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唱一首爱你的歌曲,主啊我要唱一首爱你的歌

“喲,你还知道回来?”

翻了个白眼,气有些不顺的铁六一屁股砸进老板椅,斜着眼盯着姜天成。

“不许凶天成哥哥!”

小幻离看不下去,用小丫头独有的语调威胁铁六,然后抱着姜天成的头狠狠的“啵”了一口。

“这小丫头!”

看着旁边偷笑的离初月,铁六点指幻离,“你初月姐姐一天到晚陪着你,这家伙刚来,你就替他说话。你的良心呢?”

“哼!丑老头!”

小丫头将头一扭,埋进姜天成宽阔厚实的肩膀里,只留给吹胡子瞪眼的铁六,一头乌溜溜的柔顺秀发。

“这~”

铁六哭笑不得,好似疼爱了好几年的自家孙女投入了别人的怀抱,那酸味,隔着老远都闻的到。

摘下耳机,被小丫头逗的直乐的阿横装出一副失恋的模样,冲姜天成道,“这两个月来,我每天都刻苦训练。来吧,姜天成,让我们一决高下!”

训练场内,两人对峙。

给了哥哥你大你有理的眼神,我想唱一首爱你的歌曲小姑娘挽住蓝叶的胳膊,笑嘻嘻道,“蓝叶姐姐今天好漂亮啊!吃什么,你说!”

这小妮子,怎么老说大实话!

蓝叶偷偷瞧了一眼姜天成,见他东张西望,等着打的,心思完全不在这里,顿时有些泄气。

“看你的意思喽!”

一家看起来很干净的餐厅,几人点了牛排、意大利面和红酒,稍微对付着。

窗外的阳光打在光滑的玻璃面上,几碟鲜嫩的牛排睡在洁白的盘子中,刀叉斜放在旁,又被折射的光线照射,更显出牛肉的品质与厨师的手艺。

两个姑娘叽叽喳喳的聊着,关系似乎很亲近,而姜天成就坐在她两的对面,默默的切肉吃肉,脑海中又浮现出彭清那时而御姐、时而顽皮的表情。

她还好吗?

走了这么久,两个人竟忍着相思,从未通过电话。

若是别的小情侣,两地分离后,恨不得一天到晚把手机捧在手里诉说相思,而这二人,竟能做到互不打扰,好像已经想不起对方的存在。

“今天下午,千影外出谈业务,一直到现在都没回来!我想唱一首爱你的歌诗歌”

电话那头的李千珝急声道,“我给她打电话也打不通,便给客户那边打电话询问,客户告诉我她下午不到六点就走了,而且她的车我也找到了,一直停在明辛街上!”

听到这话,林羽心头咯噔一颤,突然涌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莫非,这个杀手从李千影这里下手了?!

“李大哥,你先别着急,兴许千影只是手机没电了呢,你没派人出去找找她吗?!”

林羽沉声说道。

“我已经派人出去找了!”

电话那头的李千珝急切道,“我本来也以为她是手机没电了,或者跟朋友出去吃饭了,但奇怪的是,就在刚刚,公司园区门口处突然来了一个快递员,问我妹妹是不是找不到了,还告诉我,唯一能找到我妹妹的人是你!”

“是我?!”

林羽陡然一惊,接着背后一寒,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我想唱一首爱你的歌简谱陡然间反应过来,他猜得没错,那个杀手果然找上了李千影!

看到包子轩过来,米高-嘉道理赶紧走过来说道:“包生,上次的事情真的很抱歉,不过请您放心,我已经加强了酒店的安保管理,保证以后绝对万无一失。”

包子轩:“你只要给包船王解释清楚就可以,毕竟是他组的局。”

米高-嘉道理听到包子轩说完心里非常不好受,他早就给包育刚道过歉。不过这件事情让包船王颜面扫地,确切来说是包育刚这次的失误让很多人都不敢和他见面和谈判。尤其是一些外国客户,他们可是非常注重隐私。好在包霍董矿业公司的事情有很多人要求他,要不然就是江湖地位再高、财富再多很多人和你合作都不一定能够百分百放心,毕竟这是商业谈判中非常大的一次失误。主的这双手歌词歌谱

还好这次只是谈一些没有违规的话题,要不然真的够双包喝一壶的。毕竟商业谈判中很多都不可能完全没有问题,有的时候难免会用一些不是很妥当的方法。没有曝光什么事情都没有,如果曝光就是法律治不了你,但是道德层面也不会好受。

米高-嘉道理当然懂得这个道理,所以第一时间就去找包船王赔礼道歉。不过这件事情太大,包育刚现在也没有原谅。今天看到包子轩过来,当然把他看成救命稻草。不过包子轩可不会卖这个面子,毕竟他也是受害者。

“呃?那……会是怎么回事?”杨天皱起眉头,道。“我们现在也是一筹莫展,实在是没办法了,不然也不会通知你,”赵秋实道,“现在医院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来看病的病患听说了这事基本上都立马跑掉了,唱一首爱你的歌这是什么歌而住院的病患们也都十分惶恐,都喊着要出院

。闹事的病患家属情绪也越来越激烈了。这样下去,恐怕真得闹出大麻烦来。”

杨天现在身处苏家,当然没法切身地体会到医院是什么情况。

但从赵秋实这话里,他就感受得出来,医院里恐怕已经是一团糟了。

不然,赵秋实恐怕也不会这么急切地来找到他。

“这情况看上去很复杂,我在这边也帮不上忙。要不这样吧,我马上赶回去,等我到了再说?”杨天想了想,道。

“你能回来么?那当然是最好的。”赵秋实道,“我们……的确是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如果你也处理不了,我们就只能求助于警方了。”

这明显是白痴的行为啊。

“不过后来我听说那个人又消失了。”叶婉晴说道。

“消失了?怎么消失的?”夏天不解的问道。

“就是在被关押的地方消失的,监控录像也没有拍到他是怎么逃走的。”叶婉晴解释道。

“这么说来是一个高手了,那处里的人是怎么抓到他的?”夏天一脸疑惑的看向叶婉晴问道。

“他在路边吃混沌的时候,正好和咱们处里的人坐一桌吃的,共唱一首爱你的歌简谱结果他跟咱们处里的人打听你的名字,咱们处里的人就觉得他奇怪了,后来他吃完了之后,站起来的时候走起路来傻子都看得出来,然后咱们处里的人一喊,我是警察,举起手来,然后他就举起手来了。”叶婉晴解释道。

“我凑,这么极品。”夏天也被惊呆了,这种人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啊。

“其他的人还都没有太大的动作,不过他们都在找你,在没有找到你之前,他们是不会轻举妄动的,不过现在的江海市确实是太乱了。”叶婉晴解释道。

“看来我要回去教训教训那帮家伙了。”夏天微微一笑。

最主要他感觉包子轩对郑佳佳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把女儿当作一个朋友看待。看来真的像儿子所说,包子轩在美国必定有女人,而且还不会少。如果真的这样那让女儿死心也好,毕竟以郑佳佳的性格和能力很难驾驭包子轩。

有了决断的郑裕同说道:“那我就不和包生客气,这次过来只是想要多购买一些包霍董矿业公司股份,高唱爱你的恋歌歌谱不知包生能否割爱。”

包子轩:“别人不行,你郑生说话我肯定满足。不知道郑生想要购买多少股份,我心中也有个数。”

郑裕同:“4%,包生作为这家公司最大股东;这些股份应该没有问题吧!”

其实郑裕同昨天趁着包子轩等人在霍英东家里开会的时候连夜拜访了沈弼和浦伟士。汇丰方面已经说的很明白,只要是用来购买包霍董矿业公司股份的贷款,他们一定会批准。这是英国政府给他们的命令,这关乎国家战略问题。

其实英国人想要尽可能多的拿到这家公司股份,可是现在全部都掌握在4家华人富豪手中。包子轩不缺钱,根本打不了注意。霍英东接触不上,至少在英国人眼里这是华夏的铁杆。董浩云和RB人合作很多,几乎没有和英国银行合作。剩下包育刚还是做过香江首富的男人,也是无从下手。

将阿横送回房间,姜天成连忙溜走,免得这小子醒来后又缠着自己进行训练。

妹妹的事情还没着落,彭清又在他乡,自己每日受相思之苦,哪有闲心情陪这个暴力分子。

红日西下,漫天云彩,霞光万道,千姿百态。

整个城市都被蒙上一层红色的轻纱,楼房树木,行人车辆,也沐浴的金红色的海洋之中。

姜天成驻足向西方红彤彤的火烧云观望,叹道,“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明日,又是一个燥热的天气。”

就如他现在的心,躁动不安。

在公园的一面长椅上坐下,活泼的小孩撒欢似的嬉闹奔跑,远处的小广场是广场舞大军,绿海般的草坪中花团锦绣,生机盎然。

望着眼前幸福的画卷,姜天成突兀的想起岭西齐村刘福家的小虎子。

那个胖乎乎的健健康康的小家伙,早已失去了父母,却陪着爷爷快乐的成长。

可是那杀千刀的宏柏为了自己的邪术,连这样的小孩也不放过。

那小胖墩不但失去了疼他爱他的父母,又失去了相依为命、将他视若珍宝的爷爷,更连自己还未开始的人生,都失去了。

2021-10-17

2021-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