前人们聚集的地方,此时还没有人出来,在外面等待的多是几个家族里的工作人员。

“有人出来了!”有人看到了远处的人影喊道。挽回感情的最后一招

“不会这么快吧,大长老藏的地方应该很难找到吧?”

“不,他按了放弃键,应该是退出的。”

“切,真没骨气!”另一人鄙夷道。

“我还有些问题想要问你。”埃德迅速接口,假装没有看到圣骑士团长微微抬起的手:“你能在……斯顿布奇多待一阵儿吗?也许见一见那些突然拥有了奇怪的力量的人?没有谁比你更了解他们,知道该如何激发出他们真正的力量……如果你愿意,可以先住在洛克堡,那里的风景也很不错,还能看到整个城市。”

白鸦歪头看着他,唇边的弧度越来越大,终于控制不住地笑出声来。

那人影缓缓走近,阳光穿过林间投在他身上,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那人前面的大部分皮肤已经脱落,脸也已经变得焦黑,浑身散发着烤肉的味道,看起来很是渗人。

“你……你没事吧?”一个女孩子跑过去扶住了顾小白。

“你看呢?”顾小白声音沙哑,专业情感挽回机构因为他将太多的滚烫蒸汽吸进了鼻腔。

“他是欧阳家的,快,进行救治!”现场乱成了一团,他们还是第一次见这么恐怖的伤,顾小白被很快送进了直升机,螺旋桨转动,很快便消失在了天空尽头。

“那个伤,你们有什么看法吗?”空地上的几人在讨论着。

“大面积的烫伤,这样的异能是哪个家族的?”

“每个家族都有外聘的异能者,谁知道是谁干的,不过真够可怕的。”那人心有余悸。

“但是,我记得欧阳家……”

“欧阳家?欧阳寻来了吗?”

“来了,奇怪,他已经有好几年没来过了,我还以为欧阳家已经彻底放弃了。”

“他来了,我记得欧阳家的异能是……”

“没错,血色蒸汽,生死之间才会使用,这也是欧阳家为什么衰败的原因。”

听到这话,阳姐停了哭泣,来了精神,忠心道:“奴婢身卑言轻,情感挽回大师公不公道的倒无所谓,可实在气不过的是韩三千把若雨师姐您就不一回事啊。”

若雨不耐烦的站了起来:“行了,你这一套,就少在我面前演了,我还不了解你吗?”对阳姐的为人,若雨自然清楚,她也绝非那种傻子,任人教唆,相反,她冰雪聪明,对四峰的管理更是相当之好。

否则的话,她也不会让林梦夕放心的叫四峰的大小事务都交到她的手上。

她几乎不用多想,便能从阳姐的话中听出事情的真实过程,一定是阳姐狗仗人势,做了过分的事情,但学艺不精,被人给教训了,回来后找自己编造是非,想出口恶气。

本来,学艺不精,被人收拾,那没话可说。

但俗话说的好,打狗也要看主人。就算阳姐再不对,可韩三千一个小小奴隶,也没有资格出手来教训自己的人。

阳姐被若雨一眼看穿,低着脑袋不敢说话了。

“他人在哪里?”若雨冷声道。

阳姐连忙抬头:“就在厨房那边呢。”

但是这里不行啊,离婚挽回情感这里是末法时代,姜蝉只能够另外想办法。好在她今天的第一步成功了,后面的治疗她就更有把握了。

顾舰宸还是保持着清明,刚刚那一阵疼痛也够他受的。但是疼痛过后,他就觉得腰椎那里有些微的酸胀,但是很细微,顾舰宸都怀疑是不是他的错觉。

姜蝉擦去面颊上的汗珠,恢复了一点体力后,才去帮顾舰宸取针。顾舰宸扭头看着姜蝉:“姜医生,我感觉有点细微的酸胀麻痒,这是我的错觉吗?”

“不是错觉,等再针灸个三次,你的感觉会更加明显。”姜蝉收回金针:“鉴于你的病情比较严重,我只能够先刺激第一个主穴位,等你最主要的穴位恢复后,你后面的感觉会越来越明显。”

“那就拜托姜医生了,闻星。”顾舰宸点头,旁边的闻星上前一步,递过来一张银行卡:“这里面是给姜医生的诊费,挽回感情最有效的方法要是我真的痊愈了,后面还有重谢。”

姜蝉打量了顾舰宸一眼:“要是你真的恢复了,你准备怎么谢我?”

看姜蝉如玉的侧脸,顾舰宸忽然脱口而出:“要不我以身相许?”

“啊!”苏迎夏憋屈的怒吼了一声。

动静惊动到了苏国耀和蒋岚,两人从房间里跑到客厅。

“迎夏,怎么回事,是不是韩三千欺负你了。”蒋岚一脸紧张的说道,虽然韩三千和苏迎夏成婚三年,但是蒋岚知道,这三年苏迎夏没让韩三千碰过,而且她也不想自己的宝贝女儿糟蹋在韩三千这个废物手里。

“怎么回事?”苏国耀也是紧张的问道。

苏迎夏只是发泄一下而已,因为事实已经注定了,说道:“没什么,我就是郁闷,想发泄一下。”

“郁闷什么呢,挽回情感一般多少钱你连弱水房产的合同都谈下来了,今后你负责这个项目,咱们家在公司的地位肯定能够越来越高,该开心才是啊。”苏国耀笑着道。

“爸,奶奶把负责人改了,不让我负责,苏海超代替了我。”苏迎夏垂头丧气的说道。

“什么!”苏国耀错愕的说道,合同明明是苏迎夏谈下来的,怎么会让苏海超负责呢?

蒋岚气得直跳脚,破口大骂道:“苏海超这个混账东西,肯定又去你奶奶那泼你脏水了,不行,我要去找他理论。”

埃德偷眼望向萨克西斯,精灵的脸色从听到消息的那一刻起就有些阴沉,似乎这也并不是他的主意。然而现在他已经平静下来,视线与白鸦相接时还微微笑了笑,像是无奈,又像是安抚。

一片静默之中,最先开口的却是伊斯。

“好玩吗?”他问,谁都能听得出他强压的怒气。

白鸦无辜地摊手:“是他们先动的手呀!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跑到这儿来的……可他们谁也不肯听我解释。”

“你可以回去解释给穆德听。”伊斯语气强硬,根本懒得跟她纠缠,却也不想让她落在别人手中,“它一定不会拒绝。”

白鸦垂眼,一丝隐约的笑意从眼底滑过。

“所以,”她问,“你要送我回家吗?”

伊斯疑惑地顿了顿,不只是因为她表现像个乖顺的,甚至有点羞赧的少女……也因为那个意料之外的“回家”。

他以为她从来都只把远志谷当成她的囚牢。

“你哪儿也不能去。”

肖恩回答了她。

天谛叶凡,诡异魔之子,最强天骄,终于对上了。

这一刻,万籁俱静,众人眼神纷纷投降两人,没有人眨眼,他们都想看看,这最强的天骄,到底可以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来。

“叶凡,终于轮到我们了。”

魔之子露出诡异冷笑,手中勾蛇双剑,闪烁夺命之光。

“这正是我所期待的,只是不知道你会不会让我失望呢?”

面对魔之子,叶凡双眼同样冷冽。

这是他有史以来,对上的最为神秘的魔族之人,此人的来历成谜,实力成谜,性格更是诡异莫测,杀戮并非是他所本能,而只是一个游戏。

“哈哈哈,来啊!”

“奉陪!”

两人同时眼神交汇,杀声起,日月开光。

“嗖,嗖,嗖!”

两人身形瞬间冲出战圈,直冲九霄而上。

“勾蛇吐芒——邪火侵世!”

“魔物上式——碎裂星河!”

第一招,居然是同运魔族上乘武学,勾蛇剑释放暗星之光,侵蚀灵魂,混元兵,引动星辰之光,破碎苍穹。

2021-10-18

2021-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