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说对未来看不到希望,对男朋友不再抱有期待了

“我孙子不是担心我么,行了,抓紧吧,不是还要抽血什么的。”

“好嘞!”

白院长行动起来,只不过他这动作要是然医生看到,那简直像是见鬼一样,就拿着b超在肚子上滑来滑去这简单的动作,白院长居然在手抖?

他不能不手抖啊,这床上躺着的,那可是周老三啊!

……

饶是有白院长亲自带着,等一切做完出了结果都是到了下午,中午的时候,发生了一点趣事,因为下午项目不用空腹,到点了后周小昆琢磨着请人家把白院长吃个饭,白院长虽然忍的很好,但还是藏不住那激动,但周老头一句我要跟孙子单独吃,立马让白院长焉了。

周老头这脾气有点古怪了!周小昆琢磨,肯定是今天上午被气到了。

就算是现在,周小昆还是不太相信自己爷爷是传说中多厉害的人,而白院长是跟爷爷认识。女友说对未来看不到希望

不是周小昆不相信,只是他不愿意去相信,如果爷爷那些说的都是真的,还有一个那样的江湖,那郭老说的爷爷只有几个月的性命,那岂不是也是真的?

那江湖气绮丽多姿,但周小昆只是期望那些只是爷爷年老时候的幻想。

下午,一个月外人进不去一次的院长办公室,周小昆跟周老头在里面等白院长看体检报告。

白院长从医之后,哪怕是给再大的人物看报告都没有这么仔细过,因为他知道不管身份地位是什么,那也只是人,但这一位……

只不过体检报告让他有点失望,他放下花镜,这表情让周小昆吓的失态喊出来。

“我爷爷是不是有啥大问题?”

“啊,没有那没有,指标一切正常,就是有些器官老化,新陈代谢不如年轻人,但都在他年纪范围正常指标之内,对男朋友不再有期待太正常了。”

“那就好。不过白院长,怎么我爷爷一切正常,你好像有点失望啊?”周小昆有点不满。

“啊?怎么可能,周老先生年健康是我最渴望的是事!”白院长脱口而出,但有感觉不太妥当,赶紧拿出杯子喝水掩饰。

他其实是有点失望的,当年看到周老三这种种行为后,他作为一个医学顶尖的从业者,当然想知道周老三那身体里面是什么样的构造,但现在时过多年,他如愿以偿了,结果出来后,心里反而是空虚了。

龙翱翔笑了笑,与刘爽对视一眼,算是一种默认。

刘爽没再多说什么,闪身而出,参与到战斗之中。

接下来的数场,三人都是进入同一片战场,形成默契。

白浩天承担下过半杀敌责任,刘爽负责一小半,龙翱翔则是掠阵补漏,最终的掉宝归白浩天所得。

第八天临近尾声的时候,龙翱翔又一次提出的主动牺牲。

这一次与之前不同,他下定了决心,一来,他体内重伤,完全没有好转的可能,二来,破境后累计的群p场次达到了二十三场,在女友身上看不见未来三来,他的预备的灵石耗尽,没了补充他就会和普通人无异,沦为累赘。

龙翱翔明白九重塔试炼的好处,也想待上更久的时间,可他也有自己的骄傲,不想成为彻彻底底的包袱。

“正好我意,就算你不提,再有一两场我也要逼你出局。”白浩天语气淡淡,说出的话不怎么中听,但龙翱翔并没有不满,这些天来,他和白浩天十几次同场,对后者的了解深了不少。

资源之争,排除李琦这样与白浩天关系极好的死党,白浩天不会和任何人客气,但只要不损害白浩天的切身利益,又不与白浩天为敌,白浩天会照顾一二。

“周大哥,您还活着,您还活着啊!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过年过节的,我好跟您拜年请安去啊!”没人后,那个号称白五更的圣手医生,几乎是带着哭腔喊出这几句话。

非但如此,他膝盖一软,居然还想着给周老头跪下来。

“哎,小白,我说你干什么,你们这一个个年纪都比我大,怎么这么迂腐?”

“周大哥,这个跪,我欠您五六十年了啊,女友对我死心了怎么办当年要不是您,我跟那位早就在自卫战中死了,我这条命就是您给的,我找的您好苦啊,您居然就在这地方,要不是老郭跟我说今天你过来,我还真不知道要等您多久……”

“都是过去了,别提了,我不是那个周老三了,你也不是那个军医了,不提了,今天我那乖孙带我过来体检下,你受累了。”

“您的身体需要什么体检?”下意识,白院长就说出这话来,按照他的理解,周老三那可非人一样的存在,怎么可能还会生病需要体检?而且当年有关部门知道他的存在,还想用仪器检测下他,做个研究,但被周老三给拒绝了,到今天,这周老三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体检?

“这个……之前跟人动手打架了,不小心被咬了。”在欧阳蓝的逼问下,祁东斯慌忙从脑海中抽出一个理由出来。

“这牙齿印明显是女孩子的吧,你还会跟女孩子打架?”身为刑警的欧阳蓝,观察能力确实超出常人。

祁东斯的反应也迅速,他忙解释道:“不是,我跟男的打架,没防备边上那个女的,她从身后过来就一口咬了我的耳朵。女友说看不到希望要分手

欧阳蓝没说话,盯着祁东斯看了许久,像是对祁东斯的这个解释表达不满,但更像是等待着祁东斯露出什么破绽。

“你不相信我?”

“我信,我信……”欧阳蓝笑了笑,转身走回了自己的房间里去。

祁东斯一看欧阳蓝的语气和举止就知道她根本不信,忙将手中的毛巾随手一放,追了上去。

欧阳蓝气鼓鼓地走进了房间,一把挣脱了身后的祁东斯,愤怒地掀起了被子钻了进去。

祁东斯也想跟着钻进去,却被欧阳蓝用力一脚踹了下去,刚好那一脚踢到了祁东斯的下体,祁东斯捂着下体蹲在地上,发出了痛苦的**。

没说下去,白浩天却明白了意思,没有为刘爽可惜,也没有出声安慰,只道:“榜样是拿来超越的,是一种动力,绝非一种限制,下次不要再迷信榜样的力量,那会误了你。”

刘爽看着白浩天波澜不惊的面孔,一时间眼神有些复杂:“你明明有新生第一人的资质与实力,可你当初入学时,才C级奖学金,候补境六品,让谁来判断,都是把你归入最弱的那批新生当中,你是故意扮猪吃虎?”

白浩天翻了个白眼:“我有病...武道境界还能隐瞒?女朋友跟我说看不到未来能有B奖学金我会只要C级?每学年差五十万呢,放弃五十万资源就为了扮猪吃虎,亏你想得出来。”

舒展了一下身子,又道:“什么新生第一人,这种虚名毫无意义,我只注重实际,那就是修炼资源,虚名没法让我变强,修炼资源却可以。”

然后拍了刘爽一下:“少废话,既然你只剩下余热,发挥出来还不够,得合理分配,这一战你千万别倒下,不然下一战我会极为困难,这次你成全我,以后有机会还你这份情。”

“这个人情就当交给朋友。”刘爽点了点头,洒然一笑,过后眼神陡然锐利。

祁东斯绞尽脑汁想着如何离开这里,虽然不管什么时候回去,肯定都免不了要被欧阳蓝责怪,但越早离开这里,心里的愧疚感就会稍稍减一分。

忽然他看到了头的另一侧有一个半人大的布偶娃娃,于是他努力地伸过手臂,费了好大的劲终于勾到了布偶娃娃,他将布偶娃娃放到了纪霖渊的边上,然后又小心地拉起纪霖渊的手放在娃娃上面。

纪霖渊似乎经常会抱着这个布偶娃娃,女生说看不到未来她一摸到毛绒绒的娃娃,顺势一个转身,抱住了它,祁东斯终于可以安全起身了。

保持了一个姿势时间久了,一站起身还差点没直起腰来,祁东斯活动了一下筋骨,俯过身拉过被子将纪霖渊盖好,看到纪霖渊将脸紧紧地贴在布偶娃娃身上,祁东斯在她身上看到了可爱的一面。

幸好啥都没有发生,不至于罪大恶极,祁东斯蹑手蹑脚地朝门外走去,轻轻打开了门,楼道里一片黑暗和安静。祁东斯回头看了眼纪霖渊的房间,安心地离开了这里。

本打算叫冯俊他们来接,但现在已经完全没有醉意了,祁东斯灵活地翻墙出去,跑着来到了停车场,从停车场可以看到酒吧里面还有不少人在喝酒聊天,但相比于前半夜要稀少了好多。

洛尘此刻饶有兴致的看着那一盏灯,也没有搭理杨军。

但是杨军却继续开口道。

“洛先生,我不管你有什么来头,但是我给你一句忠告,这里是在鲜罗,我是鲜罗第一家族,瓦塔家族的人,你要是识相一点,现在就主动离开这里!”

杨军带着冷笑开口道。

“我要去哪里,留在哪里,跟你有关系?”洛尘反问道。

“呵,这是我的忠告,你也可以不听,但是后果自”

“洛先生,办好了,要不我们去四楼那边吃个饭吧,请你尝尝这边的特产。”杨佩佩在远处一边走过来,一边吆喝道,打断了杨军的话。

“走吧。”杨佩佩跑过来之后,拉着洛尘的就往楼上拽。

而杨军则是在后面冷笑一声,他刚刚已经给过对方机会了。

但是对方既然不珍惜,那么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这个姓洛的再怎么厉害,遇到他这个瓦塔家的人也得跪!

上了四楼,这里是一间极其豪华典雅的餐厅。

2021-10-17

2021-10-17