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说对未来没信心,女朋友对自己没信心

大概这是第一家,护士医生加起来,要比病人多上许多的地方。

“你好点了么?”在唐小涵醒来之后,他的面前就出现了一个人,看了一眼唐小涵,缓缓的开口说道。

“好多了,多谢你。”唐小涵头还是觉的有点晕,脸色苍白。

“不用谢我,记得付费,很得是,很久都没有遇到像你这么蠢的人了,居然忘记了吃饭。”护士是个女生,模样长的其实还是挺一般的,瞧了一眼唐小涵,不屑的哼了一声。

“我知道的。”

付费,也不知道这边的付费是什么样子的,自己身上又只剩下多少钱。

“321块钱,扫码吧。”护士的手上带着一个白色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手环,语气淡淡的开口说道。

“321?”

要是说这么说钱的话,唐小涵是真的不觉得贵。

但是瞧见了自己所有的余额之后,就发现了自己身上不过是剩下了500块钱,对了,这笔钱,还是护士帮忙找到的。

“离火宫宫主用五毒黑烟熏瞎了妖猴的眼睛。猴子遁走不及,故而被擒。”盖天说道。

“妖猴掌握的是什么秘术?”我问。女友说对未来没信心

“他能腾云驾雾,拥有金刚不坏之身,可避五行,几乎杀之不死。”盖天回道。

“没有弱点?”我有些惊讶。

“有,他怕水。”盖天回道。

“你去替我见他一面,问问他想不想出来!”这猴子这么厉害,要是把他给收了,对我而言便是如虎添翼。

“卑职去见他一见,以他的灵智绝不会等死。”盖天说道。

“你告诉他,如果他肯拜在我门下,我能治好他的眼睛。”我已经想好了如何与这猴子相处,连他名字我都想好了,想想都有些激动。

盖天走后,我继续钓鱼,一直到傍晚时分,才回到茅屋。

秦依依有点想要赶紧赶顾寒走,推了推他的胳膊,对着她说道:“那好,一会儿,我在公司里休息一会儿,等底下的记者们都散了,我就自己打车回去,你有什么事,自己先去忙吧。”

顾寒淡淡的点了点头,便转身,走向会议室。

秦依依在公司里待了一会儿,觉得有些无聊,起身,准备要走,女朋友对恋爱没信心却看见电梯里走出一个熟悉的女人。

那女人,便是之前在海滩上遇到的一直纠缠顾寒的那个陌生女人,也是这一次顾寒会出现在花边新闻上,所出轨的那个小三。

秦依依愣住了,目不斜视地看着女人,踩着足足有十几厘米高的高跟鞋,悠悠的从电梯里走出来。

那个女人也是一眼就看到了秦依依,这么多上班的员工,唯独这个女人,气定神闲地看着自己,身穿一袭职业西装,浑身散发着一股莫名的气场。

女人一个箭步,走到了秦依依的面前,嘴角微微一勾,脸上扬起一抹魅惑的微笑,掷地有声地说道:“你应该就是秦依依吧?”

秦依依上下打量了一眼眼前的女人,没有理会她的话,直接从她的身边走过。

然而,女人接下来说的话,却让她停住了脚步。

“我喜欢顾寒,所以我希望你能够退出!”

管真真上辈子不想同类型长相的乔瑜崛起,她虽然记得,却也没有想要怨恨为难她,

之所以开始做那些,也不过是因为管真真这辈子一上来就让人给了她一个耳光。男的说对感情没有信心了

原本她都忘了这一号人,没想到这人不仅蠢,还毒。

乔瑜居高临下的看着水里的管真真,眼神和语气都一般寒凉,“管小姐,这水里冷不冷呀。”

管真真还在尖叫,偏偏这里偏僻,又加上到了午餐时间,还真没有多少人听到。

那个管真真的助理,也已经被沈珍珠给制服了——乔瑜也是刚知道,沈珍珠还有些功夫。

乔瑜蹲下身,拿起一块石头,往管真真旁边的水面扔去,“管小姐,你怎么就不明白,我根本没想着为难你呢?”

管真真牙齿冻得打颤,脸已经开始泛青,因为管真真在边儿上,水面比较浅,她紧紧的抓着岸边得野草,才没有沉下去。

“我、我不喜欢你,很不喜欢你。等你对我动手,我就完了。我、我讨厌你。”

看来是真的冻得有些糊涂了,这话都说出口了。

“新帝已经变成了大巫师,大巫师彻底复活。另外,还有一个消息,是有关刺杀大巫师的!女朋友对未来有点没信心”说到这儿,宁采儿拿起筷子,把一盅黑呼呼的东西推到我面前。“公子,你尝尝这道菜,奴婢特意烧的,很补的。”

我拿起调羹舀了一勺。“是乌鸡汤!”以为古时候没有乌鸡这种家禽,看来是我孤陋寡闻了。“新帝变成大巫师,是我意料之中的事。杀他的人,因该是旧朝的将领。”

“公子猜对一半。”宁采儿只吃了几口,喝了少许的汤汁便不吃了。“公子你多吃点,这样才有力气。奴婢喜欢公子那样......”

我险些没把嘴里的肉给喷出来。“咳咳,以后在吃饭的时候不许说那种事。”

“奴婢知错了!”宁采儿脑袋一低,假装认错,脸上却一片绯红。“盖天说,刺杀新帝的是一只千年猴妖。”

“千年猴妖?”

“恩,他是这么说的。”

“那猴妖现在什么地方?女朋友对未来没啥看法”我问。

“昨天夜里现身于立政殿,杀了三万禁军,但后来被离火宫宫主活捉,此时关押在大理寺天牢。”宁采儿道。

“哼,再帅有个屁用,死了不一样白骨一堆?现在,那小子就等着变白骨呢。”

但迷恋归迷恋,在其他很多人的眼中,韩三千这种举动,除了帅,便只剩下引火自焚了。

几名少女被泼了冷水,虽然不爽,但那些说法,她们也是认可的,所以没法辩驳。

心里,也只能稍微有些惋惜。

是啊,就算长的帅又能怎么样呢?还不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花瓶,本来火已经够凶了,这家伙却偏偏要往身上引,这不是自己找死,又是什么呢?!

此时,楼阁里面。

“这小子,怕是嫌死的太慢,往死里跳吗?”敖永有些鄙夷的嘲笑道。

薛家庆顿时微微一怔,顿了顿,道:“这……没这个必要了吧?”

“怎么?看不起我杨家?”杨若彤眼睛一眯,道,“别说你薛家和李家还没联姻呢,就算是成了,也不带这么不待见人的吧?”

薛家庆听到这话,女朋友对未来没信心怎么哄都微微一怔。

这什么情况啊?

刚刚不还在开诚布公、很真诚地谈论小惜婚嫁的事情么?

可现在,却突然语锋一转,扣了一顶“瞧不起杨家”的大帽子下来。

这变得也太快了吧?

这一套连招,打的薛家庆三兄弟都有点猝不及防。

最重要的是……

这帽子,还真得接不起!

别说是现在的薛家了,哪怕是李家,也不敢真得得罪杨家啊。

毕竟杨家才是现在燕京三大家中实力最强的家族,当之无愧的三家之首啊!

“呃……话不能这么说吧。杨女士,这……”薛家庆还想说点话缓和一下气氛。“不用多言。今天薛小惜要是不出来,那我和我儿子这脸可丢大了。我们要是丢了脸,那就是替整个杨家丢了脸。回去若是我家老爷子生气,后果,你们得担着!”杨若彤冷声道。不给薛家庆丝毫周旋的余

地。

只是,韩三千近来一直被各种事压着,从未静下心来去研究过天眼符这东西,如今,韩三千却静下心来,女友对未来没有信心仔细的琢磨了起来。

想到了这里,韩三千轻轻闭上眼睛,让自己整个人完全放松,同时,心中也不带任何杂念,静静的感受天眼符的存在。

很快,韩三千便对天眼符的感应越来强烈。

同时,天眼符也开始化成一道金光,然后慢慢的散开,并朝着韩三千身体四周飞去,最后,它们缓缓的跟韩三千的肉体融合。

随着韩三千整个身体突然金光一闪,韩三千忽然觉得整个人的耳朵突然一声轰鸣,接着五官完全的失去知觉,防佛一个人置身于一片真空当中一般,听不见,看不到,摸不到,甚至连心跳的感知也感觉不到。

但这种感觉,仅仅只是持续了片刻。

下一秒,韩三千忽然感觉自己的五官知觉防佛在瞬间又回来了,更神奇的是,韩三千身处蛋中,此时,却已经听得到在台下观众的窃窃私语。

在睁眼,韩三千甚至可以透过“蛋”看到外面的一切又一切。

2021-10-17

2021-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